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守口如瓶》[胜出/意识流]

《守口如瓶》


◁胜出▷

◁胡言乱语▷

◁BGM:《I'll Be Waiting...》——Pearl(点开lof网页可直接听见)▷

 

如此宁静的时刻,英雄与恶者仍在休憩。

窗外雾已散了,整座城市静止于初阳升起前的刹那。这个时分总是留给没有美梦的人,黑暗还未褪去,但是黎明即将来临,曙光近在咫尺,然而早早离开的人却背离东边,徒步前行,垂头不语。

途沿海滨之路,海浪扑打的响动里卷来了隐约人声,嘈杂,啰嗦,萦绕不散。爆豪胜己在前走着,那声响就紧随其后,渐渐地,也能从语声中辨别出明晰的双方。

幼时童声交缠,任何他们所激烈或痛恨时所发出的咆哮,时而又静默无言,每每畅快之后又遭奚落的难为情的情绪,那不是海浪或鸥鸟携带而来的传信,可没有什么能止住这种种。


不幸中独存的一点万幸却遗留下世上最孤独的人,早有人提醒他,这一切都结束了。

正因为拒绝万物的同情,爆豪胜己总是在这个时分,沿着这条无人经过的路,去一个死寂的地方。那儿什么都没有,因为它将所有都掩埋深藏,意识到这一点的爆豪胜己,步入此处时迎来了难得的平静。

 

它的周边开满了忍冬花,原来已是到了下一个夏季。英雄的来处和去处都是秘密,生前的辉煌却注定要在无人可知之处寂寂消弭。这恰好如其所愿,这儿日升日落永远只有碑的影子,时而会多出一个流浪者,在日升或日落时分来共享夏雨冬花。

 

在死者之前点起烟来这般粗鲁的行为,反正总归也会被长眠的人所原谅。这片潮湿的土地,前夜看来又有人为他哭泣过,所以雨水总是光顾此地。

干燥的手掌抚摸在粗糙的石面上,现在将手伸出比过往容易千万倍,加上无所回应,倒更是多出一份无可奈何的坦然。倒影一短一长,身后的太阳又唤来了所谓象征希望的新一日。

自他的时间停止的那一刻,今后的所有太阳都是残忍的太阳。于他而言不再有希望和黎明,辉煌散去后每日光顾的人,回味着心照不宣的岁月。比起残忍的每一日复现,爆豪胜己长缓地吐出口中的烟雾,希望即便死去,仅凭余晖他也能支撑到如今。


这片潮湿的土地上浸染过他的泪水,现在也生出了深绿色的苔藓。

破败吗?可柔软地触摸上去,却能感觉到永不逝去的生之执意,透过生与死界限带来的温暖的质感。


失败,过往,旧日,遗落。英雄的脑子里不能总装着这些东西,即便他们在一个战火纷乱的夜里死去,他们仍要想着胜利的黎明在整个脑海。不要问英雄的残忍为何,在学会对敌人残忍之前,他们早已用自身练习千万遍。

所以一片苔藓也将成为整片世界沃土的耕耘者,沉眠的英雄即便不再生长,却也带来了一瞬天际线上红色的闪光。


爆豪胜己手中的烟燃至尽头,红点渐渐隐去,他的休憩时光结束,在太阳彻底升起前离开了忍冬花盛放的墓园。黑夜替他守口如瓶,晨曦替他披上救赎。

 

 ===================

又是听歌听上头的胡言乱语一千字……………………

胜出真好啊我的个亲爹……

我的英雄情结没救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26)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