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0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BGM:《Only Love(Acoustic)》


10

 

穿越深夜的街道,夜幕里恐慌只在角落处苟且偷生,然而发生在夜里繁华的酒吧区的特大事故,犹如一记惊雷,将表面的平静炸得四分五裂。在这样的情形下,能有哪位职业英雄安心入梦吗?

爆豪胜己在接到了绿谷出久的电话后,便换上了家中备用的职英制服,通过与熟悉的警官进行对接,迅速赶到了现场。只是即使现场得到了控制,仍然是一团乱,爆豪胜己先去往了事故最严重的天台酒吧。

在赶去现场的路上,爆豪胜己无暇顾及今夜是不是被绿谷出久放了鸽子,到了现场的他,也下意识地在寻找那个绿色的身影。

然而爆豪胜己没有在天台酒吧碰见绿谷出久,反倒是与留守在那儿的,绿谷出久的前辈,能力是“行走的检测仪”,对于各种化学成分的分析几乎不需要时间就能完成,爆豪胜己与“检测仪”在天台打了个照面。

“‘人偶’已经走了吗?”

“他应该在第一次爆炸的现场。我留在这儿做后续的处理,包括将火灾中的尸体妥善地运出……”

爆豪胜己自己所属爆破系,他对爆炸的了解远超于其他人,这次的爆炸源与他类似于硝酸甘油的汗液爆炸不同,混合气体的爆炸让爆豪胜己生出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最差的结果大概莫过于——对方拥有分离空气中元素并重组的个性。

这样强大的能力最好不要出现在敌人的一方中,不然随时随地都可能导致各式各样的事件发生。

作为其他事务所的“爆杀卿”出现在这里,其上司很快也接到了消息,对方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而“爆杀卿”也只是冷淡地将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他的上司。

“不过……这也不像平时的你啊,已经有这么多职英着手处理了,平时的你也不会直接到现场的吧?”上司如此说道。

爆豪胜己回答道:“因为是爆炸案,所以有人也想要我到场帮忙。”

“是‘人偶’君吗?”

“哼,算是吧。”

见鬼了,其实绿谷出久根本一句要他帮忙都没有说过,但那通电话在爆豪胜己眼里看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事实上,这是他们婚后第一次,绿谷出久所负责的区域出现了极其严重的案件,甚至可能会影响到绿谷出久的安危。

所以爆豪胜己在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时,就已经抵达爆炸现场了。有些想法和有些行为的指示已经变成从潜意识发出的地步,而他却丝毫不知这意识究竟为何产生,且为何长久地存在。

 

如同一粒花种在土壤之下负顶盛放,撑起了一片小小的穹宇,其之下已经完全形成了美妙的小世界,而他却只看见土壤之上永恒的平静,甚至海水淹没土壤,狂风作浪,愤怒和空乏本是虚假的面具,却渐渐吞没了这本应人人具有的自察,成为一段恋情最坚固的壁障,让真实或真诚的双方永远只相隔一墙。

 

爆豪胜己协助“检测仪”一起处理现场,而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他问道:“这场爆炸的幸存人数是多少?”

“还没清点完,因为爆炸是在酒吧内部发生,而外部的露天酒吧里幸存者数量众多,只知道酒吧内部只有一人幸存……”

“那个幸存的家伙要先抓起来。”爆豪胜己如此说道。

“检测仪”思索片刻,还补充道:“事实上如果要现在排查引起爆炸的对象,怎么也不应该先从伤者开始吧……”

话音未落,“检测仪”的手机响了起来,发现是绿谷出久的电话后,他特意将手机屏幕呈现给爆豪胜己看,以表明,是你来这儿的原因给我打电话了。爆豪胜己握紧拳头,恨不得一拳把这人揍飞,咕哝道:“净知道打断我,快接电话啊混蛋!”

戴着眼镜的“检测仪”前辈露出了一副调戏得逞的表情,接通了电话,听见那头的绿谷出久似乎状态不太好,声音因为失水而嘶哑,他说道:“请前辈,将那个花坛里的醉汉控制起来……我觉得有必要在幸存者中做一个排查……”

“欸?可是难道不应该先调查周围的监控之类的再做决定吗?”

