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This Is What He Came For》01.

This Is What He Came For

锤DJ 原作向


 

01.

 


齐格勒博士曾对莱茵哈特说过,当他使用冲锋那招时,得时时谨记自己已经年纪不小。尽管盔甲的保护能让莱茵哈特避免闪了腰,但巨大的冲力也会让人头晕目眩上一阵子。

莱茵哈特还记得齐格勒博士当时用她那小拳头给了自己粗壮的手臂一小拳。在此之前,他曾用一个冲锋抓住敌人猛冲下崖,好在齐格勒博士开启女武神,缓落到他身旁为他进行治疗,莱茵哈特这把老骨头才没散架。

然而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唯独那点儿可怜的习惯还残存在莱茵哈特的身体里。

他与守望先锋曾经的同事来到伊利奥斯,莱茵哈特是个孤家老头儿,斯图加特除了家乡这个名头之外没有别的令他牵挂,他依旧选择载着他那厚重的盔甲游荡世界,正义不死,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不能让正义死去。

所以当莱茵哈特撞落敌人摔下伊利奥斯的海崖时,他脑子里只剩下了齐格勒博士说的话,心想着自己估计要交待在这儿了。夜里没人能看见崖底有个守望先锋前成员躺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天使能对他说:“你会没事的,放轻松。”

他按了按自己的通讯器,看来年久失修的老东西也不管用了,嘈杂的电流音在头盔里来回震荡,令莱茵哈特有些想吐,他勉力地抬起手来将头盔摘下放在身侧,大口呼吸着伊利奥斯咸腥的空气,海风往他的喉咙里钻,再勾出血味。莱茵哈特咳嗽了两声。

 

之后一片寂静,莱茵哈特背靠岩石,等待同事的到来就像等待守望先锋的召集令一般漫长,长到他沉睡再醒来都看不见曙光。

 

卢西奥贴着崖壁滑行,夜已经进入了后半程,他的地下演出才刚刚结束,结束后便有人告诉他,运往到伊利奥斯的的新型毒品已经被解决了。卢西奥从里约热内卢赶来伊利奥斯,就是想截获这样一批荼毒他家乡的毒品顺便找找罪魁祸首。

结果告诉他一场演出后他的目标不知所踪了?卢西奥觉得有些郁闷,他听说运输的卡车摔下了海崖,当地的警方早已被压制不允许出警。究竟是何种不可抗力使得全副武装的运输车直接摔落下去?卢西奥决定去看看。

他贴行在崖壁上,使自己的滑行装置发出尽可能小的噪音。这附近都是居民,他不希望自己的助兴音乐打扰大家的睡眠。卢西奥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危险的事,尽管他料到他会与毒枭的打捞船相遇,但这也并不令他紧张。

真正令他紧张的,是他看见了崖底的那个金属大块头。

卢西奥鼓捣着手中的音速扩音器,终于找到了探照灯一样的装置,他按开灯光,这隐藏的按钮原本是他设计来为自己演唱会助兴的灯光,投射出的灯光上还有自己的名字,Lucio旁还有个头戴耳机的青蛙。灯光直直映在那人的胸甲上,照出粗粝的盔甲表面满是战斗的疮痕。

“这太酷了……瞧我发现了什么……”卢西奥发出感慨,面前这家伙确实算是个古董了,卢西奥原以为他得去些博物馆之类的地方才能瞧见其全貌,没曾想这位钢铁雄狮以如此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

不过卢西奥还没有余地去兴奋或是仔细观察,他必须得带这家伙离开。他将毒枭的运输车撞进了海里,自己挂在海崖底端的石层上,摘了头盔仿若安睡,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赶来的亡命徒一枪解决。

真是白穿了这么厚重的盔甲,卢西奥心想。

最后卢西奥找了辆吊车将穿戴盔甲的老家伙提了上去,挂住他的后领,像提小猫一样提起来,再丢进卡车车厢。卢西奥一同坐在卡车里,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大块头的人,竟然能把卡车内部塞得满满当当。

那时候卢西奥隐隐约约记得莱茵哈特的存在,但这太难与童年的记忆联系在一起,况且他当时也并不喜欢这个用锤子的笨重英雄,这看上去可比莫里森指挥官傻多了。卢西奥摸了摸莱茵哈特左臂上的狮头盾牌,只觉得这还挺可爱的。

他们一路将莱茵哈特拖回了卢西奥的住所。卢西奥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国际DJ,他们找了一片荒郊驻扎帐篷,挂上彩灯,满地都是音响与音响线,他们乐意时便会在这儿进行演出,白天时则偃旗息鼓。空旷的地方就连空气都是自由的,他们尽情欢乐,若是挤作一团那又和贫民窟有什么两样。

卢西奥将莱茵哈特露天丢在地上,搬了一台音响在他身旁开始循环播放着具有治愈效果的音乐,但他还是需要拆下这老家伙的一身重甲,让医生们来瞧瞧。他可不希望自己捡了具尸体回来,这会令他万分沮丧的。

