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秘火》第一、二章(吸血鬼设定)

||秘火||

||韩叶向||

 

01.

 

--------------------------------------------------------------------------

  一只冬眠的熊在寒冬里被吵醒,一只吸血鬼在荒野里醒来。

--------------------------------------------------------------------------

 

  虽然是冬夜,离大都会很远很远的远郊小镇,镇上唯一的酒吧门前依然人声鼎沸,有裹着皮草的女人夹着烟推开门,也有醉汉手里攥着一把票从门内踉跄而出。

 

  “票!谁需要票!今晚的这场——超级精彩啊!新人与拳王的对垒!”醉汉吆喝着,粗糙的手如同被寒风撕裂,露出通红的颜色。

 

  站在酒吧门前的人大多已买了票,颇为不屑地推搡着这个倒卖票的家伙,然而醉汉只是一侧头,便看见有个人在朝他招手。那个人的面容在黑夜里看得不太清,离酒吧的灯光还有短距离。

 

  猩红的烟头是醉汉唯一能依靠的启明星。走到朝他招手的男人身前,男人取下嘴里夹着的烟,从醉汉手里抽走了一张票,并指着票上的名字问道:“这个人……很有名么?”|

 

  醉汉先道:“先生拿了票得给我钱吧?”

 

  男人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个皮夹,扒开光秃秃的皮夹内部给醉汉看,道:“你看,空的。”

 

  醉汉立马垮脸,几步上前准备将票夺走。酒气逼人,男人仍是面带微笑,将手中的烟重新叼住。

 

空出的左手按上醉汉的胸膛,在男人感受到一股灼烫的心跳热度之前,醉汉先感觉到了冰柱抵心的凉意。就听见那男人说:“啧啧,我想个办法……”说罢突然使力,将醉汉推开,径直地就往酒吧门前走去。

 

醉汉感觉自己的双脚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他只能注视着那个男人走进亮色中,看见他站在一个落单的人面前,说了什么话,那人便掏出自己的皮夹交给了男人。取得钱包的过程无比顺利,醉汉无比疑惑。

 

  男人当着醉汉的面打开钱夹,头也不抬地问道:“票多少钱?”

 

  “……就收五十吧。”醉汉的声音有些弱。

 

  冷风里,手里拿着五十块钱,醉汉目送着奇怪的男人推开酒吧门,听见开门的叮铃作响,但他还是没能移动,正如他刚才感觉的那般,他,是真的动不了了。

 

  男人走进酒吧,跟随着人流涌动,好像在暗流里随漩涡被卷入深处,他被人群带到窄小而色彩迷幻的入口,下楼。

 

  还未抵达最低端,强劲鼓点糅杂着口哨、尖叫的音乐穿透墙壁,已将人群中的狂乱因子激活,男人感觉推搡自己的力量在加强,他听见心跳声取代了鼓点,在他的脑内砰砰作响,如同开闷枪。

 

  “真是热闹……”男人喃喃,他的烟方才被挤掉,下一秒他却突然被松开,原来是到了宽阔的地方。终于到了,他想。

 

  这地下的空间可以说是非常宽阔,有些像斗兽场,不如说更像一个巨大漏斗,在不远处的凹陷处,灯光汇聚在一点。男人虚着眼睛,看见那便是擂台。

 

  后来的人将他又往前推,他才看见原来整个场面里边缘的一圈都是吧台。他从人群中挤出,扶到某个吧台上,招招手,朝酒保道:“来杯酒呗。”

 

  正在擦杯子的酒保对整个面色惨白的男人提不起什么兴趣,但下一秒他听见不远处老板的吆喝,老板朝他喊道:“喂!咱俩换个位置!”说着酒保就和胡茬青青的老板换了个位置。

 

  看见吧台换了个人,男人又来一遍:“给我来杯酒呗。”

 

  “好,要什么?”

 

  “随便,都可以。”

 

  老板用手拧了拧头上悬着的灯泡,于是这里也亮起了昏黄而较为微弱的灯光。老板的笑在灯光下有些奇怪。老板道:“血腥玛丽?”

 

  男人与老板对视一眼,老板摸了摸自己粗糙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习惯性地想把自己的烟从嘴里拿出来,但恍然自己已经没烟可抽。于是他道:“如果我告诉你名字,能来根烟么?”

 

  老板将玻璃杯哐地扣在男人面前,道:“来我这儿讨烟的,你小子估计是第一个。”说是这么说,还是从兜里摸出皱巴巴的烟盒,掏出两根儿来,塞给男人一支,道:“应该不用我点火了吧?”

