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04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BGM:《Unspoken》——Elizabeth Naccarato


04

 

经历过酣畅淋漓性事后的一觉,二人都睡得极沉极死。当然,当时的爆豪胜己做完之后能将绿谷出久也抱到床上一同睡觉,已经是十分“温柔”的举动了,当然不能希望他还能帮绿谷出久做做清洁之类的。

于是绿谷出久,在浑身酸疼加之腿间奇异触感间醒来,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发现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黑暗里,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晚上。遮光窗帘将一切都遮挡在外,这让绿谷出久稍稍有些不安。

他动了动,却发现爆豪胜己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他沉思一下,小心翼翼地准备拿开爆豪胜己的手,对方却先一步发出了睡梦被惊醒的不悦的声音。

“我说……你别乱动啊……”爆豪胜己不但没有拿开他的手,反倒将人搂得更紧。“继续睡,我们的假期只有两天。”爆豪胜己的声音十分疲惫,一点也不像昨夜里那么活力满满的样子。

但是绿谷出久已经完全睡不着了。身为职业英雄的他,生物钟都比较固定,“新婚之夜”的“纵欲”导致他累到秒睡,但现在睡眠时长无论如何也已经足够了,所以绿谷出久瞪着大眼睛,安份地缩在爆豪胜己的怀里。

绿谷出久的脑子有点昏沉,大概是爆豪胜己的体温比较高的缘故吧,他感觉自己都在发热。腿间的液体已经凝在了那里,绿谷出久十分头疼,总而言之,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被爆豪胜己抱了,事实是这样。

可是事实背后的东西,他一无所知。

以他对爆豪胜己的了解……唉,此时此刻,他也不了解爆豪胜己啊。从雄英毕业了那么多年,两个人的交集其实在毕业的那一天,就断裂成沟壑了,仅以一丝过往的情分相连。那时候说是朋友的关系,但其实都已经是二人打过、吵过换来的结果了。

现在呢?不仅仅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而已……忽然变成了结婚对象,忽然就坦诚相见。可是明明什么都还不了解,绿谷出久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明白,更不要说爆豪胜己的心意了。

绿谷出久先要问问自己,为什么在所有人里,他选择的是爆豪胜己。

不过答案也很简单吧,绿谷出久一瞬间就明白了。如果不是喜欢他的话,就不会想要和对方结婚。那么,对方也是这样的想法吗?绿谷出久可以这么期待吗?

脑子里大概是被甜蜜的热度给完全占据,绿谷出久长舒一口气,伸出手臂,从床头悄悄摸来了自己的手机。为了不让手机屏幕的光打扰爆豪胜己的睡眠,绿谷出久用手捂着屏幕,解锁了自己的手机。

看到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九点,绿谷出久心里一阵惊讶。手机里塞满了陆陆续续发来的祝贺邮件,御茶子还发送了她拍摄的二人结婚的场景,图片里爆豪胜己正为自己戴上戒指。那副神情,意外地相当认真啊,绿谷出久感觉到内心幸福的满溢。

会不会恰好就是自己这次大胆的申请,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僵局呢?小胜虽说是个不轻易低下头颅的人,但若是给他一个台阶,他又恰好愿意顺着往下走时,他确实会这样做的。

这份孤勇,恰恰说不定正是这份焦灼的爱意所催发出的行动。绿谷出久忽然生出一丝庆幸,为自己的孤勇感到钦佩,也感激着自己自小就认识的人,能够这样对待他。

绿谷出久保留着一有空闲就看新闻的习惯,毕竟借此了解社会动向已经是他的日常了。不过,这次的新闻首页里,除了日常报道之外,自己和小胜结婚的新闻似乎还热度不低,作为一个专题被重视了。

不过从新闻标题来看,其内容就不算友好——《“真爱”与“繁衍”间,英雄究竟应该作何取舍?》

记者首先讲了当日婚礼的情况,他们之间似乎有人的个性类似于发目明,是视力绝佳的类型,又用了特殊的装置使得自己看见的东西能作为图像呈现给大家看。他们抓拍到了很多爆豪胜己微妙的表情。

“不屑”、“厌恶”、“烦躁”这样的词纷纷被用来形容爆豪胜己在婚礼现场的态度,而形容绿谷出久的则是“底气不足”、“强颜欢笑”,总而言之记者们笃定这场婚姻的本质是个性婚姻。

