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怦然心动》06【完结】 [维勇/狂野情人paro/生子]

❉ユーリ!!!onICE 同人

❉《狂野情人》paro,大量私设出没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人鱼重种) × 胜生勇利(犬神人中间种)

❉故事致予他们的冰场与爱情

❉狗血带球跑,我不狗血就对不起我设定维克托是人鱼了。打开网页版点进主页看文章会有BGM

❉BGM:《人鱼姬》——Flower,后段维克托表演时大家可以开《Yuri On Ice》


06

 

为什么明明对这样的结局有所预感,还要以勇敢的方式面对并承受。这个问题胜生勇利早就思考过,如果不能用尽一切去争取,那他就会这样白白错过。即便维克托会解决家族事宜,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回到他身边,二人还是会心存遗憾。

明明可以努力去尝试,明明应该更自信一些,更消极地想,假如能体验一次极致的团圆的乐趣,让更大的无憾取代漫长的遗憾,胜生勇利一定会选择冒险的方式,不要委曲求全,不要迟疑犹豫。

他爱维克托便会追上前去,他想与维克托繁育后代便会努力去做,他想给自己的爱情和人生不留遗憾便会拼尽一切。爱总是自私的,胜生勇利选择了这样的爱情,总是对维克托心怀愧疚,但转念一想,这样奋发激越的感情,应该是维克托最先教导的。

赛场也好,爱情也罢,从失意垫底变成辉煌夺冠,就连这样的事都办到了,维克托也应该习惯了吧。自己为他带来惊喜,只需要维克托全心地信任他、支持他,他就能还回维克托期待的成就。

只是沉睡来得太过突然,胜生勇利觉得自己明明和以利亚相处地很愉快,他那么听话,又会偶尔体谅母亲,虽说平日里会向他撒娇,那也是甜蜜的互动。

顺带一提,以利亚是胜生勇利和维克托二人为孩子起的名字。经过二人的商量,以利亚的全名定位以利亚·胜生·尼基甫洛夫,中间本应该是父名的地方换上了胜生勇利的姓氏,如果将来他愿意来到日本的话,叫做胜生以利亚也可以。

好在胜生勇利对这样的结局有所预感。即便是最后清醒的一日,他也将戒指牢牢地套在了维克托的手上,钻石的细小的切面上处处璀璨,微小又夺目的光芒代表胜生勇利的爱恋之心,不顾一切时享受的快乐余味悠长,令他夜里都不愿睡去。

 

冗长的片段的梦境里,胜生勇利零零碎碎地观看了记忆的画面。虽说有种说法认为记忆是种调味品,无论任何故事,但凡事后品味都会感觉苦涩。然而胜生勇利觉得能无忧无虑地享受过往的日子,未尝不是一种恩赐。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梦有了旁观者。胜生勇利见到了以利亚的存在,乍一看觉得小家伙大概与儿时的维克托并未有差别,银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幼小的孩子牵着他的手,无声地甜笑着。

将二人相恋的故事以自己的角度从头讲述一边,胜生勇利起初觉得有些羞赧,但以利亚显露出了明显的兴趣,甚至要坐在胜生勇利的怀中陪他一路去看。胜生勇利本来只打算自己品味过往,可以利亚也来围观算个什么事嘛,胜生勇利心中如此无奈地想道。

梦境里场景切换,他们像透明人一样游走在人间,这样新奇的体验太过梦幻。胜生勇利和以利亚坐在电视机前,算是老式的电视上播放着维克托青少年时期参加世界青少年花滑锦标赛的直播,胜生勇利抱着以利亚,而以利亚那温热的一团缩在他的怀里,不求甚解地与母亲一道品味父亲的表演。

那是他们最开始的“初遇”呢,那是胜生勇利第一次知道维克托。在满世界填满了普通人类以及浑浑噩噩度日的年岁里,灰色的记忆的天空里他带来了蓝色的苍穹,多希望那如海如空一般的双眸里能容下自己的身影。那是玫瑰般的印象,只不过年幼的胜生勇利当年并未察觉而已。

他向以利亚笨拙地描绘着喜爱维克托时的那些举措。海报、相片、录像……以利亚还摸了摸过去的小维,在乌托邦胜生的大雪覆盖的门前,以利亚抱住了那只目送他们离开的狗狗,用眼神问道胜生勇利,你不想来抱抱他吗?

