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塞壬》00-01.[韩叶/人鱼设定/傻白甜]

《塞壬》

全职高手 韩叶向 AU

霸道总裁(伪)韩文清x人鱼叶修

 


00.

  年轻的水手闭上了眼睛,由于许诺的生的希望,他不再恐惧死亡。水手枕在人鱼冰冷的鱼尾上,人鱼拨开他湿黏的额发,亲吻他带着血与疤痕的额心,血的铁锈味和海水的咸刺激着人鱼不发达的味觉。人鱼用自己冰冷的手抚摸着水手平静的胸口,抚摸过那些绽开的伤,他却找不到任何能修补它的东西。

  人鱼找到了自己的宝藏,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宝藏。秘密揭开的那一刻,天上的星轨勾勒出了圆形的迷宫,海潮褪去,礁石上没有日夜拍打的浪花,一切都入眠了。

  下一次再会将是一个吻。

 

01.

 

  岛上灯塔的光近了,在夜色中有节律地明灭着,一艘飞桥游艇向岸边笔直驶去,今夜的海平静地连波涛都如同入睡,一个漫长的星夜似乎永无止境,而岸上林地中央的高地上,海景别墅的玻璃幕墙灯火通明,别墅立在眼形的岛屿中央,乘坐直升机俯瞰,瞳孔之处如同镶上钻石。

  韩文清站在甲板上,邻近的岛屿被修建成了一个巨大的娱乐都市,仿佛将整个拉斯维加斯搬到了海上,从那儿离开的韩文清觉得自己耳边还回旋着骰子嗒嗒碰击的声音,这个岛是他好几年前投资时拿下的,现在由于“海上拉斯维加斯”——崔顿岛的落成,周围海域的小岛被炒到天价。

  最近陆陆续续地不少人来寻问韩文清是否有将岛屿转手出去的意愿,这才使韩文清想到了这儿有一个修建好的度假胜地。他原本只是想将它搁置在那儿,反正已经请了管家在岛上进行维。然而他在崔顿岛进行一些商务会议时才发觉他比想象中更想要登岛一看。

  梦里有号角的声音在风声里疏远,海浪里卷着海螺的呼奏拍打过来,如同潮水,水从砂砾上滚过,无数闪烁的星子从砂砾深处升上,它们汇成了一个灵魂坐立在岸边的礁石上,月光照到他躯体的一刻,他便倏地消散了。梦里的韩文清站在海岸上,甚至能感受到湿润的沙子包裹着他的赤脚,忽然间他被人搂住了腰,心里却没有产生一丝疑惑。

  这几日里,他一直没有从这个梦里醒来,只要阖上眼睛,他就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随着游艇逐渐靠近码头,管家的身影也变得清晰可见。码头的位置位于整个眼形岛屿的眼角处,韩文清之前在电话里已经和管家交待好他的行程规划,一下游艇他便上了车。当他真正踏上这个岛的土地的一瞬间,他竟然猛然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愈到深夜,这种悸动愈发令人窒息,不知其缘由的人感到心烦意乱,管家建议他去海边散散步,说不定是韩文清最近太忙了,而海岛的夜景和海风能舒缓心情。 

  韩文清却没想到自己一来岛上就碰见了灵异事件,至少他认为是灵异事件。

 

  韩文清换好了一身夜跑的装备从别墅处出发,沿着别墅一路向下跑向沙滩,他在沙滩上跑完半程再回返时,扑岸的海浪却突然急促了起来,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刚登岸时波涛温柔,此刻的海浪却如同使力攀爬上岸一般,每一次盖上沙滩都更加向前。

  这使得韩文清加大了步幅,然而他却在一个浪潮退去的瞬间看见一个赤裸的少年呈现扑街的姿态,脸朝下埋在沙子里,直挺挺地躺在哪儿。

  一瞬间韩文清掏出了手机,想要通知管家来处理一下。他不怀疑隔壁崔顿岛上常有一些欠钱的赌徒会被沉水,尸体漂到这儿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此时韩文清打不通电话,这就有点令人后背发凉了。

  韩文清停在远处打了三次电话,通通以占线告终。

  正当韩文清放下电话还没决定好是要去一查究竟或是转身离去时,他突然看见那沙滩上的“尸体”动了。韩文清突然涌上了好奇心,这使他继续注视着那个月光下照得有点惨白的躯体。结果没有令他失望,令他吓了一跳。

  那人缓缓地坐起来,他用再次扑打他身躯的海水把脸上的砂砾洗干净,想要站起身,下一秒又跪倒下来,反复几次后下盘不稳地终于站了起来,然后……然后就杵那儿不动了。

  就这样站成了一尊雕塑,韩文清也站在原地继续观察着,看见那少年挠了挠大腿,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韩文清的脑内贯入了许多嘈杂的声音,似是风雨夜中的雷暴在不远处劈落,人声纷扰,倏忽间又骤然寂静,陷入一片嗡鸣中,脑袋胀痛,气泡在自己耳边弹破,气压增高的感觉让他产生了错乱。

