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片段练习】《狼狈为奸》[酒茨/黑手党paro]

狼狈为奸

 

-酒茨黑手党paro

-性张力练习


-网页版打开会有BGM

《Mistaken》——Marian Hill

 

他们简单地处理了伤口,将沾血的衬衫随意弃置在羊绒地毯上,胜利的滋味是另一种醉人的酒,他们在酣畅淋漓的激战后来到了堂皇的首领的房间,破门而入,享受他们的战利品。这钱财与权力是多么令人心情愉悦,酒吞童子将老头子珍爱的黑胶唱片都倒在地上,随意挑选一张,放上唱片机。

茨木童子缠着绷带的手臂虚指着那些该死的唱片。“那老头子总是让我满世界去寻这些垃圾。”茨木童子赤裸上身,随着舞曲迈出随心所欲的舞步,皮鞋踩在那些唱片上,稍一使力,让那些长期烦扰他的黑盘应声而碎。

而另一位篡位者正贪婪地清点着老首领留下来的酒。他找出了最贵的一支来庆祝今夜,酒吞童子撬掉了酒瓶木塞,翻出柜顶的水晶杯,他迫不及待地倒上两杯,递给茨木童子一杯,二人对视一笑,牛饮佳酿,正如他们毫不怜惜前人之宝物一般,他们同样也毫不怜惜彼此。

二人都有些疯狂的失控,茨木童子将剩下的那点酒液泼在酒吞童子受伤的肩上,酒吞童子为这疼痛大笑,他一面高抬酒杯饮酒,一面伸手去解茨木童子那松垮的皮带。

“他们都说我们是这种关系。”酒吞童子终于将那酒喝尽,酒杯塞进茨木童子的手中,后者高举起这价值不菲的两只酒杯,恍惚地任他的挚友为所欲为。

短暂的沉默后,茨木童子将酒杯扔到床上,他那完好的另一只手也去扯酒吞童子项上的狗牌,酒吞童子已将茨木童子的裤子脱了下来,茨木童子反问道:“这种关系不好吗?”他舔掉酒吞童子狗牌上沾染上的血迹,铁锈的腥味萦绕鼻尖。

茨木童子要将这犯罪的味道送给他的挚友一道品尝,酒吞童子那低沉的嗓音在湿热的吻中模糊不清,他似乎是说着:“没试过之前我以为不过如此。现在看来,我相当喜欢。”茨木童子没听清,但他挚友的舌尖做着无言的纠缠,他也什么都不想去听。

若是从前,他们各有情爱经验,这特殊体验都潜藏在意识深处,不是这狼狈为奸的合作勾出欲望,他们怎会荒唐鲁莽地做出年轻人的决定,最后推翻他们的首领。现下他们就是这种关系了,他们乐于给彼此一个交待。

二人虽是在污秽丑恶不见天日的地方成长起来的,但在他们彼此心中,对方也让自己最感舒适。他们不需要善意又明亮的情感带他们离开深渊,深渊是他们的住所,互相陪伴难道不好吗?

酒吞童子啃咬着茨木童子的下唇,吞吐玩弄这软肉。他们的腰紧紧相抵,几乎能感觉到对方腰腹线条的触感,茨木童子的手探入酒吞童子那束住的西装裤中,还未触及热烫之物,那蜷缩丛密的毛发便搔弄着他的手指,令他心间一痒。

“做吗?做吧。茨木,我们试试。”酒吞童子轻咬茨木童子的鼻尖,他们刚才才杀了许多人,浑身上下充斥罪恶的黏腻,急需性爱来压抑或释放这无处可逃的欲望,不如就现在吧。


=========

有时间会把这篇扩写一下,写个3W字短篇。

写调调比写肉重要!

 
标签: 酒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86)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