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Dearest Yuri:》01 [维勇/星际AU/中篇]

Dearest Yuri:

 

✲ユーリ!!! on ICE 的AU同人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 胜生勇利

✲梗来源于微博上阿蒙太太的军服

✲情节曲折(不一定很复杂)


Day 0

 

新纪年324年,喀俄涅星[1]第三空港。

俯瞰白皑的静谧星球,仿佛就这般简单的驻足凝视就要被寒气所侵染。军官的候机室,就连玻璃都是带有些许温度的,似乎是要平衡这触目的冷意,给予等候者一点适应性的安慰。

这颗星球是略显荒芜和冷寂的,常年冰雪覆盖,来访者也少,其中大部分却也是归家的游子。第三空港下的岛屿与海洋对应着旧星上的东方国度,而此刻仅有一人的军官候机室里,那一位的家却是在同一颗星球的第一空港之下。

维克托·尼基甫洛夫没能望见运输舰的到来,只能拿了异国文字的报纸坐在软椅上,勉强打起兴致来翻阅一番。他的将星与证件都放在包底,一路上也不需要掏出它们来佐证自己的身份,只是被隔开在这看似尊贵的等候室内,寂寥的漫长时间里,他有些无聊。

望着日本语,他出神了片刻,又想到那个男孩的告白,被自己的副官笑着传送邮件过来的,一段不得了的告白视频。

 

男孩应该是偷偷将机甲开了出来,在空旷平坦的雪原上,用机甲配置的长剑在地上刻写出巨大的人名,他应该是对那样的文字不甚熟悉,从视频的俯拍中,名字慢慢成形。完成后,机甲略有摇晃地停在不远处,从里面下来的男孩,鼻尖瞬间就冻红了。

那时候男孩说的应该是这样朴实的语言吧,一看就是从冰雪的星球来的家伙,紧致的作战服下的曲线就像延绵的雪山山脊一样柔滑又锐利,皮肤白皙,黑发黑眸。他冲着镜头笑着,用日本语说道:“真希望维克托少将能一举胜利,夺回堡垒。”

“喂喂,你还真是大胆啊,这可是不得了的告白!”

“那你就别拍了啊!”说罢,男孩笑着走上前去,手掌捂住了镜头,两秒后黑掉的画面彻底戛然而止。

维克托想了想自己方才递交上去的调职申请,冰蓝色的好似冻湖表层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犹豫,几秒后他又开始草拟另一份调职申请,将调职时间延后,改至堡垒顺利攻下后再作调职考虑。

又是三个月的时间,维克托终于拿到了心心念念的调职——明面上是调职,实则算是带薪休假,来到闲散的后方的星球带进行驻守工作。他时不时还想起当时最终战上最后一丛火光的熄灭,最后的敌人被消灭在屏障外,像枯槁的干瘪的蛾子,细碎地悬浮在外太空。

当时的维克托满心喜悦,可这胜利的占比着实小了些。他心下想着,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再如此紧绷地皱着眉头冲在前线,即便回来时是面带笑容,但笑容也会充满勉强的凉意吧。

维克托可查清楚了这位偷将机甲开走的士兵的底细,浓厚的兴趣几乎是一瞬间牵着维克托的心走出了远远一截路,等到维克托回神时,他竟然已经来到了被雪覆盖的冬之星球。

这也是他的故乡。来自第一空港下俄罗斯S区的维克托,与第三空港下日本K区的胜生勇利,相较于不同星系间的无尽光年,他们其实隔得也蛮近的。

反正家中也无人等候,维克托将第一空港改换成第三空港,不过就是动动手指的方便事。顺道去拜访一下正在接受处分的胜生勇利——这大概是会对颓丧的年轻人有所鼓励吧,维克托只是觉得,他总能感觉自己隐隐作出了一些决定,但在见到那个人之前,一切的感觉都还是虚无飘渺的。

 

