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极夜坠于爱野》 02 [胜出/狂野情人paro/长篇]

极夜坠于爱野


-猫又重种-巴巴里狮爆豪胜己 x 猫又中间种-云豹绿谷出久

-原著向职英社会设定

-轻松向


-《狂野情人》设定,简单来说就是分为斑类(半兽人)与猿人(普通人),类似麻瓜不知道巫师的存在一样,猿人不知道斑类的存在,但斑类看猿人都是猴子。斑类有特殊能力,能融入人类社会,常是社会顶层人物,存在严格金字塔极差,分为重种、中间种、轻种,能力越强繁殖力越低,可同性生子。

-有大量私设,例如斑类的体能远超猿人,魂现比人型节省体力等。


第二章

 

绿谷出久以云豹的魂现在爆豪胜己怀中强撑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睡着。不得不说,身边有一位强悍的重种,即便是陷入沉眠中,感官的敏锐程度也远超于中间种,或许根本不需要绿谷出久强打精神替他看守什么,他就只是想抱着一团温暖似火的东西度过漫长而无聊的等待时光而已。

疲劳的云豹低下了他的头,蜷缩成一团,卧在爆豪胜己盘起的腿上。他魂现后的云豹不到四十公斤,比他平日里的体重还要轻,无声无息地用肉垫按着爆豪胜己的大腿,不敢惊醒睡着的青年,最后兀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他不知道的是,爆豪胜己很快便醒了,百无聊赖之际他也没想过去打扰绿谷出久补眠,背靠着墙面想些有的没的之事。

 

最近的爆豪胜己很怪,他觉得不是自己怪,是世界变得很怪。

这个“最近”的时长倒也不短了,爆豪胜己数了数,有两年了吧,可是时光飞逝,他一点也感觉不到岁月冗长,只是平时太忙,没时间去细细品味这种奇异的改变。

他扯了扯嘴角,心想其实自己怀里睡了一只“浑身赤裸”的云豹。他也不知道绿谷出久怎么想的,不知这小子是故意还是无心,魂现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会展现,一是要进行斑类的斗争进行示威时,二……爆豪胜己不想说了。

魂现就是裸奔,绿谷出久心很大,爆豪胜己心也很大,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心跳加速。好在中间种对这些身体的变化并不敏感,某只猫还在安然睡着。

 

小时候确实巴巴里狮曾把幼猫一样的云豹圈在怀里,安然地在午后的庭院午睡。可长大之后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早就没有再进行过这般的亲密接触了,“最近”——最近两年,他们两位幼驯染的关系好怪,太奇怪了。

是青春期的原因吗?还是因为斑类的成熟期即将到来,爆豪胜己抱着猫心情复杂。

 

 

按道理来说,重种的斑类会更有侵略性,以爆豪家为例,他家里都是独属于爆豪胜己的巴巴里狮的气味笼罩,代表了领地的统治者是他。从他家门口经过的中间种和轻种会不由自主绕开,拒绝去承受这种威压。

在学校也是如此,A班学生全是斑类,这在整个日本都是极其罕见的,并且A班里重种不少,喷发的斑类信息素在相泽消太口中被称作“乌烟瘴气”,他不止一次在班会课上说过,让不安分的家伙们收敛一些,这里是学校,不是动物园。

而在班级上,信息素最为优越的莫过于爆豪胜己的巴巴里狮和轰焦冻的狮虎兽,一个班加上绿谷出久只有三只猫科动物斑类,所以一开始三个人都不是很对盘。体育祭之前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争地盘争了个你死我活,绿谷出久没什么存在感,因为他是个中间种,他的地盘就是他的课桌范围,体育祭后似乎班上的地位终于确立下来,两只猫科动物最后没有确定的地盘就是绿谷出久的课桌。

爆豪胜己理所应当地霸占了绿谷出久的课桌,轰焦冻无语,那时候爆豪胜己还被绑在柱子上颁奖,轰焦冻道:“你当时自己也认为我是放水的,输赢不算什么,现在绿谷同学的课桌……”

