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45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我不再贴了,自己翻lof吧……


-BGM:《Passes》


45

 

原以为绿谷出久听见治愈女郎所下的禁止他参加任何英雄活动的通牒后,他会老老实实待在病床上,然而还没有过一日,他就已经勉强靠着床边,开始焦虑地挣扎,到底接下来该怎么办?

爆豪胜己这时才发现,和绿谷出久同处一间病房绝对是折磨的另一种方式。绿谷出久似乎是闲不下来一般,一恢复精神之后就找护士要来了纸和笔,然后细细地整理了一遍他所掌握的情报。绿谷出久一边整理着,一边还在念叨各种细节,声音不大,在爆豪胜己听来却是模糊的一团,在自己耳边嗡响,严重影响了爆豪胜己的休息。

本来想在今天放个假,至少在受伤的第一天,还是应该好好休息,但绿谷出久的拼劲实在太过高涨,让爆豪胜己都稍稍为自己的懈怠而愧疚。

“那个……小胜睡了吗?”绿谷出久长舒一口气,他终于把思路整理清楚了,抬头看病房中挂着的钟,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他扭头看向爆豪胜己,对方闭着眼,但绿谷出久还是小小地试探了一句。

果然,爆豪胜己平稳的鼻息变成一声冷哼。“废久,我头很痛,尤其是在你的碎碎念之下。”爆豪胜己不痛不痒地抱怨起来,他现在只能以半卧位的姿势休息,侧过脸去看见绿谷出久尴尬又抱歉的脸色后,爆豪胜己内心又起新的恶作剧念头,于是继续说道。

“为了救你,我的肋骨断了三根啊,现在你这个混蛋书呆子还打算怎么折磨我!?病人需要休息,你连休息的时候都不放过我,而且你现在的样子,念叨起来很像密谋已久的反派,我不介意借镜子给你端详一下。”

爆豪胜己虽然知道说这样的话很过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他很久以前就以欺负绿谷出久为乐了,或许有时会施以温柔,但现在正是爆豪胜己为了找到绿谷出久而得意忘形的时候,所以他又开始重操旧业,用语言调戏欺负那个家伙。

果不其然,绿谷出久为此感觉到万分抱歉,手忙脚乱地把纸和笔收起来,说道:“对、对不起,小胜应该提醒我一下的,不小心太过放松了……我关一下灯……晚安,小胜!”

绿谷出久摁上床边的灯钮,房间骤然暗下,爆豪胜己也没想到绿谷出久的动作会那么快,当他反应过来时,绿谷出久已经躺在平稳的病床上,拉好了被子准备乖乖休息了。

无奈之下,爆豪胜己也只能冷哼一声,强忍说话时胸口的疼痛,准备真的休息了,结果甫一闭眼,绿谷出久的声音就再次传来:“感觉病床很大啊……”

大概是在适应了绿谷出久后又遭遇了不短时间的分离,爆豪胜己还真的一时间没有适应这个转换。绿谷出久在睡前的确是有说耳边话的习惯,有时会聊一聊感兴趣的新闻,或者聊一些日常,总而言之只要关上灯,二人共处一室,绿谷出久总会说些什么来过渡到睡眠状态。

他们刚结婚时,爆豪胜己对此不甚习惯;绿谷出久刚失踪时,爆豪胜己也不甚习惯。到了现在,爆豪胜己终于想起这熟悉的聒噪感,下意识接话道:“因为是豪华的病房,价格昂贵。”

“感觉躺两个人也不是问题呢。”

“……喂,废久你在想什么?”