维克托正是为了确认这一点,踏上了姗姗来迟的运输舰。他没有特意带什么来拜访胜生勇利,也不需要事先告知胜生勇利。就让这一切自然地发生。

 

 

[1]喀俄涅:古希腊神话中的雪神Χιονη,Khionê。



Day 1


靠海的温泉乡与久久回旋的腥咸的海风总给人以浸泡在温热海水里的错觉,只是远远望见那飘升的热气,就让人感觉到了虚无缥缈的舒适感。

维克托是傍晚时分抵达新长谷町的。在运输舰降落于另一县市后,维克托又乘着火车抵达了这里,悠闲的小城市丝毫没有外界那般的危机感,仿佛从未历经迁徙,操持着与旧星时一样的生计,平淡又坚强地生根在以寒冷为主的土地上。

有些年日的温泉旅馆里微胖的老板娘招待了维克托。从踏入门的那一刻,维克托就在想,是否某个错落的回身,就会发生命运改变的相遇。古朴的旅馆没有过多的新潮科技产物,一切都还是纯真的模样,木墙上悬挂着旧星上拍摄的照片,这似乎是规定。

一种强迫性的恋旧使维克托内心发笑,他表面上也确实露出了风度翩翩的笑容,而这熟稔的招牌式的笑算是唤起了他人一点现代化的记忆。

“啊,是那个维克托少将吗……?”老板娘惊讶地问道。

还未放下手中行李的维克托只是微微欠身,长而威风的斗篷里是英挺的正装,即便摘掉了昭示军衔的标志与徽章,他的模样仍旧像是来公事公办的。“原来还有人知道我,真是令人欣慰啊。夫人晚上好,我不过是未曾预约贸然打扰的游客罢了,还请您替我准备一下。”

维克托一句甜言蜜语般的“夫人”令人感到心间一阵暖流涌出,老板娘连忙让女儿领着维克托去放下行李,又为维克托准备了浴具,放在了门前。之后一个电话便被拨了出去,自己总是神游的儿子在海堤上远望着天际,也被这个电话喊回了魂。

 

胜生勇利赶回家中时,维克托正享受着温泉浴场的舒适。温泉实在是令人感到筋骨放松、心情舒畅,在看见胜生勇利那冒失赶来的样子时,维克托更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勇利君吗?一起进来吧,很不错的温泉哟。”维克托裸着身子,跨水走向岸边,又拽了拽胜生勇利裹得严实的冬装,而胜生勇利只是被惊吓到一般后退,嘴里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维克托将军会在这里?!?”

维克托未加思忖,只是微笑着说道:“调职后听闻日本K区有很不错的温泉,恰巧又得知过一些勇利的事情,贸然前来,让你感到困扰了吗?”

原本以为胜生勇利会犯愁于维克托的提问,奈何胜生勇利竟然完全抓错重点,他突然间问道:“为什么调职?为什么……维克托少将会调职呢?不是才刚取得了凯沙堡垒的保卫战胜利吗?”

维克托见胜生勇利不肯下来与他共浴,也只能放手,转为靠着岸边的鹅卵石,竟有种神伤的错觉。胜生勇利立马反应过来,难道是自己说错了话?惶恐间,胜生勇利连忙补充道:“即便是调职,也会是这片星球带的最高长官之类的吧?或是……或是……”

一时间,胜生勇利竟找不到话去安慰“悲伤”的维克托。毕竟这只是个安稳的后方的星球带,就算是最高长官的头衔,也是配不上军神头衔的万分之一的。更重要的是,胜生勇利不说,彼此也都心知肚明,维克托一旦离开了前线,他就无法发光发热似过去那般。

 

那几乎是连眼睛都要灼伤的光芒啊,焚烧了不可计数干瘪的蛾子才绽放出那样光华的花,如今就要熄灭,就要隐匿了吗。

 

回过头去,维克托望见胜生勇利那悲伤的表情,终于是笑出了声。

“勇利不也是受了处罚留在家中反省嘛,我们的情形相差不多呢。”维克托用手指敲了敲岸边的鹅卵石,虽然话语也稍有尖锐,但却让胜生勇利心里好多了。

“您要什么吗?我去拿来!”胜生勇利又明白了维克托用手敲石子的用意,维克托再一次被胜生勇利的关注点击败,只得说道:“那就来点酒吧,要度数高些的。”

“威士忌可以吗?”

