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远走高飞》 01 [麦源/正剧/原作向]

 

☢Jesse·Mccree x Genji

☢他们的任务以一个私奔的假象开始,为了完美的情侣扮相,他们第一次以恋人的标准端详对方。

 

 

01

 

一辆老式皮卡在美国5号洲际公路上行驶,车内的二人早前从秘密的基地出发,整个任务的前四分之一好似度假一般的公路旅行。这个二人团队里的一人明显熟悉如此美式的公路探险的趣味,他游刃有余地带领他的同伴享受这段时光。

说是同伴,写作恋人,他们早在出发前就准备好了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经过齐格勒博士的指点、安娜的润色,以及驻留在基地的所有守望先锋成员围聚在一起共听了一遍宋哈娜声情并茂的朗读,大家不禁为这个伟大的故事鼓掌,不过故事的主角仍然十分尴尬。

麦克雷和源氏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开始了这场伟大的冒险——源氏实在不觉得这应该称为任务,它并不严肃,更被冲淡了大部分的紧张情绪,剩下的只有一点点不太强烈的无可奈何感。

绿色短发的青年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满布伤痕的脸,自己穿着宽松的卫衣和牛仔裤遮掩自己那富有力量美感的机械躯体。而一旁的麦克雷也摘下了仿佛命根子一般的牛仔帽,脱下了沾满灰尘的牛仔靴,挽起的衬衫袖子下是覆满性感毛发的小臂,松开的扣子下胸膛令人心驰神往。

他们的行李里放了不知多少套这样普通的日常装束,生怕衣服不够穿导致谎言露馅。午间的太阳愈来愈烈,麦克雷终于在路旁遇到了风尘仆仆的酒吧,他对源氏说道:“进去避避暑吧,我身上可没有自体调温的装置。”

麦克雷没给源氏反驳的时间,便将老实皮卡胡乱地驶入了停车场内。麦克雷从卡车上一跃而下,失去了帽子的他以手作檐来抵挡这烈阳天,源氏叹了一声,随即也从卡车上下来。

 

源氏望着自己沾满灰土的球鞋,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回到了某个活力过剩的时期,从灰蒙的玻璃上映来自己仍年轻的面容。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麦克雷,他对亚洲人显年轻这个结论再一次给予肯定。

不过源氏得好好再想想他的同伴们为他和麦克雷编的那些故事——麦克雷总是信口就来,没有一次是与之前说过的故事有所重复的,但牛仔天生就有让人相信他的话的能力,源氏不禁想起他接到任务的那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该死的选了麦克雷来做自己的同伴。

而且是此次任务的唯一同伴,他们还拥有如此“有趣”的身份设定。源氏觉得这一点也不刺激,一点也不。

 

受到齐格勒博士的召唤,源氏从尼泊尔回到美国,回到秘密的守望先锋基地,齐格勒博士在邮件上说明:“这任务非你不可。”

源氏自然觉得这个任务很重要,不敢有一丝懈怠。齐格勒博士与温斯顿讲解了这次任务的核心内容,以及他们挑选源氏执行任务的理由。

自光明科创集团协同墨西哥政府在多拉多核电站项目上达成共识,并最终落成核电站以来[1],守望先锋对此事就表示了持续的关注,因为这一群人,包括觊觎这块肥肉的人,都是守望先锋持续多年盯梢的老目标了。

守望先锋在得知死局帮的势力渗透后,对此处的关注只增不减。他们得知在多拉多核电站四公里外的地方,墨西哥政府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小城市,名为纳瓦克,官方声明中那儿由维护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及研究者所组成,但事实并非如此。

天使指着一系列图片和视频资料的证据,对源氏阐述道:“这个城市如果只有应该有的人,那这些家伙是从哪儿来的?”视频里死局帮的家伙们明目张胆,十分显眼,大摇大摆地带着他们心爱的应召女郎驶入那个本应静谧和充满科学气质的城市,而外界浑然不知。

与核电站相关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小事,小则牵动一个区域乃至一个国家的能源问题,大则影响到生态及人类安危,源氏提起十二分注意。

不过死局帮的事情向来不是源氏负责的领域,他此前只是少有涉及相关任务罢了。他脑海中冒出一个人选,但还没等到源氏提出任何构想,天使便继续说道:“多拉多离核电站约四十公里,我们在多拉多的成员探测到了异常的辐射剂量,有时辐射剂量会突然暴增到300微西弗[2]以上,但是在两个小时后又会急速消退回正常值。这太奇怪了。”

“这样的怪事持续多久了?”源氏问道。

“半个月以前出现,平均三天出现一次,没有固定出现时间,但是消退的时间长段固定。”天使回答地很详细。

在一旁默默回收成员发送来的材料的温斯顿终于出声,浑厚的嗓音在铁皮的基地里回荡,他说道:“源氏,你知道的,这样的辐射剂量会导致很多糟糕的事发生,而且多拉多不是个小城市,这很危险。”

