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01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BGM:《愛のかたち》——柴田淳

 

01

 

有时候绿谷出久会回想,这个故事的起点是在何时。似乎由于时间太早,记忆画面都飘满了失真的雪花,充斥着久远的灰白色。绿谷出久像一个观看者般静静坐在那里,或许是在发呆,然而没过多久,他又必须回到现实。

有人敲响休息室的门,然后门自动打开了。丽日御茶子为首的,久违的A班几位特别熟悉的朋友,涌进休息室。御茶子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对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合体白西装的绿谷出久,出声提醒道。

“小久,你怎么还在发呆?媒体都把这一整条街堵得水泄不通了!”身着伴娘裙的御茶子,对会场外的场景感到十分不满。

 

实际上,在三天前接到绿谷出久的电话,得知对方要结婚了的时候,丽日御茶子的第一感觉是震惊。但当丽日御茶子得知绿谷出久的结婚对象时,她当夜就和绿谷出久约在咖啡厅见面,她已经不知如何应对这个现实了。

震惊也好,无语也罢,最后无可奈何的丽日御茶子搅着咖啡,问绿谷出久道:“是那个人啊……?”

绿谷出久点点头,接着是难办地揉了揉自己苔藓般柔软的短发。他有些忐忑地道:“事情是这样的……”

绿谷出久向丽日御茶子,坦白地说出了这段时间发生的跌宕的事。说是跌宕,倒也不至于如同战斗复述一般令人提心吊胆,但这攸关于两个人的幸福,所以在丽日御茶子看来,她听得心情起起伏伏。

在这个社会,强制基因配婚已经算是彻底融入了他们的社会,这是伴随着“个性”出现所带来的严重问题,而不得已为之的制度。身为英雄的他们,更是需要为稳定这个社会,做出表率。

所以在职业英雄群体内的强制基因配婚,要比普通人更严格地执行。这是每个职业英雄在踏入这个行业之前就应该知晓的事情。

只是这一天来得还是太快了。对于才二十五岁的绿谷出久而言,他完全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就结婚,而且情况还会那么复杂。

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坐在咖啡厅的角落,生怕被人认出他们是正在活跃的职业英雄。况且讨论结婚这么敏感的话题,他们也不想被敏感的媒体们察觉,不然后续处理会非常难办。

“一周前,我收到了强制基因配婚的通知书,对方是东京某职业英雄事务所的一名伟大的英雄……”绿谷出久顿了顿,似乎并不想将这位英雄的名字说出来,因为后面他即将会道出,不必说出此人的原因。

“似乎是对方到了想要结婚的年龄,向系统提交了基因,我就被选中了。但是和没打过交道、甚至没见过面的人结婚这种事,我果然还是做不到……所以,我做了一个很自私的决定……”

绿谷出久埋下头,发出丧气的叹息,丽日御茶子紧张地搅动咖啡,眼神里写满了催促,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我利用职英的那个‘特权’,重新指定了人选,然后被重新指定的对方接受了。”绿谷出久憋着一口气说完,终于长舒一口气。这样算是把事情说清楚了吧?丽日同学应该已经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所谓职业英雄的“特权”,恰恰就是顺应这样强制的基因配婚下的一点微小妥协——每个登记在册的职业英雄,都有一次权利更换结婚对象,如果对方同意的话,婚姻即刻生效。但是这样的更改往往会使他们终生无法拥有后代,毕竟也会出现,相爱的人基因配率相当低的情况。

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很多人希望拥有后代,并且是优异的后代,所以在职英群体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会选择接受基因配婚。但若是对此另有打算的英雄,往往就要珍惜那一次“特权”,并且承担相应的后果。

绿谷出久就是后者。

对于这个决定,绿谷出久其实没有花太多时间来下决心,只是在递交了新的申请书之后,怀揣着漫长的忐忑。

结果是,他等来了对方的回应,婚姻即刻生效。其顺利程度令人咋舌,绿谷出久直到婚礼当日都十分没有实感。

 

那夜,丽日御茶子对这样恍惚的绿谷出久十分担心,她说道:“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选择的是那个爆豪胜己呢?”

