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远走高飞》 02 [麦源/正剧/原作向]

02

 


☢Jesse·Mccree x Genji

☢他们的任务以一个私奔的假象开始,为了完美的情侣扮相,他们第一次以恋人的标准端详对方。

 

 

 

不知是否因为靠近美国与墨西哥的边界,这间名为“沙洲猛男”的酒吧破落得让人印象深刻。源氏觉得这不太像是一个供人喝酒的地方,更像是毒贩交头的小仓库。

“瞧瞧你的表情,别对酒吧里的家伙太嫌弃。”麦克雷特意警告了源氏。他不知道源氏那副所有想法都写在脸上的习惯怎么还没改掉,也可能是他的脸这么多年来都藏在面罩底下的缘故,总之源氏的表情训练功课很不到位。

源氏看出了麦克雷的想法,他悠悠道:“我的特工课程里没有这些内容。”

“当然没有,大家也不知道如何教一个常年戴面罩的家伙怎么假笑。”麦克雷如此说道。话虽出口,麦克雷还是上前戳了戳源氏的眉毛。“别皱眉头。”麦克雷提醒。

源氏很不情愿地揉揉眉心,跟在麦克雷身后一同迈入了“沙洲猛男”。酒吧的门是老式的双开百叶门,麦克雷一撞,门便开了。顺着阳光的轨迹,灰尘在空气中自在地悬浮,酒吧内部的人数比源氏想象中要多,他警惕地扫视了一圈。

麦克雷连忙用身体遮住了他过于犀利的目光,顺势牵上他的手。源氏被麦克雷拽到吧台坐下,期间他反复想着,麦克雷的手可真他妈热,这样一双容易出汗的手到底是怎么握紧那把左轮,还能保证不射飞子弹的?

“嘿哥们,来杯啤酒。”麦克雷倚靠着吧台,像一个疲劳驾驶急需酒精解脱的老司机,源氏则是双手都搭上吧台,撑着自己半个身体。他装作一个不熟悉酒吧的年轻家伙,不停往酒柜张望。

角落里的胖先生转过身来,抬眼看了麦克雷一眼。麦克雷指了指酒吧柜台内部的一个大橡木桶,说道:“那儿有你们自酿的啤酒对吗?我要一大杯。”麦克雷说完便笑了,低沉的笑声从嗓子里挤出来,打破了酒吧的寂静。

胖酒保拿来了玻璃啤酒杯,对麦克雷道:“我不确定那酒还能喝,但的确酿造多时了。”

“喝不死人就行。”麦克雷挥挥手,毫不在意。

这一番短短的对话在不大的酒吧里甚是引人注目,大白日来喝酒的人不多也不少,还有些前一夜烂醉如泥的家伙瘫倒在角落的沙发上,不知现在已经过了盛午。醒着的家伙都看着新的来客,源氏感觉背后的视线非常刺人。

一满杯啤酒推到麦克雷面前,“为你的膀胱致意。”胖酒保说道。解决了麦克雷的要求,酒保转向源氏,问道:“你要什么?”

源氏的眉毛抬了抬,以轻松的姿态说道:“威士忌。”

胖酒保不禁多看了几眼这位东方面孔的男人,他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脸上布满伤疤,看上去强行增添了些蹉跎的气质,唯有那双眼睛明亮如星,即便在昏暗的酒吧里也觉得它们在闪光。

虽然他看上去不大,但海水不可斗量,酒保见过不少未成年的酒桶,他转身去冰柜里取了威士忌,结果身后传来麦克雷那带有西部口音的提醒:“给他兑点橙汁,三分之二的橙汁,谢谢!”

源氏放低声音骂道:“喝你的酒,别多管闲事。”

“放轻松,你可不是在假扮一个酒场老手。”麦克雷压低嗓子说话时,总让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兴许是声音太有磁性了,让人都忽略了他究竟说了些什么。源氏撇撇嘴,按下心中不满,不再多说。

二人像是逃避艳阳的逃难者,在吧台兴意高涨地畅饮。胖酒保加入了讨论,开口就是抱怨这该死的边界真是愈发荒凉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失业,大概就是这一两个月了。”胖酒保将自己油腻的头发往后捋,脖子上的纹身被肥肉挤得看不出原形。

“别灰心,这儿看上去生意还不错。”源氏开口道。胖酒保感恩地望了他一眼,“伙计,谢谢你的安慰。”胖酒保说完,往他的杯子里再续了点橙汁。

源氏悻悻地咂着玻璃杯里的青少年饮品,多亏了麦克雷干的好事。说起酒量,麦克雷肯定比不上自己,就连齐格勒博士都不阻止自己喝烈酒,她还说这幅身体早就做好了喝酒的一万种准备。

眼看麦克雷话还没怎么说,酒就去了大半杯,源氏“体贴”地出声:“喝慢点,你只能喝这一杯,我不想总是在公路上看见你光着屁股上厕所的景色。”

