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归来》 伍 [酒茨/生子/狗血虐]

《归来》


❃酒吞童子 x 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被源赖光斩下头颅之后的故事,与传说有比较多的出入,有部分私设和传说延伸的想象

❃本文HE,生子


传送:          



 

夕阳时,八百比丘尼轻推开晴明的房门,不发一言地与晴明对坐,二人的沉默蔓延开来,八百比丘尼静静地抿着手边的茶水,晴明倏忽间仰躺下去,手边折扇颓然地摊开,就连一旁的式神纸人也倒下。

忽闻墙外有尺八之音,稀稀落落如鸣鸟嘲哳,晴明闭目细听,那尺八便是未愿断绝般袅袅环绕,似是在自己心头盘旋,试图寻找一个安身的缝隙钻进去。

良久后,晴明说道:“这一切都照你所推卜的方向前去了,为何我心仍有如此惴惴不安之感。”

“妾身与你都是顺应天命之人啊,不要将一切都推到妾身身上。”八百比丘尼如此说道。

占卜也好,晴明将酒吞童子下落告诉源赖光将军一行人也好,晴明参与了八百比丘尼的推卜,算出无法阻拦酒吞童子这一劫,而晴明与八百比丘尼的“缘”与酒吞童子太过浅淡,至少此时此刻这“缘”仍不值一提,即便他们前去,也无法改命。

八百比丘尼又算了这宅邸中唯一一位与酒吞童子“缘深情重”之人的前路,算出这是个循环之理,即命理中此事必然发生,故推动还未下决心之人做出此事。

“算了,等罢。”

“等待便可。即便不信命理,也该信那强腕。如若他都不能将此事逆转,人世间再无改酒吞童子命格之人。”

 

黄昏恍若一瞬逝去,昏夜接踵而至。

茨木童子顺延土御门大路步出,穿过都城南端的罗城门,高墙身后耸立入夜,山野晚风猎猎,不见行人也不见车马,茨木童子加快脚步去往丹波山,途径村落连灯火都影影绰绰,大门紧闭,恍若躲避接下来的动荡一般与世隔绝。

愈发行入山谷,似乎还能听见一行浩荡之人的回声还在山谷内盘旋,空气中弥漫一股隐约的奇香,像是神酒从坛中流泻而出的余味。茨木童子正细细地捕捉这残留的一点踪迹,试图在脑内辨析出什么时,倏忽间妖气爆起,仿佛要直吞银月一般的赤色径直向上升起。

那方向正是丹波山。

赤色的好似天之柱一般的异象伴随着极为可怖的鬼之啼鸣,登时间整片夜幕都仿佛吸渗血汁的黑泥一般,变成黏腻浓稠的沼地,不可数记的妖怪的妖力汇聚在柱上,天地间仿佛都被极重的怨恨与悲哀所笼罩,而那血之柱直伸向月,最后月光彻底被吞噬,赤红的月如石一般伫立在泥沼中,散发出莫名的强大的妖邪之气。

顾不得旁的什么,茨木童子催发脚力,风中疾行,愈往前行,扑面而来的风便掺杂着浓重的酒气与血气,几乎尽数贯入了自己的鼻中,熟悉的气味使得自己的血液都沸腾躁狂,茨木童子本不是御风之妖,他如恶兽一般奔行的模样癫狂可怖,张开的嘴间獠牙毕现。

待他终于抵至他千百年间守之护之的大江山,一切皆如地狱现世一般,茨木童子脚下被何物所绊,他踏碎了那物,发现脚下血肉模糊的尸体已铺满泥泞之地,鏖战之声从血雾缭绕的丹波山顶传来。

恶鬼狰狞咆哮响彻云霄,茨木童子听出那是星熊童子本相所发出之怒吼,其声之怨,仿若重石狠狠敲落在茨木童子的心上,他的预感愈发强烈,脑海中产生可怕的想法,茨木童子浑身颤抖,一路踏着妖与鬼与人的残尸上行,那哀鸣愈发近了,也愈发嘶哑。

直到茨木童子与那行人类正面遭遇,他们从鬼之宫殿离去,那儿已被一把滔天之火彻底覆没,鬼怪的恸哭声与咒怨声四面八方笼来,而那行人类却不惧妖怪鬼邪之力的胁迫,手中抱着滴血之物下山。

