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归来》 拾 [酒茨/生子/狗血虐]

《归来》


❃酒吞童子 x 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被源赖光斩下头颅之后的故事,与传说有比较多的出入,有部分私设和传说延伸的想象

❃本文HE,生子

❃此章剧情:鬼童拒绝酒吞给她起的新名字,并和酒吞杠上。酒吞好奇鬼童是如何知晓酒吞的存在的,便听鬼童转述了当年茨木留下的故事。鬼童并不知道这个故事的深意,却替茨木留给了酒吞一句话。


传送:                         


BGM:《四季(shiki)》——坂本龙一

【点开网页后也会自动播放】



 


八重红,鬼童忽然被赠予了一个这般风雅的名字。但她并不高兴,甚至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举动。

还未经过多思考,她便站起来,大声拒绝道:“不要,我就叫鬼童子,这个名字一点也不普通!”

酒吞童子语调平稳地问她:“为何不普通?世上千千万万鬼魂,皆可叫做鬼童子。”他不想给孩子留下一个过于严厉的印象,但实际上,鬼王一直是不容拒绝的存在。酒吞童子已经是收敛自己的脾气了。

鬼童摸了摸自己额上的角芽,又将及小腿的长发抱在身前,像是要证明自己的独一无二一般,她说:“我有角,也有红色的头发,眼睛也和大家都不一样……”

小孩子认为,只要证明自己是唯一的,也就等于自己的名字也会是唯一的。这般简单的思绪令人发笑,可酒吞童子却从鬼童的性格中瞥见了一些端倪。

可以说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吗?他除了第一次见到鬼童因畏黑而躲进姑获鸟怀里,露出一点脆弱的样子,其他时候都是一副勇敢过头的模样。在晴明家宅时,若不是因为他人从旁劝慰,加上鬼童似乎听闻过自己的故事,对自己心生仰慕,不然酒吞童子根本无法带走鬼童。

不仅不能带走,甚至当时还受了这位幼童的顶撞。如今又来了,她似乎根本不知道何为害怕,何为实力悬殊。

可以说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吗?酒吞童子也曾想过的,他若是有了后代,无论是男是女,都会是一往无前的性格,这样才继承了他的气魄。

现在看来,鬼童正是这样的脾性。这份认知倒是冲淡了酒吞童子心中被顶撞的不悦。

可是酒吞童子仍是认为鬼童之名过于随意,此时又下意识埋怨起茨木童子。为何不更用心在一开始就挑选一个好名字,既然他都生下了鬼童,从名字开始就应当郑重地对待,更不要提之后的识写文字之类的教育之事了。

然而恍然又想到,茨木童子现在早已不知所踪,酒吞童子登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罢了。

他道:“你的角与眼睛是随茨木童子,红发则是随我。这样你还认为你独一无二吗?”

鬼童却道:“可你又不是红发!”鬼童已完全忘却了敬语的存在。

鬼童忽地道出了酒吞童子现下容貌已变的事实。自从大江山退治,酒吞被救回后,他的红发便尽数褪成了银色,起初酒吞童子还以为这是由于自己妖力尽失后的后遗症,可现下他猜想,兴许这是由于茨木童子的献祭,他的身体中曾经几乎全部是茨木童子的妖力。

 

原来自己这一头银发竟是无意中祭奠了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拨了拨自己的银发,忽然觉得看见鬼童一头红发,会让他很是怀念过去的自己。不如说第一次仔细看她时,顿觉过去时光美好,妖之目中仍清澈纯真,双手还未曾沾满血污。他们过去也有过这样的时光。

鬼王竟露出自嘲一笑,道:“曾经是和你一般的红发,后来厌了……”

鬼王的谎言竟是让鬼童觉得很受伤。原来这一头红发令人厌烦吗?她抱着自己的长发有些无所适从,明明父亲说她的头发很好看,像盛开极艳的扶桑花,如今竟然被嫌弃了呜……

鬼王接着道:“……觉得你父亲的发色煞是好看,便换成银色了。”

此时的鬼童子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并不知晓眼前这位“父亲”,与自己的父亲究竟有何关系。那位名为青行灯的女妖说话也含糊不清,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真相,只有她一人被蒙在鼓里,况且这些事都还同她息息相关。

