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维勇/双人滑/车]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ユーリ!!! on ICE 同人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 胜生勇利

✲故事致予他们的冰场与爱情

✲但还是希望大家给一点点评价

 

 

这一年的三月,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深雪只融剩下了薄薄一层,花样滑冰的四大赛事之一WC也回到了其最初的主场,而也就在这一年,尤里·普利赛提不负众望地在WC男子单人滑中获得了冠军,开启了他今后长达数年在世界男子花样滑冰界的巅峰史话。

据说他的编舞来自俄罗斯花滑界早已正式退役的瑰宝——维克多,然而尤里站在领奖台上接受采访时还是如此说道:“啊,维克多那个家伙,并没有把最好的编舞给我,这只是他在做更重要的编舞时顺手编出的节目。”说完,尤里还摆了摆手,一副懒得多说的模样。

事实上,这些记者对维克多的兴趣从未消减,当即就有记者追问道:“那尤里选手的意思是——维克多,维克多还会带着新的编舞回到众人的眼中吗!?”

这一追问登时引发当场的记者们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话筒都要戳上尤里的脸,而尤里本来就不是一个十分有耐性的人,他恼怒地吼道:“烦死了!啧,维克多那家伙要做什么事肯定会给你们放出风声的……”话还没说完,人潮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推特!推特!维克多更新了推特!”那记者仰着脖子大喊,霎时间所有话筒都放了下去,记者们纷纷掏出手机,打开了推特,看见他们话题的中心——维克多,刚刚才发了一张照片,照片内容是维克多对着镜子拍着刚刚换好黑色表演服的自己,而镜子也映出了另外一人的背影,黑发的男人正调整着自己的白色表演服。

趁着众人还沉浸在维克多爆炸性的新推特内容时,尤里赶紧戴上兜帽,风也似的跳下了采访台,不顾一些眼尖记者的惊呼,隐匿在了人们视线之外。当他离开赛场乘上的士后,他打开手机,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内容让记者集体掉转注意力。

“嘁,不过就是一个表演赛而已。”尤里对维克多照片上那兴致勃勃的模样不禁发出了吐槽。表演赛要晚些时候才开始,况且这次的表演赛还有些特殊。一想到明明压轴的本来应该是身为冠军的自己,却被维克多微笑着压迫着让出了压轴的位置,尤里气得翻了个白眼,心想不再去管维克多的异想天开。

对于早已知晓大部分前情的尤里而言,维克多的一条推特并没有什么所谓,但这对于一众记者,这简直就是个爆炸性的新闻。要知道,维克多几年前退役以来,出人意料地中止了一切商演和表演赛的邀约,转而去专职地做一位选手的教练,而那位选手去年在拿到了WC冠军后,光荣地宣布了退役。

这下不仅无法在赛场上看见维克多,就连抓拍维克多作为教练观看比赛的照片都没法办到了。一年来维克多与那位选手销声匿迹,尽管他们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与记忆,但他们确实是消失了,仅有通过维克多与那位选手偶尔更新的推特才能得知,他俩现在还是活着的。

而这次维克多更新的推特上,维克多不仅换上了表演服,他身后那黑发的背影,分明就是他的“爱徒”胜生勇利,从照片上来看,两人的表演服极其配对,同样都是走精致的路线,不过维克多的黑色表演服上有更多花纹的点缀,而胜生勇利的白色表演服看上去更显纯粹。

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演呢。尤里以手撑着下巴,眺望车窗外圣彼得堡的圆顶教堂,心下还是有一丝期待的。毕竟那是维克多准备了很久的节目,自己这次表演的《 шторм 》(《风暴》)[1]只是维克多最先考虑但又枪毙掉的灵感罢了。

现在的尤里,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寻求维克多的编舞了。从今往后,他决定根据自己的风格自由进行编舞,至于维克多,就让他和胜生勇利相互拥抱着,自负而随意地干他们想干的事,离自己越远越好。尤里用鼻子轻哼一声,然而下一秒又放松地抬抬眉毛,露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

 

由于这次表演赛挂上了文豪普希金的逝世一百八十五周年纪念的名头,所有参加表演赛的选手为了致敬他,事先都准备了特殊的表演节目。尤里也不例外,表演赛由他这位冠军开场,气氛轰然达到顶点。

他所准备的以普希金的《Я вас любил》(《我曾经爱过你》)[2]为名的自由滑,以烈燃与热情为主要风格的尤里鲜少表演抒情节目,且他的抒情节目尤其不能错过。他被热情的粉丝喻为“极北的伊凡王子[3]”,这次以一袭轻薄的灰色点缀暗红的表演服出场。

