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06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BGM:《また君と》


06

 

爆豪胜己不记得自己是以什么心情结束了和欧鲁迈特的通话,放下手机的那一刻,他感觉有些无语。再抬头看看绿谷出久,更感觉一丝气愤涌上心头。面前这个家伙可以说瞒了自己好多年——明明欧鲁迈特在他们心中是什么地位,大家都很清楚。

可是爆豪胜己还是把手机还给了绿谷出久,绿谷出久真的很担心他的手机会被生气的小胜捏爆。

见爆豪胜己面色不佳,绿谷出久合起双掌,连声道:“抱歉抱歉,本来想找个机会告诉小胜的……”

“所以你八年来一次都没有找到机会——!?”爆豪胜己上去兜手就是狠狠敲了一下绿谷出久的脑袋。况且刚才欧鲁迈特的话也让他十分在意。

刚才欧鲁迈特大概只是讲了一下自己为何要伪装去世的假象,但是透露的只言片语里,显出了欧鲁迈特仍对现在仍不稳固的群英现状的担忧。

正因为担忧,所以更应该激发出所有职英的潜力。只有仇恨和遗憾才能让人最快速地成长起来。这一点在欧鲁迈特退役后其实并未显示出来,所以欧鲁迈特要以一个壮烈的死亡,激发出所有职业英雄的血性。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没有退路了。所以他才选择将自己活着这件事深深地掩埋,甚至人都已不在日本,在异国他乡闲适的农场里生活了很久。他暗自保持联系的人很少,他从一开始也没准备将自己的讯息告诉爆豪胜己。

 

欧鲁迈特说了一句,让爆豪胜己暗自气到吐血的话。

“爆豪少年是最有潜力的家伙之一!不激发到100%会很可惜哦!!”

爆豪胜己低声道:“混蛋,我可是激发到1000%了啊!!!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当职英这么辛苦,早知道就不……”

绿谷出久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爆豪胜己只能继续聚精会神接欧鲁迈特的电话。

 

最后欧鲁迈特留给了他们一个问题。这个人总是这样深入浅出,先把最严肃的事情聊完,在话题结尾的时候才讲一点轻松开心的东西。

欧鲁迈特十分爽朗地在电话那头,这样问道:“所以你们两个到底谁去打‘活化剂’?哈哈哈哈哈!”

开着免提在一旁听着的绿谷出久终于忍不住了,出声抗议道:“这种事情也要回答吗!?”

绿谷出久的意思原本是,欧鲁迈特怎么会突然问这么敏感的话题,毕竟“活化剂”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东西——这是与他们这个强制婚社会相应配套的产物。

然而爆豪胜己理解的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也需要回答吗?所以他也没出声阻止绿谷出久的抗议。

“活化剂”虽然称作“活化剂”,但是其实作用恰恰相反——由于个性因子中带有会降低生育概率的成分,所以“活化剂”的作用是抑制它们。对于同性伴侣间,早些年也已经有人借助发明的个性,研究出了逆向诱导的“活化剂”,注射了“活化剂”后,同性伴侣间的一位也可以拥有生育能力(或者让别人生育的能力)。

这项能力的改善大大地推动了原本高度压抑的社会完成了对同性婚姻的接受,大家这些年也习惯了这样神奇事物的存在。

欧鲁迈特察觉到了两个人的窘迫,他稍稍解释了一下:“这是很重要的事,问了才会知道,到底接下来这段时间里,你们二人中的哪个人状态会下降。”

一阵缄默应对了欧鲁迈特。最后绿谷出久只能说:“我们、我们还要商量一下……”

爆豪胜己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让他怀孕吗?做梦去吧。最后话题不了了之,欧鲁迈特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喊声,似乎是让欧鲁迈特睡觉了的呼喊。

 

所以“活化剂”的问题,其实还是被明白地摆在了二人的面前。绿谷出久还想着,要不要等自己吃完外卖,然后把想商量的一些细致的点都商量完,再讨论这个问题。

现在的情形却变成了他只能迅速将外卖解决掉,然后倒了杯水,坐回餐桌,和爆豪胜己面面相觑。

绿谷出久刚一落座,便听见爆豪胜己说道:“喂,废久,我觉得——‘活性剂’这个东西,最近先不要考虑了吧。”

对方的语气忽然体现出几分刺耳的意味,绿谷出久皱眉,平静的心里似乎暗波涌起,他说不上来有什么堵住了他的心口,他说道:“这个事还不用小胜担心吧,反正‘活性剂’也是我去打。”

“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为什么?小胜也知道的,基本上结婚一年内必须要注射‘活性剂’……”

“那就等到一年后再说啊混蛋!现在急什么!?”爆豪胜己不耐烦起来,他将喝空的啤酒瓶捏爆,空气里炸裂开火药的味道,烟尘扑涌四散,爆豪胜己将残骸丢进垃圾桶。

绿谷出久又被骂了。他们新婚的三天里,他天天被骂。

有时候他真的想让爆豪胜己改一改,却又担心说出了这样的提议后,被爆豪胜己说出更难听的话应对。那家伙的嘴永远不饶人,永远,绿谷出久早已知晓这个事实了不是吗?