“鬼王大人……”

“……”酒吞童子听见这称谓便摆摆手,“喊我父亲。”酒吞童子道。

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鬼童并没有按照酒吞童子的话去做,反倒是紧闭嘴巴,瞪视着他。似乎从今天开始,二人就较上了劲,酒吞童子指东,鬼童就偏要往西。此时的酒吞终于是按捺不住内心怒火,总归到底,他与自己所谓“女儿”并不熟络,他毕竟是鬼王。

原本一直坐在门边的酒吞童子站起身,一步一步,缓慢定然又带有威严地走到了鬼童身前,居高临下望着弱小的她。鬼童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压迫,缩在宽松袖子里的小手紧握微颤,却死不改口。

抬头望去,阴影里酒吞童子的面色甚至衬得上是可怖。然而此刻的鬼童也难耐心声,晴明曾经教导她,若是有违本意的事,须当有理有据地提出并拒绝,不然会过得很累。晴明说他自己就是个例子,还望鬼童能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鬼童开口道:“鬼童不会改作八重红,您也只是鬼王大人……我的父亲是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难能地从那双熟悉的金色眸子里,看见了对方的决绝。酒吞童子下睨鬼童的疏离模样让人觉得气氛一度低至冰点以下,然而最后酒吞童子还是伸出手来,揉了揉鬼童的发顶。

 

“罢了。”酒吞童子松口。

他从未想过,若是看到那双眼睛如此决绝地望着自己,自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退一步。他自我安慰道不与小孩子计较,却也发现了现实:鬼童与茨木童子感情深厚,而自己算是间接“杀死”茨木童子之人。

待到鬼童反应过来时,她会如何表现呢?酒吞童子想想都觉得头疼,表面却不动声色。他抚摸鬼童蓬松的红发,又忍不住摸了摸鬼童额前的角芽。他已经不记得茨木童子生完整四角时的模样了,过些时日后,鬼童大概会发出第二对角。

酒吞童子已经开始在想,如何照料鬼童今后的妖生了。

只有鬼童弱弱地伸出手来,握住酒吞童子的手腕,想将那只大手拿开。她其实是个很有脾气的妖,在晴明家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不是指她任性,而是指鬼童的天性。

鬼童还记得自己更小时,无缘无故怨恨茨木童子长达几年,可笑的是,那种怨恨情绪的消散竟是在分别的那天。然而至此之后,鬼童好不容易学会的温柔再也没有机会向茨木童子表达了。

酒吞童子顺势扣住鬼童的手腕,并一个转手牵起她的小手,要带她出门去。酒吞童子道:“接下来还要去寻找你父亲了。过去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我要听你父亲亲口告诉我。现在你只有跟着我才有可能找到你父亲。”

明明刚来铁宫殿时这位鬼王大人还对自己温柔相待的,现在又变回了冷冰冰的模样。

鬼童撇撇嘴,无所谓,反正她也脾气不好,最后也不过杠上而已。大不了她最后回晴明那儿罢了,她要是想回去的话,就算是爬也会爬回去的。

鬼童如此硬气地想着,然而酒吞童子只是话锋一转,问道:“当初你所说的,晴明为你讲的故事里提到我了,他是怎么说本大爷的?”

酒吞童子想,总归换一个话题中心转化一下现在紧绷的氛围也好,只是没想到,鬼童的回答还是让酒吞童子感觉自己就不应该去问这个话题。

首先,让一个孩子讲故事就不是一个好主意,鬼童似乎很喜欢给别人讲故事的感觉,因为从来都是别人给她讲故事,她还没有体会过给别人讲故事的感觉。她拉着酒吞童子在木廊里席地坐下,张口就开始不着逻辑地讲故事。

什么小妖什么酒吞的,怎么就打了一架就相爱了,怎么就二人相伴数载从未分开了,怎么就将对方视作最重要的存在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晴明到底给鬼童讲了什么?

正当酒吞童子听得莫名其妙之时,鬼童却忽然惊醒一般,问酒吞童子道:“对了鬼王大人,我早就想问了,那位小妖——她在这儿吗?”