所有人都为尤里演绎的主角所震撼,当歌唱家唱出“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时,尤里以一个莫霍克步滑入,接跳一个惊艳的勾手四周跳,直至缓滑至场中心结束。音乐悄然停止,尤里低垂着头,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完成最后的定点。

观众们都被感动到了极点,乃至接下来的表演选手都格外地认真,这是毫不输正式比赛的一场高水平表演赛,可不能在所有观众面前被比下去。高涨的气氛从初始持续到了尾声,因为几乎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消息——维克多要与胜生勇利一起出席表演赛,并送上准备了一年的礼物。

于是当倒数第二位选手退场时,整个冰场就骤起了疯狂的呼声,因为随之上一位选手的退场,那位银发的俄罗斯花滑皇帝一样的存在,带着那位名为胜生勇利的搭档出现在了场上。一束柔和的灯光打在了场外的二人身上,正在替胜生勇利取冰刀鞋套的维克多反应过来,以如常的微笑向场上的观众挥了挥手。

阔别了赛场一年的胜生勇利算是很久没在这么多人面前重新表演了,面上略有羞赧,他额前的碎发被精心打理过,如果有真爱粉在场,一定会发现他们的冰刀男孩比以往的任何一个赛季都更显得清瘦一些,胜生勇利捻了捻额前的黑发,维克多对他笑了笑,胜生勇利也忍不住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在场的记者都沸腾了,在场的观众也都沸腾了,他们看见胜生勇利身着清雅的白色表演服先行入场,沿边滑至场地另一端,似是静候开场。而一身黑色繁丽花纹表演服的维克多也踏上冰场,朝观众们挥了挥手,此时,场内竟是开始播放起了一段录音。

 

“大家好久不见,我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此次与我的爱人,胜生勇利,为大家带来一组特殊编排的男子双人自由滑。很抱歉与大家分别那么多年,请收下我们的礼物吧。”

维克多富有磁性且柔和的声音回荡在冰场上空,甚至录音播放结束后的几秒内,场内都寂静无声,直到维克多举起他的手,优雅地做出了音乐奏响的姿态,观众们都不禁捂住嘴,激动地等待着他们的瑰宝赠予自己的礼物。

 

钢琴落下了第一个音,辅以当前俄罗斯最出挑的歌唱家的醇厚如酒般的歌声,格林卡所谱《Я по́мнию чу́дное мгнове́нье》(《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4]轻缓温柔地开始,而光柱追随着维克多轻点冰刀缓滑出场,维克多舒展手臂,似是误入了花园一般的略有忐忑犹豫又好奇,在圆形步滑至半场时却似发现了隐藏之秘宝,伸手带出另半场的看上去如似胆怯的男人。

胜生勇利面上的表情十分投入,如是扮演着一个偶遇的惊喜的人,以雀跃的捻转步配以另一道光柱出现在众人眼前。维克多朝他伸出着手,但胜生勇利则是以羞怯的情绪拒绝了他。之后维克多不过笑笑,转而以更加潇洒的大一字步游滑在场上,并且在胜生勇利身旁流连,而胜生勇利则是以一个乔克塔步滑向更远。

胜生勇利好似一个昙花一现的幻影,此刻不可触摸却又贪恋靠近维克多,而黯自神伤的维克多一个内刃鲍步滑行回场中央,下垂的眼角中流溢出忧伤的思绪,而此时的胜生勇利也好似无法克制内心的渴望,直线滑至他身旁,而二人似是同步地小绕对方一圈,并同时跳接一个蹲转,韵律重合,二人如似相恋的火花彻底点燃。

双手交握,维克多的微笑中如似同时包含太阳、星与月,他们在浪漫的花园中相遇,而维克多接住昙花一现却可爱的恋人,而后如同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般,他们进行热烈的示爱,维克多与胜生勇利完成了一套极其浪漫的抛阿克塞尔三周,胜生勇利稳稳落地。

 

此时灯光骤然转变,暗色的亮光笼罩全场,而阿克塞尔三周后双手松开的恋人,却在小提琴声的加入时彻底地分别了。歌唱家的歌声转而幽怨和悲伤,似是暴风雨的前奏,二人各掌半场,中间却始终如同分割一般,无法相聚成了哀愁的主调。

维克多面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且哀伤,刀齿步中带有一丝焦急,离开恋人后的他遭遇了困境与折磨,在黑暗却又迷茫的日子里,他以简单的步法配合忧愁的表现,而另半场的胜生勇利就好似维克多一个甜美的梦境,胜生勇利令人惊讶的优雅的蹲转后接以蝴蝶转,起身后滑游半场,恰与维克多在场中相遇,却又各自背对离开。

