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Million Reasons》 01 [ABO/奥尤/原作向/搞事]

Million Reasons

 

❉《Yuri On Ice!!!》同人

❉奥塔别克·阿尔京 x 尤里·普利赛提

❉ABO+原作设定

❉百万个相爱的理由属于他们

 

01

 

该死的,所以说爱情到底是什么啊。

尤里·普利赛提迷迷糊糊地站在台下,领奖台上炫目的灯光恍若隔世。大奖赛已经落幕,这次的胜负已成定局,同样没能拿到奖牌的还有奥塔别克——他看上去无动于衷。

这几日里,尤里的脑子里轱辘转着“朋友宣言”,又看见谈恋爱到好似变了个人的胜生勇利拿了金牌,心里突然觉得很是不服气。

如果爱情真的有这么大能量,那是不是尤里也有机会?他们的技术难度相差不大,大概决胜的就是那份决心吧?尤里握紧拳头,狠狠地嘁了一声,不过这次他没有一个人独自转身离开,尤里拉了拉奥塔别克的衣服。

“能载我去个地方吗?”尤里拽着奥塔别克的运动服,二人靠得极近。尤里说话的声音很小,他可不想被雅科夫听见。

奥塔别克没有回答,只不过脚步跟着尤里一起向外走去。尤里戴上外套附带的兜帽,战败后的风吹上去倒是令人清醒许多,巴塞罗那的夜才刚开始,不远处传来引擎的轰鸣声,随着哈雷戴维森那明亮的车前灯由远及近地驶来,尤里再次仔仔细细地注视奥塔别克。

尤里跨坐上奥塔别克的机车后座,一面扣着头盔一面说道:“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很酷的酒吧吗?你应该满十八岁了吧,我想喝酒,找你蹭点酒喝。”

由于哈萨克斯坦是双语国度的原因,奥塔别克的俄语也十分熟练,二人私下里总是用俄语交流,奥塔别克的俄语腔调有一种冷淡又谨慎的性感,他回复道:“你喝过酒吗?”

尤里搂紧奥塔别克的腰,脸埋在他的皮衣外套里,寒冷的皮革数秒后就捂热了。尤里道:“我是俄罗斯人,你说呢?”

感觉到身下的机车开始移动,机车吵人的引擎声愈发增响,下一秒机车就驶发出去,奥塔别克似乎对巴塞罗那深夜的街道也很熟悉,驾驶着机车在灯光并不明彻的老街里熟练地转向,最后在一家泛蓝霓虹线灯闪着异亮的酒吧前停下。

酒吧名为Espit Chupitos,营业时间刚到,正巧是夜间男女脱下厚重绒服露出背心与吊带裙与纹身与大腿的时间,尤里的好奇心蠢蠢欲动,奥塔别克将车停好,转身为尤里摘下了头盔,挂在了车侧。

奥塔别克说道:“人很多,跟我待在一起,不然你就没有酒喝。”轻描淡写的威胁语气令尤里略有不爽,但当奥塔别克温热的手突然牵上尤里的手时,肌肤相触的冲击一瞬间令尤里呆滞原地。

酒吧门前电话亭般的红色门框前,老板叼着烟与熟客打招呼,当戴着兜帽的尤里走进时,老板伸手拦住了尤里。老板抹了一把自己下巴上浓密的胡茬,垂眼打量了一圈尤里,再抬眼看向奥塔别克。

“小矮子Omega来这种酒吧,还嫌你不够引人瞩目吗?”老板如此对尤里说道。

经验丰富的老板对模糊嗅觉的遮掩Omega信息素的香水的感知十分敏锐,不过尤里只是狠狠地皱起眉头来瞪了老板一眼,一面用俄语低骂着“混蛋”,一面从兜里拿出了Omega控制信息素的药片,一连挖出四五片来丢入嘴里,干咽了下去。

“现在我能进去了吗?刚才又不是没有别的Omega进去。”尤里冷冷道,话说一半,他还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举起了自己与奥塔别克牵着的手,他说道:“我自带Alpha。”

老板以二指夹着烟,随意地指着奥塔别克,奥塔别克直接懒得和老板废话,牵着尤里的手坚定地往酒吧吧台走去。尤里挤开了犹豫不决的情侣,直接拉着奥塔别克落座,假装自己对这种地方十分熟悉一样。

时不时有胸肌与柔软的胸脯从身后挤过,尤里倒非常感谢奥塔别克。Omega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喝酒,如果身边没有一个Alpha朋友陪着,那肯定会很难办。尤里半倚着吧台,微微勾起下巴,眯着眼望着来往的人群,沉默片刻后大笑出声。

“奥塔别克,今天的比赛我们都输掉了,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不觉得我比那只猪差。”尤里用手撑着脑袋,金色的短发滑到眼前,就连昏暗的光也遮住。

奥塔别克伸手将尤里额前的发挽到耳后,尤里也整理了一下头发,酒吧内的暖气开得十分充足,他又脱下了外套,只穿着纯黑的紧身T恤,消瘦又紧致的身材被勾勒出引人犯罪的线条。奥塔别克望着尤里翠绿的眼睛,说道:“在酒吧里没必要思考这样的问题,点酒吧。”

虽然还没喝酒,但尤里仿佛踏入这样的地方的那一刻,就已经神思皆醉。音乐的鼓点像是他心跳的协奏,他指了指自己,道:“我要喷火的伏特加,随便吧,我来这儿可不是为了喝普通的鸡尾酒的。”

“喷火林宝坚尼。我带来的家伙想要些不一样的东西。”奥塔别克用手指敲了敲吧台,穿着背心的猛男调酒师看了一眼尤里,朝奥塔别克笑笑。

调酒师说道:“这绝对是一把炙热又甜蜜的火,欢迎来到巴塞罗那。”