“我觉得,对方的目的,可能正是想让我来目睹这一切,所以他更会想近距离地看我的反应,虽然我觉得在事故附近出现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犯人……但从这样可怕的案件中能留待到我出现才有所动作的人,很难不让人怀疑。”

“啊正好……”“检测仪”话还没说完,却已经看见爆豪胜己招了招手,离开了这片废墟。对方大概是要直接去找“人偶”了吧,感情看来还真不错呢,“检测仪”想道。

“刚才‘爆杀卿’到了天台酒吧的现场噢,他却说,让我们将那个被你救出的女人控制住。你们都认为犯人会是幸存者啊,思路很像呢。”

“是、是吗……不过为什么会觉得是她呢……?总之前辈请让事务所的同伴和警察确认一下,我觉得我有必要参与后续事件的调查,需要和诸位合作了,拜托帮我传达一下这样的讯息。”

“检测仪”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接近零点了,然而一切都才刚刚起步。要收拾好整片残墟,解决记者的发难,还有一系列工作要他们完成。“我会尽量的,‘人偶’君今天也辛苦了,多亏了‘人偶’在场进行了第一手的指挥,才没有让事态严重下去。”

绿谷出久在电话的那头感觉到一点难堪。事实上,正是因为在自己巡逻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他才更加内疚。敌人比他想象地更加隐蔽,而且在他看见那间暂停营业的酒吧所留下的话时,他才恍然意识到,这一切可能与他有关。

他的脑袋还在一阵阵地绞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吸入了过多爆炸后的气体引起的不适,如此感受到的绿谷出久咳嗽了两声,忽然反应到,自己的肺部也传来一阵阵烧灼的感觉。

即便是戴着面罩进去,呼吸系统也会受到影响吗……?绿谷出久从废弃酒吧里撤出之后,就一直在场外,摘了头罩呼吸新鲜空气,原本由于进出火场而分泌的汗水,此刻被夜风一吹又贴紧在脸上,绿谷出久感觉头更痛了。

整条街上一片狼藉,警方拉起了警戒线,有警察正在现场取证,痕检的工作人员也进入了爆炸现场去勘察案件细节,但绿谷出久知道,他们不能仅仅依靠警方的事后调查来捕获敌人。

并不是指警察无能,反倒是警察的工作更加严谨和滴水不漏,所以有时会耽误一些时间,而在这个时间差内,可能就已经酝酿出了更大的恶意——绿谷出久希望回忆起当时的一些细节,比如说有没有一些可疑的家伙出现,或者有没有明确感受到朝他而来的威胁。

绿谷出久闭目,想深呼吸平复一下,那种被视作目标的紧张和愤怒,但是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疼痛,仿佛是身体内的器官都被灼烧待硬又渐渐风化,他弓腰靠在路旁的车边,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倏忽间,他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在靠近。

因为生活了许多日子,特殊的人在靠近自己时,就像身上开启了准确无比的雷达一般。有时,对一个人的脚步声总是会万分熟悉,当对方路过家门口时,你一定知道是你在期待的那人即将进门。

正是这样的脚步声在靠近,绿谷出久艰难地抬起脸,看见了那人怒火中烧的赤色眼睛,那一时间,二人的眼里只有对方,绿谷出久却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爆豪胜己的表情十分难看,他向不远处待命的医生挥挥手,然后他将绿谷出久丢给了医生,交代了几句话后,绿谷出久立刻被抬上了担架。

绿谷出久挣扎着想从担架下来,却被爆豪胜己指着鼻子,痛骂道:“你这个笨久,要是再给我添麻烦的话我们明天就离婚!!”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爆豪胜己骂完后却深呼吸,稍作平复后,从一旁医生的手中接过签字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签字板上是职英的入院修养申请,一般在职英受伤后,医院都会准备这样的东西,算作职英的“假条”。