爆豪胜己翻了个白眼,拍了拍绿谷出久的桌子,坐在座位上看两位大佬硝烟四起的绿谷出久震了震,绿谷出久道:“我认为……我的课桌就是我的课桌,好像和小胜和轰同学都没有什么关系……”

轰焦冻刚想说什么,爆豪胜己就化身巴巴里狮,当场把绿谷出久的魂现给吓了出来——他们戴有的装置能保证他们在魂现时穿着特殊的纳米装置,有效阻绝了他们在校园里裸奔。那是爆豪胜己第一次在雄英高校的众目睽睽之下现出魂现,果断地就叼起了云豹的后颈,一路挤开课桌椅子,从教室门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他没有在比赛中显露任何一点魂现的身姿,就连那位轰焦冻在战斗最后都难免化回狮虎兽,瘫倒在地上,被急救人员抬走。他的魂现对于全日本观众而言都是个秘密,结果没过多久,他就在班上自爆魂现,就为了这一件破事。

那天的绿谷出久像猫崽一样被叼了一路,他能感觉到所有人路过时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他其实只是被爆豪胜己那骤然爆发出的威压给震骇了一下,就那不小心魂现的一秒里,爆豪胜己就准确无误地张开獠牙,快准狠地叼起他,横冲直撞拿他当开路的扫帚,先是把桌椅扫开,再是把人群扫开。

最后他被带到了天台上去,爆豪胜己把小家伙往角落里一扔,狮爪就这样摁在小家伙的肚子上,微微伸出尖利的指甲,绿谷出久微微挣扎,结果换来的是爆豪胜己的一声狂怒狮吼。这一吼几乎要把绿谷出久的耳膜给吼碎了,云豹被凶得晕晕乎乎,趴在地上装死。

那时爆豪胜己不知道绿谷出久是什么心态,但他自己是很不悦的。他的跟班进了雄英之后数次冒犯他,这次的事端虽小,可点爆了长期以来爆豪胜己积攒的怒火。爆豪胜己越想越生气,想再叼起绿谷出久再甩到十米开外,看了心烦,可那小家伙被吼之后耷拉着耳朵伏在地板上,尾巴都不敢动,柔软的肚皮压在他的爪子下。

场景其实一瞬间有一点尴尬。

转化成魂现之后,他们都不能口吐人言,大多用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简单示意。爆豪胜己狠狠地用鼻孔出气,狮爪一推,就把云豹给翻了上来。爆豪胜己的眼神表示:你再多动一下你就会死。

绿谷出久睁着浑圆豹眼继续装死,表示不敢动不敢动。

因为不能说话,又不能在天台上随意解除魂现——衣服都在教室里,他们总不能“坦诚地”在天台上相见,爆豪胜己遂绕着绿谷出久缓缓地走了两圈,像是在确认自己那被咬断颈椎的猎物是不是真的“已死”,绿谷出久真是一点都不敢动,鼻腔里尽是爆豪胜己信息素的味道,他作为中间种来说,是怕的。

他那时候翻来覆去想,自己是不是就要交待在这儿了,爆豪胜己很凶,狮尾扫过他的脸颊,让他浑身颤栗,说不出是害怕还是别的情绪。他想不通为什么两只猫科动物争地盘会争到他头上,他就一个课桌的地盘了,都不奢求更多,为什么还要抢走呢?

大概中间种就没有地位吧,绿谷出久心想,可是大家都被尊重了啊?为什么唯独就是要来抢他这只猫的呢?常暗同学的地盘、尾白同学的地盘……大家都明明白白地有自己的空间,只不过爆豪和轰的要大一些而已。

不够大的话,就去走廊上、厕所里……无论是哪儿,他们爱去哪儿圈都可以。他觉得小胜是不讲理的,可是没想到他就简单说一句,就被带出来重新教作斑类了。


----------------------------------

今天白天写了2K3,看来这样今天也就发掉吧……本来想写轻松一点的睡前文的,不到平日的3K字,不好意思。


标签: 胜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9)
热度(996)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