那时的胜生勇利一定是露出了一个难过的微笑,然后跑上前去将以利亚与小维都拥在了怀里。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一切都化为泡沫都无所谓,幸好怀中的实感令人心安。

交织在时间与空间中的记忆之路上布满星尘流光,以利亚搂紧胜生勇利的脖子,肉感的小脸贴在胜生勇利的脸上,试图从胜生勇利那儿匀来一些温暖。

他们也看到了胜生勇利失意受挫的那些年。时隔多年亲眼回望,胜生勇利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年究竟错过了多少。他憧憬着身为人鱼的维克托,甚至用《人鱼姬》[1]这样的选曲设计了自由滑,然而那时的自己在比赛时竟然一次四周跳都未能完美完成,就是这样平凡的“人鱼”展现在维克托的面前,实在是拙劣了些。

看着自己当年的表演,胜生勇利不禁捂住了以利亚的眼睛,这实在太丢脸了,而以利亚也老老实实地坐在胜生勇利的怀里,晃动着双腿,大有一种“不看就不看”的洒脱。待到胜生勇利终于将手掌拿开,以利亚突然开始卖力地鼓掌,突兀的小小的掌声似乎在心中回响,胜生勇利羞愧地脸红了。

那些年自己哭泣流泪的瞬间,奋斗在冰场上无数次摔倒的瞬间,一次次从旁经过,胜生勇利这才反应过来,他真的是很爱花样滑冰啊,不仅仅是对维克托的爱支撑着自己走下去,还有自己对花样滑冰的无上热爱。这大概才是动力的源泉吧,胜生勇利感慨。

“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再参加几次比赛呢……毕竟我才24岁啊!”

以利亚亲了亲胜生勇利的脸以示鼓励。他握了握小拳头,表示一万分支持。

 

那年与维克托相遇的冬季终于来临,长谷津灰色的海岸线与近滩的礁石与日复一日的海鸟,一个低落极点的男人,遇见了他人生里最奇妙的命运之人。维克托的造访无论多少次回味都令人惊叹,以利亚与胜生勇利在温泉外扒着角落观看着当时的场景。

看着维克托朝胜生勇利伸出手来表示邀请时,就连旁观的胜生勇利都不禁感慨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真的是那个维克托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无论多少次回想这个场景,我都在默念这些问题呢。”

年幼的以利亚伸出小小的手来,似乎想感知记忆里冰雪的温度,但这毕竟是记忆的维度里,已经没有实物可以供他感受,他又失望地收回手,可怜的模样令胜生勇利心下一软,搂紧小家伙离开了那惊心动魄的场景。

第一次与维克托吃猪排饭,第一次和维克托同时站上冰场,第一次跳出《Eros》,第一次与维克托在冰场上静听《Yuri On Ice》,第一次在比赛时感受到维克托加油的目光,第一次在维克托面前落泪,第一次在镜头前被维克托留下耳语,第一次与维克托在赛场上亲密相吻,第一次被维克托亲吻冰刀刃尖……

如果这一切统统都是虚幻的梦,那胜生勇利宁愿困在记忆中永远不要醒来。可他知道,这些比梦境还要虚幻的是他所经历过的幸福的真实。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义无反顾地深陷进彼此的爱中,深渊也好,穹宇也罢,只要一个微弱的火苗,他们就像烟花一般被点燃了生命去相互追逐,竞向献上彼此最高的杰作。

胜生勇利知道怎样的门后是他们第一次做爱的场景,他带着以利亚轻巧地绕开,就让这些情欲的场景就永恒且私密地被保存下来吧。

怯缩的犬神人中间种显露出魂现,身为重种的人鱼在酒后一次又一次赞美他,赞美他的犬耳也赞美他毛茸茸的尾巴,赞美他炽热的身体也赞美他热情的眼神。他们倒在床上动情地亲吻彼此,相互平等且被对方迷恋,那时唇上的光泽都还在脑中鲜活。

无论是金牌与奖杯,不过是角落里闪烁之物,在那些紧紧拥抱与情难自已的泪水中都模糊成光点,眼中除了对方再也容不下别物,嘴唇上下翕动除了呢喃告白与对方的名字也再也说不出其他。他们是彼此心中真诚又美好的挚爱,如若不是这样,以利亚的亲吻不会如此柔和又善意。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仿佛被命运之神所宠溺着,明明只是得到了想要的爱,为什么会感觉如此幸福和圆满。

