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丐哥你爱不爱我》01 [剑三反穿越/苍丐/未来星际]

丐哥你爱不爱我

 

-反穿越文,受从剑三世界观里穿越到未来,主攻,如果说要有一个cp的话,是苍丐

-粘人心机婊收集癖苍爹攻x屌天屌地龙傲天丐哥受

-随便写的未来星际向,可以当做原耽来看

-非常扯

 

01

 

“对K。”

“对2。”

“不要。”

“炸!没牌了!哈哈哈哈!”

“炸你妈啊!我操,不玩了。”

“燕老三你这手气不行啊,过生日怎么连个扑克都输十把。”李哲茂把模拟扑克牌也往桌子上一扔,扑克牌的投影分解消失在空气里。

对面的燕星渊气得脸都黑了,他今天生日,从中午闹到了晚上,燕星将家的三儿子生日来了一大帮人,好不容易晚饭后他爸领着一群人去了别的地方聚,自己留了几个狐朋狗友打扑克,结果输得自己只剩个裤衩,上好的西装都丢在地板上吃灰。

李哲茂搓搓手,刚想坑一把自己这个老友,结果一旁的柳昊不咸不淡地道:“老李开了个透视,你的牌都被看光了。”

“??小柳你不得劲啊!怎么就这么掉你哥哥的底呢。”李哲茂尴尬了,只见今天输得脸黑的燕星渊上来就踹了自己几脚,踹得自己哇哇乱叫,李哲茂抱着肚子满屋子乱跑,燕星渊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傻逼怎么我生日都还要坑我,柳昊在一边耸肩看戏。

今天燕星渊过了个很不好玩的生日,他是家里的老来子,家里一个大哥一个二姐,就连二姐都比他大十一岁,所以一家人都很在意这个老三,但燕星将没想到的是,他家这个老三是个没上进心的家伙,天赋极好,然而脾气怪得出奇。

 

前几天燕星渊才从法德尔星系回来,十仗全胜,人送外号华国小军神,大的小的战役只要他出任指挥官就没有输的时候,就连zongli都要亲自去青龙港接人,准备给他升军衔,还准备了一架3S级的名为“苍雪龙魂”的重盾中微子机甲,这让一众同龄指挥官都犯红眼病。

然而燕星渊这人临到青龙港的时候,自己不顾阻拦,一路开着自己的驱逐舰“燎星”就跑了——是的,他就这样跑了,从帝都的民用港回的帝都,把他老子气得在星级会议上大发雷霆。

燕老将军当场就说要回家去抓这个儿子来问问是怎么回事,结果燕星渊一到家就晕倒在他妈面前,可把燕老妈吓得不行,赶紧让机器人把儿子抬到房间去,找了医生来看病,说是精神高度紧张突然松弛后的虚脱,总而言之这分钟别再刺激他了,他们儿子的脑子需要休息休息。

就这样,燕老将军接过视频一看自己那个小军神儿子在家里病歪歪地躺着,脸都白成纸了,看见他爸的光屏,还努力地睁开眼睛,颤颤巍巍喊了一声:“爸……”

整个会议室都听见了小军神那声虚弱的“爸”,燕老将军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接了一个“欸……”会议室里的手下都听得流汗,燕老将军还是心疼的,对着他那病倒的儿子说了几句话,叹口气关掉通讯,散会亲自去向zongli赔不是。

光屏关掉后的燕星渊送走了他妈,这才老神在在地调出光脑,心想他定的那批货都在港口堆了半个月了,又不好让别人去代取,可不能只得自己开个驱逐舰去把东西拿回来。他对得罪zongli没什么看法,天塌下来有他老子顶着呢,他只想赶快找个理由回自己的房子,然后把那批货拿出来看看。

燕星渊没想到的是,他爸当晚回家,不知是看穿了自己儿子装病还是真的心疼他,硬是把他扣在了老宅住了好几天,说让他一直住到生日那天再说,好好调理调理。

不是说身体不好么,不是说头晕眼花么,燕星渊那天倒在门口又是咳嗽又是站不起来的,差点就要吐血给他妈看,可把老夫人吓了个实在,导致后面几天燕星渊连门都出不了。

这特么他的货都还在“燎星”里呢!燕星渊前两天还急得挠心挠肺的,后来他给自己洗脑,让他别去想这件事,稍微好了点,结果临近生日燕星渊又开始心痒,恨不得赶紧把货物拆包,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其实那里面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燕星渊这人有个烂毛病,除了他的好朋友们知道之外,连家里人都藏得严严实实的——他有非常严重的收集癖。