爆豪胜己只是行使了自己作为伴侣的权利。他强行地把绿谷出久塞进了医院里,因为去过现场的他能猜想到,在当时正在燃烧的状态下,简单的防毒面罩并不能拦住多少有毒气体。即便“检测仪”取样了,也由于没有深入火场内部,根本不清楚具体情况,最多只能探测到外围被稀释的气体。

 

他们结婚之后,对方生命的一半责任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们将在彼此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为其做出抉择,即便是遭遇死亡,以爱为名的送行人也只会是彼此。但正因为如此,所以爆豪胜己尤其不想面对这样的情形。

自从他们恢复职英的日常后,他一直就在担心这样一天的发生,他会气愤,他会埋怨,他会暴怒,他会责骂,但这一切的背后全是强烈的不安在作祟。

 

绿谷出久能回应他的只有一句“对不起”。

但绿谷出久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何道歉,他什么都没做错,他平日里面对的也是这些。他的右手,他身上的伤痕,他那些反复断裂又愈合的骨头,他那些已经好了却在内心留下的擦伤,他没为任何一次受伤感觉到抱歉过,对自己他没有任何需要道歉的。

只是听见爆豪胜己提到“离婚”,他被逼出了这句“对不起”。绿谷出久沉默地被推进了救护车,他抬起左臂遮住眼睛,以躲避救护车内明亮的灯光。

 

绿谷出久把这一切都搞砸了,没有什么二人电影,最后他被丢进了开动的铁皮盒子里,拉到充满消毒水的地方做各项检查,那一夜里爆豪胜己又是不知所踪。

大概是去替他履行职英后续的职责了吧,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真是狼狈,他还忍着头痛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算是感谢他帮忙顺便报个平安。

“对不起,让小胜担心了呢,疼痛的原因暂时还没查出来,但是说吸入的有毒气体不多,比起那个包厢里的女孩子而言好多啦,总之,麻烦小胜了。”

此时的绿谷出久,乃至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知道究竟自己的身体究竟会遭遇什么,还保持着他一贯的乐观。爆豪胜己却已经开始在绿谷出久入睡的时候,催着警方尽快揪出嫌疑犯。

 

在爆炸发生后的三天,爆豪胜己来到那日受伤的患者所被统一送往的医院,为了节省时间,他带了两名助手一起来协助调查。

爆豪胜己当时说服警察的过程并不是很复杂,只是双手喷着火焰地叙述道:“根据‘人偶’那个家伙的判断,留到事件发生最后一秒才离开的家伙最为可疑,而且我也看到了,那个威胁的话。”

“我初步判断,最后与‘人偶’接触的两个人最有可能与这场案件有关,而且那位喝醉的男人,他的档案已经被找到了,无业游民,个性为‘制氢’吧,虽说量很少,仅仅是能制作贩卖的氢气球的地步。”

“而那位女子,其身份至今都未确认,个性也为‘为止’,她为何会出现在酒吧包厢里?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活着?”

这样的发言未免太过残忍,但是英雄的直觉就像猎犬的鼻子,他们嗅出了犯罪的味道,其直觉本身的正确率是高于概率统计的随机水平的,有科学家专门做过相关的研究,所以警方很难阻止爆豪胜己对两位受害人进行调查。

甚至有警察质问他,是不是因为这次的事件牵连到了“人偶”,才引得脾气如此恶劣的“爆杀卿”要强行与警察“合作”。

“是啊,所以怎样?拒绝我吗?”爆豪胜己手中的爆炎熊熊燃烧。

 

爆豪胜己坐在医院的监控室里,观看着两位助手分别进入两间病房。爆豪胜己将要同时操控两场调查,但比起让他亲自去和对方交涉,这已经是对两位被调查者的宽恕了。

 

=========================

wwwww小胜没有地方犯浑了,感觉成年后的小胜不停地在憋着自己的脾气哈哈哈哈哈!所以有些事情他一口都不会让步的,步步紧逼wwww

所以大家都看出来了双向暗恋吧????隔着墙谈恋爱真好哈哈哈哈(喂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9)
热度(108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