他的朋友们帮不上什么忙,卢西奥干脆让他们都回去睡觉。他自言自语着探索着莱茵哈特的这身盔甲,心里暗暗希望自己的絮叨能让这位先生醒过来,这样就好办多了。

“希望你醒来时不要耳鸣,不过这也是必须的嘛。”卢西奥摸了摸着莱茵哈特这套动力装甲,一时间陷入了忘我的打碟模式,摩擦摩擦,玩够了又继续研究关节接合的地方。

然而守望先锋的科技并不是夜里接着微弱的灯光就能鼓捣明白的,外人拆甲并没有那么方便,不然面前这人也不会以“坚不可摧”为大家所称颂。卢西奥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倒在夜风里,但黎明来临前他的确毫无所获。

不过他在睡着前试图数一数莱茵哈特脸上有几道褶,大概这就是他睡着的原因。

 

莱茵哈特醒来时晨色尚浅,海岸线的尽头泛红,而他背后的土地平坦柔软。他应该是被人救了,莱茵哈特眨了眨眼睛,恢复神志清明,望了一圈周遭景色,不是在什么基地中,鼻腔内还有草地的晨露气味,莱茵哈特长舒一口气。

他的盔甲还紧紧贴合在身上,莱茵哈特闭目调整了一下,这才扶着地面坐起来。耳边似乎在回响着一首单调的旋律,无论睁眼闭眼都挥之不去,莱茵哈特定睛扫视周遭,看见了摊在地上大睡的棕色皮肤的男孩儿。

那的确是个男孩儿,莱茵哈特估计他不过二十余岁,身材精瘦不强壮,手中攥着一个扳手也不知是要为了撬开什么。莱茵哈特“起床”的动静不算大,也有可能是地上这位睡倒的先生睡得太沉,他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身上应该只有一些软组织挫伤,真是万幸。

长久以来作战的经验锻就了莱茵哈特的第六感,面前的草地大概经历过了露天音乐节,而周遭的帐篷里众人仍在安睡,脚边的男人同样。莱茵哈特必须离开这里,他头盔中的通讯器已经彻底报废,兴许他要借助一下这位好心人的帮助了。

打扰别人安眠是件非常不礼貌的事。莱茵哈特半跪在睡倒的卢西奥身旁,斟酌用词,庞大的身躯阻拦了一切的光,他俯身看向卢西奥,他昨夜应该为这位先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或许……或许莱茵哈特应该静静地坐在这儿,再等一会儿。他实在不能打扰这位好心人的清晨时光。

在等待卢西奥醒来的这段时间里,莱茵哈特仔细观察了周遭的环境,他大约知道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伊利奥斯这座岛屿的边缘,再往下走就是政府保留的林区,这儿足够空旷,可以嗨翻天也不打扰居民的生活。

对于昨夜的事,莱茵哈特没有什么过多的解释。他与他的同事知道这儿有毒枭聚头,他的同事留在装甲运载车处,保护守望先锋所剩不多的通讯发射装置,他还得靠这辆车来接收守望先锋的召唤——虽然这可能需要等上很久很久,久到所有人都遗忘了这件事。

莱茵哈特不能将运毒车拦停在路中央,他不希望这事继续闹大,卷入普通民众和媒体眼中。守望先锋已经解散,英雄的名声已经被抹黑,他不允许再有什么事能让那些该死的媒体再往英雄们的脸上画叉了。他可不想看见第二天报纸头条上将他这张老脸挂出来,配上些不堪入目的词。

于是他只能蹲伏在路边,待到运毒车抵达时将其一冲而下,并让其落入海中。他希望那些家伙来主动找他,而不是他主动去寻找那群臭虫的踪迹。至于他们贩卖的毒品,莱茵哈特十分痛恨这样的东西,尤其是其附带的强劲的迷幻和致暴躁效果,他不能让这样的东西流散出去。

沉思途中,莱茵哈特按掉了旁边的小音响,原来它就是脑海中回响音乐的罪魁祸首。然而音乐停止的一刹那,莱茵哈特感觉旁边的先生似乎醒了。

卢西奥揉了揉脑后束成一股的脏辫,上面粘附着一些细长草叶,而卢西奥本人似乎还需要一点醒转的时间,他的意识朦胧了一会儿,不由得迷茫地看了看周遭,没曾想一转脸就看见遮天蔽日的大块头,莱茵哈特脸上的疤痕配上他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格外凌厉。

这真的太尴尬了。卢西奥以为莱茵哈特生气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莱茵哈特为何要生气,但他连忙道:“您好,我是卢西奥·科雷亚·多斯桑托斯,如您所见,我不小心在草地上睡着了,待我去换件衣服好吗,您等等。”

说罢卢西奥站起来就脱掉了那件背后被露水打湿的背心,裸着上半身棕黑发亮精瘦细致的肌肉冲进了帐篷内,似乎是一阵翻箱倒柜,他换了一件绿色印有蛙脸的背心出来,他手上的扳手也不知所踪。

