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怦然心动》04 [维勇/狂野情人paro/生子/虐]

❉ユーリ!!!onICE 同人

❉《狂野情人》paro,大量私设出没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人鱼重种) × 胜生勇利(犬神人中间种)

❉故事致予他们的冰场与爱情

❉狗血带球跑,打开网页版点进主页看文章会有BGM

❉希望各种评论!


前文:1  2  3


04

 

天宫葵在接到电话后便等候在医院门口,直到救护车抵达,银发的男人跳下车来扶住急救推床,有如细长雨丝一般泛着水光的银发此刻在慌忙中变得杂乱,维克托推着推床,一路将胜生勇利推进医院。从救护车上下来的还有另外一位男孩儿,却只是在看见胜生勇利被推入大门后驻足了片刻,之后便离开了。

那个蛟类重种的女医生动作熟练,将胜生勇利带去急救室处理,维克托则守在门外,闭目细听任何有关水的动静,输液的药液也好,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也好,维克托此刻脑内空白,只是专心致志地等候医生出来讲明结果。

约莫一个小时,维克托坐在门前的铁质排椅上,银色长发被简单地挽了个结搭在脑后,眉眼间降临着难解的忧思。天宫葵打开门便看见可以唤作是少年的人鱼重种,发顶已经有了不妙的趋势。

天宫葵拍了拍维克托肩膀,示意维克托跟她走。二人一路走到楼梯拐角的特设的吸烟室里,斑类重种有时会无法抑制自己的一些冲动,比如烟瘾,所以原本医院不应设立的吸烟室还是出现在了眼前。天宫葵推门而入,并随之点了根ARK ROYAL Sweet[1],甜蜜又呛人的味道蔓延开来。

维克托差点以为这位重种女士要对他发起什么奇妙又不得了的攻势,毕竟气味甜香的烟也是一种诱惑。然而天宫葵说道:“勇利怎么会和你这样的小孩扯上关系?嗯?十七岁的人鱼?”

天宫葵对胜生勇利的喊法亲昵,让维克托稍微觉得有些不自在。即便是缩小了十岁有余的年纪,维克托的气势依旧留存了下来,他脱下铁灰色的羊绒风衣,黑色高领毛衣下纤长的少年身材不可久视。比起人鱼,维克托更像海妖塞壬[2],家族中的人都如此形容他。

维克托彬彬有礼地回答:“为了讨勇利的欢心我才以这幅姿态出现,论实际年龄我应该比你年长。”

天宫葵的秀口中吐出烟雾,眼前经历短暂的迷蒙,靠在墙上的少年面色凝重。“勇利的情况怎么样?作为伴侣我有资格知道他的情况,希望医生能告诉我。”维克托面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拂去,严肃的面庞竟与他父亲的脸有所重合。

“胎儿三个月都维持着魂元的状态,却在这几日开始塑造起了身体。现在孩子已经急速地从细胞状态发展成了三个月的胚胎,所以母体体力不支,受到情绪刺激后晕厥。”

维克托用手指摩挲自己的下唇,陷入了思考中。而后他问道:“情况很糟糕吗?”

“不是太好,不过你也早就做好准备了吧?”天宫葵二指夹着烟,她望向窗外低压的灰黑云层,继续道:“我总不能告诉胜生勇利,人鱼不配拥有后代吧?”

挑衅的话语像冰块一样掷了出来,硬梆梆地砸落在房间里,磕出令人沉默的回响。天宫葵以为自己的挑衅会让维克托恼怒,没曾想维克托只是点点头,道:“我也是如此认为,所以在得知勇利怀孕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不是。只是我从没想过这种事,我早就自愿放弃成为一名父亲了。”维克托的声音低哑,糅杂着难以言喻的无奈。

天宫葵的烟气薰投在窗上,留下一片模糊的水雾,天宫葵抽了口烟,继续问道:“勇利给我讲过他的事,他使用怀虫的事你不知道吧?他似乎不管不顾了,你的孩子也是难得的刁钻的家伙,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还未曾等维克托回答,天宫葵补充道:“如果你要放弃,最好趁早告诉勇利,但你不要责怪他私自使用怀虫的做法,在这一点上他比我们都有勇气。”