他们正为斩杀大江山鬼王并取其首级而战意高昂,前来讨伐之人皆是当朝本领最强的将军与武士,手中宝刀因沾染鬼王之血而变得锋利无比,遇妖杀妖,遇鬼杀鬼,他们怀抱恶鬼头颅前去向天皇复命,在一举烧毁铁宫殿后众妖终于溃散,原以为不会再遇阻挠,却在下山之路上直遇上那位妖怪。

 

茨木童子横亘在路中,以一人当千之态静立,那狰狞的地狱鬼手上笼罩黑雾,茨木童子难能的平静只维持了一瞬,而那一瞬之间,人类的嗤笑传来,甚至当初斩其右臂的源赖光也识出了当年的手下败将。

那难能的平静,是茨木童子探知到究竟发生何事时,仇恨与崩溃夹击他的心神所带来的呆滞。

 

强大而熟悉的妖力正从人类怀中的木箱中所传出,那妖力的霸道此刻却尽数消失,只剩下失去掌控的力量在飞速流逝。茨木童子死死地盯着它——不如说是他。他伸出地狱之手,虚空中狠狠握捏,地狱深渊便被无声无息地打开,鬼手丛生,一瞬间便拖住了那些人类的双腿。

“回来,回到我这儿来……”茨木童子操控着鬼手的虚影,它们纠缠着人类,可那倔强的源赖光执意操持太刀与其相争。茨木童子悠悠地呼唤着,召唤鬼手将挚友的头颅送来。

但当他发现那些鬼手还是无法为其夺来时,他的怨气终于彻底爆发出来,茨木童子嘶吼着重步上前,扼住阻挡在前的人类武士的咽喉,手指骤然收紧间那些可恨之人便身首异处,可这不够,不够。

茨木童子喃语着:“我回来了,回来,挚友啊,我回来了。”他的瞳孔已不视物,只是一味地屠戮着面前阻挡之人,那些武士的刀刃砍在茨木童子之身,可茨木童子却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了。他来到源赖光身前,左手前伸想捏住源赖光的头颅,却被刀光一闪拦下。

源赖光那沾了酒吞童子之血的太刀安纲在赤红夜色下闪烁着不可窥视的灵气,仿佛斩杀邪物后因蕴而生了本格,妖怪都应畏惧,而茨木童子视其刀为无物,似乎并不在乎它落在自己身上。他令鬼手尽数扑向源赖光,迷惑其视界,而趁其斩断鬼手时,茨木童子抢先夺下酒吞童子的头颅。

星熊童子的哀声从山顶传来,他催促着茨木童子带着酒吞童子的头颅离开此处,比起斩杀人类,他理应想办法挽回酒吞童子的陨落之势,其身躯在大火中消逝成灰,酒葫芦随着酒吞童子妖力大散也失去其实体。

“吾友,莫怕……你会活下去……我不会让你死去,我不会让你在我眼前死去。”茨木童子怀中搂住那木箱,仿佛情人间呢喃般的话如风般不可闻,在离去前,茨木童子的地狱之手将人类行军之大半都拖入了地狱,生生世世将在阎魔手下以最低等鬼灵的姿态受尽地狱折磨。

他朝人类咆哮,他撕碎那些人类的躯体,他对源赖光说道:“我会将你一同拖入地狱,我要让你向大江山千万妖鬼谢罪,卑劣的人类,你的余生里都将被我追杀,夜夜不得安眠,家中一族尽因疾因故暴亡……”

茨木童子那诅咒的话语回荡在源赖光耳边,他想要追上前去,却已寻不见那大妖踪迹。赤月高悬,恐怕这斩妖之天象要一直延伸到平安京了。

 

茨木童子不知如何挽回酒吞童子,那装着酒吞童子头颅的木箱仿佛千斤重,他感觉到挚友的妖力在狂暴地往外泄流,不出许久,挚友的妖力便会流尽,这世上便再无他的挚友,他的鬼王,他的酒吞童子了。

待到茨木童子从麻木的状态回神,他发现他已经回到了平安京,鬼门阴气最重之地便是晴明家宅。茨木童子望着自己住了好些年的屋檐,心下的恸撼促使他的双手都打着颤,他无处可去,只能回到晴明宅邸,茨木童子第一次从身为晴明的式神的后悔中脱身,他冲进了晴明房内。

