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尾声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完结】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我不再贴了,自己翻lof吧……


-BGM:《Theme of Love》


尾声

 

某种带有强烈自毁性质的爱中,往往带有无限的牺牲精神,宁愿为虚无的爱情结局而献出所有,导致自毁行为无休无止地发生。自毁换来的不是爱,仅仅是一厢情愿而已,心中不愿逼迫,但身体却如此行动。

漆岛刻与杰拉德的故事,在他们入狱后的一个月,彻底地揭露在众人面前。

 

在上交了证据之后,东京警视厅方面进行了全面的大调,警视厅总监强烈反对副总监那些论调,并在之后的连环调查中发现,失踪的塚内警官正是中了名为“睡猫”的个性,然后被“人人皆英雄”协会暗自带到某个房间安置下来,而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与当初的欧鲁迈特是旧识,绝对是他们反职英论调的强烈抵制者,于是便先下手为强。

在一个月的休整之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二人亲自来到了可以与罪犯面对面交谈的房间。绿谷出久自认为他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了结,他对某些事情还存在疑问。

他们留了杰拉德一条性命,虽然当时爆豪胜己下手极重,但手下却极为巧妙地只让杰拉德颅骨骨折而已,并没有使其当场毙命或是损害到某些脑功能。漆岛刻被和平转交给警方,他们为他们草率的组织和恶行付出了终生监禁的代价。

但漆岛刻的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失落与喜恶。放空的眼神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坦然的笑容又像是承认了所有罪行。

 

绿谷出久问出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漆岛刻会选择帮助绿谷出久,去执行这种种?无论是饶他一命也好,还是之后在组织中保护他的身份也罢,抑或是设置一场车祸差点让绿谷出久失去他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最后却还是选择帮助他们重新回到北原多目的身边。

“救你是因为觉得没必要杀你,而留下你是因为你训练有素,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一样的,只不过你的结局是获得自由,我的结局是结束这一切。”

“车祸的设置一方面是为了给你们创造逃离监控的机会,另一方面是我发自真心想让你们去死。”

漆岛刻坐在椅子上,他看上去仍是修士般的清瘦淡然的模样,手臂放在端坐的膝盖上,他习惯这种过时的优雅,却又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他的偏执。

绿谷出久问他:“明明需要我的帮助,为什么又想我们去死……?”

漆岛刻回答:“因为杰拉德并不喜欢你。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我属于他,他却不属于我。为了换取他的一句问候或是无心的赞赏,我有时会做出一些疯魔之事。”

 

在那之后,漆岛刻用风过竹隙般飘然的语调,缓缓地叙述往事。

这个故事的开头,绿谷出久曾听过,无非是他们相遇,杰拉德是偷渡犯,与漆岛刻相遇后成为了漆岛刻的学徒,跟随他回到了日本,在漆岛宅中余漆岛刻朝夕相处。杰拉德是漆岛刻的缪斯,他是黑发的混血儿,眉目中有不合时宜的兴致盎然,有时又沉默地让人只想凑近细看,看他眼中注视的究竟是一粒浮尘还是万千花海。

在不知什么时候,漆岛刻才知道,杰拉德将他的血液混入漆岛刻日常饮用的水中,微量,致幻,会激发他的个性,让漆岛刻的创作达到无与伦比的高度。久而久之,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

漆岛刻并不否认,这其中有生理的影响因素,也有精神上的奇异生花。他不能分辨究竟是因为不能离开高昂的创作体验从而不能离开杰拉德,还是因为不能离开这个奇异的少年本身。

少年是克制的,计划周密的,却因为其本身的疯癫本性,渐渐毁掉了周围所有的人。他黑洞般的本质,无条件吸引了任何对他投以目光的人,最后带着那份可笑之爱将他们一一送入寂静坟地。他创立“赤色满月”的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他想做些疯人才能做的事,那在他看来才有仅剩的一点生命的余味。

漆岛刻知道杰拉德从不怕死,他虽然身处这个社会,精神却游离开来,冷静又热切地决定自己的生死,或者是相关人的生死。他如同婴儿般的上帝,根本不知道何为正确和错误,只知道在他清醒时,他要创造出他想看见的景色,为他带来一声欢笑。

爱上这样的一个人,就像子民爱上飘渺的神灵,为神灵带来的雨露阳光而滋润地生发并怀有感激般的爱意,但这份爱又因杰拉德的人性体验而充满了人独有的独占欲,所以漆岛刻是混乱的,他也疯了,他要以疯狂的心去触碰杰拉德疯狂的爱意源头,试图找到那么一丝可融入并被接受的迹象。

