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Dearest Yuri:》02 [维勇/星际AU/中篇]

Dearest Yuri:


✲ユーリ!!! on ICE 的AU同人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 胜生勇利

✲梗来源于微博上阿蒙太太的军服

✲情节曲折(不一定很复杂)


第一章


Day 2

 

为什么会突然发出结婚的宣言呢?这是玩笑话吗,或是上位者的捉弄?胜生勇利不愿意作恶毒的想象,却也不敢留有一分相信或是奢望。

胜生勇利躺在温暖的床上,心下却没有一丝一毫睡意,腕上的通信器闪着微弱的光,一条简短的信息浮现在光屏上。它已经静静悬浮在那儿很久了,胜生勇利注视它很久了。

“明早去海边吧?早餐可以回来以后再吃。——V·F”

还没有给维克托回信呢,胜生勇利心下纠结,已经是凌晨一点,维克托应该也睡了吧?贸然的回信会不会惊扰他的美梦?胜生勇利陷入忧虑中,最终还是敲下回应的文字。他问道:“那需要我喊你起床吗?”

信息发送后,胜生勇利羞赧地关掉光屏,他祈祷维克托已经熟睡。然而几乎不需要分秒,就像是事先预设了答语一般,通信器发出滴滴声。

“那就拜托勇利了~”

胜生勇利很害怕自己会睁着眼睛直到晨线划破黑夜的静谧的那一时刻,他更无法入睡。这是代表维克托也在等候他的回答吗?果然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单纯的家伙,胜生勇利埋怨自己,把头埋进被子里,想到之前在温泉里维克托的话和他之后的举措,不禁一阵甜蜜的惶恐与心乱如麻。

 

维克托并不是在说笑,甚至严肃的神情还让胜生勇利恍若战场,维克托是指挥台上意气风发的将军,他是数万蜉蝣一般普通的士兵中的一名。

胜生勇利还能怎么样?他当然是在呆滞中答应了少将的求婚。

他做梦也想不到吧,会被牵着手走过幽深的回廊,他站在维克托的房门前等候维克托换上熨直的军服,而自己还穿着随意的浴衣。片刻后维克托出来,温暖的手套牵起他的手,走到大厅,所有旅客都惊奇地望着他们。

胜生勇利的父亲、母亲、姐姐,还有天国的小维,他们都在得知了这件事后都惊讶到一时慌乱的地步。妈妈抚着脸说道:“哎呀勇利这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

“怎么也不早些告诉家里呀?这位维克托将军不是你的偶像吗,怎么就、怎么就变成伴侣了?结婚这种事情,你怎么都不提的呀?”姐姐连嘴里的牙签都掉了出来,皱着眉头数落隐瞒家人的弟弟,但眼神里又仍是温柔的,披着艳羡皮的欣慰。

爸爸倒是非常淡定,他不过数着日期,喃喃道:“这可不得了,婚礼得尽快呢,好日子可不多了。”

胜生勇利无可奈何地打断了一圈乱的家人的妄想:“等等!大家等等!这事情也是、也是临时决定的……突然就……”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柔地覆在胜生勇利的嘴前,维克托跪坐在地上,挺直了腰,他将那些徽章尽数佩戴在胸前,将星在肩头熠熠生辉,庄重得有如宣誓效忠一般。维克托也是紧张的,可他的紧张不露声色。

维克托的声音稍稍有些哑:“我对勇利真心实意,我将用余生去爱他、护他,尽管日后会有坎坷的征途和战役,但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不会有问题。”

真心实意吗,飘忽的勇利在心中默默重复了这个词语,他是怀疑又惶恐的,偷偷侧过眼去打量维克托的神色,却被维克托同样望过来的眼神吓住,僵着眉毛又将眼睛瞥了回来。

胜生勇利一瞬间想到了“威胁”这个词,而后又摇了摇头。如果这是威胁,那么全联盟的女人都愿意被这样英俊的银发恶徒狠狠地威胁,就连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吧!

就连空气都寂静了下来,正当胜生勇利以为维克托说完的时候,维克托又接着开口:“或许这对勇利来说不太公平吧。要与我这样的人结婚,以后要在各个堡垒辗转,可能故乡就变成了睡前只堪想象的梦,说不定……哪天我们就消失了也不一定……”

维克托神色黯然。

胜生勇利又从维克托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可怜,登时心就软成了温热的泉水,还有咕噜咕噜的暗流在心底回旋。唉,真是没办法啊,胜生勇利垂头,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明明是那么崇拜这个人,崇拜到至今二十三岁都没有一次恋爱经验,梦里都会喊着维克托的名字那般崇拜。

“没关系的,我们都是士兵嘛。如果就连维克托都消失,那我们也会跟着一同消失的。”胜生勇利鼓起胆子,握住了维克托的手。维克托感觉手上传来的热度仿佛带有某种力量,使他一切负面的情绪都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胜生勇利说道:“我不相信维克托会输,如果连他也输了,那么联盟就会随之被击溃吧。”

“勇利夸赞得过头了,哈哈,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维克托笑笑。

其余人就看着二人在这儿互相夸奖又互相谦虚,突如其来的求婚带来的尴尬也慢慢被化解,最后姐姐清嗓,打断道:“总而言之,你们是决定要结婚了吗?什么时候?”