 

  “啧,这么想知道我名字啊。我……叫叶修。有火么?”男人接过烟来,叼着杆空烟,伸过手来竟然又是来讨火。老板突然觉得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要脸,一包火柴扔给他,道:“一包火柴还是有的。我叫魏琛。”

 

  叶修擦了几次才把火柴给擦燃,点起烟后便找了张高椅坐那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魏琛还是没把那红艳艳的酒拿给叶修,只给他在寒冬里来一杯冰镇的啤酒。他看着叶修面不改色地一口烟一口酒,最后他开口道。

 

  “怎么,新来的?”

 

  叶修抬起眼来盯着魏琛,魏琛眼底的颜色在灯光下浑浊,乍一看是红棕,然则如果少了那层灯光,怎么看都会是——暗红。

 

  于是叶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道:“这里还有别人么?”

 

  魏琛乐了,比了比叶修,又比了比自己,道:“除了一个新人,一个老人,这满场都是人啊!”

 

  叶修注视着人群更激烈的涌动,他指了指被灯光打亮,亮得甚至看不清任何物体的擂台之上,他道:“你不去看一眼?不怕我把他抢了?”

 

  没有去注意叶修手指的方向,魏琛看向别处,心不在焉地回叶修一句,道:“如果你能带走的话你就随意。反正我的兴趣不在此。”

 

  叶修看魏琛脸上的表情变了,变成了看似真诚的笑容,看向某个方向。于是他也转过头去,看见不远处走来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头上系着红色布带,一看那身材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拳手。

 

  魏琛自顾自忙活着,等那拳手靠近后便笑意盈盈地递上一杯酒。二人之间无话,叶修在旁边静静看着。

 

  然而那男人只是喝了一杯酒就离去,叶修跳下高椅准备尾随其后,但走之前还是对魏琛说道:“看来不是你不想要,而是人家不想跟你走吧?”说完就插兜混进人群之中,随波逐流地带向了擂台。

 

  魏琛擦杯子,心想这个新来的小子怎么这么烦。

 

02.

 

  叶修身前挡了一大高个儿,他踮起脚来才看见台上已站着一个独眼大汉,想来应该是这里久负盛名的老拳王。叶修就看见刚才额头上系着红布带的哥们儿拉开围绳也上擂台,不出意料,他戴着一对红得张扬而狂放的拳套,在灯光下像一团怒放的焰花。

 

  场下的呐喊声慢慢地起来了,老拳王的外号叫“屠夫”,所以场上那些喊得小声的名字应该就是那个红拳选手。韩文清?叶修听清楚之后,也乐嘻嘻地举起拳头和下面的人一起呐喊名字。

 

  “韩文清!韩文清!韩文清……”叶修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侧头过去看他,就连挡在叶修前面的高个儿都侧过身来给他让了个位置。

 

  灯光从四面八方打来,数十条光路最终汇聚于一点,而叶修便站在光路发射的路途上,被照亮了脸。

 

  韩文清注意到这个家伙,穿着不合身的黑色夹克,放下了呐喊时举起的拳头。叶修和韩文清来了个短暂的四目相对,就只见叶修挤进了人群中,瞬间又被淹没在茫茫人头里。

 

  拳击主持人拿着话筒上台,说话前先摊开双臂朝两侧人群挥舞几下,倏忽间场内爆出巨大的欢呼,之后主持人又缓缓放下手,深吸一口气,道。

 

  “欢迎来到挑战赛的现场!我相信今天的比赛大家期待已久,我右方的选手,曾徒手撕下对手一只左手的残暴之王——‘屠夫’哈里森!”

 

  显然,屠夫的名声应该是积累已久,场下的人在叶修的耳边不停地喊着:“撕碎他!扒了他的皮!不知死活的家伙!屠夫!屠夫!”。

 

在这个迎来冬季后便有些沉寂的小镇里,夜晚却涌现出狂欢、轰动、拳击,还差点什么,这个反差就彻底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地方适合叶修待下去,这已经不是他当初所嫌弃所以选择沉睡的地方。

 

主持人在短暂的停顿后,接着道:“我右边的勇士,大家知道他打败了谁么?哈哈哈,不,你们应该去看看我们酒吧墙上刚刚挂上的名单,等会大家走的时候千万不要忘哦——我们大家很期待他。韩文清!准备好了么!”

 

韩文清没有用语言回答,他高举自己的右臂,场下已经有其他人替他回答。

 

又是叶修,在所有人等待韩文清开口的时候,场下被埋没的叶修却抢先答道:“开始吧。”

 

韩文清很配合地伸出右拳,朝屠夫招了招。这是他唯一会的挑衅,这也是他头一次用这招。屠夫的眼里都红了一圈,双拳嘭嘭嘭对撞三下,摆出进攻态势。主持人见场子已经热得差不多,这才拖长尾音道:“现在,挑战赛,第一回合,开始!”

