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05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05

 


二人乘坐新干线回到东京,在列车上,疲惫的二人并肩坐着,爆豪胜己坐在靠近窗子的一侧,绿谷出久一上列车后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不知何时,靠在椅背上的脑袋搭在了爆豪胜己的肩上,戴着口罩的绿谷出久,是一个像路边随处可见的不起眼的绿草一般的青年。平日里一旦脱下了战斗的戎装,他的周身又环绕着温暖又平易近人的生活的气息,与硝烟战火相隔甚远。

爆豪胜己百无聊赖,他没什么睡意,只是举起左手来,对光观察着手上这枚指环。绿谷出久挑选的指环,除了材质是特殊的不会被爆豪胜己手中火焰影响到的金属之外,其余一切都看上去特别普通。

二人的婚礼,二人的婚戒,二人的新婚之夜,的确都很普通,都很按部就班、毫无新意。他们自小就认识,是最普通的幼驯染,关系也不好不坏,唯一有所凭借的只有二人那奇妙的缘分,竟然将二人从小绑到大。

无论怎样的对方,自己都已经见过了。戒指也好,婚礼也好,那种期待和兴奋或许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太顺理成章。

如果爆豪胜己是再普通一点的性格,那可真的就很顺理成章了。

 

可爆豪胜己可不是那样的家伙。若问他人为何会爱如何恶劣的他,就是爱他的自傲,爱他的狂躁,爱他带来的光和热,爱他不羁又逆反的野性。

每个要选择他的人,却总是被重重难关阻挡在外。他是一头烈性恶犬,但他的爱人不能驯服他,而是要争取他的爱。选择权在恶犬的利齿之上,如若连他的抵抗和自尊都不能容忍的人,往往死于他那淬了毒药的牙。

所以恶犬最后究竟与怎样的人在一起了呢?爆豪胜己自己也不明白,他透过窗户的反光看着身旁的人,一切感情皆为不明。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在东京的住所是一间采光良好的二手的房子,当时绿谷出久挑选此处的一个考虑是,虽然他们同是在东京工作的职英,但事务所的位置相距甚远,遂挑选了一个居中的地方,日落时分二人就对向回来,也很好。

二人都是第一次来到他们的“新家”。不出绿谷出久所料地——虽然基本的家具都有,但是房子里堆满了纸箱子。二人的东西都没有布置出来,他们之前谁都没空解决他们新家的问题。

绿谷出久摘下口罩,却止不住地咳嗽了两声。发现爆豪胜己的目光倏忽间转向自己,绿谷出久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爆豪胜己蹙眉走近他面前,仔细打量几秒,最后伸出手来按在绿谷出久的额头上。

“啧。”爆豪胜己甩甩手。“你脑子有问题吗!?发烧了怎么还在硬扛——”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的口罩又给他重新挂了上去,下一秒,他一个打横将绿谷出久抱起来,在房间里寻找卧室。在不小心走到厕所和书房又退出来后,他终于找到他们的大卧室,床上素净的床单比酒店还要凄惨。

他把人丢到床上,绿谷出久想下床,爆豪胜己转身伸出手指来,指着他不许他动,怒道:“待在这里!我出去一趟!”

绿谷出久想了想,把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爆豪胜己。“那个,小胜,帮忙挂一下衣服吧……?”绿谷出久指了指房间一角的衣架,爆豪胜己大步走过来抢过他的衣服,然后往竖立的衣架那儿一甩,关门走人。

外套稳稳地落在了衣架上,绿谷出久明明还有话没有说完,那个小胜又火急火燎地走掉了。对方进来都没有坐下就走了,绿谷出久这样想着,瘫倒在床上。他呵出热烫的气体,刚才想问的是小胜要去哪里?他要什么时候回来?