维克托被握住的手转而牵住胜生勇利的手,外人看来,他们已经全然是黏黏糊糊的亲热模样,再多加询问也不过是自己讨个没趣。

“是的,结婚。什么时候都可以,勇利觉得呢?我倒是迫不及待,我的结婚申请书已经草拟好了。”维克托点开光屏,将申请书的文字放大再放大,再调转过来,让一家人都得以过目。

姐姐果真啧了一声,听似抱怨实则赞许地说道:“真是准备充分啊!就差勇利把自己的身份验证输入进去了哦。”

胜生勇利一瞬间感觉到了局促,所有人都望着他,维克托将光屏推到他的面前,冰山般蓝得透彻的眼睛里却似是在说“仔细看看,看完就做决定吧”。就连自己家人的眼神里都是写满了鼓励——都怪自己当初对维克托的崇拜太过明目张胆了吧,怎么大家都是一副“恭喜啊你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的模样。

可是胜生勇利还是有不明白之处啊。他彷徨地一行行扫视过去,实际却没读进去任何一个字。最后他望着维克托的全名出神。

这时候,爸爸却突然问道:“维克托啊,为什么会找我们的勇利呢?你是名门之后吧,不要说整个第一空港了,大概整个喀俄涅星都是你的冰山花园吧……”

“爸爸。”胜生勇利突然喊住了父亲。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也让即将开口的维克托又寂静下来。未再言语,胜生勇利接过维克托的申请书文件,自顾自地输入了自己的身份验证,然后自作主张地按下了确认。

 

这一份结婚申请书就这样发送出去了。

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商量或改变的余地。

 

胜生勇利看见了父母眼里的担忧,姐姐似乎被自己这般果决的行动吓到了。可能若干年后会有人问胜生勇利是否会后悔吧,胜生勇利却说,这时他脑海中完全没有考虑过未来的事情。

一秒钟的伴侣也好,一生的伴侣也好。同样都是一场惊虚的梦境,梦里是不需要考虑未来的。他贪恋维克托隔着手套的手心的热度,更贪恋他的其他——烟草调的香水,脸侧细微的阳光下才显现的绒毛,被头发遮住的眉角极淡极淡的伤疤。

他完全不想要考虑未来呀,当下即是永久。

 

胜生勇利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陷入了睡眠,一夜极安稳地过去,醒来时却感觉隐隐有什么不一样了。脑子还未醒转过来,睁开眼就看见黑影坐在自己的床头,穿着柔软的高领粗棒针白毛衣,裤子下是修长的双腿,却是光着脚来的。

胜生勇利在看清来人后,瞬间就惊醒了。

窗外阳光大盛,即便寒冷的地界上连光都是寒冷的,但干爽晴朗的天气还是一扫前几日低气压的不适,让人有如获新生之感。

“完了,现在几点了??”胜生勇利抱着头,一脸呆滞地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看了看表,轻松地道:“九点过,还早。”

“不早了!!”胜生勇利摔下床去,手忙脚乱地找着眼镜,然后拉开衣柜翻找着衣服,却霎时间发现,自己对今天要穿什么毫无准备啊?他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迟疑地转过头去看着坐在床边的维克托。

维克托在注视着胜生勇利墙上的那些海报,其中一张还是喀俄涅星的招兵宣传海报,维克托敬军礼的肃穆的模样摄人心魂。那时的维克托才22岁,是比现在的胜生勇利还小一岁的年纪。

“那时的你,就已经是军团指挥部的明星了呢。”胜生勇利望了维克托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拿了一件牛角扣羊毛外套出来丢到床上,随即脱了睡衣,往身上套着外出的衣服。

在穿裤子时,胜生勇利随意地抬头一看,结果发现原本注视海报的维克托,竟然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胜生勇利吓了一跳,蹦跳着就把裤子套了上去,飞也似地扣上扣子,咳嗽道:“别这样盯着看啊!”