  模糊之中有声音的碎片逐渐浮现出来,拼成不太流利的话语。

  鬼使神差地,韩文清走向了那个海边的人,明知道这人确实很诡异,但韩文清却脱了外套,从身后给那人披了上去。

  等韩文清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这么做了,而那个人麻利地穿好外套,拉上拉链,转过身来后第一句话是:“偷窥不是一种美德哦。”

  韩文清拿起手机来准备再打一个电话给管家,这次他打通了。韩文清眉角都抽了起来,问道:“李管家,岛上北岸有个裸奔的男人,请派人过来处理一下。”

  “北岸?是不是也是个中国人?”李管家问道。

  韩文清打量了一下叶修,“也许吧。”那人说的中文有点怪,但也不是太怪,韩文清不确定。

  李管家在那头笑了,道:“那是岛上的帮工,老职工了,呆了五年唯一一个没想离开的老伙计,人有点怪,我会提醒他注意的。”

  韩文清又问了李管家几句,得到的回答无非是你安心吧这人不是坏人是个活人,只是习惯和爱好比较独特而已。韩文清不太能理解这种夜里扑街是种什么爱好,他觉得有点瘆的慌。最后韩文清问了那人名字,听说那人叫叶修。

  叶修在韩文清打电话的时候开始小幅度地在周围走动,终于等到韩文清挂电话,叶修道:“我要去拿衣服,我也不想裸奔的。”说着脚步虚浮地一溜小跑跑开了,韩文清眯着眼看见那人跑进林子里,过了一会儿确实穿了条宽松的运动裤出来,自己的外套还穿在他身上。

  想到这个人也算是自己的员工,韩文清上前去对叶修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趴在沙滩上?”

  叶修拨了拨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道:“大概是我上岸的方式不对。”

  “你刚才确实是裸着没错。”

  “对着月亮晒鸟也并非我本意啊。”

  叶修摊手,海风一吹,不少发丝黏在叶修脸上,叶修抬眼起来看着韩文清,突然没头没尾地道:“完了,你比我想象中年纪还要大,我看上去咋这么小?”

  韩文清的脸比夜色还黑,忍无可忍地问道:“你今年几岁?是童工?”

  “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回去吧。”叶修把运动卫衣的领子扯起来,倒是很自然地把半张脸埋进了宽大的运动服里,率先迈开步子赤脚准备走回去,回头一看韩文清未动,于是他的声音从运动服里传来:“愣着干嘛,穿短袖吹海风会感冒。”

  “谢谢。”韩文清出于礼貌回了一句,心想我外套穿你身上呢。

  叶修毫不客气地道:“不客气。”

  这哪儿来的少年?走在上坡路上,韩文清看着路旁的林子,心里一百个疑问轰地炸出来,抬头看见少年回头在看他,韩文清的目光却全部被那双眼睛抓住,漆黑的颜色里旋转着未名的亮光,韩文清觉得那目光仿佛穿透了自己,而自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什么。

  叶修慢下脚步来,和韩文清并肩走着,韩文清觉得这条路异常的长,知道别墅就在顶端,但总有种望山跑死马的感觉。

  良久,叶修先开了话头。

  “你就不好奇我从哪儿来吗?”叶修问道。

  韩文清道:“没兴趣。”

  “再给你一次机会。”

  韩文清还想再重复一次“没兴趣”,结果话到嘴边变成了:“那你说吧。”

  这令韩文清尴尬,他明明不准备问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韩文清加大了步伐,叶修道:“你得慢点,我跟不上……我是人鱼啊。”

  这句话令韩文清猛地停步,叶修跑到他前面,逆着月色,站在斜坡的高处,他道:“我今年七百三十一岁四个月零三天。好吧我具体也记不清我多少岁了。”

  韩文清觉得这孩子肯定是被水泡傻了,他看上去也就十七岁的样子,兴许是在这个封闭的岛上住久了住出了幻觉,他可能要告诉李管家一个不幸的消息,那个唯一的老伙计也要走了,韩文清准备把他送去精神病院看看。

  叶修看出了韩文清的不信,他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朝韩文清伸手,韩文清迟迟没有回握。僵持数秒后,叶修对他道:“真令人伤心……”

  话还没说完,韩文清再看叶修,发现叶修的面部发生了些许变化,具体怎么变的韩文清也说不上来,最明显的应该是叶修的耳朵,像是边缘崎岖的蝶翅,又像色彩斑斓的鳍,可以看见细密的血管分布在薄薄的皮层里,叶修自己摸了摸耳朵,道:“你要不要摸摸看?”

  韩文清没有办法不与叶修对视,有一股力量让他无法扭转自己的视线,但愈是盯着他,愈觉得自己坠入了深渊里。奇怪的是,由不安感带来的焦虑在慢慢减退,直到韩文清触及叶修耳翼的一刹那,韩文清大脑一片空白。

  “欢迎回来,年轻的水手。”

  叶修这么说道。

  

==============================

我要写傻白甜,我就想写他们疯狂的啪啪啪,谈恋爱,前世今生只是一个梗,对的一个梗

感谢kuro日更的韩叶图,没有她我绝对不会想回来重新开始写韩叶的……不容易啊

我喜欢人鱼设定,美味

欢迎转发留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20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