即便是到了终点,胜生勇利与以利亚还是久久驻足,直到以利亚从胜生勇利的怀中跳了下来,伸出稚嫩的手,同他父亲当年那般发出邀请,以利亚说道。

“走吧,我们回去了。大家都在等我们。”

胜生勇利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慌乱,这样的慌乱促使他紧握住以利亚的手,好似天翻地覆般剧烈动荡,幻境瞬息间崩塌,残砖次瓦的废墟在荡起的灰雾中慢慢隐去。

 

然后光出现了。

 

胜生勇利睁开眼睛,灯光的刺目令他又难受地闭上眼。身旁的人敏感地发现了胜生勇利的苏醒,几步上前边用手遮住了令他不适的光线,惊喜到极致甚至有些颤抖的声音从口罩后传来,带着一丝闷沉。

“你醒了…………勇利,勇利终于醒了……还好吗……”

多么熟悉的声音,平日里他不是总喜欢带着玩味调侃自己吗,或是出其不意地说上一些甜蜜的话语逗弄自己。维克托什么时候会带上哭腔呢,他又为什么会带上哭腔呢?维克托似乎真的是哭得很难过的样子,胜生勇利还是想看看维克托落泪的模样。

微妙的实感与奇怪的肉体被切割的感觉传来,胜生勇利想,这大概是在做手术吧。他刚想询问是怎样的手术,就听见医生开口道:“胎儿已经被成功取出,请护士带去做检查。”

大概是自己很久很久都没能说话,胜生勇利即便开口也无声,维克托抽了抽鼻子,止住自己翻涌而出的感动的眼泪,说道:“勇利终于回到我身边了,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笨蛋,不是说好了不会离开伴你身边吗,胜生勇利疲惫地闭上眼,感觉到维克托亲吻自己的眼角。真是个笨蛋,就连下巴都有些胡茬的刺感了,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啊,连维克托都能忘记刮胡子。

伴随着胜生勇利平稳的呼吸,医生喊住维克托,向他交代胜生勇利病情的好转。大人和孩子丢失的魂元都重新出现了,并且各自都非常完好。胜生勇利的魂元像珍珠一般重现在了胸口,涌动着生命的光泽,医生向维克托保证,这样健康的魂元至少足够让胜生勇利拥有常人一般长的寿命。

胜生勇利在手术后被推回了病房,大概是睡了太久,现在的胜生勇利虽然虚弱但却并不困倦。维克托迅速地换下了无菌服,穿上自己的衣服,大概是在厕所收拾了自己的形象,遏制住了因难抑落泪而鼻尖眼角变红的趋势。

好消息不断地传来。

以利亚是个男孩,身体十分健康,因为是人鱼的斑类的缘故,颈后有细碎的小鳞片,四肢也有,幼嫩的身体倒是肉感十足,银色的胎发浅浅地盖在头上,眼睛还未能睁开。护士将婴儿抱来给新升级为父母的斑类夫夫,这样的孩子已经不用进保温箱。

胜生勇利发现现在已然是夏季了,维克托和众人都换上了轻装。有不认识的银发的男人挥手离开,而胜生勇利的家人一拥而上。姐姐大概这分钟都责怪无能了吧,一脸愤恨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倒有些逗人发笑,而爸爸妈妈担心的面容让胜生勇利也很内疚。

啊,活着真好呢。不过胜生勇利还是求救似地望向维克托。

维克托心领神会,将胜生勇利的家人领到了外面,回来时病房变成了一家三口的空间,维克托不知此刻该说些什么,太多的思念与忧虑都烟消云散的感觉如释重负,心情轻松愉悦到快要飘然。维克托环抱婴儿的姿势很熟练,大概一个人的日子里练习了很久吧。

胜生勇利在喝过水后声音也还是沙哑的,他说道:“好想你啊,维克托。”

这样的话语似乎是在刺激着维克托的泪点,维克托点点头,最后坐在床边,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勇利离我而去,我也不知道今后会如何,大概我从此以后会变成和瓦西里一样无趣又糟糕的人鱼吧。约定好了要一起走下去,我们以后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家人了。”

“我们要比任何人都要幸福,要是世界冠军级别的幸福呢。”维克托重重地感慨道。

胜生勇利勉强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亲眼看见了自己已经获得了想要的幸福,胜生勇利也不禁感叹命运的奇迹。看啊,这个男人,自己曾深深迷恋又惶恐靠近的男人,现在已经和自己组建了家庭,还发表了“一起走下去”的宣言。