胖酒保终于品出这二位的关系有点微妙了,他吹了吹口哨,之后问道:“你们要去哪儿?往墨西哥走的话,那确实得少喝点。”

“实话说,顺着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开到目的地。”麦克雷将源氏搂进怀里,“我多喝点,你少喝点,这样路上就不会有两个醉鬼,我们就能平安到达多拉多。”

源氏的心已经静如止水,毫无波动,既不推开麦克雷,也不积极地陪他演戏。麦克雷在边境的小酒吧里贯彻他的影帝精神,但源氏对其兴趣缺缺。而且他确实对这个境地很苦手,以至于他总是被麦克雷带着走。

放轻松,这是个任务,放轻松。源氏深呼吸,但并没有任何作用,他还是挺僵硬,最多脸上看上去不这么难堪罢了。

麦克雷坦率地回应胖酒保的话:“我们得离开美国,但我们没有什么钱。我从战场退伍回来,打算去墨西哥试试赚钱的‘生意’,以养活我和我爱人。”麦克雷将源氏的脖子揽过来,宽松的卫衣下,脖颈上的机械躯体暴露无遗。

“光是让他继续活着就得花不少钱。”麦克雷的另一只手握着啤酒扎杯,将剩下四分之一的啤酒全部灌了胃里,然而他没有发出满意的饱嗝,而是一脸意犹未尽,或许还有点郁闷的情绪。

面前的酒保是个多愁善感的胖子。他皱着眉感慨道:“真可怜……哦不,是可惜。你脸上好多伤疤,发生了什么?”

“一场车祸。”源氏假装自己沉浸在回忆过去的悲痛里,只说了很少的词。然而他发现胖酒保和麦克雷都看着他,后者的目光里显然说着“没事的,都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好”,这目光令人感觉浑身不适。源氏拼命回想他们在基地里编的人物设定,然后继续开口。

源氏说道:“我当时被人迫害,遭遇车祸,脖子以下失去所有知觉,我们用光了全部积蓄来造了一副机械身体,还欠了一屁股债。他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我们不得不离开这里。”

这个遭遇令人潸然泪下,胖酒保给麦克雷免费再续了一杯啤酒,源氏还好心提醒他:“你不用请客的,我们也会付钱,这点钱我们还付得上。”

“不,反正这酒馆都要倒闭了,早一天晚一天都一样。”胖酒保显然十分受感动,也不知是被他们的坚强感动,还是被他们的“爱情”感动。

麦克雷接下了另一杯酒,表面感激,内心想着,这样的酒保也就只能在公路酒吧里卖卖过期啤酒,丢在加州海滩的酒吧里,他能被骗得裤子都飞了。

他们有一茬没一茬地闲聊,麦克雷说他们准备三点再走,避过阳光最烈的时期。期间一些醉鬼终于大梦初醒,像个活死人一般摇晃地走出去,还不忘骂酒保一声吝啬鬼。令源氏意外的是,如此荒凉的旅途里,竟然还真的有别的人会在大白天来这个破酒馆买醉。

进来的人是个跛子,找了个不那么臭气熏天的卡座把自己塞了进去。他抬手让服务生送一杯过期啤酒过去,胖酒保戏谑地朝麦克雷二人笑道:“哪有什么服务生,这个酒馆里连老板都不知所踪。”说完以后还是给他打了一杯啤酒,亲自送过去。

送完酒回来的胖酒保,对麦克雷说道:“这人来过好多次了,还是不记得这儿没有服务生,真是个傻子。”

“或许是个疯子。”源氏应道。

胖酒保点点头,麦克雷却不以为然,他摇摇头继续和胖酒保闲扯,但他的话题开始悄然地滑向了探听来自墨西哥的消息。麦克雷和胖酒保讨论着墨西哥有“钱”途的活路,他考虑过去墨西哥干不入流的运输勾当,但源氏多次出声反对,麦克雷恼火地点了根劣质雪茄。

即便源氏每次出口都堵了麦克雷的路,麦克雷也没反驳过源氏一句,而是另寻话题出路。胖酒保最后对源氏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等你死机的时候,你就知道钱有多重要了。”

“别说了。”麦克雷嘬着雪茄,突然听见角落里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不知何时,那个跛子蹭到了吧台。

“我之前从没见过你们。”跛子坐到源氏旁边,他浑身颓废的气息,像是无声的深渊慢慢挪到了旁边,仿佛要拽一个倒霉鬼一起下去试试地狱的滋味。他朝源氏自我介绍道:“我叫雅各布,你们要去墨西哥吗?我可以给你们做向导。”

“我们可不是去墨西哥旅游。”麦克雷叼着雪茄说话,颇是含糊不清,但话语里的拒绝意味十分明显了。雅各布还掀起裤腿,让源氏看见自己那条假腿:“我理解你,有时候我们这种人的生活确实不好过……”