胜生勇利眼里的忧伤也愈来愈浓,前摇滚步后接上后外接环三周半跳,紧接着又是一个后内点冰跳,最后接以平缓的燕式步,后抬平腿场内滑行。胜生勇利似是浅捂住脸,起身后望向维克多,却又退回黑暗。

乐声转而风暴般的激昂,困境里的绝望转而变成墨色的灯光投洒下来,整个场面只能见到维克多一人的身影。他以一个漂亮的直线步开启了狂暴的悲伤,大提琴蓦然加入,维克多切入场中,缠绵的大提琴与钢琴合奏出悲怆的高潮,而维克多陷入了恋人消失的痛苦中,一个高难度的幻影转行云流水般完成。

痛苦愈发令人难以承受,岁月消逝,幻影的尽头依旧是孤身一人。维克多在迷途的黑暗的冰场中快步滑行,一个令人叹服的勾手四周跳后,立马续接后外结环三圈半。令人心颤的刀齿步挫着冰面,仿佛将自己困守在牢笼一般,维克多一个燕式平转后转提刀燕,旋转时高昂的头颅与优美的颈部曲线却被阴影勾勒出萧索的轮廓。

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跳转动作的维克多的身上渗出汗水,打湿了他额前的银发,也使他的眼神中更是笼罩一层若有若无的光。以外勾步在场上滑行,维克多喘息着,乐声里的绝望与迷茫似乎在慢慢平息,而他抬起眼来,无论是绕行或是退行,他的目光都死死望住黑暗中的一点。

 

直到胜生勇利从黑暗中的那一点滑行而出,跟随在他身后,像是一场漫长的恶作剧终于行进尾声,又像是无尽的分别终于见到了曙光,胜生勇利得以跟随在维克多身后。此时的维克多却如同置气一般前滑着,直到提琴声消匿,只剩下柔和的钢琴。

就好像是时光倒流,依旧是潇洒的大一字步与羞怯的乔克塔步,二人却如同被特殊的磁场吸引一般,相向旋转,虚伸出的手重新交叠,这次的维克多仍是微笑着,微笑里却包裹了爱情的甜蜜与苦涩,他们以勾手捻转四周替换了抛阿克塞尔三周。

维克多托起胜生勇利的腰,优雅温柔地将他上抛,力度却非常合适,胜生勇利四周转体后稳稳拉住了维克多的手,完美地落在冰上。而这一次,他们的手再也没有放开,牢牢地牵住了幻影。钢琴声与歌声渐弱,二人冰场上的爱情故事也缓慢地进入了末尾。

最后的最后,维克多借以牵着胜生勇利的手,使其旋转落入自己怀中。二人的手里不知何时也出现了银色的晶莹的粉末,抹在手指上,彼此抚摸对方疲劳又幸福的面容,抹下令人动容的银色的泪痕。二人相拥,相视,再相吻。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乐声彻底歇止,歌声的最后,主演二人都静立在冰场中央,光柱的光线渐而黯淡,直至黑暗将相吻的二人彻底吞没。

所有人都几乎失语,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绘这一场表演。场内久久地寂静着,直到灯光重新打开,维克多牵着胜生勇利的手,笑着向观众鞠躬,场面才仿佛找回了灵魂,人声喧嚷。

 

讲解员在胜生勇利出场时的那道光幕降临时就停止了讲解,竟是留了一个完全安静的氛围给场内的两人。绝赞的男子双滑可能是绝无仅有的,而以惊艳观众为理想的维克多这次算是彻底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表演完后特地有记者上前对维克多与胜生勇利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维克多也表现出他对记者一贯的随和,娓娓陈答记者提出的问题。

“为我们带来了这样绝世的男子双滑,是在为这方面今后的发展做预告吗?例如长期进行商演之类的……”

维克多似是小作思索,然后伸出手指微笑说道:“应该不会哦,毕竟捻转和抛跳对勇利的要求会很严苛呢。大概只会在特定的时候吧,礼物要是太频繁就不会给人惊喜之感了。”

的确是如此,长期报道花滑事件的记者打量着胜生勇利,按他们的资料而言,胜生勇利不是纤细的人,听说还有易胖体质,然而这次亮相,他似乎为了完成双人滑中的双人组合动作而减肥了,原本瘦小的骨架看上去更加小只,瘦下来的脸上眼睛则变得更大。

记者觉得很遗憾,还以为能探听出什么维克多长期露面的消息。心灰意冷不过一瞬,记者心中的疑惑又冒出来,话筒转而递向胜生勇利,他问道:“虽说是双滑,但是竟然有维克多独舞的片段呢,很想问问作为搭档的你的感受啊!”

