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Lemon》01 [胜出/ABO/大学paro]

-胜出无个性大学paro + ABO设定

-爱情和故事都属于他们,不知道篇幅

 

01

 

作为爆豪胜己的室友,睡前正在剪指甲的上鸣电气忽然被吓到,爆豪胜己刚才还好端端地在算偏微分方程,似乎是接了一个电话,听了没两秒钟,爆豪胜己忽然把笔重重一摔,就这样开始骂人了。

“你是废物吗,明明知道宿舍宵禁的时间马上到了,还出去买什么狗屁夜宵!?完了吧!回不去了吧!你这个白痴是活该,蠢得没救了。”

爆豪胜己重重地吸口气,那边应该是在解释,爆豪看上去就在酝酿下一轮的狂骂,上鸣电气抖抖身体,他们已经很习惯了,切岛还在旁边小声起哄道:“反正我们寝室空一张床,实在不行今晚就让绿谷和我们一起住嘛。”

话音刚落,爆豪胜己就瞥了切岛锐儿郎一眼,上鸣耸耸肩打住了切岛的话头,并奚落切岛道:“你还是省省吧,绿谷一来,晚上我们谁都别想睡觉了。”

切岛的眼神飘来,和上鸣对视,心照不宣地想歪,然后统统沉默。

爆豪胜己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拿着书,卷成纸筒啪啪啪啪往上鸣电气头上敲了四下,力道不小,敲得上鸣电气哇哇乱叫,大喊爆豪胜己又拿室友泄私愤,拿着手机也去了阳台给女朋友打电话去了。

“晚上真的很饿啊,所以才去便利店买了关东煮,有辣咖喱口味的,小胜要不要?”电话里笑了两声,十分正常地回应了。

“喂,那你这样岂不是连翻墙都翻不了?”爆豪胜己吹吹头发,骂道:“先把你的关东煮吃完再考虑怎么回宿舍楼吧!不要打扰我写作业,挂了。”

说完,爆豪胜己电话扔到一边,继续算着偏微分方程,大概算了有三分钟,最后像是把整道题做完了的样子。之后他把书和作业合上丢到一边,抓起大衣、手机和钱包就摔门而出,一句话也没跟室友交待。

刚打完电话回来的上鸣电气问切岛锐儿郎道:“爆豪今晚还回来吗?”

“应该不回来了吧……他把钱包带出去了欸。”切岛摸摸下巴,推理道。

“明天不是有小测吗?”

“爆豪不会在意这个的,比起担心他,还不如担心一下我们俩啊。”

“……你说得有道理。”上鸣电气愁眉苦脸地拿起代数书,争取在睡觉前再多看会儿题目。只不过他有点后悔,刚才没找爆豪要一下笔记,至少扶贫一下同寝室的两个兄弟吧,上鸣叹气。

 

爆豪胜己跑下楼,途径二楼的窗口时,看到了楼下戴着风衣兜帽的绿谷出久,冬日里的路灯下,他捧着一份热气腾腾冒着白烟的关东煮正在吃着,手腕上还挂着一份打包的关东煮,鼻头在冷热交替中有些微微泛红,兜帽的毛边柔软蓬松。

看到绿谷出久这幅坦然自若的样子,爆豪胜己站在二楼的窗口朝楼下喊道:“你以为现在是几点啊?”

绿谷看向爆豪,他道:“大概十二点半?我没戴手表……小胜要关东煮吗?”说完,绿谷出久往窗口的地方走去,东张西望准备找个垫脚的东西,把关东煮通过窗口递给爆豪胜己。

然而爆豪胜己的手挥了挥,让他站远一点。绿谷出久后退几步,就见爆豪胜己撑着二楼的窗台就往外跳了下来。体质超好的爆豪胜己根本不在乎这点高度,落地后他看了看自己宿舍楼的大门,果然也是锁上的。

“小胜不回去吗?”绿谷出久问道,爆豪胜己骂道:“明知故问。”

爆豪接过绿谷买来的关东煮,二人在深夜的校园里走着,爆豪胜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宿舍房间,灯很快就关上了。他还是有点生气,所以故意用肩膀撞了撞绿谷出久,绿谷赶紧护着手上的关东煮,停下脚步把嘴里的丸子咽下去。

他差点被爆豪胜己呛死。绿谷出久捶捶胸口,道:“差点就要喘不过气了,小胜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谋杀我吧?”

爆豪胜己吃着辣味咖喱肉丸,勾起嘴角毫无歉疚地说道:“就算真的要谋杀,你也不能把我怎样吧?你以为你说过多少次‘喘不过气了要死了’这样的话?”

