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归来》 陆 [酒茨/生子/狗血虐]

《归来》


❃酒吞童子 x 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被源赖光斩下头颅之后的故事,与传说有比较多的出入,有部分私设和传说延伸的想象

❃本文HE,生子,点开网页版文章有BGM


传送:             


 

绕过庭院,循着孩童的声响,茨木童子在樱树下找到鬼童,树上的姑获鸟则是用翅羽为鬼童扇动飞舞的樱花,鬼童在樱树下独自玩耍。望见父亲走来时,鬼童放下了手中的手鞠球,径直跑向父亲。

她一直在等父亲回来,因为她有一种预感,一种隐秘而哀伤的离别的预感。她为这离别的哀伤而心慌,甚至第一次主动跑向父亲,试图寻求安慰。

鬼童拉住茨木童子狰狞的鬼手,她发觉自己的手上也沾染血污,血的味道有一种腥甜的诱惑,但莫大的悲哀也随之席卷而至。鬼童不知道这悲哀来自何方,究竟是这离别的预感,还是这令人倍感亲切的血。

“父亲身上有好多血。”鬼童抬头望着茨木童子,却只看见他失落的眼底。

茨木童子没有应答。突如其来的冷漠让鬼童顿觉恐慌,她几乎要啜泣起来,不安感疯狂涌动,死死地用双手攥住茨木那只独手,她出声,却话不成句。“父亲…………要走吗…………又要走吗…………”她哽咽的声音像猫一般微弱,像落樱一般无力。

茨木童子该如何告诉她真相?他浑身上下如同过电一般颤栗,却只能尽力压抑自己那复杂的情绪,女儿的哭泣令他遭遇了第二次心碎,仿佛是有人在他心间的残片上用力地跺脚,他的思绪很乱,大脑里嗡声不断。

最后,大妖蹲下身来,佯装无事般露出一个虚弱又虚伪的笑,像是在脸上戴了厚厚一层皮一般,真情实感都被藏了起来。这也没有办法,茨木童子不擅长告别,他从不主动离开重要的人,从而不知这发自真心的辞别该如何进行。

辞行无从开始,无从结束,茨木童子定定地与鬼童对望,感觉时间短暂又漫长无尽。他想他会永远记得可爱的女儿,如若他要入那轮回,那他便去要求阎魔给他一个面子,为他保存这珍贵的记忆,若是日后有缘,他要捡回这一切,这样他如今心里那失离的痛苦也会减轻不少。

总得让重要的人好好享受这世间,这便是茨木童子一贯的态度,挚友也好,女儿也罢,茨木童子知道,重要之人在享受着这人世,而他则享受着和重要之人共处的一切。若是这前提不见了,他也就荒废了这漫长一生,多活一日与多活一万年没有差别,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茨木童子伸手握住女儿脖颈上所佩勾玉,一下一下轻轻摩挲,沙哑的声音却充满温情,他说道:“鬼童,若你想要父亲回来,那父亲一定会回来……你若是想我,就在心里呼唤我,唤上一千声的时候,我便回来了。”

年幼的孩童不识谎话,收住了泪水,轻轻问道:“真的吗?”

“真的。”茨木童子再次答应。

然而鬼童又怎么会是这么好哄骗的孩子,她拽住茨木童子的衣袖,生平头一次如此亲昵地向父亲撒娇,她那糯糯软软的声音道:“我不要父亲走,父亲不要走,要父亲抱我。”

她张开双臂,要茨木童子搂她入怀,茨木童子便独臂搂过她,毛发蓬软的脑袋蹭着鬼童,鬼童将脸也埋进茨木童子的肩窝,茨木童子细嗅鬼童身上那孩童特有的甜香,他闭着眼睛,要记住这女儿唯一一次如此亲近的经历。