杰拉德是个疯子,他最爱的事情是满足他的兴趣,他的兴趣也时常改变,有时是温和的搅乱,有时是残暴的杀人。从他的外表根本无从得知,正因如此,漆岛刻为知道他的真面目而沾沾自喜,但杰拉德在北原多目的加入后就推开了漆岛刻,北原多目虽然表示他喜欢抢漆岛刻的东西,但那是一种变相示好。

直到最后,漆岛刻都希望杰拉德能活着,更多的未来,他也无暇去想。他不知道让绿谷出久参与其中究竟是拯救还是破坏,不过现在来看,漆岛刻还是在遇见了绿谷出久后难能清醒了一段时间。

 

“一开始我认为你是真的将我作为可有可无的棋子插入其中,所以我还担心过那个手环是不是哪天真的会爆炸。”绿谷出久举起他空荡的手腕,那个手环早就被取下了。

“但在当初我去找小胜之前的酒吧那夜,我确定了你并没有真正想要杀我的意思。这个手环可能确有其用,也有可能是个摆设,但更重要的是,我早该反应过来你不是一个善杀的人,这个手环从一开始可能只是一个惩罚性威胁而已。”

人总是要胆大一些,丢弃无谓的多想,才能看见正确的方向。绿谷出久豪赌一把,赌漆岛刻的本性中有无可挽回的怯懦和仁慈,所以他现在才会站在这儿。

虽然漆岛刻做了不可原谅的事,他的行事本质上还是罪犯,他协助疯子将整个社会变成疯人院,但他并非无可救药。

漆岛刻不知道杰拉德从根本上憎恶他,也不知道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在到来之前先去访问了关押杰拉德的房间,杰拉德轻描淡写地表示他对漆岛刻的无所谓与不在意,他憎恶这份畸形的爱,就像憎恶萦绕他甜美血液的蚊子一般只想让这一切都灭绝。

绿谷出久沉默地看了爆豪胜己一眼,最后他们还是决定不将这二人彼此之间的感情用尖刀捅破,这样也避免了真正的流血。虽然对漆岛刻而言不知真相的他极度可怜,但他本来已是可怜的存在,他们终生都要在一墙之隔后对对方心怀异心,爱或不爱也不应由外人传达。

唉,绿谷出久不禁叹气。

 

人类最终进化出的无可复制的爱的能力,在摘除繁殖、责任、社会道德等种种之后,剩下的所谓纯粹的爱中,是找不到任何构成元素的。如同凭空出现,然后忽然充盈成海洋,吞噬万物,静静摇摆中,忽然又被明亮的太阳蒸干,又化作肉眼不可见的一点。这样的过程循环往复,你永远不知道纯粹的爱中究竟蕴含洋流的温暖还是阳光的冰冷,你在特地的时间取出它,然后影响了所有。

绿谷出久坐在回程的车上,夕阳不带温度,车厢内自己围着温暖的羊绒毛巾,一旁的爆豪胜己在滑动手机,安静地购买家里缺失的东西。绿谷出久在这个时刻,心想没有发生的如果,倘若他们不曾相遇,爱情又会倾注在怎样的人身上;倘若他们相遇却相看生厌,是否会在未来的某一时刻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厌恶;倘若他们爱上过彼此又放弃,他们又会如何接受这一切,那份纯粹的爱会让他们重新开始,还是毁掉对方?

爆豪胜己觉得,绿谷出久自从事件结束后,就时常在发呆,不知是受了事件的太多打击还是他的脑子真的坏掉了。对方望着窗外的夕阳一动不动,爆豪胜己便伸手揽住绿谷出久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大衣帽子上松软的绒毛让人不由得将脸深埋进去。

“小胜在买什么?我看看……”绿谷出久将脸凑到爆豪胜己的手机屏幕前,发现对方在买挑选婴儿用指甲刀。绿谷出久的“突然袭击”让爆豪胜己赶忙按下了待机键,但他在看的东西还是被绿谷出久发现了。

笑声传来,绿谷出久表示:“小胜现在都还在为当爸爸这件事而感觉不好意思吗!”

“闭嘴啦废久!是因为这些小东西……”这些小东西看上去那么小,还有可爱的鸭子印花,爆豪胜己最近闲来无事时就会打开购物网站挑选一番,明明很耽误自己的工作效率,但是还是停不下来。

他无法说出口“这些小东西实在是太可爱了”,于是只能悻悻回道:“怎么可能是不好意思?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白痴废久根本就没有采购这些东西,你难道不会羞愧吗!?”