感觉到手指上的触感,胜生勇利看了看自己的左右手,无名指上竟然都套上了戒指。光是看见自己左手上那枚精致到无以复加的婚戒,胜生勇利就能猜出维克托是在怎样的一个心情下为自己戴上了他所订制的戒指。

夜深人静时,清晨曙光下,午后鸟鸣间,或是夕阳余晖里,维克托取出婚戒戴在胜生勇利左手的无名指上,期盼着他的醒来,许下苦涩的誓言。想到当时维克托会露出的表情,胜生勇利竟然笑了。

维克托抱着以利亚俯下身来给他爱人干涩的唇一个久别重逢的吻,之后两人都哭了,又哭又笑,短暂的疯癫与狂欢里尽情品尝生命的喜悦,维克托用俄语夸耀着以利亚是多么美丽又可爱的孩子,而胜生勇利用日语连骂了好几声维克托笨蛋。

而以利亚只是平静地睡着,仿佛之前干过的坏事不复存在。

 

待到胜生勇利的身体彻底恢复出院后,维克托真挚地邀请胜生勇利出席观看自己的演出。胜生勇利手中被塞入一张特制的VIP票,票面上写着令人脸红的宣传语:“俄罗斯花滑帝王的日本唯一商演——爱的永恒告白!恋歌的辉煌终唱!”

胜生勇利疑惑地望向维克托,维克托搂紧胜生勇利的腰,俯在他耳边说道:“勇利务必要出席啊!我可是用生命在练习阿克塞尔四周跳呢!”

这个消息令胜生勇利大吃一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完成阿克塞尔四周跳吧,他惊讶地打量维克托,良久后还是呆呆地吐出一句:“维克托真是个怪物。”

对于怪物这个比喻,维克托没有任何不满。他之前最多只能掌握阿克塞尔三周半跳,然而在胜生勇利沉睡期间,瓦西里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以免他过于担心,强行把他赶回冰场,维克托遂在冰场为胜生勇利准备了礼物。

这份爱情从冰上开始,自然要在冰上大声宣告。

 

商演那日,胜生勇利抱着以利亚坐到了预留好的最佳观赏席,在落座后不久,胜生勇利的身旁来了别人,他惊喜地发现中川真树也来到了现场。胜生勇利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当时明明说好要作为教练陪同他比赛的,结果因为变故又泡了汤。

倒是中川真树很坦然,他道:“那天的比赛是维克托以教练的名义出席的,不过他会偷偷在私下说,自己其实是教练的爱人,被真正的教练拉来为中川真树撑场。”

“获得优胜了吗?”胜生勇利还是很紧张。

中川真树的沉默令胜生勇利的心越发拔高,直到中川真树点点头,淡淡道:“拿到冠军了呢。”胜生勇利若不是因为抱着以利亚,甚至想为中川真树鼓掌。果然是一个有天赋的孩子,胜生勇利不由得夸奖他。

这场商演的上座率高得惊人,粉丝们沉寂许久的横幅又被拉了出来,当初维克托宣布退役时众人几乎觉得失去了看花样滑冰的动力,现今维克托要在日本参加唯一的一次商演,甚至有可能是生涯中的最后一场商演,全世界的粉丝都集聚东京。这让胜生勇利感觉到压力巨大,毕竟感觉维克托会干出不得了的事。

以利亚安静地躺在胜生勇利的怀里,任凭周遭再嘈杂也不睁眼。小家伙与他父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连眼睛都是极光下冰原的蓝色。表演即将开始,胜生勇利满怀期待又不住地紧张。

维克托的出场不出意料地掀起了观众席的巨大轰动,胜生勇利甚至有些后悔带以利亚一道前来,自己像是被淹没在欢呼声中无法靠岸,直到胜生勇利低头望向场内,发现维克托正凝望着他,心才渐渐平稳下来。在二人对视后,维克托露出欣慰的笑,点点头好似确认一般,滑至场中发表简短的宣言。

维克托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大家安静,潮水般的嘻声慢慢退却,维克托这才说道:“很抱歉自私地占据了第一位来进行表演呢。今日的演出主题是‘爱’……因为今日准备了特别的节目,所以想要优先展示给‘他’看啊。我的爱人也到场了,这首《Love On Ice》献给他和我们刚出生的孩子,也希望这样的心情能传达给在场的大家。”