爆豪胜己忽然就听见了窸窣的声音,绿谷出久之前的输液停掉之后,状态就一直比较好,甚至可以说比较兴奋。虽然长着一张自己不太熟悉的脸,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绿谷出久本人没错了。关灯后的病房陷入黑暗中,极易碰到或是撞到什么。

所以听见绿谷出久这个家伙下床的动静,爆豪胜己当即就骂道:“好好地待在你的病床上啊!你要是敢顶着这张脸爬到我的病床上来,我就马上换病房。”

话一说出口,窸窣的声音便停止了。爆豪胜己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夜色,所以看见身旁那个身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老实地躺回了自己的床上。这话可能有些重了,可是爆豪胜己现在属于不能动弹的情况,两个伤兵凑在一起睡觉,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那麻烦可就大了。

原以为绿谷出久会就此消停下来,结果绿谷出久下一句抛出的话,让爆豪胜己险些拍着床坐了起来。他的肋骨在撞击下甚至有一根成多发性骨折,本来就要预防血气胸的产生,医生让他不要动气,保持安稳的状态,不过现在看来基本是不可能的。

“其实我刚才一直在考虑,我可能还是要回去一趟……在那个组织里,我的名字叫‘赤谷海云’。作为赤谷海云的我,恐怕明天必须要出现了。”

绿谷出久的声音很平静,明明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他的语气却轻描淡写。爆豪胜己顿时火起,好不容易救下的人,又要羊入虎口将他送回敌人的大本营,这种事恐怕真的是天方夜谭。爆豪胜己不是不想骂人,而是怒气上头到了极致导致了一时间一万句怒言都堵在了嗓子口,他“啪”地打开了病房的灯,他想好好看看这个不知趣的傻家伙。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绿谷出久抬手遮住了眼睛,似乎预感到暴风骤雨即将来临,绿谷出久抢先说道:“不过我已经想好了对策!如果小胜愿意配合我的话,我相信事情很快就会结束。”

为了表示自己计策的准确性,绿谷出久还补充道:“不出一个星期,这一切就会迎来突破性进展,之后的事也就没有那么难办了。”

爆豪胜己不想听他任何花言巧语,狂按护士铃,等到护士赶到时,爆豪胜己大声道:“请帮我把旁边病床上的家伙的手脚——都死死地固定在床上,以免他在我睡着之后乱跑消失。”

护士有些为难,爆豪胜己的三角眼一瞪,护士便不再犹豫,转身去了找了固定的医用床绑带来,绿谷出久自然不愿意被捆在病床上,爆豪胜己见状,又说道:“算了,废久,你过来。”

爆豪胜己挪了挪自己的位置,确实如绿谷出久所说,这里的豪华病床非常大,足够两个成年男性躺在一起没问题。原本爆豪胜己因为胸痛的关系,只能调高床背半卧,但既然绿谷出久非要抱着回去的心,他只能亲自看守绿谷出久了。

护士看了看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倒是没有拒绝,老实地点点头,然后在护士的搀扶下换到了爆豪胜己的病床上。医生之前向护士透露过这位陌生男性的真实身份,护士还提醒道:“‘人偶’先生最近不要参与英雄活动比较好,最近好像很乱的样子。”

绿谷出久躺到爆豪胜己的身旁,他今天清醒后想了一天的对策,现在敢提出来说给爆豪胜己听,那就说明绿谷出久对自己的计划有把握。爆豪胜己看了看绿谷出久的两只手臂,他们二人的留置针刚好一个在左手,一个在右手,爆豪胜己遂找护士要了一根医用床绑带。

然后他将二人的手死死地捆在了一起,这才放护士离开。

爆豪胜己说道:“这样你满意了吗?我总觉得你这个混蛋家伙一直在算计我,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这还真不是爆豪胜己的错觉,绿谷出久梗了梗脖子,他确实想了需要爆豪胜己帮忙的对策,还不是简单地配合,而是要爆豪胜己和自己一起投身到“间谍”的事业中。

绿谷出久躺在爆豪胜己身旁,严肃地开口道:“这不能叫做算计,我向小胜保证,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立刻、马上、马不停蹄地中止我的职英活动……但现在还不能停下来,因为小胜不能绝对地保证我的安全,换句话来说,我们现在人人都难以自保。”

“毕竟我伪造身份进入组织后,今日执行的任务就是要让小胜你失去个性。”

“就凭你们这些废物?废久你是不是又想试试我的个性了?”

