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有始有终。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对话练习】欲盖弥彰[酒茨]

欲盖弥彰

 

-酒茨

-对话练习

 


“什么事?”

“……我还以为吾友你睡了,无妨,我拿了东西便走。”

“深更半夜有什么要拿的?你又要走去哪儿?”

“铃铛而已,先前大抵是落在这里了。吾友继续喝酒吧,我自己找找。”

“本大爷问你又要走去哪儿?”

“哪儿也不去,吾友你今晚怎么了?我就在隔壁的屋子,你知道的。”

“罢了。你找着了吗?”

“唔……没有,吾友有看见吗?应该就是下午时落在这里才对……奇怪,今夜月色正清朗,我怎么就是看不见它。”

“我怎么可能看见那傻东西。你赶紧找,找了就回去老实待着。”

“那我就冒犯了。吾友,你挪一下位置,我看看是不是在你身边。”

“放肆。”

“挚友……那不就是我的铃铛吗。”

“求我一句很难吗?”

“有话要好好说呀,挚友。我生来愚钝,你若不说明白些,我怎么会懂呢?将铃铛还给我吧吾友,也不在长夜多叨扰了,酒坛里还有些酒,我去给你拿来,你也早些休息。”

“茨木,你到底又想要什么?你又说明白过吗?”

“我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之妖,不是很懂吾友所指为何。吾友是有什么想听我说的吗?”

“算了!拿上你的破铃铛,滚回去。明日晨时我带你出去,今日发生之事你莫要瞎想,本大爷不是那负情之人,在本大爷面前故作释然之态毫无意义。有话直说,明白吗,茨木?”

“算是明白,也不明白……吧……我这便回去。”

“你还有话要对本大爷说吗?”

“晚安好梦,挚友。”

 

情节设置:

1 酒吞穿越回与茨木还未决裂之时,未来的某一时刻,茨木与他决裂,余生再未见过一面。

2 当初茨木对酒吞说他要走,酒吞未作挽留,但茨木真的离开了。所以他穿越回来后,对此事一直怀有执念。

3 酒吞在下午时与茨木在房内做爱,酒吞摘下了他的铃铛,藏了起来,看他夜里会不会来寻。

4 双箭头。但茨木此时未了解自己对酒吞为爱情,酒吞此时愤慨茨木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信任他。

5 酒吞禁了茨木的足,明日将是他久违地带茨木出门的日子。

 

=======

虽未成文,谢绝借鉴,谢谢!

 
标签: 酒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7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