晴明与源博雅正在下棋,忽然被涌来的浓厚妖力震住,下一瞬他的门便被拉开,茨木童子将晴明与源博雅的棋盘随手一拨掀翻在地,随后他将那木箱拿出,妖怪之血带着令人类作呕的腥臭气,晴明与源博雅一下便变了脸色。

晴明瞬间便反应过来面前木箱中究竟为何物,廊前到屋内都是带血的脚印,茨木童子浑身浴血,立身跪在晴明身前,金色双瞳注视着桌上木箱,欲言,又生生而止,他极力压抑内心悲伤,伸手慢慢打开木箱。

在看见酒吞童子沾满血污的头颅时,茨木童子终于抑制不住内心悲怨,不禁隐隐化回恶鬼之本相,他以额前的角重重地抵住地面,发出之声似地狱众鬼饱受惩戒所露之哀嚎,咧开的嘴中獠牙泛着森寒之光,然而那悲鸣慢慢转为呜咽,在饱含愤怒与怨恨的怒吼后,剩下的却是无尽懊悔与哀痛。

恶鬼的泪水落在榻榻米上,灼开黑色的孔洞,茨木童子握紧拳头,抬起脸来与晴明对望,他的巨手一连将他胸前所有勾玉都包裹在掌内,似乎要撕扯下来一般,他的语声因癫狂而颤抖,他对晴明道:“晴明,救救吾友,救救他,他不能这样死了,晴明,帮我。”

源博雅是第一次见恶鬼显本相,下意识按住了腰上的佩刀,晴明以眼神示意源博雅不要轻举妄动。他催发方术在手上加持后,才将双手伸入木箱中,将酒吞童子的头颅抱了出来。茨木童子痛苦地掩饰自己的恶鬼之形,用独手遮住自己丑陋的面容,也遮住自己忍不住看向酒吞童子的双眼。

茨木童子因哽咽而发出如兽般的气声,此刻,晴明抚开酒吞童子散乱的红发,酒吞童子沾满血污的脸上双眼紧闭,妖力随着其断裂的脖颈以黑雾的形式不断流出,晴明抬眼看向夜色,已是一片恶鬼出世的凶相。

晴明必须阻止茨木童子彻底化为恶鬼,不然他会丧失意识,屠杀整个平安京。他也不能让酒吞童子的妖力继续这样外泄下去,妖力过重之地,人类往往多病多灾,说不定会导致整个国家都覆灭。考虑再三,晴明决定帮这个忙。

他对茨木童子说道:“丑时我将作法,替酒吞童子止住妖力外泄,保存其剩余妖力……”

“不够……吾友不能以这个姿态活着,他的躯体已经殒灭,若是能收回妖力,重新拟化出人形我便满足了。”

晴明对茨木童子的痴心妄想冷言打断:“妄图收回他自身的妖力,唯有化出其鬼葫芦才有办法。在这之前,还需他人的妖力作为献祭,助他化出鬼葫芦才行。”

此话一出,晴明觉得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茨木童子霎时间冷静了下来,在听见救挚友确实可行后,他突然产生出超脱生死与自身的安心感,他说道:“我便是现成的祭品,晴明,拜托你了。”

晴明幽幽地叹气,茨木童子是他的式神,他又为何要以自己的式神献祭,去救一只不相干的妖呢?然而茨木童子那坚决的模样,若是晴明拒绝他,茨木童子与他这些年来形成的式神与主人的感情也将被冲撞消散殆尽吧。

“若是酒吞童子需要,你甚至不惧将全部妖力都献祭给他吗?”

“我正求之不得……这便是与吾友生生世世在一起了吧。”茨木童子如此说道。

“离丑时还有段时间,你还有人要去道别。”

茨木童子麻木地扶着门框站起身,恶鬼之相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此刻看上去平静异常,像是完全不在乎自己一身血气一般走往庭院,去寻他最后要道别的人。


=================

这篇周末更新,因为酝酿情绪挺影响我日常生活的……所以会比另一篇更得慢些

T T

 
标签: 酒茨 生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28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