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Dearest Yuri:》04 [维勇/星际AU/中篇/有小车]

Dearest Yuri:


✲ユーリ!!! on ICE 的AU同人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 胜生勇利

✲梗来源于微博上阿蒙太太的军服

✲情节曲折(不一定很复杂)

✲喜欢看评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Day 28


 

俄罗斯S区,尼基甫洛夫冰湖宅邸。

鲜红的晨线从无际的冰原那端缓缓上拉,孤零零的宅邸后是一片白桦林覆盖的山。维克托说他从未看见过山上泥土主动显露出来的时刻,自他小时候就是如同雪堆上插上装饰树般的景色,但维克托及他故去的亲人知道,当他们用铲子挖开绵厚的雪层,再往下便是肥沃的泥土,不然就不会有苍郁的白桦林伫立了几百年。

他听见了仿佛烙印在灵魂中的引擎轰鸣声,地层轻微晃动,胜生勇利收拾好了行装,几个巨大的行李箱堆在房间角落,不光有他的,还有维克托的。

他推开了阳台门,心跳是兴奋地加速了,小小的引擎在体内也运转着。

 

胜生勇利终于见到了“阿芙乐尔”[1],他端着热咖啡站在卧室阳台上,从身后打开的白桦林深处的训练舱门,一台通体银白同时漆有聚源涂装的机甲如流星一般化作光影闪现划出,只看见璀璨的晨景中央,维克托的机甲外壳隐隐泛着钻石的流光,蓝黑的线条在银白机体上浅浅地点缀,能量流动至武器时才会激活显现肃杀的涂装。

凌冽的风里挟带着尘埃般细微的冰粒,“阿芙乐尔”舒展它六翼的飞行装置,像是一名身形矫健的伟岸的年轻人,站在他深爱的故土上作辉煌的告别,尽情细嗅空气中属于喀俄涅的回忆。

 

胜生勇利被此情此景所撼动,双手感到冰寒却也温暖。

“阿芙乐尔”转向了阳台上的黑发男人,六翼折叠回收四翼,留下仅供慢速飞行的两对机械翼,装置运转,“阿芙乐尔”缓缓离开了冰原表面,而是飞向湖旁的房屋,悬停在阳台的前端,曙光在人与巨大机器相隔的缝隙中挤压成浪漫的赤红的线。

胜生勇利甚至想亲吻这台看似优雅实则残暴的战争机器,只是此时的驾驶舱门已然掀开,维克托穿着高领的毛衣,休闲地坐在驾驶舱内,朝胜生勇利伸出双手来,希望胜生勇利一同进入驾驶舱。

“‘阿芙乐尔’会生气吧,毕竟是你才是他唯一认定的驾驶者。”胜生勇利端着咖啡笑着说道,并没有上去的意思。

其实对于胜生勇利来说,近距离观摩这一庞然大物的优美姿态就已经令他满足。他也已经很久没有驾驶机甲了,被处罚多日留在后方的战线,而且由于小视频的缘故,他的军方通用二型机甲被没收,胜生勇利变成了没有武器的战士。

维克托对胜生勇利的磨磨蹭蹭稍有不满,拍了拍另一侧空着的驾驶位,机甲内部的AI还顺势发出了不得了的感慨:“维克托先生,你不能用‘我’来泄愤,‘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魅力会不足,连你的爱人都无法吸引……”

“喔……勇利你看,‘伊万’变得消沉了。”维克托皱着眉头说道,眉眼里确实调笑的味道。

胜生勇利伸出手来想触碰肃杀的战争机器,在即将触上的那一刻又迟疑了。他望向维克托,维克托眼里写着“为什么不呢?”,胜生勇利这才摸了摸看似冰冷的武器。

“‘你’叫做‘伊万’是吗?你是举世无双的机甲,要对你自己和你的驾驶员有信心一些。我的房间里至今还贴着你的海报……是当时莫坦亚港登陆时的四代改装吧?那时你的手臂上还没有装上新型的引力驱动武器。”

你对我很清楚,看来是喜欢我的了。”“伊万”欢欣鼓舞,黑暗的舱内密布的按键与显示屏投射出更丰富的色彩。胜生勇利觉得对机甲说喜欢是容易的事,于是他说道:“非常喜欢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你喜欢我,所以我也会喜欢你的。”“阿芙乐尔”伸出手臂,胜生勇利将咖啡放在阳台外白石搭就的阳台扶手上,靴面踏在凝冰的表面有些打滑,胜生勇利跳上“阿芙乐尔”的掌心,然后一路送到了驾驶舱内。维克托按下按键,固定设施牢牢地贴合在胜生勇利身上。