来自女医生的咄咄逼人的提问令维克托晃神,思考了回答后,维克托长吁一口气,道:“既然两个人决定一起走这条道路,那也没办法了吧?虽然我和你持有同感,人鱼的后代是罪孽的,但不能只有我做出抛弃的决定。勇利一定很喜欢‘他’,他不会同意的。”

“我不是很了解你们人鱼的事,也不想多作了解,所以解释的任务交给你了。很抱歉我之前向勇利撒了那些谎,我还是不忍心告诉一个单身的怀孕斑类这些残忍的东西。”

天宫葵的烟抽到了尽头,她路过维克托身旁时,身上的烟味已经消去了大半,蛟类重种处理好了她身上的气味。天宫葵离开后不久,维克托便走出了吸烟室,小跑去了胜生勇利休憩的病房。

护士刚为胜生勇利拔去输液插头,事实上他现段并不需要任何药物的治疗,输液所补充的只是因为营养急速流失而需要的葡萄糖。胜生勇利的胃空空如也,在吃了东西后的不久又全部吐掉了。

维克托不知自己是来得过早还是过晚,胜生勇利主动拨通他电话的那一日便是在诊断孩子还没形成形态的那一日,大抵是自己的到来深深地影响到了这个幼嫩的魂元。维克托小心翼翼地走入房间,却也不敢靠近胜生勇利。

他轻柔地将意识铺满整个空间,就像营造出温暖的海洋,在人鱼的能力的操控下,整个空间进入了夹缝的维度。在那里,人鱼显形、栖息、生长。维克托看见了躺卧在胜生勇利胸前的魂元,精灵一样没有明确的形体的界线,却能看见美丽的尾巴盘在身前,仿佛温柔地贴紧胜生勇利的胸膛。

一瞬间,维克托仿佛觉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人鱼就是这样优美又残忍的生物,深爱着自己的亲人却又伤害他们。维克托缓缓靠近,终于在离床一米远的地方惊动了幼小的光团。

魂元被猛然惊醒,周身柔和的光也变得污浊起来,仿佛在对自己的父亲无声咆哮。维克托用手抵在自己的唇前,发出嘘声。但他的孩子还是没能从暴躁的状态中恢复。

维克托不知该如何安抚他,因为自他记忆以来,他从未收到过来自父亲的安抚。维克托只能想起当年保姆为他唱的俄罗斯的《摇篮曲》,于是他回想几句,用极轻的声音唱了出来。

 

“白天里我陪你游戏,陪着你收获乐趣,努力在田垄上除草,为花园松土翻地。你那双疲劳的小手,睡梦中得到休息,你梦里不会有悲伤,安睡时没有忧虑……”

“骗子。”

维克托仿佛能听见魂元的控诉,这样一个词突然流入他的心中。紧接着他又能感受到一种强烈地被遗弃的痛苦,伴随着莫名的挣扎,维克托从这样的情绪抽身时,空间已经关闭,他站在胜生勇利床边一米开外,又回到了冰冷的现实。

直到入夜,维克托都静候在病床旁,他和幼小的魂元陷入沉默的对峙,牺牲品便是胜生勇利。维克托早就做好了胜生勇利今夜不会醒来的准备,然而在深夜时分,胜生勇利捏了捏维克托与他相握的手。

惊喜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胜生勇利咧出一个略带憨气的笑。胜生勇利轻轻拽了拽维克托的手,说道:“原来维克托可以随心所欲变回以前的模样啊。”

这个话题的转移好生硬,可是维克托还是俯下身去,让胜生勇利仔细瞧了瞧自己的这幅模样。维克托调侃道:“可是太过年轻的话连医生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看来应该是我看上去比较大吧?会不会被认成奇怪的情侣?师生恋什么的?”胜生勇利从枕边摸到了眼镜,戴上眼镜的他显得脸更圆了。维克托调整床头,使胜生勇利能靠坐起来。

维克托用宠溺的语气回道:“师生恋也没错吧,我是勇利的老师呢,对吧小猪猪?”说完后维克托捏了捏胜生勇利微胖的脸,看来退役后的胜生勇利果然是放宽了体重的限制,不过现阶段维克托毫无控制他体重的必要。

算是久别重逢的二人随便谈了谈近况,维克托的开门见山为二人的对话氛围带来了良好的开头。

“我父亲让我回去继承家族,但是他不同意我的附带条件,所以我就回来了。大概我会被赶出来吧,前几天在名流的聚会上和他大吵了一架,所有人都看了尼罗甫洛夫家族的笑话。”维克托一笑起来,嘴唇就显露出诱人的桃心形,看上去似乎完全不在意话中残忍的事实。