最后茨木童子用角抵上了鬼童额上那稚嫩的角芽,如同为幼兽磨角一般温柔地蹭触。茨木童子难能温柔,他那残暴的性格不输酒吞童子,那从恶意中生发出的柔软的情感不多,这些都是他赠予重要之人的心血之物,如今更是要尽数掏空,唯有现在将这软弱又温热的情感用尽,之后才能冷酷地对待生死,才能不带任何遗憾地走。

这时本应是对鬼童施以片刻的安慰,但茨木童子已经完成了辞别,他不得不离开,时辰快到了,快要没时间了。他拨开鬼童的手指,站起来不发一言便转身迈步。鬼童刚想上前,便被拥入温暖的怀里,姑获鸟将她抱起,摘下斗笠来遮住她向后望去的面庞。

“睡吧,睡吧。”姑获鸟的声音带有妖力,今夜鬼童应该休息了,这份残忍不能让她全程观望。待她醒来时,天便会亮了,曙光会缓缓蒸发她的悲伤,黑夜里便让她在羽翼中安睡,茨木童子也是如此希望吧。

丑时悄无声息到来,于晴明作法之庭,唯有茨木童子、源博雅以及晴明,以及酒吞童子的头颅在场。源博雅拔刀而立,晴明与茨木童子对坐,而那被擦洗干净的头颅便摆在二人中央,酒吞童子的红发披散,像赤红的河流,又像如丝的火焰。

酒吞童子的头颅上贴有晴明的符咒,那将是作法的依凭,也是引导妖力传输的媒介。现下的酒吞童子无法通过温和的方式吸取妖力,唯有最原始粗暴的方法能一试。

晴明举起匕首,茨木童子伸出手来,那浸泡过净水的匕首在茨木童子的腕上划出十字,晴明一边念咒,一边将酒吞童子的长发缠在茨木童子手腕上的伤口上,一圈又一圈。

茨木童子闭目,反复默念方才晴明教他的咒语,催发自己血液的流速加快,妖力依附在血液上是最低级且最直接的方式,妖之血可谓有尽也可谓无尽,茨木童子全然放空了思绪,心下莫名生出一种安然感。

一想到挚友还有救,他便感觉到了浑身的轻松。妖血流逝,仿佛他整个人也变得轻盈起来,茨木童子产生了不合时宜的睡意,晴明发现了这一点,他喊住了茨木童子。

“茨木,若你现在睡着了,那你便会完完全全消失哦。”晴明以扇遮住半张脸,妖血的确是脏污之物,那污秽之气息令他不太舒服,但他还是提醒茨木童子,不可这般轻易地便放弃了生之希望,只要茨木童子闭上眼,那他便会瞬间被酒吞童子吞噬,彻底成为他的补品。

茨木童子强打精神,又觉得这静谧的场景实在安详过头,即便窗外是赤红的天色,但他仍觉得这是充满希望的天兆。一旁的源博雅开口道:“现在先随便说些什么吧,待到作法完成,茨木童子的使命也就可以完成了,那时候再睡也不迟。”

晴明点头赞成,他原是准备好了一些解闷之话,留与源博雅下棋时说,现在拿出来也不迟。但此刻茨木童子突然出声,他道:“晴明,我想说一个故事,日后你替我再讲与鬼童听罢。”

大妖所讲的故事,不是什么旁的事,只是他多年来为女儿编的睡前故事,不过从未有过机会亲口讲给鬼童听,他此前一直等待着能在睡前为女儿讲故事的那一刻,不过现下看来,藏着这些故事是对鬼童的不公平。

“从前有一只小妖,身为弃子的他,孤独又落魄地在世间流浪,成群结队的妖怪来挑衅他,来一只便打一只,来一群便打一群,每次他都胜利,于是他便觉得自己是世间最强大的妖怪。直到一日,他遇见了同样落单的一只妖怪,意气风发的小妖上前去挑战他,因为他从未见过有妖怪英俊如此。若是自己赢了,自己不会吃了他,而是要留他在自己身边,小妖如此想。”

