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归来》 叁 [酒茨/生子/狗血虐]

《归来》


❃酒吞童子 x 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被源赖光斩下头颅之后的故事,与传说有比较多的出入,有部分私设和传说延伸的想象

❃本文HE,生子


传送:     


 

茨木童子发现自己的妖力减弱的那日,丹波山上仍是寻常模样,小妖在外嬉闹玩耍,宫殿内空荡荡,酒吞童子的得力部下中如今驻留在此地的是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已经许久没将他外派出去,不过,酒吞童子也不常主动找茨木童子罢了。

所以总是茨木童子守在殿内,要么清点着山下送来的处女们,那是酒吞童子的“食物”,要么听前来汇报的小妖告知周边近况。茨木童子自然是把酒吞童子吩咐的事情滴水不漏地做好,他也坚信,这是守护在酒吞童子身边所必须做到的。

茨木童子对自己妖力减弱这件事感到十分怅然和迷茫,他的想法很简单,偌大丹波山,山上的大妖却寥寥,挚友定然是万分信任自己的实力,这才让自己驻留在此地,陪同酒吞童子。但妖力减弱了怎么能行?这不是辜负挚友的期望吗?茨木童子很慌张。

于是茨木童子心惊胆战地过了几日,见自己的妖力流逝实在严重,遂起了下山食人来增长妖力的心。恰好外派的星熊童子归来了,茨木童子这才拉上星熊童子,一同到酒吞童子面前去,找了个借口想要下山。

“吾友,吾在山上也待了许多时日,现今星熊童子回来,也该我去人世为大江山招兵选贡了。”茨木童子心下忐忑,不禁咽了咽口水。

面前倚躺着的酒吞童子面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似是怒气丛生却又找不到渠道发泄,一旁的星熊童子也向酒吞童子保证,自己能胜任酒吞童子的护卫工作。

最后酒吞童子还是放了人,但在茨木童子离开前,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如此说道:“你鲜少独自去人世,收起你那蠢样子,可别再被人类坑害了。”

那时的茨木童子自然是满口答应,可他也没深想。仔细想来,茨木童子成妖后未过多久便顺服酒吞童子麾下,一次任务中还被砍断了手,之后再下山那回,是茨木童子追随着一心向鬼女红叶的酒吞童子,二人虽是吵吵闹闹,但也算是一直同行。

茨木童子虽是妖力盈沛的大妖,甚至是整个境内数一数二的强者,但还是不免让人担心。不过这担心,酒吞童子也很少显露,甚至连酒吞童子自身也未察觉,放走了茨木童子后,酒吞童子很长的时日里还不住牵挂着茨木童子。

明明行过许多风花雪月之事,明明已经是近在枕边的关系,二人仍是君臣有别的疏远,彼此端着莫名的架子,酒吞童子有时在想,茨木童子是不是压根就没能意识到这关系的亲密,这才显出懵懂的样子,嘴里念叨着“吾友”、“吾友”。

连带着自己都要搞糊涂了,酒吞童子喝着酒盏中的酒,黄昏里茨木童子的银发披上夕烧的颜色,眨眼间茨木童子就消失在眼前。真是莽莽撞撞,酒吞童子心下如此感慨。

 

丹波山横亘在前往平安京必经的道路上,茨木童子起先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周边的村落打转,但他发现常年的掠夺已经让周遭的居民变得十分稀少了,他遂去往了平安京的方向。

茨木童子一路上要么捕捉森林中的赶路人,要么掠食村落里落单的住户,但即便这样,茨木童子还是觉得,很饿,很饿。

他的妖力从全盛的六勾玉滑至五勾玉,待他抵达平安京时,他也丢了自己的第五枚勾玉,就连第四枚勾玉都快保不住了。茨木童子心下纳闷至极,脚步也愈行愈远,一日在雷雨交加夜里,他躲进一座小寺内。

荒芜的寺庙里只剩枯槁的一位老和尚,茨木童子化作旅人模样前来借宿,老和尚招待了茨木童子。雨持续了好些日子,茨木童子不想冒雨赶路,便多留了几日。

然而就在这几日里,老和尚坐化了,当终于停雨时,茨木童子前去与老和尚告别,才发现他已圆寂,整座寺庙便彻底空掉,庄严的佛像安稳地立在寺内,寂寥的钟声却再也没有响起。茨木童子十分感慨,他也不知何为佛道之礼,最后他也只是将老和尚葬下,再次前往平安京。