为了佐证他们的猜测,他们甚至还找到了爆豪胜己的前女友。绿谷出久根本不知道小胜的情史如何,但从对方的情况来看,有过恋爱经历也很正常吧。

如果说绿谷出久就像欧鲁迈特一样,太热衷于英雄事业本身,忽略了个人情感发展的话,那么爆豪胜己还是比他们稍稍好一些的。他有自己正常的情感生活,也会有需求,也会有固定的恋爱对象,只不过都分手了罢了。

当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的前女友时,常年记录各个英雄资料的他一下子便记起了这位可谓新晋的女性职英,对方的个性非常华丽,类似天使一样的纯白的翅膀使她在职英的美貌排行榜上居高不下,其战斗时会钢化的翅羽也是非常厉害的杀伤武器。

没想到小胜和这样的人也在一起过啊,可以说不愧是小胜吗?

对方在接受采访时,只是这样谈及他们过去的那段感情,顺便给了爆豪胜己一个“中肯”的评价。

“‘爆杀卿’这个人啊……不会有人想要和他结婚的吧?即便是谈了一年多恋爱的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他对结婚这件事没有任何的热情,甚至一直很讨厌别人用婚姻来束缚他。有时候我都在想,啊,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脾气又烂,又不会忍让人,就连分手也就是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我实在无法相信,一个分手一个月后就结婚的男人,会是真心实意地爱着结婚的对方的。所以果然是个性婚吧?”

“听说‘人偶’和他从小就认识,那就只能祝他们结婚快乐了。‘人偶’也是不容易,我认为‘爆杀卿’这个人啊,就是天生的单相思克星——明明你很想离开他,却又很难做出离开他的决定,离开与否的主动权总是掌握在他手里,别人很难抢走。”

明明是让人有危机感的前女友的发言,可是绿谷出久却忽然觉得对方说得很有道理。他和爆豪胜己的关系不正是这样吗?明明被欺负了很多年,却又离不开他,主动权总是在小胜手里。

绿谷出久忍不住叹气,他看完了整篇报道,忽然觉得头很痛,不想去想其他的东西了,总而言之,得过且过吧。刚才所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信心又开始地基不牢,忽然间他又收到一封邮件,点开来,发现是妈妈发来的邮件。

“如果可以的话,出久可以给妈妈来个电话吗?”邮件里这样写道。

绿谷出久忽然感觉鼻头泛酸,他竟然忘记了在婚礼后和妈妈联络这件重要的事。当时小胜把自己强硬地拉走,妈妈应该是一个人回家的,想到这个场景,绿谷出久觉得十分难过,他叹了口气,还是挣开了爆豪胜己紧抱他的手。

“我要去给妈妈回个电话……”绿谷出久轻声说道,他也不知道爆豪胜己听见了没有,总之他去了浴室,关上门,拨通了妈妈的号码。

电话响过几声嘟声后,对面接通了电话。妈妈问道:“是出久吗?”

“是我。”绿谷出久有些羞愧。“对不起,当时小胜把我带走了……之后也没来得及打电话……”

“没关系哟,妈妈只是想问一下,你们要去蜜月吗?”

“啊,蜜月啊……”绿谷出久摸了摸后颈,这是他不知所措时会做的下意识的动作。他没法对妈妈撒谎,只能说道:“我们明天就要回东京了,因为结婚太匆忙,没有排上最近的假期,事务所之后会给我们重新排相同的放假时间,只能那时候再去了……”

妈妈略带遗憾的声音传来:“是这样吗,好可惜啊。妈妈觉得昨天的出久和小胜都很帅气呢,妈妈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不知道会不会太八卦了……毕竟新闻上写的东西让人感觉很不安……”

“你和小胜,是因为喜欢对方所以才结婚的吧?”