我不知道,绿谷出久以沉默将这份关心敷衍过去。

 

对于自己的这份自私为何被回应,绿谷出久其实也有所猜测。他发出了这样的申请,爆豪胜己却没有拒绝,一般而言这样的回应有两种情况:第一,二人两情相悦,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绿谷出久有自知之明;第二,爆豪胜己答应了这样的“表面婚姻”,他将属于他的仅有一次的“特权”把持在手,仍在观望。

思来想去,应当是第二点原因最符合现状。但即便如此,绿谷出久还是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无地自容,巨大的负疚感若是放在往日,一定会将他搅得神志不清,但他内心仍是有另一股力量在与其抗争的。

 

职业英雄“爆杀卿”和“人偶”的婚礼,可谓是近日稍显平淡日常里非常大的一个轰炸了。毕竟是排行非常靠前的两位英雄的“强强联姻”,其社会反响程度也是空前高涨。

婚礼当日,几乎全日本的媒体都往长野涌去。两位职英的活跃地其实是在东京,只不过这是两位职英从小生活的地方,在此处举行婚礼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因为是非常重要的现场,所以二人似乎避开了室外的场地,一是防止太过暴露引来袭击,二是“爆杀卿”和“人偶”都对媒体的过分关注持婉拒态度,所以即便是举行婚礼,也只是选择了一个不大的教堂,教堂内坐着的除二人的亲眷外,还有二人在雄英的同学们,刨去这些人,座位所剩无几。

所以当日媒体才要挤破头了涌去现场,争取能够抢到进入现场的席位。

 

休息室外的嬉闹声终于能传入绿谷出久的脑海了,之前独自发呆的他似乎将这些声音都屏蔽掉了,现在感觉到了嘈杂后,绿谷出久终于开始紧张起来。

看着绿谷出久似乎终于回神,丽日御茶子才叉腰感慨道:“真是的,梅雨酱去帮忙给小久重新打一下领带吧!我来为他整理发型——饭田,你去隔壁看看爆豪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现在的丽日御茶子已经完全出落成了能独当一面的职英了呢,常年活跃在救援第一线的她,指挥起来也是姿态凛凛。绿谷出久暗自感慨,其实在毕业之后,他们大家都各奔东西了,因为他在东京的缘故,偶尔还能和身处东京的同学们碰碰面,但也有许多人,在毕业后就很少再联系了。

蛙吹梅雨灵巧地为绿谷出久打好领带,道:“呱,绿谷今天看上去很帅气呢。”

因为毕业了很久,大家早就不以“同学”互称,不过这么多年了,绿谷出久也没适应叫蛙吹梅雨的名字的程度。

蛙吹一直都是有话直说的类型,看来今天的绿谷出久看上去是真的不错。绿谷出久露出了一个苦笑,“谢谢,蛙吹。”绿谷出久道谢,被派出去的饭田因为超快的脚程,现在又返回了绿谷出久的休息室。

饭田天哉严肃又紧张地说道:“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听爆豪的意思,似乎想提前开始婚礼!”

“诶诶,为什么?”丽日御茶子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回头看向饭田天哉。

“听说媒体太多了,外面一团糟,出来维持秩序的警察也希望婚礼早点开始早点结束,不然这个地区的交通就彻底一团乱了……”饭田天哉挪了挪眼镜,似乎也赞同这个做法。

休息室里的女孩子们发出了遗憾的呼声,在她们看来,绿谷出久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然而绿谷出久只是点点头,非常坦然地答道:“我可以了。”

 

他们都已不再是当年那些少年。当初身量差距不大的人,现在站在自己身旁也略有矮小,绿谷出久摸了摸御茶子的头,握拳道:“那个,为了不麻烦大家,我现在就出去吧。”

“誓词还记得吗?戒指带了吗?啊啊啊,明明小久的婚礼应该准备得更好一点才行……”丽日御茶子遗憾地碎碎念,绿谷出久都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扫视房间里来陪着他的伙伴们,他们的确为自己纾解了不少紧张感。

丽日、蛙吹、饭田……在小胜那边的休息室,应该是切岛和上鸣在帮他吧。轰和八百万早早就在会场里坐下了,刚才还来了短信。其他人,应该也都已经入场了吧?刚才御茶子就是出去接他们的。

绿谷出久在心里一一盘点完,该到的人都到了,自己要准备什么吗?