绿谷出久眼神一偏,他又被爆豪胜己精准无误地奚落了,只听见爆豪胜己哈哈大笑,路上还有些行人,都是些夜间在大学校园里游荡的人,百分之九十是情侣。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也是这百分之九十中的一份子,只是二人现在手里都捧着夜宵,不像其他情侣那般亲昵。天气寒冷,二人原本想去工程楼的中庭坐坐,但冷风一吹,二人都打了个寒颤,遂决定还是换个有天花板的地方。

所以二人一边往校外的方向走,爆豪胜己一边道:“你就是算好了吧?不然正常人谁会这个时间买夜宵。”

绿谷出久打了个哈哈,他先行一步吃完了手中的关东煮,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他晃了晃钱包,对爆豪胜己道:“昨天打工的地方发工资了,虽然明天要考试,但今晚还是……”

只见爆豪胜己也三口并作两口地吃完了关东煮,凑到绿谷出久的领口闻了闻,皱眉道:“怪不得,你刚发情的味道混在咖喱味里,是在考验我的鼻子吗?”爆豪胜己说罢,还把绿谷出久的高领毛衣往下拉了拉,冷风灌进绿谷出久的领子,绿谷出久真实发抖。

暗色里绿谷出久脖颈上深重的咬痕已经有些年头了,怪异的抹茶味显然是混入了其他人的信息素。因为太早就被标记了,所以绿谷出久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本身的信息素味,冬天他的鼻子不太灵敏,迟钝地说道:“欸?发情了吗?”

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的咬痕旁细细地再嗅,两个人僵持在路边,离校门一步之遥,绿谷出久把爆豪胜己的脑袋推开,爆豪胜己气恼,再往咬痕上补了一口,说道:“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反正脚就自己动起来走到我面前了,废久就是废久。”

“不然今天就我来付钱好了。”绿谷出久忿忿不平。

爆豪胜己不置可否,拖着绿谷出久,二人去了常去的爱情酒店,柜台的女人抽着烟看见熟悉的两个大学生,一面登记一面向绿谷出久打趣道:“来我们酒店三年了都不愿意租房子同居,你们真是奇怪的情侣啊。”

“少啰嗦,我们的事不关你的事。”爆豪胜己硬梆梆地扔了一句话回去。绿谷出久苦笑,和柜台的姐姐招招手走了。

电梯里的爆豪胜己打开手机,清理了几条短信,漫不经心地回道:“租房子什么的,嘁……又不是来东京特地谈恋爱的。”

绿谷出久在电梯镜子里看到自己憔悴的黑眼圈,附和道:“还好没同居呢,不然根本没觉可睡。”

电梯到站,爆豪胜己拍了绿谷出久的屁股一下,二人往熟悉的房间走去。

 

绿谷出久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他要是和爆豪胜己同居的话,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睡觉时间吧。要么是打工到深夜以维持高昂的租房费用,要么就是和爆豪胜己深夜缠斗……就像现在这样。绿谷出久一边洗澡,一边算着他和爆豪胜己的日常开销。

他已经算了三年,现在已经熟练无比。绿谷出久洗掉了咖喱味关东煮的味道后,确实也闻到了一点自己发情的抹茶味信息素。

对着镜子里的咬痕,绿谷出久想着三年前高中毕业那段时间的事情。而房间里心形大床上的爆豪胜己看着自己的电子账户,他在门外大喊了一声“可恶”,然后又偃旗息鼓,绿谷出久也随之叹气。

“忘记买重要的东西了,我出门一趟。”爆豪胜己扔下一句话。

绿谷出久忍不住打开浴室门,喊道:“不要再买前几天那个牌子了,很奇怪啊。”

爆豪胜己返身回来,双手撑开浴室门,冲着赤身裸体的绿谷出久说道:“怎么奇怪?上次不是用得很开心嘛?我还以为废久你就喜欢这种刺激的——毕竟是你这个白痴亲自买的。”

“够了,不然今晚还是早点睡觉吧。”绿谷出久心想今晚肯定是触到爆豪胜己霉头了,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就应该感受到的,他其实早就知道爆豪胜己最近在忙项目,没时间复习和写作业,好不容易今晚有时间复习一下偏微分方程。

其实绿谷出久就是两天没见到爆豪胜己,今晚想见见他,在路灯下空耗一会儿再让爆豪胜己翻墙回去,仅此而已。然而爆豪胜己就自然而然地又领着他来爱情酒店了啊,一边吃夜宵一边往校外熟悉的方向走,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听见绿谷出久说这句话,爆豪胜己道:“来爱情酒店还想早睡觉,废久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早知道就不来酒店了。”绿谷出久喃喃道。

“是谁的错啊?是哪个白痴站在楼下说自己买个夜宵买到无家可归来着?是某个绿头发长雀斑的Omega白痴吧?”

“……”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认输投降,他错了,他真的错了。发情期有些躁郁的Omega本质涌上心头,绿谷出久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可是身体在发热。

唉,绿谷出久大叹特叹,和爆豪胜己谈恋爱真的好辛苦。


===========

写胜出比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谈恋爱更辛苦。

 
标签: 胜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717)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