这一旅途并不顺利,甚至称得上十分坎坷。茨木童子谨记酒吞童子的嘱咐,切莫再反被人类所伤,他一路小心,最终在罗生门外抢来一贵族之女,吞吃入腹后,茨木童子那无边无际的饥饿终于戛然而止。

他摸着胸前的三枚勾玉,长叹一声,终于没有感觉自己的妖力继续外泄了。可即便是这样,他也弱得令自己羞愧。突如其来的疲倦袭来,茨木童子强撑着寻找一个落脚之地,最后他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寺庙里,怀着鸠占鹊巢的无奈,彻底住下。

然而在久住寺庙期间,茨木童子终于发现了身体的异变。他吞吃的人类并没有被转化为妖力,而是慢慢地凝结成了一个实体,潜藏在自己腹中。茨木童子的身形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可他能感觉到,有什么在他的体内扎根生长,并以极快的速度发育着。

不久后,他“诞下”了一名女婴。虽说是“诞下”,但其实女婴起初出生时也只是一团黑雾,从茨木童子的体内逸出,之后黑雾凝结成了圆实的一个球体,待到球体裂开,茨木童子望见了内里的孩童,着实让茨木童子惊讶万分。

尤其是看见女婴头顶的红色胎发时,茨木童子心下生出了一些苦涩的滋味。

虽说茨木童子深知,男人与男人在一起怎会拥有子嗣,尤其是他们这样已无实体,只剩强大的意念存活于世的鬼,可茨木童子还是一厢情愿地想要将她看做自己的孩子,一个来之不易却要永远以秘密的姿态而居的至宝。

他与酒吞童子也不过是维持着肉体关系。茨木童子明白,酒吞童子经鬼女红叶一事后对女人失去兴趣也是可以理解之事,他与自己肉体纠缠,一道追求极致的欢乐,这难道不是鬼所乐衷的事吗?

饶是这样,也能诞下如此结晶,茨木童子心里漾起波浪,愈看愈觉得她与酒吞童子真是很相像。是不是可以以后在拥着她入睡的时候,梦见挚友的身影呢?茨木童子起初还这样胡思乱想着,之后他却终于遇见难题了。

 

好在姑获鸟的出现,当真是救了茨木童子和小小的鬼童。不然凭借茨木童子粗糙的本领,这孩子免不了吃苦,甚至可能还要面临早夭的惨剧。

茨木童子凝视着那幼小的孩子,她哭闹的时候让茨木童子提心吊胆,茨木童子连摸摸她毛绒绒的脑袋都不敢,生怕自己狠厉的爪子伤着她。每每感觉她对自己的抵触时,茨木童子都十分难过,但转身离去又不敢走出几步,因为她也会用哭声唤自己回来。

真是和挚友一模一样啊,茨木童子如此感慨。自己离得太近要被骂开,离得太远也要被骂回,只得维持着不进不退的距离,茨木童子本是不喜寂寞之人,却也慢慢习惯了这种距离感。

只是他真的很想念挚友,日思夜想,望见鬼童时便更想了,她一头红发如霞光点染,和挚友如出一辙,再看那金瞳,挚友发狂时也是金瞳灼目。茨木童子唉声叹气,自己在平安京想着挚友,挚友在丹波山有想着自己吗?

为了验证此事,茨木童子一次在与八岐大蛇对战完之后私自离队,奔回了心心念念的丹波山,顺着蜿蜒的山路步步上行,一路上的小妖们看见离开多时的茨木童子终于回来,也欢欣鼓舞,甚至想要上去禀报鬼王。

可是茨木童子抓住了小妖,不让他先透露风声。他想突然出现在酒吞童子面前,给他一个惊喜。想必自己消失了三年,挚友也该有一丝着急吧,茨木童子做好了被酒吞童子劈头盖脸一顿骂的准备,心里却很雀跃。

他来到了铁铸的宫殿前,他的鬼王正小憩,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只妖来打扰他们。茨木童子放轻脚步,走往他的鬼王,胸前曾是心脏的地方像是仍能感受身为人类时的跳动,茨木童子露出了一如既往发自真心的笑容。

然而正当他走到某一步,快要触到酒吞童子时,一句冷冷的话砸了过来。

“出去。”酒吞童子闭目说道。

 茨木童子停下脚步,头脑一片混乱。

不知是不是自己幻听,茨木童子伫立在那儿,迟疑了一会儿。当他迈出脚步,准备往前走时,酒吞童子终于睁眼,二人四目相对,挚友那紫如鸢尾的眼里应是写满了愤怒。

茨木童子慌张回道:“吾友……我回来晚了……”

酒吞童子改换了姿势,倚坐在椅子上,大江山鬼王的威严令人呼吸一窒,酒吞童子眼中的愤怒丝毫没有消退,竟然还生了几分嘲意。他说道:“已是人类的式神之身,你怎么有脸回到这里?”