麦克雷举起那只金属手臂,朝雅各布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源氏抓住了机会,半打听地问道:“向导倒是不必要,不过我想问问,你知道什么职业会适合我吗?我的意思是,像我们这样的人。”

一边的胖老兄凑到麦克雷耳边,忿忿道:“这家伙上赶着搭讪的模样真叫人恶心,我从没见过他这么积极地和酒吧里的家伙们聊天。你爱人魅力真大。”

麦克雷点点头道:“过奖过奖。”

雅各布思索片刻,他道:“我确实有朋友去了一个地方,但那儿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说完这话,还抬头看了看源氏的表情,源氏的脸上写满了“我对此很感兴趣”,雅各布叹气,只能继续道:“你们要去哪儿?”

“多拉多。”

“那你们继续吧,你们会碰见你们想要的。”雅各布这么说道。纵使源氏之后再补充了好几个问题,雅各布也都避开了那个“地方”不谈。他愈是闪躲,一旁听着的麦克雷愈发感觉到面前的人和他们的目标有关。

雅各布在源氏的逼问下渐渐不耐烦起来,麦克雷突然出声,说道:“兄弟,一起去墨西哥吗?”

源氏回过头,看向麦克雷的眼神充满了莫名其妙。麦克雷抛出了橄榄枝,他道:“我们在墨西哥没有认识的人,就算是找个住处也好,或许你可以帮到我们。”

“你的眼光不错。”雅各布拿了源氏的酒杯,想和麦克雷干个杯,源氏一手扣下了雅各布的手,把酒杯亲自从他手里摘下来,并推远了酒杯,不准备再喝了。

“不过我们可没钱付你向导的酬劳。”

“算了,就当蹭个顺风车回墨西哥再看看。”

二人越过源氏碰了碰拳,而源氏与胖酒保面面相觑,源氏不禁说道:“果然不该让你喝第二杯,你醉得胡言乱语了。”

源氏的调侃让四人哄堂大笑。之后麦克雷出了酒吧在皮卡后面搭了个简单的棚子,可以捎雅各布一程,而麦克雷离开前还买走了酒吧不少的库存,源氏问他为什么买这么多酒,麦克雷没有回答他。

三人一道上路,坐在车内的源氏感觉到了局促,他们的后车厢里坐了个人,导致他们不能随意讨论关于任务的事了。麦克雷也没有多说,打开电台听老掉牙的牛仔歌曲,直到夕阳落下,他们终于驶入墨西哥境内。

青黑色的夜幕降临不久后,麦克雷找到了一个小镇,他们选了最便宜的一家汽车旅馆住下。雅各布虽然看上去很颓废,但他身上确实还有点钱,晚上他游荡去了别的地方过夜,说是“要好好地爽一下”,而源氏终于可以和麦克雷讲讲今天发生的事了。

 

二人踏入汽车旅馆,窄小的房间内只有两张小床。源氏背了一个网球包进房,那里面装着他的武士刀。源氏摸了摸他的刀,说道:“我随时做好准备,解决那个叫雅各布的人。”

麦克雷有些无可奈何,源氏过往执行任务的经验导致源氏的思维中有一种定式,那就是执行任务必须严肃而紧张,他得像个忍者一样,无声地来,无声地走,不与任何额外的人有交集。但麦克雷展现的是另一种方式,更灵活和人性化,像机会主义者一般迅速下手,同时试图建立他庞大的信息库。

于是麦克雷说道:“你可以尝试相信我,我这么做有别的理由。”

“你最好解释一下。”源氏抱着刀,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等麦克雷给他解释。

“我要去洗澡,顺便组织一下语言。”麦克雷一面这么说,一面已经脱下了衬衫,又利落地解开皮带,他将自己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吹着口哨走进浴室。

源氏还是低估了麦克雷的耍赖天分,这让源氏有些生气。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源氏打算写封工作邮件,汇报今天的工作,然而麦克雷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麦克雷喊道:“源氏,你进来,我给你擦擦机械身体。”

“去你的,你洗你自己就够了。”源氏毫不所动,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他的工作,忽然他听见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心想麦克雷洗澡还挺快的,下一秒他转头便看着麦克雷从浴室里探出个脑袋来,毛茸茸的脑袋和脸上都挂着水珠。

“这是医生布置给我的任务。”麦克雷理直气壮,他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不爱洗澡。”

源氏的脸终于黑了,他重重地合上笔记本电脑,三两下将卫衣从身上扒掉,像发泄一般地甩掉了自己的裤子。“我在尼泊尔拿雪擦屁股的时候,你还在66号公路上吃沙子呢。”源氏忍无可忍道。


==========

写这一章,全程大爆笑,我可能是代入了游戏源和游戏麦吧,他们今后可能还要说更多骚话……

希望大家读得开心!也希望看完的朋友们多给我评论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1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