被突然提问的胜生勇利有些窘迫,他看了维克多一眼,维克多笑着“嗯”了一声,胜生勇利这才回过头来,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其实我也很想看维克多的表演,我觉得这样很好。”胜生勇利挠了挠头,接着道:“况且我虽然没有在冰场上起舞,但不代表我不在表演里。大概只能说是……虽然大家都在观看场上的维克多的表演,但维克多的表演只是为了诗里那位暗处的恋人吧。”

维克多突然伸手揉了揉胜生勇利的脑袋,替他回答道:“好伤心啊,明明是为了勇利跳的,什么‘诗里的恋人’,明明一直在注视你。”

记者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人怎么会在镜头前打情骂俏如此熟练啊,记者抹了抹额头的汗,心想大概都能猜到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了,但他还是要问出口。

“那最后我能问问,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诗与曲还有编排呢?是有什么寓意吗?”

原本这个问题应该由胜生勇利来回答,但胜生勇利只是戴上眼镜,坦然地用手肘抵了抵维克多。这样的话可说不出口,胜生勇利早就预料到记者会提出这个问题,他也早就甩给了维克多。

维克多咳嗽一声,青蓝色的眼睛晶亮,他可是很期待这个问题的。所以他还特地强调道:“采访内容请一字不落地放出哦,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原本失意迷途却一直追寻对方的角色应该是勇利君的,但最后被我抢过来了呢。勇利将这个角色让给我,这也才让我体会到了无论何时何处都只注视一个人的感觉。这场表演说是勇利君的生涯写照也不为过,可还是被我蛮横地抢了过来,粗暴而简短地体验了一番。”

“果然是欣愉交织痛苦的体验啊,但感觉如此真实。况且我也想让勇利感受一下,被一个人追寻的感觉是怎样的,被一个人注视的感觉是怎样的。我和勇利的相遇是命运和努力的结果,所以才格外不易,这次的表演也是想让大家感受一下我们所经历的。”

“因为他,心与灵魂都苏醒,从此拥有了生命、眼泪与爱情。很感人吧,不是吗?”

维克多笑着反问记者道。

记者呆愣地点头,这可简直是要落泪的感动。他可在场上看见不少观众流下了泪水,当二人最后相吻的时候,还有些女性观众捂着嘴一副流着泪情难自抑的模样。

 

“我和勇利君都让彼此的花滑生涯苏醒并圆满了。幸亏能找到这么棒的主题来契合我们的故事呢。”

 

留下这句话,维克多便牵着胜生勇利的手,朝记者点点头离开了。胜生勇利似乎还是很紧张的样子,背影里都还是满满的小慌张。记者适时地用手机拍下了二人牵手离开的背影,随后发上了推特,除了感动别无所言。

 


[1]《风暴》:A·C·普希金的诗歌。全诗见末尾。

[2]《我曾经爱过你》:A·C·普希金的诗歌。全诗见末尾。

[3]伊凡王子:俄罗斯流传最广的传说故事中,集天下最美好品质为一身的男人。

[4]《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1839年俄罗斯作曲家格林卡为A·C·普希金所写《致凯恩》所谱的曲子,而后献给了凯恩的女儿。A·C·普希金为其谱的曲也随之调整词作。该文后会放上俄罗斯歌唱家奥列格·波古金早年演唱的版本。文中所写的曲子为了配合动作,加入了一些想象中的创意,与原曲稍有出入。全诗歌见末尾。

 

 

 

 

肉走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73fc3b0a7aa0



附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奥列格·波古金演唱版本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4NDk4MjMy.html?from=s1.8-1-1.2&spm=a2h0k.8191407.0.0


附 文中诗三首原诗

 

《风暴》

A·C·普希金

你看见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吗?

穿着白色的衣裳,高临在波涛之上,

就是当大海在风暴的烟雾中喧腾,

和海岸在嬉戏,

就是当雷电的金光

时时刻刻用赤红的光芒照亮了她,

而风在打击和吹拂

她飘荡着的轻纱的时光?

在风暴的烟雾中的大海,

在闪光中失掉蔚蓝的天空,都是美丽的

但是相信我吧:就是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

她比波浪、天空和风暴,还更漂亮。

 


《我曾经爱过你》

A·C·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

 


《致凯恩》

A·C·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

因为生病很久没写文了,艰难复健,没办法写长篇,只能写个短篇来解渴T T

很想试试认真写一写冰场戏,因为曾经有对花滑很痴迷的一段时间,所以对花滑有一定了解,不过文中还是存在一部分想象成分,笑

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吃维勇!

谢谢大家看完wwww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2)
热度(2837)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