“我能做什么?”源氏诚恳地发问。

天使让源氏不要着急,事实还远不止这些。温斯顿将今日早些时候收到的资料调出给他们,天使指着一张自己潦草的纸片,上面只是一个诡异的标志,源氏心中充满了疑问。

天使说道:“这是在墨西哥传遍了的地下纸条,只有死局帮的家伙们在发放这样的东西,上面是一个联系方式。他们寻找那些残疾或者短命的家伙,给他们许一些不切实际的诺言,比如,让断掉的手重新长出来这样的鬼话。”

源氏仔细地听着,他能听出齐格勒博士口吻中的不屑。守望先锋这么多年来在医疗科技的发展上既投入了庞大的资金,也投入了无比多的时间,可这样的事情都不能做到。这对齐格勒博士而言确实很讽刺,或许很多人会相信这样虚幻的梦,但齐格勒博士会第一个嗤之以鼻。

“他们怎么靠一个标志就让那些人跟他们走?傻子不会这么多吧。”源氏用手点了点电子屏上的标志,那标志看上去就坦言了它的邪恶和不可信,源氏又缩回手指。

天使拿来了一本名册递给源氏,她道:“事实上傻子不少,至少有这满满当当一整本。”

源氏接过名册来翻了翻,每页上都有守望先锋搜集到的人员及一部分信息,这一本少说几百人了,源氏耸耸肩,他找了个椅子坐下,将背后的刀取下抱在身前,像一个浪人武士一般肆意地坐着。

“我们需要有人确实地潜入他们的阴谋中一探究竟,经过考虑,我们之中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天使言简意赅地阐明她选择源氏的理由,源氏点点头,他心下早就有预感,自己是暗夜里潜行的忍者,有时担任这样的斥候也是理所当然。

经过刚才了解任务背景的过程,源氏思索片刻,提出了一个关键点,他道:“这些事的源头应该都来源于多拉多核电站,死局帮从美国西南部迁走去往墨西哥,并在那里聚集,开展不为人知的研究活动,渗透政府的能源项目……这不是一个短期的任务,我一个人开展会比较困难。”

源氏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在守望先锋执行任务的多年,他深深地吃过单打独斗的亏,这是他所效力的组织,守望先锋希望每个特工都能全身而退,为了保证成功率和降低折损率,他们鼓励团体作战。俗话说人多力量大,源氏这么多年来也适应了这样的过程。

“还有辐射剂量的问题,我们怀疑核电站内部也出了问题。”天使强调道。她也早就想到了这样的事会发生,显然她也有所准备,一列名单被她挪列出来,这些是任务期可以与他重叠的特工名单。

源氏默读着名单上每个人的资料,他倾向于选择和他有过合作经历的特工,最后筛选下来,他的名单上只剩下法老之鹰、托比昂和麦克雷。

法老之鹰火力强劲,但是不适合打潜入战,她的装甲太过显眼;托比昂的身形比较矮,算得上灵活多变,但他的炮台很难有用武之地。这个答案很明显了,麦克雷无疑很适合,可源氏潜意识里觉得不行,他要挣扎一下。

“我能选几人?”源氏问道。

“你选中了他们吗?我们得开个会讨论一下。”天使看了看令源氏陷入选择困难的三人,如此说道。

 

麦克雷前一夜在基地外喝多了酒,第二日下午才醒来,恰好齐格勒博士传来通讯,让他到会议室一趟。宿醉的麦克雷脸色和脾气都不太好,他站在床前深呼吸,然后从抽屉里取出雪茄,点上一根叼在嘴里,这才拎着自己的帽子出门。

在走廊上他和源氏擦肩而过,麦克雷回身,喊住了毫无反应的源氏:“嘿,好久不见。”

源氏听见麦克雷的问候,也十分有礼貌地转身点头示意,他道:“好久不见,你应该现在赶去会议室,你快要迟到了。”

说完后源氏便闪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麦克雷抚摸下巴上的胡子,脑子只需稍一转弯就得知源氏跟接下来到来的任务大概有关,他急急忙忙的样子,是要取什么东西吗?麦克雷心想要不要等等源氏,但齐格勒博士一再催促他尽快到场,麦克雷啧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走了。

他一进场,托比昂操着那洪亮的嗓门就调侃他道:“噢小子,你昨晚在基地外狂吐的样子我可是看见了。”说完后,托比昂还雪上加霜地添了一句:“年轻人这么早就不好使了,可惜!”