据说是燕星渊十岁那年去黑市玩了一趟,淘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夹了张藏宝图。燕星渊带着他二姐就去兴冲冲地寻了趟宝,结果没曾想在边缘星球给华国找到了一种新型超导材料,姐弟俩回来虽然被他爸骂了一顿好歹,但最后还是得了两枚勋章,感觉倍好。

从那之后,燕星渊就开始喜欢淘破烂,他爱死这种突然的惊喜感了。用他大哥的话说就是:“这小子学什么都太容易了,世上的东西对他没挑战,他就爱这种小惊喜,咱家三弟难得傻乐。”

直到今天生日,燕星渊终于能回自己家。他妈被他赶走的原因是他要和朋友玩,所以他就和李哲茂和柳昊随便玩了玩扑克,做个样子给他妈看,免得他妈又要留下来逼逼他早点睡觉。

按理说燕星渊是那种顶聪明的人,结果今天心不在焉打扑克,被李哲茂打得肝火冒,自己输得头都大了,输一把就脱一件衣服,燕星渊眼见他妈已彻底远去,扑克打得也无聊,他暴揍过李哲茂一顿后,就上楼找了套睡衣,然后对两个发小道:“你们怎么还不走?”

柳昊道:“看看你为了什么货才把zongli晾在青龙港咯。”

李哲茂道:“对咯对咯,看看,看看再回去。”

燕星渊沉默小会儿,这才同意道:“看看可以,别乱碰,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俩发小点点头,柳昊至今忘不了他小时候不小心在燕星渊淘来的幻彩星图上印了个指印的时候,燕星渊一把扯出机器人的外控装置,愣是操控着皮糙肉厚的机器人把柳昊揍得牙都掉了,原以为就是小孩子打架,结果是铁甲钢拳现场。

燕星渊早前回了一趟“燎星”,东西太多太杂,他的戒指里装不下,他一到家就让机器人一趟趟地搬东西,现在东西都搬到了他的中转库房里。一般燕星渊就在这儿挑拣东西,废品就丢进分解机进行物质二次解构,有时候他能从里面找到点别的星际的科技痕迹,没用的就彻底分解掉。

筛选出一部分燕星渊还比较感兴趣的东西后,燕星渊就要给它们分个类,摆在不同的库房里,但一般能筛出的东西不多,像今天这堆货里能筛出一只手的燕星渊能看得上眼的东西就不错了。

“上次从老金帮忙淘的货里有一个特别不错的模型,虫族星系的初级昆虫态防护罩模型,很古早,但是可以实体化出10%的功能,超牛逼,我们明令禁止进口的。”燕星渊一边戴着手套熟练地翻看破烂,一边这么对他的发小们说道。

李哲茂和柳昊两人一人搬了张椅子坐在旁边,燕星讲到他这堆破烂就滔滔不绝:“这次老金的货淘了老半天,据说有古蓝星的东西,我让老金给我专门打包的,怎么看不到呢……欸找到了!”

一听到古蓝星,李哲茂和柳昊都清醒了,他俩刚才还在那儿玩儿划拳,现在他俩都凑到燕星渊旁边,只看燕星渊穿着睡衣走上垃圾山,用磁力手套将垃圾山霸气地分开,然后吸起来一个暗黄色的箱子。

只见燕星渊把箱子放到空地上,然后从垃圾山上蹦下来,箱子经过了老金的专门加密,燕星渊按照邮件的指示把箱子打开,看到里面有一堆相当原始的东西——漫画书、破篮球、棒球棒、书包……这都是什么东西啊,燕星渊翻翻找找,他对这些东西其实不感兴趣,一般这种外星系的东西只有金属有点搞头。

好在他在底部找到了一个东西,老金还专门贴了纸条:“这是古蓝星的‘笔记本电脑’,据说是光脑前的前前前前……前身,挺有收藏意义,这年头实体才是最少见的”。

燕星渊面无表情地把电脑拿出来,放在一旁的工具桌上,希望老金给他充了电。

然而老金辜负了他的期望,这破盒子暗得像是坏掉了一样。

燕星渊只得从他的工具桌后牵了根万能充电线来,先把探头伸进去测了一下充电结构和需要的电的类型,之后燕星渊调了调,终于开始给这笔记本电脑充电。按理说这种功率不大的电器,在充上电之后很快就可以使用,燕星渊等了五分钟,然后按了开机键。