尤里显然对今天的比赛结果闷闷不乐,奥塔别克找调酒师要了两串棉花糖,二人手旁就有酒吧炉,奥塔别克将棉花糖递给尤里,道:“试试烤棉花糖。”

“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吃烤棉花糖的!奥塔别克,这种东西安慰不了我。”尤里抓狂。

“我不觉得你需要安慰。”奥塔别克平淡地说道,一个人开始烤起了两根棉花糖。

路过的女Alpha似乎是发现了这样一位Omega宝物,三两地聚了过来,尤里一抬头时已经发现又是一群大姐姐将他围在了中间,奥塔别克只给自己点了一杯很简单的白俄罗斯,他在喝酒,而尤里给他打了无数个眼神的暗示都被奥塔别克无视过去。

直到火焰突然地窜起,尤里和诸位女Alpha的注意力都被喷火林宝坚尼的调制吸引过去,尤里雀跃地望着他梦寐以求的烈酒——说实话,他在俄罗斯也没能独自一人去酒吧喝烈酒,一来他是Omega,一个人喝酒不安全;二来俄罗斯的调酒手艺并不丰富,大家都喜欢以瓶数论英雄。

大家似乎都觉得这个酒很炫,尤里拿到酒时,几乎是激动地一饮而尽,丰富的口感令尤里一瞬间都大脑空白了,下一秒后大脑内炸开缤纷的体验,伏特加的辣度使他忍不住咳嗽,但是甜蜜又温暖的内调例如草莓的口感也十分明显。

尤里瞬间就脸红了,他兴奋地敲着空杯子问奥塔别克道:“这是什么?这酒真的太厉害了,奥塔别克你经常喝吗?你的品味真不错。”

说完之后,尤里又举起手来,朝调酒师道:“再来一杯,哦不,两杯,谢谢!”

话刚说完,奥塔别克就往尤里嘴里塞了松软的烤棉花糖,猝不及防的尤里差点咬上奥塔别克的手指,而在咀嚼之后,尤里惊喜地发现,这样看似幼稚的佐食竟然会有这么成人的味道,尤其是在喝酒后品尝。

调酒师笑了笑,朝奥塔别克吹了吹口哨,奥塔别克将喝空的酒杯往前一推,拉着尤里就跳下高脚椅,挤过人群,找到角落里柔软的沙发,尤里躺了上去,还不忘问奥塔别克道:“等会儿他会把酒送到这儿来吗?噢,真不错,我爱它,叫什么来着,什么喷火——”

“喷火林宝坚尼。”奥塔别克替他补充道。尤里一连说了几个对,心满意足地记住了这种酒的名字,也不知道俄罗斯的调酒师能不能有这么好的手艺。

尤里余光瞥见那几位女Alpha挤开了人群往这边来了,他刚想让奥塔别克坐在自己身旁更近的地方,然而他还未出声,奥塔别克就压了过来,将他按倒在沙发上。

就在那一瞬间,尤里以为马上就会有什么热烈的东西落下来,比如说暴风骤雨般的吻——别开玩笑了,奥塔别克可是个Alpha,这种猜想完全合理。

然而奥塔别克只是冷静地借位,僵持了约莫三分钟,然后才起身,重新靠上沙发。抬头一看那几位Alpha果然离开了。

尤里摸不到头脑,同时意识到刚才自己想的东西,登时恼羞成怒。尤里将脚搭在矮桌上,气愤地说道:“所以我的魅力还是不够对吧?无论在赛场上,还是在平时,明明长着这样的脸,看上去应该比那个猪排饭白痴更加分吧?奥塔别克,谈恋爱真的能让我的滑冰变得更厉害吗?”

奥塔别克将尤里的脚从桌上拿下来,说道:“我不知道,但胜生勇利对‘爱’的主题的诠释的确非常深刻。我们也应该找到适合我们的主题。今年输了,还有明年,不应该自暴自弃,坦然接受结果才是我认识的尤里。”

“我已经接受这个结果了啊————”尤里再次躺倒在沙发上,既然奥塔别克将自己的腿从桌上挪开,那就干脆架在奥塔别克身上好了,尤里为所欲为。

奥塔别克任由尤里折腾,他思忖片刻,得出结论:“那你大概不接受的是,胜生勇利和维克多在一起了,而你还没有感悟过‘爱’——更准确的说,是爱情。”

奥塔别克一针见血地简直想让尤里捂住他的嘴,而尤里确实也弹了起来,刚想反驳,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又直接的想法。大概是绝对伏特加的酒劲也起了一些作用,在奥塔别克看来,尤里的脸已经泛着诱人的粉红,连耳根都是粉色,后者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似乎又放弃了要说的话。

奥塔别克的微笑在暗色的灯光下不甚明显。

“我说过,我们很相像吧。如果我能帮助你理解你想理解的东西,那我应该去那么做。”奥塔别克凑近尤里的脸,尤里略微后退,然而他所期望的吻果然到来了。

Alpha独有的威慑力令尤里难以拒绝这个吻,奥塔别克所喝的白俄罗斯所加的96%的伏特加“生命之水”的呛人程度超乎尤里想象,尤里本以为自己会暴怒,但实际上他搂紧了奥塔别克的脖颈,二人在酒吧一角的沙发上拥吻,难舍难分。

经此一吻,尤里对奥塔别克整个人都改观了。但之后他才发现,这其实只是一个开始。


================

搞事咯,肉咯,不就是搞事吗!来啊!!!!酒吧是确实存在的,酒也是确实存在的

今天本来想发车的,但是觉得第一更就发车不太好,反正先试试描写诱人的尤里奥啦www,这一对的话玩性张力要比直接干好玩()

原作向谈恋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47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