真是随随便便就说出了惊天大新闻,胜生勇利惊讶到环顾四周,好在场内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如此平凡的他。是啊,随随便便穿着夏装还戴着眼镜的普通男人,此刻就作为维克托的秘密爱人享受一下众人的羡慕吧,胜生勇利自暴自弃地想道。

维克托的这一身服装令胜生勇利想到了当年表演《人鱼姬》的自己,不过并非人鱼的自己与真正是人鱼的维克托果然有着气质上的天然差别啊。鳞片质感的高领勾勒出禁欲的高贵感,而袖口上的波浪设计则让人想到海的姿态,上半身的蓝色逐渐过渡成深蓝到下半身,冰鞋旁还辅以精致的点缀。

除了心潮澎湃,没有其他词能形容胜生勇利此刻的激动。维克托向他抛来了飞吻,然后准备了优美的定点,场内众人都屏息等待。


BGM


音乐响起,流畅的钢琴声缓缓流淌而出,开头的旋律便令人熟悉,约莫几秒后胜生勇利就意识过来,这首的编曲竟然是《Yuri On Ice》的改编,维克托伴随音乐缓缓抬头,纤长的睫毛仿佛扑散了光尘。

光是这首曲子,仿佛就已经宣告了真相。熟悉维克托的粉丝自然也因为维克托成为了胜生勇利的教练而关注胜生勇利,而这正是胜生勇利获得优胜时的自由滑曲目。

胜生勇利紧张地深呼吸,将脸都埋进了伊利亚的襁褓,但又怕错过维克托表演的哪怕是任何一秒,最后只能重新抬头,将目光聚焦。

看见维克托表演自己的拿手曲目是什么感觉呢,大概与维克托当年观看自己表演《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感受相似吧。胜生勇利没有看过将人鱼的理解代入《Yuri On Ice》的演绎,但前奏温柔又坚定的钢琴音出来时,维克托就完全投入了。

最初的眼神似乎是在诉说着自己仍处于迷茫的心情,在海波中无拘无束地漂流,但悲伤的感觉难以抹灭。随着时间的流逝,人鱼思考着自己存在的意义,他享受着一切,却又不想因为享受当下而放弃挑战。钢琴声简单地停顿又开始下一段,维克托虽然姿态优美地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两周跳,但爱情故事里的人鱼仿佛为这样的完美感不甚认同。

在这样的表演下,就连直线步中的后摇滚步都显得柔和而忧郁,顺应节拍下的波浪感,随即维克托后接了后内结环四周跳。在接入燕转的前一刻,维克托却突然露出了微笑。纤长的身躯伴随着表演服的设计,仿佛能感觉到人鱼在海中游动穿行的美,以及即将跃出水面前摄人心魄的振尾。

大约是要奔往自己爱的人身边,也伴随着维克托周身气质的改变,一个昭示出水的勾手三周跳后,音乐逐渐缓和下来,维克托舒展双臂,不仅是海风拂面带来了重生的感觉,更是因为岸边像是有了期待的人出现,难以自抑又竭力压制自己的爱意,维克托的鲍步伴随音乐像是缠绵的告白。

维克托拥紧双臂时,恰好滑向了胜生勇利的方向,胜生勇利顿时感觉自己已经体会到了那种被拥抱在怀中的感觉,令人呼吸都变得困难。鲍步后接大一字步后又是更进一步的鲍步,维克托完全是上岸了的英俊的人鱼,正一步步向爱人走来。胜生勇利捂着嘴体会这被惊艳的感觉,然而维克托接下来的表演才算是真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动情的人鱼终于找到了自己所爱的人,在节奏转换的一刻,维克托竟然尝试了阿克塞尔四周跳,并且成功了!这是花样滑冰史上史无前例的一瞬间,不是阿克塞尔三周半跳,而是非常完整的四周跳,虽然落下时斜角偏大,维克托险些手触地,但最后还是控制了平衡。

场内爆发出雷鸣般激越的掌声,然而掌声片刻后又退却了。如此柔和的音乐,众人都不忍破坏其一丝一毫。之后的编排就完全不是胜生勇利当年表演时的编排了,仿佛是要将所爱之人拆吃入腹般的占有欲爆发出来,维克托以一套勾手三周半跳辅以后内结环三周跳完成了联合跳跃,在再次使用前压步后,维克托又接上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接续乔克塔步出现,让人顿觉故事进展到了高潮部分。