“清酒就好。”维克托一反常态道。

胜生勇利再次迷茫了。

维克托那冰蓝色的眼睛终于是向上望去,与胜生勇利对视,他说道:“难得不想喝醉呢。”

胜生勇利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那种被紧紧攫住的紧迫感竟使他那本就雀跃的心更加雀跃,他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浴场,直到配酒时脸都是通红的。姐姐提醒了一下,胜生勇利又用温热的手拍了拍脸。

结果脸更红了。胜生勇利又不愿怠慢,只得埋着头将酒送了过去。

在送酒进去前,胜生勇利特意换了一身浴衣,总算是清爽地站在了维克托的面前。他蹲下来为维克托倒酒,神态专注的模样却氤氲在雾气里,维克托不禁感慨,果然日本人那朦朦胧胧的东西就是如此迷人,就连胜生勇利那微微后敞的领子下的脖颈,都被雾气一一亲吻流连。

浸泡在温柔的水里,维克托静静地思考了片刻,他之前隐隐作出的决定,甚至是计划——都在这片柔软的烟雾中慢慢成形。清酒于维克托而言,更像水而非酒,但就是这样清冽的味道,使他有些昏沉。

胜生勇利为维克托添酒又添酒,在他好不容易终于要将心境放得平和时,维克托却突然站了起来。胜生勇利也下意识站了起来,背脊挺得是那般的直。

“这不是展现军礼的地方呀。”维克托轻松地说道。

胜生勇利又用力点了点头,那种纯真的服从令维克托无可奈何又无言以对。维克托清了清嗓子,几十秒内稍稍展现了维克托式局促,时而叉腰,又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际,最后眼神才飘回胜生勇利的身上,一路上视,最后落停在胜生勇利的眼睛。

维克托伸出手来,好似要邀舞一般的露出笑容,胜生勇利一时呆滞。

他未曾想到,维克托会如此说道。

 

“胜生勇利,我们结婚吧?”

维克托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胜生勇利的眼睛,然而明明只是深情的眺望,胜生勇利却随之闭上了眼睛。

 

还未当维克托再说些什么,胜生勇利就转身跑走,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胜生勇利也只是撑起身来,似乎想要以光速消失在维克托的眼前。想来那一绊已经昭示了这不是个梦,维克托叹了口气。

而胜生勇利却并未跑远,他几乎要窒息地靠在细栏的木门上,使劲地掐了掐脸,再将眼镜摘下来,用浴衣袍角擦掉了水雾,自己的喘气声在耳边无限回响,还掺杂了心跳的伴奏。

联盟的军神突然降临在一位入职一年就被处罚的军校毕业生家中,发出了结婚宣言。胜生勇利宁愿这是个梦,但一秒后他又觉得这不能是个梦,心跳愈来愈响,脑子过热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但他还清楚地明白。

这不能是个梦啊,胜生勇利又迷糊地连滚带爬回到了浴场,却惊恐地发现,维克托已经不在那儿了。巨大的失落突然笼罩在胜生勇利的心间,仿佛上一秒还热切的心,下一秒就被冰封得死死的,连颤动的余地都被剥夺了。

突然间一只手搭在了胜生勇利的肩上,大喜大悲间的胜生勇利往后望去,维克托令人心安地出现了。

“不是说笑哦,勇利君,这也不是梦。”

维克托如此说道。


===========

特地用了一种比较雪国和诗意的日系笔触来试着写,剧情比较搞事情,几乎每一更都有奇妙发展。

敬请期待wwwwww

如果有评论我会很开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283)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