维克托合上了驾驶舱门,瞬间黑暗的环境内又突然明亮,胜生勇利惊呼,这不愧是改良过七代的最强机甲之一,驾驶舱内部的场景已经完成替换成全方位的外界环境,二人如同悬浮在空中,鸟瞰大地。

胜生勇利兴奋不已,他的操作界面已经推近在眼前,维克托将机甲的操纵权交给了他,大概是想让胜生勇利过过瘾吧。这种代表联邦科技最前沿的武器是需要相当高的军阶才能拥有的,而且不是钱能买来的东西。

灵活的手指敲动界面,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指令散落在眼前的光屏上,胜生勇利停顿了数十秒,维克托就靠在自己的驾驶位上观察着胜生勇利。果然,胜生勇利不会让他失望,他第一次接触到参数如此庞大且繁杂的机甲,却在短短几十秒熟悉后就开始尝试控制操作。

首先先操控机甲后退,动作有些颤颤巍巍,胜生勇利可不希望自己操纵机甲猛烈地冲刺,然后毁掉了维克托的宅邸。待到他们站立在荒原上时,胜生勇利已是出了一层薄汗,靠在驾驶位上,眼神晶亮。

维克托用手支着下巴,点点头夸赞道:“Amazing!勇利果然很有天赋。”随后他也调出了自己的面板,胜生勇利辨识不出的文字塞满了维克托的光屏,不是联邦通用文字,大概是维克托家乡的语言。

大概是维克托在进行一些设置,胜生勇利便自顾自开始继续与这个大家伙进行沟通。“伊万”是个贴心的高智慧AI,滔滔不绝地为胜生勇利讲述自己身体内部一些有趣的构造以及功用,倒是听得胜生勇利有些毛骨悚然。

“阿芙乐尔”可比它看上去更加危险,维克托平日的打法已经完全是束缚着自己,采用了保守的打法。不过换做胜生勇利,他也会这么做吧。毕竟不是十分紧急和千钧一发的时刻,这样危险的时刻在联邦近年来的战斗中已经很少见。

正当胜生勇利玩得起劲时,维克托突然关掉了自己的光屏,心血来潮道:“不然在这里试试看吧。”

“试试什么?可以使用武器吗?”胜生勇利已经完全被驾驶机甲这件事迷住了,狂热的程度让维克托都觉得新奇。胜生勇利就像当初自己接触初代“阿芙乐尔”时那般,怀抱理想,坚信实力与未来是挂钩的,觉得自己仿佛是历史的缔造者,当自己鸟瞰星球时,仿佛能主宰这一切。

维克托觉得胜生勇利不解风趣,可他很喜欢胜生勇利迟钝的模样。他解除掉自身的固定装置,转过身去靠上胜生勇利,戴着手套的手抚摸上胜生勇利的唇瓣,十分挑逗地将指腹按进饱满的唇肉里,再往下一拨,胜生勇利当即就把目光转回了维克托脸上。

年轻的黑发男人的棕色眼眸里恰似天真的神色,其实内心也早有盘算。他咬上维克托的手指,令后者稍稍感觉有些痛意后,转而叼住维克托的手套,借力往外一扯,将维克托的半掌手套完全扯了下来。胜生勇利吐掉嘴中的手套,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样不好吧,毕竟这是‘伊万’的……”


【车走不老歌】


夜暮时分,维克托和胜生勇利搭乘上第一空港的曲速航行舰,直奔异维度生物入侵第一线的天线星系。在那儿,联邦搭建起了“埃癸斯”[3]——一种改变时空曲率以达到拦截作用的巨型武器装置,而那儿也是维克托的梦靥。

胜生勇利却感到前路是一条光明坦途,因为维克托就意味着光明。



[1]阿芙乐尔:意为“极光”,在罗马神话中,其为司晨之神。俄国十月革命的第一炮也是由历史上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打响的。

[2]дорогой,тебе спосибо:俄语中意为“亲爱的,谢谢你”。

[3]埃癸斯:写作“Aegis”,希腊神话中雅典娜的盾牌名。


=====

emphasize了一下很重要的话,很怕大家漏过……

这几天我将同步开始写原作向的另一篇维勇,狂野情人paro,也希望大家支持!!CP要出个维勇本,大概7W+,毛子赐予我力量T T!!!

就现在热度来看,我印个百来本就差不多了……有执念的可以买一买,写过的所有维勇文都收录进去wwww,我已经完全放飞了不care印量了只求不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5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