反倒是胜生勇利很慌张。“这不是笑着能说出来的事情吧!?喂,维克托,你不能这样丢下烂摊子过来……真是的,这怎么办啊?”胜生勇利非常着急,恨不得把维克托打包寄回俄罗斯。

维克托全程以笑容安抚着胜生勇利,他看上去实在太像一个没事人了。这大概就是维克托极度自我中心的性格吧,对他而言,想放下什么,想争取什么,就只是一个念头的差别而已。无论是滑冰也好,还是家族也好,该放下的时候就放下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去寻找自己真正的目标。

可是这样的性格让胜生勇利产生了强烈的负罪感。按理说来,维克托第一次真正显露这样的性格是在他放弃一整个赛季的比赛跑来自己身边当教练之时,而第二次便是他放弃了一整个家族的荣誉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胜生勇利扶额,阴影下的脸上闪现着惶恐与感动两种情绪。

“所以这么说来,小猪猪退役也是因为……怀孕吧?”维克托坐上床沿,整个人轻卧在胜生勇利身上。十七岁的维克托看上去倒显出一丝脆弱美,银白如冰丝的长发洒了下来,有一种撒娇的意味。

胜生勇利手足无措,最后只能抚摸着维克托的长发,惶恐地承认了事实。

“是、是这样没错……很抱歉没有将使用怀虫的事情告诉你……”

“你也没告诉我你怀孕了呢。邮件也好,电话也好,一次都没提过。”从维克托的语气里能听出,他大概是生气了。胜生勇利感觉内心沮丧,但又有一种隐隐的底气。就孩子这件事上,胜生勇利不想退缩。

温热的手掌被维克托拽来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人鱼混蛟类的血统使得维克托的体温常年都维持在正常水准以下,他只能通过人鱼的能力来调节自己的躯体适应能力,使得自己在低体温状态下能保持正常的代谢,但拥有哺乳动物血统的维克托其实非常贪恋热度。

身为犬神人的胜生勇利带给他温暖,令维克托难以自拔的温暖。

就真的像个少年一样呢,胜生勇利如此在心中感慨,同时他说道:“明明都是我在主动找你,维克托没有立场这么说吧。”

维克托突然被胜生勇利小小地教训了一句。无法反驳呢,维克托在胜生勇利怀里又蹭了蹭,闷声道:“是我不对,看在我回来的份上就原谅我吧?毕竟你打了电话之后我就和父亲吵翻了,也立马就赶了回来……还问什么‘我们算不算恋人’这样的问题,我好伤心啊……”

“维克托真是个笨蛋。”

“勇利想这么说很久了吧?”

两个人都笑了。

维克托生怕自己悲伤的表情被胜生勇利察觉,从发丝间隐约捕捉到了一点光影,却发现笑声中胜生勇利也并不是喜悦的面容。维克托坐直身体,感觉直面现实的一刻终于到来了。

维克托的腹稿准备了多时,终于开口道:“勇利也知道的吧,人鱼的后代总是踩着母亲的尸体出生。”

胜生勇利低着头,注视纯白的被单,回应道:“是轻种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吧?中间种的体质会比轻种好上不少。”

“那是骗人的。无论重种还是轻种,人鱼出生前都极其折磨母亲,即便是重种,也有不少人在几年后就去世了。”维克托的声音失去了起伏,讲述冰冷的事实不需要太多起伏。

胜生勇利不再回应。他的沉默恰好证明他知道这样的事,而之前他所说的都只是自欺欺人。维克托也说不出话,唯有悲伤的鼻息愈来愈粗重。接下来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维克托感觉自己正在面临人生最煎熬的一刻,而上一次是在他在大桥上转身离开之时。

似乎在之前就将眼泪用尽了,此刻的胜生勇利却意外的情绪收敛。胜生勇利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原来这个传说是真的,自欺欺人的谎言被戳破之后却有种另类的坦然。

胜生勇利如此说道:“可我想相信自己一次。”

“这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维克托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是命运,也是自然的法则。”

