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朝荣》 第八章 新星

|朝荣|

|全职高手 韩叶未来AU生子向|

|命随君出品|

 

第八章 新星

 

————————————————————————————————————

 

  我躬身輕護你心中搖晃的火燭

  你不熄滅在風雪中

  我也因你不會在困途中僵冷

<男人們的情詩>08

 

————————————————————————————————————

 

  “导线”是一种微型传导物质,类似于纳米芯片,直接接收脑电波,与机械战士的终端对接。然而“导线”不止是简单的单线连接。

 

  想想这多可怕,在你脑子里装上一个中转器,别人直接对着你的脑子发号施令。

 

  韩文清这几天在做的事情就是——拆“导线”。抽丝剥茧,层层推进。他原本在霸图的基地里就想干这事,但他并没能——他没办法把这些要打进身体里的东西给仔细钻研一道,新老板不会想看见他去钻研这玩意儿。

 

  他猜想,要是能顺藤摸瓜将芯片分离出来,结合叶修这边掌握的技术应该能进行二次处理。这二次处理能干的事情就相当多了,无论是倒追威戈的信号还是换个安全的方法使用机械战士,都没坏处。

 

  这个猜想现在已经被验证到了不算太浅的阶段,至少他能提取出芯片里的信号波段。今天威戈的异常信号狂轰滥炸地投下来,这算是给韩文清一个突破口。他在这里建立一个同样的信息库,就可以把威戈特殊的信号密码琢磨出来。简单点儿说,就是积累到一定时候,他就能把那些异常波段翻译成语言文字——因为威戈这些信号本身就是文字。

 

  这个工程量太大。

 

  顺带,韩文清已经大概看出威戈的意图。他们准备将这些战队一个个吞掉,就像次生演替总是要快一些一样,有基础的战队可以为他们干更多的事。他们出钱去买,然后花功夫去改造,买不到的就将他们的机械战士抢走——人就杀掉好了。

 

  在这个人心浮沉的时代,暗色密布的不止是整个天幕与土地,连人都在改变。抢夺,掠夺,杀掠,杀戮,屠杀。历史如此进行,周期循环。政府无力,缺失更强硬的手段,仅仅以福利与堡垒本身的存在来保证自身地位,注定不太平会来得更快。

 

  而与蓝雨众人待在一起听详细情况的是叶修和唐柔,姑娘边听边翻动着实时新闻,战队最喜欢的是上电视,最不喜欢的也是上电视。这个关键点,谁也不想在新闻里看见和听见任何荣耀体制下的所属战队出现异变。不过她在等的希望不要发生的新闻是运输舰爆炸这一类的。

 

  卢瀚文穿了一件灰色的棉质套头卫衣,深秋却穿得相当单薄,可能是因为G要塞的设定气温相对高的缘故,众人离开逃奔,炮火就在身后炸成了一朵一朵泥灰烟尘的花。大家一个个轮着来,将整个蓝雨被收购未遂的事实呈现给叶修。

 

  郑轩这时道:“正式遇袭前的信号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在调测基地的防护系统,然后接收到了这段讯息。我猜它的意思应该就是‘发动总攻!’之类的,不过也可能是‘连窝端’……”

 

  “等等,这段新闻。”唐柔突然说了一声。

 

  继而她将声音调大,调大调大调大,整个训练室霎时间都是电流的疾走,金属女音没有语调的念着新闻。

 

  “半个月后开放新星的居住,地球将被称为旧星,它难以负荷庞大的人口和资源消耗,虽然十分不舍,但生活仍得继续,让我们来看看已经完全建设的新星的图片——”

  

  这个消息大家绝对不陌生,但是在此刻重新被提及,并且已经有了如此之大的进展,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卢瀚文都不禁破口问道:“这是要干嘛?这不会又是什么阴谋吧?”

 

  叶修手示意蓝雨那边的躁动停一停,他道:“你们应该不是第一个遭袭的战队,现在推测下来,恐怕政府那边有不少是倒向威戈的人。”

 

  坐在稍后位置的李远却突然道:“不,我们是的。在我们之前的许多小战队都被收购了。只有我们态度最坚定,不接受威戈的那些屈辱条款。”

 

  “这么说来,二十战队里第一个拿来被开刀的就是霸图了啊。看来你们还不是最惨的。”叶修摸摸下巴,蓝雨的人还在消化信息中,只有卢瀚文小子反应过来,拍拍大腿感叹着韩文清说什么都不应该被开。叶修想,韩文清要是听到这番话要气得个好歹。

 

  韩文清给叶修发了个短讯,道:“我刚才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叶修手快,飞快地回复道:“需要我过去一趟吗?”