说实话,他准备好了誓词和互赠的戒指,可是心里还是毫无准备。

 

从那天得到爆豪胜己确认的申请书起,他们仅有的一次联络还是爆豪胜己的助手发来的,和绿谷出久确认了婚礼的一些事宜,而“爆杀卿”太忙了——昨日的他才从北海道的出差赶回来。

说起来,二人也已好久都没见过面了。他们同属不同的事务所,虽然都在东京,但私下可以算得上交集甚少。二人就像平行线一般进行自己生活的轨迹,明明近在咫尺却永不相交。

绿谷出久对这样的现状,其实是失落的。

他内心的那股力量就在这样的失落,以及对往昔的留念,以及对爆豪胜己这个人本身的千思万绪中,缓缓形成,推动他,逼迫他,在得知自己要和其他人在一起时毫不犹豫地指名了爆豪胜己。

他想打破这种未名沉默和疏离。在那一刻他无法等待,但也仅仅是在那一刻而已。在那之后,绿谷出久就再也没能想起那一分钟的决绝了,无数忐忑和疑虑和担忧将他卷入漩涡。

 

丽日御茶子跟在绿谷出久身后,婚礼的礼台比较特殊,结婚的双方从对侧上场,相向而行走到神父身前。休息室外的走廊出口,就是婚礼礼台的两侧了。

眼看着二人即将走到出口,迎接媒体长枪短炮的洗礼,以及热烈又欢快的婚礼现场,丽日御茶子拉住绿谷出久的手。绿谷出久回头看向熟悉的友人,发现丽日御茶子的眼里泛着泪水的闪光。

御茶子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一面笑着一面抹去眼泪,对绿谷出久说出了她准备已久的话。

 

“要幸福啊,小久!正因为你做出了选择,所以你一定要得到世界上最多的幸福!”

她扑上去,给绿谷出久一个大大的拥抱。绿谷出久回拥了她,拍拍她的后背。

“不行哦,幸福的祝愿还是要留给自己才行!”

绿谷出久对丽日御茶子如此说道。

为了不让自己的眼泪弄花绿谷出久的白西装,丽日御茶子从绿谷出久的拥抱中出逃,她破涕为笑,推了推绿谷出久的后背,用眼神里的坚定示意他,向前去吧!

 

绿谷出久踩上婚礼柔软地毯的边沿,与他对望的,是他的结婚对象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在这几日里反反复复猜想着这一刻将会是什么场景。小胜会在婚礼现场当场走人以羞辱他吗?或者把婚礼现场弄得一团糟?或者在誓词的部分说出不敬的话语……绿谷出久不敢再想。

他此时也无暇去想了。被爆豪胜己的目光所锁定的那一霎,绿谷出久已然忘却了自己身处的是婚礼现场。

 

啊,那个眼神,那个熟悉的眼神。许久没被爆豪胜己用厌恶的眼光直视了呢,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果然吗。

在与爆豪胜己会面的那一刻,所有感觉都苏醒过来。恐惧、追赶、羡慕等种种过往的情绪,夹带着另一种洪流般的感情,将绿谷出久彻底震醒。

幸福会降临吗?绿谷出久知道,只有将幸福的目标清减到能达成的地步,他才能拥有幸福。现在就是他幸福的一瞬,至于之后的幸福,那就交给上帝定夺吧。


==================

此文尽量日更,争取我期末考试前全部搞定。

细纲已经写完啦!大概是个5W字以上的中篇的样子。

希望有互动!!评论什么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5)
热度(166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