茨木童子注视着酒吞童子震怒的样子,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回答。

酒吞童子又说道:“本大爷不需要与人类纠缠的部下,更不需要与阴阳师纠缠的部下。你是嫌本大爷的丹波山太过寂寥阴冷、无趣无乐,要去投奔人类了吗?”

“吾友,你生气的样子也是如此迷人……”茨木童子还未说完,酒吞童子却打断了他:“本大爷现在只想把你打下丹波山。”

茨木童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勾玉,还好,他已恢复了六勾玉实力,如今挚友要与他战一场,那便来吧。茨木童子现出鬼手,嘴上却仍在说道:“不愧是吾友,要满足我这颗嗜战的心,不过……”

酒吞童子当然没让茨木童子将他的话说完,持起鬼葫芦便发起攻击,吐出的妖力直直拍打在茨木童子的胸甲上,震得茨木童子一阵心慌,茨木童子只能躲闪,他明明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但一出口却还是忍不住流露对酒吞童子的崇拜。

待到茨木童子回过神来时,他已被打回山下。他希望挚友和他酣战一番后能消气,但酒吞童子并没有,那眼里的冰冷一点儿也未化去,并夹杂着点不清不明的神色。酒吞童子道:“你一日是这幅模样,一日就上不了丹波山。这是本大爷最后一次和你一战,今后你去做你的式神,本大爷不需要你茨木童子。”

 

丹波山上四季如春,丹波山下初雪时分,茨木童子仍旧不死心,积得满头是雪了也在丹波山下守了一夜,第二日再上山。

挚友不是说他上不了山吗,他偏要回到挚友身边。他知道酒吞童子说的都是气话,虽然大概是对自己很失望了吧,但茨木童子坚信,酒吞童子会让他回去。

然而茨木童子被拦在了那宫殿外,星熊童子面露难色地阻止他再往前一步。茨木童子道:“吾友说我上不来这丹波山,可我现在上来了。”

星熊童子道:“但是你上来也没用,你就算将这宫殿拆了,大王也不会出来再见你……你为何会去做阴阳师的式神呢?明明你也知道,大王最看不惯晴明那家伙了。”

茨木童子不知如何作答,他胡乱地朝星熊童子解释了一通,之后便突入进宫殿去寻酒吞童子了,但寻了一圈,找过了所有地方,酒吞童子也像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星熊童子被下令不能告知其行踪,最后硬生生将茨木童子逼下了山。

直到被晴明派来的妖狐前来丹波山亲自寻人,他撑着一把积雪的伞,看见坐在丹波山底大石上的茨木童子像是泥塑一般一动不动,妖狐无可奈何地上前说道:“鬼童在家里哭了好些日子,你也该回去了,鬼童怕是觉得你不要她了。”

“我没有不要她。”茨木童子的神色有些恍惚,他也知道,是到回去的时候了,于是他跳下大石,抖了抖身上的雪,刺骨的寒冷与他而言早已习惯,只是这心冻成冰,只怕快碎了。

茨木童子望着云雾缭绕的丹波山,他知道,他的鬼王知晓丹波山上的任何事,没有什么能瞒过他,所以茨木童子才虔诚地开口道:“挚友,我回去了,待到我的式神之约满期我便回来,挚友千万保重,茨木童子不在的时日里,你须得好生照顾自己,待到我归来,再陪你守这千千万万年大江山。”

簌簌雪落,不闻回音。茨木童子接过了妖狐手中的伞,撑开来支在山下的大石上,自己执意顶着雪回到平安京。妖狐问他为何如此做,茨木童子回答道,这样大概会让挚友误以为自己还在等吧。

说完,茨木童子自己都不禁苦笑。挚友才不像自己这般傻。

茨木童子心里清楚,他能上得了丹波山,拆得了铁宫殿,只是回不到酒吞童子身边罢了。但若是回不到酒吞童子身旁,他上山又有何用呢?挚友应该是想他的吧,但更多是气他,茨木童子这么安慰着自己,但还是很难过。


==========

其实是双向暗恋啦!虽然说是狗血,但不是渣贱

写这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好费力…………

希望有更多的评论wwww!!

感谢我的好空爹画的酒茨的女儿!!!鬼童子超可爱!!!



 
标签: 酒茨 生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5)
热度(46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