麦克雷转了转头上的帽子,佯装不在意地回应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姑娘们的盛情难却,三个我也不够这么多家酒吧的姑娘一起消遣。”

话音刚落,法芮尔也进了会议室,她听着老头和牛仔的拌嘴,心里毫无波动,男人们的调侃话题自他们十五岁以来再没有深入过,一直持续到他们八十岁都会是这幅模样。她等了一会儿,会议还没开始,她便出声问道:“人来齐了吗?”

天使看了看表,还未等她开口,麦克雷就先道:“还差人,等等吧。”

会议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直到源氏推门而入,那时法芮尔在发呆,托比昂在看自己的机械手,麦克雷则是拿帽子扣着脸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干嘛,天使咳嗽两声,道:“人来齐了,会议开始吧。”

麦克雷拿掉盖在脸上的帽子,眼里忽然一抹绿色的影子闪现出来,他半眯眼睛找回焦距,发现这令他登时睡意全无的人是源氏——那个摘下面罩的源氏。源氏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甚至卸下了常年累月戴着的面具,深色的眼睛在顶灯的照射下颜色不明,不知是浅黑还是茶褐。

他很英俊,就连脸上的伤痕都是性感的纹路。伤疤是男人的勋章,麦克雷觉得这对他的容貌毫无影响,甚至让人感觉欣赏。

源氏选了个座位坐下,他很感激周围的人没有对他投以过于关注的目光。天使简明扼要地将任务的内容复述了一遍,期间大家听得都很认真,包括源氏。然而天使之后说的话,便是源氏也没听天使提过的了。

“经过我和莫里森的商量,我们认为,这样的任务最好是以二人小队的形式开展。我们在多拉多有据点,所以不用过于担心后援不足的问题,只需要两个最灵活的人组成小队就行。”天使如此说道。

直到这里,在场除源氏外的三人都觉得自己能胜任这项任务,可是天使话锋一转,话题顿时就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天使评价源氏的日常装束,她道:“源氏,在任务期间你可能都要以这样的形象示人,没问题吗?”她直截了当地问向源氏,源氏微愣,随即点头。见天使面有担忧,源氏还出声再次确认道:“我没问题。”

随后,天使讲明她的任务构想,她事先向大家打了一个预防针,说这听上去可能有些荒唐,但莫里森也同意了这个构想,认为可行。她说道:“我建议这个二人小队以情侣的身份作为明面上的伪装,因为情侣是潜入一个城市并得到安置的最好单位,源氏设定的身份是勉强以科技手段延续了几年生命的伤残者,你们需要得到死局帮的帮助。”

听见“死局帮”,麦克雷明显是有些想法的,但比起死局帮,他似乎对齐格勒博士话语中的其他东西更感兴趣。

一听见组成情侣,托比昂赶紧退出了竞争,他道:“我的孩子都有一整个幼儿园这么多了,情侣这个词我听见只起鸡皮疙瘩。”他摆了摆自己的勾子手臂,表示这事自己不干。

法芮尔耸耸肩,“我遵从安排。”法芮尔说道。

麦克雷终于从宿醉延续的沉默中脱身,他朝天使道:“这个任务难道不是我最合适吗?我了解死局帮,熟悉美国到墨西哥的几乎所有公路,我对多拉多也算是了如指掌,况且,我也想‘恢复我的手’。”

麦克雷举起他的机械手臂示意,他的确有理由同样和死局帮扯上关系,就凭这只机械臂。天使看向源氏,征求他的意见。

而源氏只是说道:“你是从死局帮出来的,难保会有眼熟你的人吧。”

麦克雷深深地吸了一口他的雪茄,眼神狠厉起来,那副模样活像个混蛋。他轻蔑地谈及死局帮的人:“眼熟我的人都死了。”

源氏找不到拒绝麦克雷的理由了,甚至他觉得,这个位置非麦克雷莫属。不谈及情侣身份,麦克雷的确是源氏最开始便想到的同伴人选,他们之前合作过,麦克雷千里迢迢来到尼泊尔追捕一个逃犯,他们在加德满都的集市里度过了紧张又畅快的两天三夜。

那次的记忆确实不错,源氏认为麦克雷的确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和他合作的过程也是值得回味的。然而源氏显然对齐格勒博士他们所说的“情侣身份”过于轻视。

直到源氏和麦克雷踏上漫无边际的公路,二人在人前愈发亲昵,听见麦克雷嘴里吐出的混话和那些信手拈来的酸溜溜爱情故事,源氏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1]墨西哥的核电站:官方提及的设定。

[2]辐射剂量:一般而言人体一次性遭受100微西弗以下的本底辐射对人体影响不大,超过则会导致体内器官变化例如白细胞减少。


====

魔都slo2月26号,而我现在才开始垂死挣扎,给自己点蜡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97)
  1. 不信邪年黏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年,你怎么写得这么好吃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