 

主持人迅速下场,站在擂台对角的两人成为最中心的看点。屠夫一阵咆哮,肱二头肌绷紧,见韩文清向他冲来,想都没想就一记右直拳如同巨石飞袭,朝着韩文清面门而去。

 

韩文清的双腿显然扎步很稳,虚身一晃闪过直拳的同时迅速出拳,速度快而准头神准,狠狠一甩右臂给了屠夫一个左直拳,力道之大,屠夫登时被打得提起了十二分注意力,预感告诉他,这场比赛他没办法轻而易举获胜。

 

  屠夫的体型比韩文清强壮,然而韩文清在吃了屠夫几个横拳和直拳后,却仍是步步前进,竟然硬生生用发力生猛的左直拳一直将屠夫逼到了角上。

 

  然而场下的叶修早已找好了美好的脖颈准备来一口,正好是当做看拳击时的一点点“酒”来助兴,但当韩文清的血第一次被打出来的时候,叶修住嘴了,他刚伸出的尖牙就这样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空气里这股血味让他没有任何想进食的欲望,某种程度来说,可能比人血要更提神一点。

 

  “咦,疯了吧。”叶修全神贯注地看着比赛,把前面已经不知东西的女人给放开。叶修越往前挤去,越感觉空气里那股血味让他丧失了任何饮食的兴趣,因为实在是,太奇怪了。

 

  韩文清几次击中屠夫的腹部,甚至还用勾拳扫了几次屠夫,大家这才发现,好像这个新来的红头带拳手也有两把刷子啊。等到大家都发现屠夫落了下风之时,韩文清已是将体型巨大的屠夫堵在角上堵了将近半个回合。

 

  还有十秒回合结束。

 

  叶修吹起口哨,这个叫韩文清的拳手力道和速度很快,但是技巧性不够,动作流畅度也有问题,所以中间几次衔接不好,他一旦这个回合没办法将屠夫干掉,就是白白浪费这个大好的优势。

 

  横直勾三拳组合技也没能把屠夫给放倒,第一回合结束。

 

  韩文清接过工作人员的毛巾,下意识去找刚才那个脸色惨白的男人,因为当他第一回合将近结束时,他脑内像是听见了谁的碎碎念。环顾一圈发现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韩文清便作罢,靠在围绳上调整呼吸。

 

  叶修皱了皱眉头,他出声道:“韩文清对吧?虽然是个新人,但攻击的态势真猛啊。”

 

  他这一出声,韩文清才发现原来这家伙站在自己身后。

 

  “我没见过你。”韩文清说是在这个场子里也打过不少比赛,况且他对整个小镇非常熟悉,基本镇里每个人都有点印象,但是对于面前这个人,他非常眼生。

 

  叶修拉起夹克,双手揣在夹克兜里,朝韩文清努努下巴,道:“去吧,第二回合要开始了,我只是个观众。”

 

  这场谈话只能中止,韩文清转身又上赛场,这时某个声音穿透人群的嘈杂与第二回合开始的铃音作响,使他清楚感受到脑内真的有个声音在响。

 

  “你应该试试屠夫的那招。”

 

  这个声音让韩文清一阵晃神,转眼间他便被逼到角落,屠夫次次击中他的头部,使他只能护头、护头、护头。场下已经开始在起哄,因为这个第二回合开始便显露出的下风实在是,太明显了。

 

  韩文清在被打的间隙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有余地去瞥了一眼四周,这次轻而易举看见,叶修的一双眼睛好像是红色,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小心不要被打死啊。”叶修的嘴动了。

 

  韩文清击中注意力,这个观战的家伙实在是太奇怪了,但是更重要的事眼前这场比赛。他在下一次被击中头部前侥幸闪过,同时,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他自己喜欢用左直拳是因为他擅长,然而右直拳这种出拳速度稍逊的进攻拳总是在被屠夫使用,虽然力道很大,但是容易展露弊端——

 

  韩文清发现了。

 

  每次屠夫使用右直拳时有个卡顿,好像是右肩的问题。

 

  韩文清眼神微眯,他知道怎样把这个大个子打趴下了。他的左直拳与勾拳组合着攻击屠夫的右半身,然而最终,韩文清以一个左手虚晃加右直拳的强劲蓄力爆发,将屠夫整个人打趴在地上,愣生生十秒没爬起来。

 

  场内爆出一阵滔天的呼喝,有人喊着韩文清的名字,有人在尖叫,有人在怒骂。总之,这个新家伙,大家都还没习惯他拳击场上飞扬的红头带和红拳套呢,这家伙就成王者了。

 

  韩文清下场之后几乎是翻遍了整个场子去找刚才的男人,仅仅披了件大衣。

 

  找到魏琛的吧台前,魏琛听说了韩文清在找的那个人,脸色很不好地给他指了个方向,韩文清道谢走了。魏琛心想,这家伙本事够可以啊,这欲擒故纵玩得的确是比较有水平的。

====================================================

老韩是什么种族先保密,叶修是吸血鬼,神烦的吸血鬼hhhhhh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