胜生勇利突然坐起身来,将维克托搂进怀里,下巴抵在维克托的发顶轻轻磨蹭,温暖的怀抱令维克托卸下浑身的紧绷,他也搂紧胜生勇利的腰,而那个幼小的魂元此刻也像是僵硬了一般,安份得令人吃惊。

“总之不会死的啦,维克托应该相信我,我难得有这么过分的自信呢。况且我觉得‘他’会是个好孩子,总得试试看。”胜生勇利说完后亲了亲维克托的银发。他们此刻倒不像是恋人,更像是成年人在抚慰着失意败落的少年。

画面似曾相识,什么时候两个人的角色就悄然调换了呢?维克托这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不相信自己的时候,他在冰场上的意气风发不代表他会永远意气风发,他不相信自己能陪伴胜生勇利将这段艰难的路走下去,在这件事上胜生勇利勇气非凡。

挣脱了胜生勇利的怀抱,维克托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想去打个电话……”

“明天再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胜生勇利看出了维克托的意图,拽住他的手臂让他留下,顺便挪了挪自己睡在病床上的身体,胜生勇利掀开被子,示意维克托躺进来。

 

维克托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认为的脆弱且自卑的胜生勇利,在他离开的四个月里,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如说这个坚强的胜生勇利才是他自己原本的样子,随着世事变迁最终浮上水面。爱情大概真的能成就一个人,胜生勇利已经完全变成了令维克托骄傲的恋人。

 

关上了病房的灯,维克托和胜生勇利躺在狭窄的病床上,只穿着病号服的胜生勇利将维克托拥在怀中,维克托知道,在这样安然闲适的环境中,他明早醒来大概就会变回原样了。不过感受一下被人抱在怀里的感觉也未尝不可,维克托抽了抽鼻子,慢慢闭上冰蓝色的眼睛。

 

第二日维克托醒来地很早,他打电话让成衣店送来了成年男子的衣服,在换好后,维克托在医院的花园中拨通了瓦西里的电话。瓦西里的沉默一如既往,维克托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事情的发生。

他将胜生勇利的所有事都告诉了瓦西里,从相遇、相恋到现在的处境,维克托做好了瓦西里随时打断的准备,但瓦西里整整倾听了二十分钟,还偶有伴随着几个字的回应以示自己正在听。

在提及胜生勇利怀孕一事后,瓦西里终于给了维克托回应。他说的话不多,但却给了维克托异样的感觉。他从未听瓦西里说过这些,但他现在又想相信瓦西里。

“如果你们真的如此决定,那你就要好好陪在他的身边,用尽你的一切去爱他、保护他,抚平他的不安,维持你们的爱情。人鱼天性多疑又暴躁,要让‘他’感觉到安全和平静,远离被抛弃和被掠夺的负面情绪,但同时又要让‘他’感受父亲的威严,不能让‘他’抢走属于你的东西。”

“这听上去不是太难。”维克托思索后说道。

“但从没有人鱼能做到这些。”瓦西里淡淡地说道。

不知为何,维克托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再想说话时,瓦西里便已经说道:“我要去处理公务了,再见。”

维克托还未能说出感谢的话,瓦西里就挂断了通讯。忽然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维克托抬头四顾,看见窗前换好日常服装的胜生勇利在朝他打招呼,看来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

待到维克托回到病房,胜生勇利的兴奋的模样好似一天初升的朝阳,令人心情舒畅。维克托试探了魂元的反应后,这才靠近了胜生勇利,终于将他抱了起来,以二十八岁的成年姿态将他举起并抱在怀里。

真是一对战战兢兢的伴侣,却又将收获世上最甜蜜最稳固的爱情,因为他们有最严酷的试金石,一旦怀疑或是怯懦或是退缩,他们都会走向最痛苦的结局。所以他们要比任何人都相爱,也要比任何人都要相信彼此。

 

[1]ARK ROYAL Sweet:日产的船长香烟,因香味浓甜所以被女士所喜爱。

[2]塞壬:古希腊神话中的海妖,用歌声迷惑船只使其触礁的神话生物。


============

我把对人物的理解全部糅进文章里了……写这章我爆哭,我也不知道我哭什么

这一章写死我了,我真的,我写得纠结啊,真难写啊……而且我自觉写下来,维勇二人性格上没有明显的攻受感,大家可能会觉得我写的比较怪怪……可是这是我的人物理解啊没办法了(晕倒

就感觉甜虐甜虐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6)
热度(70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