总觉得自己好被动啊。绿谷出久如此察觉道。

在睡着前,绿谷出久暗自做下一个决定。既然二人都住到了同一个屋檐下,肯定不会是一味地容忍某一方。还有关于结婚的事情,他们要找一个契机,好好地谈一下。

沟通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都是那么聪明的人,不好好说话的中二期,无论如何也应该过去了。现在的他们都是成年人,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应该给对方呈现成熟的姿态。

 

爆豪胜己同前一夜不一样,这次他很快便回来了。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家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发烧了肯定还是需要吃药吧,爆豪胜己顺便还买了一杯热牛奶,到家后,他无情地把刚睡稳的绿谷出久喊醒。

“废久,起来吃药。”爆豪胜己将两枚药片塞到绿谷出久手里,后者迷迷糊糊地点头,将药片放入嘴后接过热牛奶服药。喝了一口,他发现手中是牛奶。绿谷出久开了个玩笑,调侃自己道:“好可惜啊,就算现在喝牛奶也长不高了!”

说完后,他还将牛奶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将杯子还给爆豪胜己。“小胜要不要过来……一起睡……?”他拍了拍大床的另一侧。

听见绿谷出久在开自己玩笑,爆豪胜己十分不悦地用手指猛戳绿谷出久的额头,一边“惩罚”他的闷声忍病,一边骂道:“你就不能不给我添麻烦吗!?不许笑!”

“很开心哦。”

“为什么!?像个白痴一样的家伙。”

“总之,小胜也休息一下吧,明天又要回去上班了,昨天晚上也没有好好休息。”绿谷出久已经开始在习惯他的身份——爆豪胜己的结婚对象。说是妻子,不甚稳妥,只能说是伴侣。作为爆豪胜己的伴侣,他们的同居生活即将开启。

爆豪胜己觉得绿谷出久很莫名其妙,说道:“我可不是你,家里乱糟糟的——啊!无法忍受!你快睡觉吧小矮个,觉什么的,我当然是晚上再睡!”

说完后爆豪胜己就关门出去了。绿谷出久猜,爆豪胜己一定出去收拾家里那些纸箱子了。

这也是为什么绿谷出久没有事先来布置新家的原因。因为无论他怎么折腾,爆豪胜己一定会看不顺眼,一定会推翻重来,那不如就让他自己操心好了。

绿谷出久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十足地了解爆豪胜己了,这大概就是生活的智慧吧。既给自己省力,又不会给对方找不痛快。

 

屋外的爆豪胜己果不其然,叉腰驻足片刻后,开始一个个拆开那些纸箱子,低声咕哝着开始往空荡荡的房子里摆上一件件物品。他先是将自己的东西按心情摆完,然后静坐在沙发上,望着属于绿谷出久的那些箱子,似乎在思考什么。

最后,他一面说道:“啊,好烦,这些箱子好碍眼。”一面打开了属于绿谷出久的那些纸箱。

他做好了准备,划拉开纸箱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做好了看见满目的欧鲁迈特周边的准备。然而事实出乎爆豪胜己的意料,他打开了绿谷出久所有的箱子,却没能看见他过去那些,以红蓝黄为主色的,那些“和平的象徵”相关的信仰的代替品。

爆豪胜己只找到了一个相框,那是欧鲁迈特和绿谷出久的合照。照片里的绿谷出久很年轻,而那时的欧鲁迈特不再是强壮的那副模样,师生二人拍了一张甚至有些傻气的合照,二人的笑容灿烂,即便狼狈也是最开心的时刻。

啊,欧鲁迈特已经死了啊。所以爆豪胜己再也没看见过照片上的绿谷出久绽放出那样的笑容。

有些人看上去毫无变化,实际上时光使他一切都变了。不变的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故作坚强的姿态,绿谷出久把欧鲁迈特这一点学得淋漓尽致。

爆豪胜己眯着眼,将相框放回了箱子里,他失去了布置的兴趣。

 

现在的社会,已经从“一个英雄的天下”变成了“群英的舞台”。当年在雄英所结识的伙伴确实形成了极其牢固的英雄群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联盟”一般的强硬存在,接替了欧鲁迈特那作为和平的辉光承载者的身份,同时也将那沉重的负担分摊开来。