众人也察觉到了维克托目光的异样,也终于有人认出了观众席上坐着那名叫胜生勇利的花样滑冰选手,怀里确实还抱着一个婴儿。维克托时不时就朝以胜生勇利抛以飞吻,仿佛在对他说:“请再多看我一眼,然后接受我的告白。”

真是奔放的人鱼啊,胜生勇利叹气,马上要进入最后的四周跳了,维克托向来不是喜欢将四周跳放在末尾的人,他自诩体力不足,然而看他编排的意思,似乎就是将最后一个四周跳留在最后压轴。后半部分的步法过于真挚又过于热烈,如同伴随着连续音符下向爱人诉说了三天三夜的爱语。

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四周跳,胜生勇利感觉到怀中的异动,原来以利亚也醒了过来,此刻正安静地望着胜生勇利的脸。胜生勇利摸了摸孩子的脸,在抬眼的一瞬间,维克托完成了他的第二个阿克塞尔四周跳!

如果说第一个阿克塞尔四周跳的成功是偶然,那第二个阿克塞尔四周跳的成功便是无法复制的无上荣耀。胜生勇利激动地站起,竟是脑子一热便顺着楼梯跑下,进入到场内,站在冰场边缘,恰好维克托谢幕完成,维克托迫不及待地冲到了场边,然而本来想给胜生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囿于胜生勇利怀中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的以利亚,最后维克托只能在众人的瞩目下蹭了蹭胜生勇利的脸,然后转而接过以利亚的襁褓。

像是一个父亲沉浸在痴憨的喜悦之情里,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在记者的一通狂拍中仍无所畏惧地亲吻彼此,还向记者炫耀自己漂亮的孩子。众人仍在阿克塞尔四周跳的余韵中难以抽身,下一秒话题中心的二人就消失了。

维克托将自己天赋能力的异空间打开,场内寂静,时间停滞,画面定格,唯有这场爱情故事的主角仍相望彼此。胜生勇利激动到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地夸奖着维克托那堪称完美的阿克塞尔四周跳,然而维克托只是对胜生勇利说道:“不过我已经退役了哦,大家应该觉得松了一口气吧。”

胜生勇利觉得维克托简直不可思议,他刚想反驳,却被维克托用吻堵住了嘴巴,浅吻之后维克托的脸近在咫尺,他也回味了刚才自己的表演,最后说道:“其实我是临时将最后一跳改为阿克塞尔四周的。”

这样冒险的事似曾相识,胜生勇利恍然,自己在第一次表演《Yuri On Ice》时也将最后一跳换成了维克托拿手的后内点冰四周跳。这样看来,做傻事的不光是自己吧,为了让所爱的人骄傲,维克托也变成了犯傻的人。

“如果最后一跳失败了怎么办?”

“那这也会变成维克托·尼基甫洛夫最特别的一场表演吧,很符合今日的标语哦,仅有一次的告白,全世界人民都见证了维克托·尼基甫洛夫的笨拙。”

“维克托真是笨蛋啊,是不是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在如此盛大的场面中静默伫立,却又像是在只有二人的舞台接受灯光的洗礼,维克托牵着着胜生勇利走到冰场中央,穿着冰鞋的维克托看上去显得更高,但下一秒维克托便半跪了下来,拉住胜生勇利戴有婚戒的手,亲吻他的戒指和手背。高贵的人鱼低下美丽的头颅只为让所爱的人为自己戴上花环,若是没有花环,对方就必须接受他的告白了。

维克托说道:“Я люблю тебя[2],胜生勇利。”

就在这一刻,爱情付出的艰辛与获得的甘美都定格成了记忆的琥珀,爱人之间拥有了永恒的属于彼此的怦然心动的瞬间,并且一经拥有再不会失去。失而复得的恋人在属于他们的主场为他们的故事落下一个未完的句点,而未来还很长很远。

[1]《人鱼姬》:在动画一闪而过的镜头中,胜生勇利有过一套蓝色的表演服,私设为表演这首曲目。

[2]Я люблю тебя:俄语的“我爱你”。


=====================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

番外有车车还有一家三口日常收录在本子里!!!!!!!!!!

一章爆了快万字,我觉得我也要晕了……

结局很甜了吧!!!真的是HE不骗人!!!!!


如果有长评,我会很感激大家的T T,写得我好辛苦,我最后超级感动的……………………………………………………妈妈啊我太喜欢他们两个人了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6)
热度(1067)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