还未等酒吞童子回言,鬼童又忽然开始惆怅低落,她垂头自言自语道:“我的父亲只有茨木童子,我不会是什么鬼王和其他妖所生的孩子……”她又抬起头来,观察着酒吞童子的神色。

酒吞童子脸都黑了。什么小妖,什么她和他,晴明是拿当初他和鬼女红叶的往事在打趣吗?没想到晴明竟是这样的人,没事还拿自己做消遣,还给这样的孩子讲这样的恋歌故事,这世上哪有什么永世相伴,哪有什么情深似海。

末了,鬼童正襟危坐,要为她所说的故事画上一个句点。她道:“这个故事是我父亲让晴明讲给我听的,他还留了一句话给我。”

是茨木童子留的故事吗?他到底是何用意?酒吞童子还在暗自忖度,鬼童就已缓缓说出茨木童子留给她的那句话。

将这句话转述的人是幼童,自然也无法揣摩其间涵义和心境。其演绎自然也是普普通通,甚至只能说是将这些字转达而已。

 

“岁月不可知,要与所爱之人一直在一起。”

 

平淡无奇,字句平庸。天真可笑,不知所谓。

听见这样的话,酒吞童子内心就无名火起,那种不耐烦的情绪甚至明显外露。对面的鬼童专注地盯着面前情绪风云变幻的鬼王,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

“父亲希望我日后也能这样与所爱之人在一起。”鬼童低下头去,双手手指绞缠,应该是觉得说出这样的话很不好意思,有些羞赧了。

可只有酒吞童子知道,这全部都是谎言,而且是一派胡言。

他不明白故事里的小妖究竟指谁,可他已经隐隐猜到。好一个狂妄的茨木童子,酒吞童子话都到了嘴边,却在鬼童的目光中硬生生停住了即将出口的话语。

这一瞬间,酒吞童子忽然打算将这个谎言圆回去。

酒吞童子无法将幼童心中的童话撕裂开来,更无法去指责茨木童子作为一个父亲,如此教导女儿是否妥当。因为仔细思索下来,若是要打破鬼童心中幻想,那他只能承认那个故事中的鬼王并不值得追随,也没有相爱相守的人。

若他酒吞童子都无法做到这一点,那纵观妖界,谁还有颠覆这岁月与一人共度余生的资格。

他酒吞童子为何就不能拥有一生挚爱?与所爱之人一直在一起,他也能办到。


======================

其实我是觉得这对父女互动很好玩,接下来大概就是找爸爸时间了

以后会考虑每章前面放一个剧情梗概

现在是每章更新3500字左右,再长写不动了

BGM是坂本龙一作曲,大贯妙子的《四季(shiki)》,歌词很喜欢,也放上来,主要是希望大家吃我的安利,我觉得我每次都在实力推BGM


つないだ手に夏の匂い

牵着的手里 有夏天的味道

海へと続く道

在通往海边的路上

光る波とひとひらの雲

闪闪发光的波浪 孤零零的一朵云彩

遠い蝉時雨

和逐渐远去的蝉时雨(阵雨般的蝉声)

山が燃えて 草は枯れて

山似火 枯草萋萋

瞳は秋の色

眼瞳 里的是 秋的颜色

風が立てば心寒く

起风了的话 连心都会感到寒冷

陽だまりの冬

在 洒满阳光的 冬天 里

求め続け待ちぼうけの

思君不见君

あなたのいない季節

在 没有你的季节 里

うけとめては

只好将这份心情

溶けて儚い 春のぼたん雪

幻化溶解在春天的大雪里

水に落ちた 赤い花よ

落在水里的红叶

想いと流れてゆこうか

让 思恋 和它一起流走吧

さくら さくら 淡い夢よ

樱花 樱花 淡淡的梦啊

散りゆく時を知るの

可你知道何时散落

胸に残る 姿やさしい 愛した人よ

胸口残留的 是 温柔的 你的样子

さようならと さようならと

再见 再见吧

あなたは手を振る

你挥着手

鈴の音が歌いながら 空を駆けてく

风铃的声音在空中消散



 
标签: 酒茨 生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4)
热度(38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