“没想到,英俊的妖怪轻而易举便赢了小妖,小妖被打得呆坐在地,惊讶万分。等他回过神来时,那英俊的妖怪却蹲下来,朝他伸出手。‘你这家伙,要不要当本大爷的部下?’英俊的妖怪如此说道。小妖感觉很意外,在他孤身一人之时,从没有人想过与他同行,他本以为输了便无望了,但那名为酒吞的妖怪却欣赏他,看重他,后来带着他走遍了世间,最后选下丹波山作为他们的生息之所。”

晚风贯入庭中,借着月光可清晰地看见,茨木童子的勾玉只剩下了四枚,而第四枚也开始呈现出透明的颜色,但他毫无所动,继续说着这个无趣的故事。

“如果是鬼童的话,她肯定会问,‘为什么酒吞会欣赏小妖呢?他不是输掉了吗?’而我会如此告诉她,小妖也不知道酒吞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小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跟着酒吞走。大概是日子太孤寂,小妖深知他们是有缘的,好不容易遇见,不想错过,但酒吞的想法,小妖从来都不知道。”

“小妖生为人时,见过人的情爱,也见过人的友谊,但小妖不知自己对酒吞究竟为何种情意。酒吞开始招募第二个手下时,小妖还曾出手伤过那另一位手下,他深知酒吞不会只有一位部下,但小妖还是希望自己能做那个唯一。不过,后来他还是习惯了,也明白了过去自己心态之狭隘,酒吞是他的挚友,自己又怎能阻拦酒吞想做的事呢?况且招兵买马也是正当的,酒吞应该被更多妖怪爱戴。”

“所以日后小妖守在酒吞身旁,有过欢喜的时候,有过哀伤的时候,但总归而言还是幸福的。小妖怀揣特殊的心意,陪伴了千百年,故事的结局是,小妖和酒吞互通了心意,他们一起在丹波山建立千年基业,之后便隐于人间,就此消失不见,大概是一道寻找更广阔的天地,或是一起入了轮回吧。”

茨木童子说完之后,不禁苦笑一下,自我点评道:“真是不知羞耻的故事,晴明,待到你转述时,大概只需让鬼童明白,无论多么落魄又痛苦的时候,缘分总会到来,她不顾一切跟随缘分便可。岁月不可知,要与所爱之人一直在一起。”

晴明幽幽地叹息,他望见茨木童子胸前唯有孤零零那一枚勾玉了,便不留情地斩断了绕在茨木童子腕上的红发,跪坐的茨木向后跌坐,晴明起身挥洒符咒如雨,酒吞童子那披散开来的红发便收拢起来,月光荧荧,虚无之中开始凝结实体,片刻后,那小小的酒葫芦落在席上。

看见鬼葫芦,茨木童子便安心了。茨木童子觉得自己轻盈地仿佛要随时飘走一般,他扶起柱子站起来,踉跄地挪步,待到他要离开庭前之时,他回头对晴明说道:“鬼童便拜托你了……若是日后挚友真心要来寻我,你再告诉他真相吧。”

茨木童子留下寥寥数语,便如同消融在月色下一般,悄悄离开,就连背影也被风吹散,好像从未来过,又好像将全部都留在了这里。源博雅抱着刀抬头仰望夜色,酒吞童子的妖力待到鬼葫芦凝结后就可以缓慢积攒,修养一段时间后大概便无碍了。

只是这罗生门之鬼,带着那浅淡的妖力,大抵也只是去寻个地方等死罢了。茨木童子离去的模样就像一只知天命的猫,躲在世上某个角落,在无人所知的地方告别人间。

“原来妖是如此重情,倒是让我刮目相看。”源博雅如此说道。

晴明似是哂笑一般回应源博雅,觉得他甚是稚嫩。他说道:“妖之所以为妖,便是他们的情思放大了千百倍啊,恨是如此,爱也是如此。”

=============

岁月不可知,要与所爱之人一直在一起。

茨木希望给女儿讲一个会有结果的故事,至于他们之后会有结果吗,我不知道,还得看我后文怎么写

这篇文写得我情绪波动好大,每次写都好难过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30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