但是绿谷出久还是壮起胆子来,哪怕多问一句也好。试探着总能找到底线,绿谷出久想,触及过一次底线后,他就明白界限了,所以在此之前他都要英勇无畏,迎难而上。

“小胜是不想太早要孩子是吗?”绿谷出久追问道。

洗完手的爆豪胜己走出来,回答道:“是的,小孩这种东西,吵死了。就算一辈子没有我也无所谓的,说不定这样倒还好了。”

完了,绿谷出久心想。他们竟然在这么早的阶段就产生了分歧!绿谷出久很喜欢小孩子,包括当初的洸汰和惠理,看见小孩子他的心都软了,如果有小孩子和他一起生活,他会觉得每天都充满了保护世界的动力。

绿谷出久摸摸下巴,道:“小胜难道不觉得,继承了你的基因的小孩也会很优秀吗……?”

“你觉得我能忍受家里有另外一个我吗?”爆豪胜己反问道。绿谷出久脑内忽然闪出了一大一小两个小胜对吵的场景,啊,肯定很吵,绿谷出久甩甩脑袋。

“闭嘴,这个问题就这么解决,欧鲁迈特那边你去搞定。明天要回去上班了,你还不休息?”爆豪胜己伸了个懒腰,难得在讲到睡觉时语气有所缓和,绿谷出久却一副在沉思的模样。

绿谷出久打开阳台的门,准备透透气再睡,他说道:“小胜先去睡吧!下午我睡得有点久,现在还不是很想睡。”

“发烧了还去吹风,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爆豪胜己几步就上前把人拽回了卧室,两个人没有一点预兆地又要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绿谷出久的烧早就退下,大概是爆豪胜己的特效药比较厉害,他们二人背对背睡在床上,彼此都没睡着的此刻,对二人都有点难熬。

 

赶快回到岗位吧,绿谷出久在心里也忍不住叫苦。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小胜。刚才小胜的话还让他沉浸在震惊中。平复下来后,绿谷出久想到了为何爆豪胜己会说那样的话。

可能对方是真的不想要孩子吧,但是他们身为职英,不能逃脱“活化剂”的注射,最多只能延期一年。爆豪胜己大概给自己留了一年的缓冲期?

绿谷出久也不信什么二人生活,不如说,正是强烈又巨大的不安感驱使他希望能找点依靠,或者让他成为某个人的依靠,总之不要孤独一人,无所凭依的人就像一颗耸立的钉子,随时都可能被掰弯、拔掉。

他倾向于认为,爆豪胜己给自己留了余地。绿谷出久很难不想得更远一些。假如他们的这段婚姻只有一年,那不要孩子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不然他们的离婚会引起巨大的非议,尤其是在已经有孩子的情况下,更不好脱身。

绿谷出久还是觉得,爆豪胜己一定有什么不言的理由才和他结的婚。

要怎样知道对方的意图呢?绿谷出久又想知道,又不想知道。或许让他怀揣虚空的梦生活,还要更加容易。

同床异梦也不过如此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绿谷出久习惯给自己一个元气的心理暗示,新的一天到来了!正常又规律的生活轨迹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绿谷出久伸了个满足的懒腰,发现身旁还躺着一个还在赖床的爆豪胜己。

如果是恩爱的伴侣,大概这时候先醒的人会温柔地下床,去准备早餐?于是绿谷出久,慢慢地准备下床,却被爆豪胜己转身用四肢缠在了怀里,像抱枕一样被死死地箍紧。

就这样,绿谷出久并不能下床,直到爆豪胜己也彻底醒转,两个人终于发现,他们婚后上班的第一天就这样要迟到了。

爆豪胜己跳下床,飞速地穿衣洗漱,绿谷出久也不得不加快手上的动作,刚才一不小心又睡过去了——果然下次还是应该主动喊醒爆豪胜己吧!

二人急急忙忙地在玄关穿好鞋,一道出了门,二人一前一后地快步走向地铁的方向,一路上有些人在朝他们打招呼。迎着早已悬挂在空的朝阳,二人乘坐着背向驶去的地铁,开启了自己惯例的职英工作。

 

他们不是合格的爱人,但是都是合格的职英。他们想做普通的伴侣,却注定不能做普通的伴侣。


==================

这两天都会很忙,大家的评论我都看到了,一有时间我就会回的!

因为忙得脑缺氧(颈椎疼),这两天更新缩短到3K到3K5左右……等忙完再好好更。这个分章很随意,因为是我每天更新就自动分章,但其实有时候情节应该连续地接在一起看。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文章节奏奇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5)
热度(885)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