 

  “嗯。”

 

  真不愧是叶修,他俩玩这种你上句我下句的游戏真是默契十足。两人的思维模式虽然差得比较远,但思考问题的路线偏差不大。有些事实现在不能一口气全抛给在场之人,或许等喻文州和黄少天到了之后,他俩这种二人会谈秘密筹划的模式才得有所改变。

 

  不过韩文清又发了条短讯过来,说:“告诉蓝雨的人,他们即将会有很多新伙伴。”

 

  叶修如实复述给众人道:“你们即将会有很多新伙伴。”末了还加一句:“所以,随意一点,不要那么紧张。”说完就溜开这个沉闷的小圈子。

 

  蓝雨的人心里大呼你妹,要那么多新伙伴干什么?一起来玩耍的么?放屁啊这时候我们才不需要新伙伴啊!

 

  事实上,韩文清也得知了要搬迁新星的消息,因为在新闻公告前的几十秒,他可算是拦截到了一次威戈的芯片信号,到此以来他的信息库就可以基本建立。叶修能帮他编写密码表,叶修干这个真的很专业。

 

  叶修小跑着跑到韩文清跟前,立定站好,喘两口,韩文清直接要了叶修的通讯器,把信息库传给叶修。叶修道:“等等,你不会说,你要告诉我的重要的事就是‘下来分析密码’吧?”

 

  “不是。刚才新闻公告播出之前几十秒,威戈向H要塞投放了信号。我拿刚才公告内容和信息库中已知的信息尝试着对应了一下,完全契合。”韩文清仍然在各个频率段尝试着调取威戈发出的信号,手上一直在忙活。叶修道:“你现有的信息还有哪些没有破译?破译的给我,没破译的也给我,我好久没干这事了,可能刚开始会有点手生。”

 

  韩文清眉毛一挑,伸手狠揉了叶修的头发一顿:“你每次破译我们霸图的信号密码是倒是非常顺手啊,在我们要去开荒的地方蹲点,匀走不少货。”

 

  “嘿嘿嘿嘿,哥走的就是技术流。”叶修一晃闪到了离韩文清三步远的地方。

 

  预计着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运输舰快要到了,叶修又让魏琛跑一趟,然而韩文清手头的信号接收器开始滴滴滴滴的响了起来,韩文清和叶修同时停下手头的动作,所有注意力都转到了信息的接收。然而滴滴声竟然连响五分钟,在第二分钟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忙活着查信息投放地,当他发现信息投放地仍是H要塞时,他心中的警铃大作。

 

  几乎是信息接收刚止,叶修就接到了电话。没有显示来电方,来源地址也没有任何注明。

 

  叶修接起了电话,那头响起了和他声线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语声。叶修平静的听着那头的叙述,最后潦草地回了几个“知道了”“我考虑一下”“你先去”。韩文清在尽力处理信息的间隙抬头看了叶修几眼。

 

  那是叶秋的电话,问他,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新星。而叶修如此平淡的反应让那头有些不满,叶秋的焦急已经越过空间到达叶修身边开始捶打他了,然而在得知了他手头船票数量相当有限的消息之后,叶修的冷淡算是回绝了叶秋。

 

  叶修挂掉电话后接过数据分析的活路,开始破解密码的各种尝试,结合韩文清已破译且对上的信息和密码,叶修的脑子飞速运转着。韩文清看见叶修对电话那头之人的态度,只是稍微反应一下,便知道了什么似的皱起眉头,问道:“你的家人?是关于搬迁的事情?”

 

  叶修纠正道:“这不是搬迁,这是逃命。你和我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这些我们居住并深爱着的城市里。你等等吧,等会你家里也会给你来电话的。”

 

  韩文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通讯器。

 

  然而叶修从一旁拉了个椅子坐下,顺便披上大外套,他对现在的情况,说不发愁是假的。

 

  “老韩,我们搬到新星就没有意义了,那是妥协,到了那时候荣耀已死,我们也再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叶修的声音徐徐,还是那么随意的姿态,但他话语中的坚定将韩文清内心的震荡平复下来。跟着叶修走,他的执着会深深影响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缅怀的空闲,也没有停步的理由,甚至连彷徨都不允许了,叶修的魅力就在于他能让你睁大眼睛,看清前面重重的障碍,却能更加心定的随着他踏过没有尽头的独木桥,通往梦想。

  

===========================================

我,还是发一发吧。我这里是有存稿的,但是慢慢发,边改边发……

大家来聊天嘛,看完了来点评论好吗,好寂寞啊嘤嘤嘤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1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