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朝荣》第一章 未来图景

|朝荣|

|全职高手 韩叶未來AU生子向|

|命随君出品|


第一章 未来图景


____


    因為愛

    一個人可以為另一個人改變

    根深蒂固的老毛病就此遠去

    為他變成一個還不錯的人


    因為愛

    驕傲的一加一不等於二

    而變成一個整體

    我們為彼此驕傲

        也為彼此臣服


    因為愛

    生命的煩瑣成為奇蹟的見證

    證明彼此不可忽視的存在

                                          

 <男人們的情詩> 01

___

  早春的初阳照进玻璃窗,透过房顶至地板的一整面透明墙,可见外部的人造云。大卧室正中的大床上一个人背对着阳光睡觉,结果被小声却咣咣咣连续不断的叩门声给闹醒。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床上的人揉着乱发下床,打着哈欠去开门,带着隔阂的雾声从门后传来,开门后声音倒是澄澈了许多。小孩儿在外面喊人,这个当爹的凌晨四点才睡,现在才七点半,但还是得起。

  “爸!爸!爸……唔”突如其来的开门让小孩儿愣了一下,打住了喊爹的声音,软软的唔了一声并往后退了一小步。小孩儿抱着枕头,对开门的大人道:“爸,我们几点去啊?现在太阳都出来啦!”

  叶修很郁卒,昨晚收了个尾,校对数据传感器,弄得有点晚。这下子被韩晁闹醒之后算是先得伺候小祖宗了,眯着眼摸上墙上的触屏,黑幕刷地从透明墙上盖下,窗帘拉上之后将韩晁转了个身往外推。

  把小韩晁推进他自己的房间,叶修微微弓着背又走回自己卧室,边走边道:“自己穿好衣服,等会再过来……”说着打着哈欠准备又偷偷溜回去,结果听见门外有解锁的声响,嗒嗒两音,结果耳闻韩晁脚步声也随着嗒嗒嗒起来,跑出房间。

  结果是两团肉噗地碰在一起,韩晁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声音埋在布料里,模糊地道:“爸爸回来啦!”然后听见进门的人脱鞋光脚走上地板,渐渐地,靠近叶修。

  叶修顶着两个黑眼圈转过身去,啊,看见这张脸,更困了。

  挥挥手,叶修道:“早安,老韩。”喊完这句话,心里不禁深深哀叹,这个熬夜的习惯怎么当初说戒就戒了呢。

  韩文清抱着儿子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逆着清晨光霞,风衣还没来得及脱下,韩文清用空出的左手拍拍叶修的肩膀,道:“再回去睡会儿,我去洗澡。”然后转过脸去对儿子道:“喊弟弟起床,待会儿吃早餐。”

  “哎!”韩晁被韩文清放下来,叶修早就钻进房间里继续补觉,韩文清站在孩子房间门口,听见哥哥把弟弟摇醒,结果弟弟迷糊中一个翻身吧唧掉下床……韩文清冲进去把孩子给扶起,面无表情地把孩子卷到胸口的睡衣给放下来,叶荣揉揉眼睛,还困着呢。

  算了,韩文清给叶荣揉揉小屁股,把他又抱回床上,对韩晁降低音量道:“陪弟弟再睡会,表演中午才开始,爸爸去洗澡。”

  韩晁可喜欢机甲,他听说今天是荣耀首批机甲的面世表演,是比全明星赛更炫目的场面啊!兴奋地昨夜里蹦来蹦去睡不着,早上也早早就数着秒数等着到自己平时的起床时间……不过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关上孩子房间门,韩文清才解开围巾脱下风衣抱在手上,推门而入卧室,里面暗得像个吸血鬼陵墓。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韩文清走到床边,俯下身对叶修道:“睡不着的话就进来。”之后转身进卧室洗澡,只有叶修听着浴室的淋浴声有点难眠,最后自己挣扎着起床,扒光了进去和韩文清洗了一个多小时澡才出来。

  最后叶修扒着门框蹭出来,清晨一炮来得不要太激烈啊!裸着走进卧室里找了件浴袍披上,调整落地窗透明度,适当放了点光进房间。叶修从床头柜上拿过金属手环咔哒扣在腕上,开机。朝上的针孔射出四方形银蓝色格网,叶修右手抬起将手腕放至眼前,慢慢拿远。

  “虹膜识别,通过。面部识别,通过。请输入语音指令。”

  女性金属音尖利清晰,叶修道:“荣耀。”

  “语音指令,通过。声音库录入准备完毕。请下达命令。”

  “键盘。”叶修语音刚落,身边蓝色虚影千百条线以他为中心绕转,两秒时间化作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透亮萤蓝色键盘与光屏,将醺黄略昏暗的室内映得异常明了。叶修头上搭着毛巾,左手擦头发右手快速敲打键盘,韩文清腰上裹着浴巾也走出来,叶修道:“来看看你的爱将,昨晚顺手也给你调了下。”

  说着叶修的面前又弹出了一张巨大的虚拟光屏,叶修手指像是贴上光屏一般,轻轻一划便把光屏甩到了韩文清面前,韩文清道:“手环,抛给我。”叶修余光一瞥,看见韩文清的手环原来放在他枕头边,蹭到床边弯腰将韩文清的手环一捞,抛给那个正在看自己新机甲的男人。

  韩文清戴上手环,迅速登入,轻触面前光屏上全方位的机甲图,昨夜叶修改动的数据如同流水一般无缝隙地嵌进他的资料库。切进仓库里的智能机器人的频道,韩文清指挥着小机器人利用高清摄像头将机甲的各方面细节现场拍摄。

  “终测结果怎样?”机甲的终测正好是在韩文清出差的间隙进行的,人不在,本想交给霸图的人来负责,但听说叶修潜入进去围观了整个终测全程。叶修看问题看得最明白,于是韩文清这样问道。

  叶修道:“还不错,不过比起‘君莫笑’还是差点。”说罢叶修突然就把他自己面前大大小小的光屏收了大半,删减删减最后面前只留下一个小光屏,开了声音,抱臂站在那儿自己开始看了起来。

  “在看什么?”韩文清走到他身旁,键盘也随之移动过来,声音走近了才听得清楚,画面闪入了眼中。

  那是一段录像,镜头就摆在那儿,不挪动,也不绕圈,不知是在哪个仓库,也不知是型号多老的机器人所拍摄。黯淡的灯光,压抑的紧张感,画面中的二人在组装庞然大物,每一个零件,每一块喷漆……听见矮点并且身形有些臃肿的人站在下边说话,另一个站在高处焊接外壳,两人忙忙碌碌,都没有注意到录像的开启。

  那是一段风云并起的混战历史,就像乱世,就像即将崩坏的末日。人心与命运被黑暗给蒙蔽,不可知的道路隐藏于雾霾里。可生命不因有困障而停步,希望不止,暗土之下曙光仍在发亮。

  “没想到大家都好好活下来了。真是奇迹。”叶修的眼里是幽暗透着光,扑闪,他的感叹在此刻插入,明显是被感动了。

  是啊,这是个奇迹。韩文清这样想道。

上一篇
评论(3)
热度(3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