绿谷出久不知道真实答案是什么,但面对妈妈善意的关怀,答案永远只有那一个。

“是的。”绿谷出久十分肯定地给了这样的答复。

“听到出久这么说,妈妈就松了一口气呢。”

母子多聊了几句,绿谷出久本来是坐在浴室的马桶盖上和妈妈聊天,后来还是忍不住,站起来绕圈踱步。他抬头从镜子里看见了满身情欲痕迹的自己,稍微有些害羞,和妈妈聊天的时候还在想,等会挂了电话就洗个澡吧。

也不知聊了多久,二人的通话终于结束了。绿谷出久叹气,正准备借此机会,冲洗一下自己的身体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穿着浴袍的爆豪胜己靠在门框上,一脸被吵醒的怒气。

“吵死了。”爆豪胜己抱怨完后打了个哈欠,绿谷出久正准备拧开阀门洗澡的手停了下来,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抱歉……果然还是闹醒小胜了……”

“我要先出门一趟,先让我洗个澡!”爆豪胜己看来并不是被绿谷出久闹醒的,而是有什么事情通知他,让他不得不起床。绿谷出久老实地退了出来,说实话,灯光下看见对方赤裸的身体还是忍不住想起前一夜的激战,有点害羞。

借着灯光,绿谷出久也看见了爆豪胜己挂在眼下的浓浓的黑眼圈。之前因为太紧张所以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的状态,看来对方和自己一样,最近的工作积压也是非常严重,还要抽出时间来应付婚礼,大家都很辛苦。

路过爆豪胜己身边时,绿谷出久想了一下,要不要给对方一个吻?结果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的瞬间,他就被骂了:“白痴,快出去!”

绿谷出久灰溜溜地退出浴室,重新爬回床上,钻进被子里。

这一次绿谷出久的整个脑子都不太清醒,回到被窝的他还在想,为什么感觉头脑发热,喘息声也在被子里加重。不知是睡意昏沉还是别的原因,绿谷出久很快又陷入了睡眠。而爆豪胜己很快也出了门。

之后,爆豪胜己一夜未归。

 

直到电话再次响起,绿谷出久迷迷糊糊接起电话,爆豪胜己的声音传来:“你这家伙竟然还在睡吗!?”

绿谷出久一看时间,不好,他记得他们回东京的车票是中午,可现在已经快要到时间了。绿谷出久掀开被子,本准备利落地跳下床迅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发现自己脚步虚浮,一阵头晕目眩。

坐在床沿的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知道了这不适的原因。

原来自己是发烧了。

强忍着不适,绿谷出久还是尽量加快了速度收拾狼狈的自己,顺带打包好行李。等他带好东西冲到楼下的时候,已经退好房的爆豪胜己面色不悦地走了过来,接过了二人的箱子,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绿谷出久之前在镜子前确认过,自己虽然只是发烧,但外表上看不出来。他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们赶快去车站吧,错过就不好了……”

“别想了,这班车已经赶不上了。”

“对不起。”绿谷出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才好。这时候的自己怎么会显得如此笨拙?“那我们先去吃饭吧?”绿谷出久建议道。

爆豪胜己难得地赞成了绿谷出久的提议,二人从酒店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些人向他们投去关注的目光。爆豪胜己早有准备,戴上了墨镜,并不在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爱看就看吧,爆豪胜己就是这样的想法,然而绿谷出久竟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副口罩默默戴上。

传染给小胜就不好了,绿谷出久如此想道。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彼此都很适应这样的步调,毕竟从很早以前开始,除了并肩作战之外,其余时刻总是一个人远远地走在前面,而另一个人静静地跟在后面,就像月亮跟随太阳,潮汐跟随海浪,蜂鸟跟随花蜜的辛芳,夜莺跟随恋人的咏唱。


=============================

现在的视角,就都还是出久视角为主,所以感受,也是模拟出久的真实感受,包括他的挣扎和犹豫。

我特意不写爆豪那边的视角,本文也不用双视角交叉来写,就是为了强调这种关系下【其中一方的全程的感受】。

所以大家可能会猜,啊,小胜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这么做呢,这都是很正常的,出久在猜,你们也在猜。文章后期会有一个节点,由小胜揭开一些真相什么的,所以现在就单视角继续看吧wwwwwww

而且小胜本来就是不好好说话的类型,所以更让人觉得相处很辛苦,这都是可以理解的!!谈恋爱尤其对方不好好说话的时候,就是这种纠结难受你猜我猜的感觉。

感觉本文严重爆字数啊,我去把标题的中篇改长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5)
热度(985)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