维克托却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有些欠揍:“可是我现在看勇利君的身体已经合法了啊。我不光能看,还能做各种各样的事呢。”

好吧,你别再说了。胜生勇利已经冲出门去洗漱,脸红得发烫,在厕所的冲水声中,胜生勇利都仍觉得自己像宿醉一般恍惚。他只能打起精神来飞速洗漱,又跑回房间,拉上快要重新睡着的维克托匆匆出门。

 

胜生勇利家没有车,维克托干脆提议,他们散步走到海岸好了。他们途径大桥,远方有仿古的建筑——说是仿古,但也建成几百年了,已经积累起了确实的年月。天气很冷,维克托和胜生勇利都没有戴手套。

于是维克托牵着胜生勇利的手,并将二人的手都塞进了维克托的大衣兜里。温热的大掌包覆着胜生勇利圆润的手指,那真是一双骨节分明却充满力量的美丽的手啊,胜生勇利心下如此感慨。

二人走到海岸,阳光将沙子晒得松软。两人坐在海边,天际发光发热的星球在古老的历史里被命名为太阳,现在依旧如此被称呼——不过在偌大的宇宙里,有成千上万个相同也不同的太阳罢了。

维克托向胜生勇利展示了二人结婚申请书的批复,虽然申请成功,但下面红色的一行字还是不容忽视。

维克托遗憾地说道:“高级将领的申请果然很麻烦啊,相应的部署也还需要很多时间,过些日子还要回俄罗斯S区——我的出生地去办理一些手续……好麻烦啊……”

但好在不是什么阻挠结婚这件事本身的大事。胜生勇利点点头,道:“那一起去吧。”

“嗯,日后勇利都要跟我一起去哦。”

维克托摸了摸胜生勇利的脑袋,黑色的头发看上去有种坚韧的硬度,但摸上去却意外的绒,软软的,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硌手。

“啊,勇利是记得的吧,当年的侦察小队。”维克托突然提起这件事。

而胜生勇利心想,维克托终于提起这件事了。毕竟这是一件不小的事,胜生勇利从凯沙堡垒退回喀俄涅星球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实际上,胜生勇利在军校中奋斗了好几年,终于终于进入了维克托的军团,却又在一个月后返回故乡,在这其中,胜生勇利的落败感很深呢。

胜生勇利调整了一下心情,那可不是一件可以轻易说出口的事情。但他还是说了。

“当年只有两个人回来的小队,除了队长和我,其余人都被敌军扣押了呢……”胜生勇利至今提起这件事来都仍觉得挫败。那毕竟像逃兵一样的做法,让胜生勇利消沉了好久。

在胜生勇利回来不久后,他就被上级下达的命令调回了后方。

维克托拍了拍胜生勇利的肩膀,说道:“之后的那些人,都被交换回来了哦。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如今联盟最稀缺的可就是士兵了。能进入我军团的士兵都是佼佼者,不能就这样轻易地损失掉。”

“欸!回来了吗!”胜生勇利突然激动了起来。倒不是他对同伴漠不关心,实则还是害怕真相使人伤心,况且前线的消息也很少往后方传递,不过一个侦察小队的死活,只有军团内部才会知道细节信息。

维克托用手指戳了戳胜生勇利冻得泛红的鼻尖,说道:“不过,那不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还记得军校的实战演习吗?你是喀俄涅星球的骄傲,当年获得了冠军。”

这样夸奖自己以前的战绩,胜生勇利觉得很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脖子,回应道:“其实来自第一空港的亚军尤里也很强,无论怎样,当年的冠军都会属于喀俄涅吧。”

“算了。”维克托突然兴趣缺缺,似乎不想再回忆往昔。

突如其来的松口让胜生勇利有些紧张,但紧接着下一秒,一个深吻就覆盖了上来。

 

泛冷的嘴唇在相接的那一刻像重获热度一般变得滚烫,维克托轻吮着胜生勇利稍显厚实的唇瓣,舌头舔过他圆润的唇珠,再捏起胜生勇利的下巴,微微使力使他张开嘴,舌头灵活地游进去,挑拨着胆怯的对方。

维克托的亲吻令人窒息,与其形容成舌吻,不如说是热吻,几乎下一刻就要将胜生勇利压倒在沙滩上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激烈的吻。胜生勇利甚至都不敢闭眼,生怕自己也变得热切的眼神会灼伤自己的眼睑。

这似乎是一个开始,胜生勇利的人生的变化不是从与维克托一同签下结婚申请书开始的,而是从这个吻开始。


============

接下来就是每一章都有肉的狂欢了………………狂风暴雨般的肉…………

维克托有小心思,结婚不单纯吧

但对勇利绝对无害,这是篇甜甜甜甜甜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83)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