“……有一点,还差什么?我也来一起看……”

绿谷出久见状也拿出手机,二人并排靠在一起,绿谷出久双手握着手机,微微侧过目光便看见爆豪胜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相同的一枚,这枚戒指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绿谷出久当然不会忘了重新戴上戒指的那天,虽然有些突然,但是事后想想,精心设计的意外会给人带来别致的惊喜感,更不要提是爆豪胜己准备的意外。

当时腿部中弹的绿谷出久在医院中将子弹取出,还接受了加速的治疗,即便这样他也还是在医院中休养了大半个月。出院的那日爆豪胜己来接他回家,原本绿谷出久准备下厨做一顿饭庆祝他们重新团聚,结果回到家后爆豪胜己将他骂出了厨房。

绿谷出久只能在家中闲逛,他几乎已经快两个月没回到他们共同居住的家中,爆豪胜己早就出院,他大概是洁癖发作所以从内到外打扫了一遍,绿谷出久细嗅熟悉的家的味道,打开了卧室的门,坐在柔软大床上,发了片刻的呆,然后起身去了另一个房间。

他对爆豪胜己之前提到过的捕梦网有些在意,所以来到了他们之前正在布置的婴儿房。推门进入,绿谷出久没有想到,之前空旷又杂乱的房间里,现在已经铺上了柔软的地毯,墙上也贴上了可爱的壁纸,房间正中摆放着拼好的婴儿床,就连床头的风铃都早早地架了起来。

绿谷出久看见了那个传说中会做噩梦的捕梦网,他走到床头,正准备将其取下来细细端详,却看见在婴儿床上放着一个天鹅绒质地的盒子。

他当然知道那个盒子中应该会装着什么,所以在重新拿起时,绿谷出久满心雀跃,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他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打开,是不是需要在某个特殊的时刻拿出来所以才暂时放在这里的……?就这样被自己找到了,岂不是很尴尬。

正当绿谷出久犹豫时,果然他的背后传来一声喊声。爆豪胜己站在门口,望见他手中拿着那个戒指盒子,面上惊喜被拆穿的表情果然印证了绿谷出久的猜想。

 

他大概是不小心发现了小胜准备的惊喜吧。

这一瞬间绿谷出久既感动又抱歉,他不是故意的。

 

爆豪胜己暴躁地挠挠头,他其实准备将戒指放到风铃中设置的小机关中,想要找个机会让绿谷出久自己发现的。但昨日领回戒指后,他在婴儿房鼓捣了半天风铃也没发现其说明书中所提到的小机关,最后忘记将戒指拿走。

好了,没有什么风铃,没有什么小机关,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惊喜。绿谷出久自己找到了这份惊喜,现在正睁大眼睛期待着爆豪胜己做些什么。

“……唉。”爆豪胜己难得地叹气,他对绿谷出久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那也没有浪漫的必要了。废久,把手伸出来。”

他打开戒指盒,里面的绒布中镶嵌着一组对戒,爆豪胜己取出稍小的那枚,眼角余光发现绿谷出久伸出的左手微颤,不知是紧张、兴奋还是感动,爆豪胜己一瞬间发现自己竟然不敢看绿谷出久的表情,自己捻起戒指的右手也开始不稳起来。

戒指穿过指尖,冰冷的内壁不小心触碰在手指上,此刻的感官无限放大,绿谷出久觉得此刻就如同结婚那日一般紧张,戒指的触感无比奇妙。戒指轻巧地越过指节,然后牢牢嵌在绿谷出久的无名指第三指节上,严丝合缝,完美地贴合。

 

“是戒指啊……”

“喂,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以前又不是没戴过!?”

“很久没戴了啊,而且是小胜亲手戴的戒指。这种待遇,只有在结婚典礼上才有啊。”

“你是白痴吗?快来帮我戴,戴戒指这种东西,随便怎样都无所谓。”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所说的“随便怎样都无所谓”感到一丝不满,他将戒指为爆豪胜己戴好,觉得心中郁郁难平,刚酝酿好反驳的话时,耳边却传来爆豪胜己的声音。

 

“反正戴上就再也不摘了。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是你就好吧。”


END


===========

完结啦!!!!!!!!!!!!

历经两个多月的连载T T,正文字数20W字,感谢大家这么久的支持,到此为止《以吻封缄》的网络版已经全部连载完毕,未公开番外只在本子中放送T T

真的很开心,在下一个坑中再会啦wwww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3)
热度(112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