他搓搓手,希望这东西能给它惊喜,结果忽然一阵电闪雷鸣,他的万能充电线在他面前就噼里啪啦地冒出火光,燕星渊皱眉看着这不争气的东西,结果下一秒,整间库房就停了电,燕星渊戴着磁力手套不怕电和火,上去欲把充电线给拔了,然而电脑屏幕一亮。

屏幕上的画面扭曲闪烁,塑料质感极重的山山水水都支离破碎,燕星渊凑上前去,结果没曾想电脑下一刻就剧烈地爆炸了。

“老金这不靠谱的家伙……!”燕星渊及时双手交叉挡在自己的脸前,这他妈他差点就破相了啊,真恐怖。

周围静悄悄,黑夜里唯一的光源消失,只有微弱火星还在地上蹦跶,燕星渊迅速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听不见两个发小的动静。他正疑惑间,耳里窜进一道急促的呼吸声,但燕星渊有非常不祥的预感,果真下一秒他连脚步声都听见了,那脚步声又重又奇怪。

一掌破风而来。

燕星渊头都大了,他难道在家里都会被刺客袭击么?黑夜里他什么都看不见,库房暗得像黑洞,这是他之前专门做的涂层,现在倒是害到了自己。燕星渊不敢掉以轻心,调动五感去捕捉黑暗里的人,斡旋几秒后,他的磁力手套狠狠对碰擦出蓝色的电光,正好映出一张英俊的面庞,以及那人略显惊诧的眼神。

不过燕星渊没给他机会,下一秒他就用带电的磁力手套狠狠给了那家伙一拳。这拳实在是太重了,打得黑暗里的人眼冒金星,燕星渊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

适时地,灯忽然亮了,燕星渊保持着刚才出拳的动作,看见两个发小疑惑地看着他。李哲茂最先发现地上躺了个人,那人被一拳揍在肚子上,被电得浑身发麻动弹不得,李哲茂道:“大变活人?老金送你的?”

燕星渊收起拳头,站在原地想了一秒,吐出一个词:“时空裂缝。”他看了看工具桌,电脑果然已经爆掉了,他走上前去用脚踹了踹地上的人,是实体。

只见地板上躺着的人爬都爬不起来,很想再起来打一架的样子,却被电得浑身酥麻龇牙咧嘴,燕星渊几步走上前去,戴着磁力手套蹲下,捏住这人的脸仔细打量了一番。他再看了看这个奇怪的人……

棕黑色长发高束成马尾,浑身红蓝纹身遒劲又张扬地布在身上,肌肉漂亮赤裸上身,手上戴着奇怪的手套,穿着奇怪的裤子和鞋子,除了这张脸是人类长相并且长得很好看之外,燕星渊分辨不出来他到底从哪儿来。

这人嘴巴含混地说着什么,燕星渊听不懂,但看这愤怒的表情就知道这人肯定没在说什么好话。他回头看了看自己两个看戏的好友,果然凑过来观察这位穿越人士了,结果燕星渊丢下一句:“滚滚滚,谁让你们看我的东西了,不许你们看。”

说罢,燕星渊再电了一下地板上这个大帅哥,目测对方比自己矮些,眼见帅哥被自己电得翻白眼,燕星渊觉得很有兴趣,便扛起这位穿越人士离开了库房,至于他那两个发小,该回家的回家,该找老妈的找老妈。

 

而被燕星渊扛在肩上的郭泷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前一秒还在被人追杀,都已逃回了君山水路的入口,却被人从天而降罩上了黑布,他感觉自己被痛殴并昏了过去,结果醒来后仍在一片黑夜里,可不知为何他是站着的?

刚才一阵电闪雷鸣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是被雷劈了么……这是哪儿……郭泷快要晕厥了,这都是怎么回事,结果那人把自己扛在肩上,顶得自己想吐。迷糊间郭泷想要辨认他到底到了哪儿,结果他睁大眼睛也找不出一丝线索。

忽然他的屁股被狠狠地拍了一下,那个把他扛着的恶棍说了什么他听不明白,但这种行为让郭泷大为恼火,刚想挣动,结果又被打了两下屁股。

其实燕星渊说的就是:“别乱动。”

此时此刻的燕星渊还不知道,他其实捡了个古人回家,还以为是捡了什么伪装成人类的外星间谍。


 
标签: 苍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70)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