只不过这份怀念已然变成了痛苦的传播,欧鲁迈特是他们所有人心里的一道伤疤。

 

大约几小时后,绿谷出久从卧室里出来,饭桌上摆着外卖,爆豪胜己坐在餐桌上喝啤酒,似乎是预料到了绿谷出久会此时醒来。

“废久,过来。”爆豪胜己主动朝绿谷出久招了招手。绿谷出久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直直地望着爆豪胜己,等待他问自己问题。

但正当爆豪胜己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绿谷出久打量了一下周遭,看见那些放着自己的物品的纸箱子被拆开来,却丢在角落里。他转过脸来说道:“我猜小胜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带欧鲁迈特的东西过来?”

爆豪胜己忽然气到,被猜中了!

绿谷出久挠挠头道:“那个,是因为都放在办公室里,觉得没有拿回来的必要了。而且要是全部带回来的话,小胜会生气吧……”

“所以欧鲁迈特对你而言,已经是被锁在办公室里这样的存在了吗!?”爆豪胜己口不择言,他自己都带了两件欧鲁迈特的东西过来,一个是欧鲁迈特送给他的腰带,另一个是他摆在卧室里许多年的欧鲁迈特第三代的珍藏版手办。

绿谷出久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又一次因为欧鲁迈特的事情,打破了尴尬。正当绿谷出久想回话时,忽然听见了手机来电的声音。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一同望向卧室,是绿谷出久的手机响了,爆豪胜己刚想如此提醒道。

结果绿谷出久忽然就站起来,拔腿冲回了卧室,紧接着再攥着手机冲了回来。

爆豪胜己十分不理解绿谷出久现在这幅兴奋的神情到底是因为什么。电话吗?他凑上前去,看见绿谷出久的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个名字。

 

“ALLMIGHT”

 

爆豪胜己也被吓到了,紧接着也开始兴奋起来。

他望向绿谷出久的眼神有些莫名,而后者只是朝他做了个口型,然后接通了电话,像是生怕对方主动挂电话一样。

爆豪胜己用手势示意绿谷出久,开免提!绿谷出久思忖片刻点点头,打开了手机的免提。

 

“哟!绿谷少年!现在还好吗!我可是看到你们的婚礼转播了哦!穿西装的你十分帅气啊!”

是欧鲁迈特的声音没错!爆豪胜己一脸活见鬼的表情,绿谷出久则是十分感动地回话道:“真的吗?我还被小胜一直骂白痴来着……总而言之,欧鲁迈特你最近还好吗?”

“每次都是这个问题啊!绿谷少年,你不要担心我了,还是关注一下你自己吧!对了,爆豪少年在你身边吗?我有话想对他说。”

绿谷出久不知道怎么回答欧鲁迈特,爆豪胜己点点头,又伸手让绿谷出久慢着,仔细想想又还是点了点头,最后他主动开口道:“欧、欧鲁迈特……”

“爆豪少年很惊讶吧!真——是抱歉啊,因为我活着这件事,在你们之中也只有绿谷少年一个人知道。现在你是他的结婚对象了,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爆豪少年,这些年来辛苦了!”

爆豪胜己想摔电话,然而还没等他发作,欧鲁迈特那激昂的声线就猛地一转,一句十分正经、十分严肃的话低沉地从电话听筒那头传了过来。

 

欧鲁迈特说道:“爆豪少年哟,绿谷少年就交给你了。你要记住,我还活着,我还在看着你们这群小家伙呢。”


=========

开说,欧鲁迈特不能死,所以,欧鲁迈特就活了。

本来想写欧鲁迈特已经死掉了,后面考虑了一下还是温柔一点,不要刀了。这章轻松一些!!婚后生活即将开启!!!期不期待!!!

我忽然觉得这篇自己写起来也不是很虐嘛,好欣慰。

大家保佑我接下来几天还有精力日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4)
热度(97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