莱茵哈特刚想开口,卢西奥又回到方才的位置,一屁股坐下,继续开口道:“我的语速比较快,可能您刚才没听清,我叫卢西奥……”

“卢西奥·科雷亚·多斯桑托斯。”莱茵哈特平静地复述出了卢西奥的全名,即便这真的很长。

卢西奥稍稍有些惊讶,惊讶之余竟然一下子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思维全部跑偏到了另处。开玩笑,没有哪个巴西人能一下子就记住它的全名,这令卢西奥准备的自我介绍都打乱了。片刻后卢西奥才说道:“谢谢,我感觉有些感动。”他真的有些感动。

望着面前有些混乱的小家伙,莱茵哈特严肃的面容也有所松动,他耸了耸眉毛,伸出自己覆盖铁甲的大掌,道:“我叫莱茵哈特·威尔海姆。好心的卢西奥先生,对于您昨晚的帮助,请允许我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对于“好心的卢西奥先生”一句,卢西奥感觉很新鲜,他从没有听过这样的夸奖,如果这姑且算作夸奖的话。卢西奥也伸出手去,与这位满身装甲的莱茵哈特先生握握手,彼此的善意都让伊利奥斯略带湿意的清晨更加爽朗了一些。

“你这身动力装甲真了不起!看来你的脊椎并没有因为掉落悬崖而摔出任何问题。”卢西奥惊呼了一声,并接着感慨道:“我真是中头彩了,没想到能遇上守望先锋前队员。”

莱茵哈特觉得面前的年轻人充满活力,他这样的老骑士对此已经欠缺多时,看见卢西奥就有种心态复苏的感觉,但莱茵哈特也不得不联系自己的同事了,他很担心自己同事的安危。于是他只能站起身来说道:“卢西奥先生,能借用一下您的通讯装置吗?我必须要联系我的同事,我们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卢西奥不知道莱茵哈特有什么任务,他只知道守望先锋已经解散,理应再也没有什么任务。他一面掏出手机递给莱茵哈特,一面说道:“我没想到守望先锋竟然还在活跃。”

正在拨号的莱茵哈特动作一顿,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卢西奥,后者实在是比他矮小许多,莱茵哈特一只手能提起两个卢西奥。他捉摸不出卢西奥话中的意思,也不知道其对于守望先锋的态度究竟是积极还是消极,但总归让他有些难堪。

“事实上,守望先锋已经解散了。”莱茵哈特自己陈述道,是说给卢西奥听,同样也说给自己。之后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电话上,然而电话里不正常的忙音令人产生强烈的不安。莱茵哈特连拨了三次,一无所获。

莱茵哈特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征兆。即便他昨夜才结束了短暂的战斗,但他现在不得不进行下一场的战斗准备了。

他不能在这儿影响卢西奥的安全,莱茵哈特断定,那些家伙一定会找上自己,他们尤其乐意找上孤军奋战的自己,但莱茵哈特是不知退缩的。莱茵哈特永远不会背对敌人,他亦不会逃离属于他的战场。

莱茵哈特知道,这儿还有其他人在沉睡着,兴许下一秒他们就会醒来,而莱茵哈特也应该离开。他将手机归还给卢西奥,说道:“卢西奥先生,我将要离开这里,也希望你们多保重。”莱茵哈特扫视了一圈,然后道:“我会阻止那些人,如果你们的安危受到了威胁,我会及时赶到。邪恶必将受到正义之锤的制裁,我不会错漏任何一个人。”

莱茵哈特的态度无比端正,神情无比诚恳,仿佛在宣誓一般。卢西奥都听愣了,并觉得莱茵哈特所说的话真的很老派很有趣,他摇了摇头,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莱茵哈特那双蓝眼睛,他说道:“我认为你应该歇会儿。”

说罢,卢西奥从身后拿出了自己的音速扩音器,眼神里星点闪烁,光流涌动,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说道:“接下来就把事情交给我卢西奥吧。你追踪的毒枭也是我的目标,我绝不能让我的朋友们、亲人们陷入这个该死的毒品的地狱里。”

然而莱茵哈特只是挥动着自己的火箭重锤,确保自己的手臂力量正常。之后他便朝卢西奥点头示意,准备转身离开。莱茵哈特见惯了这样的年轻人,一腔热血,他要做的只能是在这些年轻人来搅局前解决一切,毕竟年轻的血液里沸腾的东西他止也止不住。

卢西奥略有不满,他举起自己的音速扩音器,试探性地发射了一枚音弹。卢西奥知道,就算这枚音弹击中,也不过是不疼不痒地弹在莱茵哈特的盔甲上。不过卢西奥没想到的是,莱茵哈特没有回头,左臂的狮头迅速延展出淡蓝色能量盾,吸收了音弹的全部伤害。

卢西奥皱皱眉,自言自语道:“我真是不凑巧,没想到能遇上守望先锋前队员。”


=========

旁友们,我下海了,锤DJ写起来

原作向吧,如果连载期间出了官漫有所冲突,那就当架空吧…………

我继续赶别的稿去了T T,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摸一个T T……

DJ真可爱!!!锤真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153)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