“我当时会中招,就代表了其他人也有中招的可能性。如果到时候所有职英都失去了个性只剩下你一人……那也于事无补了,小胜总不能一人面对所有敌人。”

爆豪胜己觉得绿谷出久倒是非常敢说,数落他“不能绝对地保证自己的安全”,又奚落他“不能一人面对所有敌人”……换做平时,爆豪胜己早就拎起绿谷出久的衣领让他替敌人试试自己的拳头到底有多硬了。

绿谷出久说完之后,看爆豪胜己脸色极差,只能讨好似地再靠近一点,希望距离的靠近能让爆豪胜己感觉到亲密从而饶过得寸进尺的自己。

之后的绿谷出久,挑着这些日子中重要的事件向爆豪胜己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穿插着自己经历的一些细节,最后打算让爆豪胜己弄清楚这三点。

首先,漆岛刻虽然是敌对的一方,可是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中立偏向绿谷出久一方的,因为据绿谷出久的观察下来,漆岛刻只对那位叫杰拉德的“初拥”提供者抱有执着,但名为北原多目的疑似二把手与他明显敌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漆岛刻被迫依靠绿谷出久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现在来看,大概就是要处理掉北原多目以及他背后的势力了。

其次,北原多目并没有隐藏他身份的意思,所以绿谷出久可以确认,北原多目是来自政客家族北原家的一员,其父北原豊正好是在国会活跃的议员之一。据绿谷出久私下的艰难调查来看,北原多目曾在几年前就与警察有私交,因为其“监控终端”的个性,是警视厅的好帮手,借由他的这层关系,北原家与警方有所关联也不奇怪。

再来,绿谷出久经过与组织内部的人员的深层接触,可以确认组织成员并非当初遇见的敌联盟那般穷凶极恶的家伙,但由于北原多目及杰拉德招收成员的种种措施,大家仿佛被洗脑一般在做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其主旨就是为了让职英这个职业被概念泛化,这与他们最终的目标一定有所关联。

绿谷出久见爆豪胜己聚精会神地在听自己的分析,最后他才敢开口说道:“就像刚才所说的……我已经很快就要接触到组织最高层的行动了,北原多目可能并非二把手的存在,或许是幕后操控者?这次行动过后,我就有机会直接接触到直接证据链,这才是最重要的。北原家那样的政客家族,名下的律师都很厉害的吧?如果没有直接的证据,就算我们知道了所有一切,又能做什么呢?”

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讲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时,就在飞速运转自己的大脑,最后他说道:“既然漆岛刻有伪装你的能力,你要回去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让他替我进行伪装。你以为我会放心这么弱的你一个人回去吗?那些直接证据不急于这一时也有办法弄到,但考虑下来,确实只有让你回到组织,才能最快地在社会被剧烈影响前解决这件事……”

“这不是允许你回去的意思,废久,我的态度还是把你捆在病床上,让你哪儿都不能去。”

绿谷出久看爆豪胜己的坚定的眼神,他的确是想把自己关在某个地方,杜绝危险靠近,但这样真的奏效吗?不用绿谷出久明说爆豪胜己也能明白,绝对的安全不来自于绝对的围墙,而是来自于没有恶人。

绿谷出久笑着回应道:“可小胜需要我的帮忙。”

“得意忘形到让人恶心了啊白痴废久,老子不需要,只不过那些弱鸡职英们都需要罢了。”

“那我换一种说法……我需要小胜的帮忙,小胜愿意帮我吗?”

爆豪胜己的右手与绿谷出久的左手死死地捆紧在一起,在绿谷出久问出这句话后,爆豪胜己狠狠地攥住了绿谷出久的手,并举起来让绿谷出久看见这一场景,示意绿谷出久不要想离开自己。

“在我看来,你的名字果然还是代表废物的废久,会找我帮忙也是理所当然,这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敢说不是我就把你踢下去!”

绿谷出久心想,如果这能算作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之一的话,那排名第一的又是什么呢?在绿谷出久看来,与爆豪胜己结婚都不能够算作第一,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有两个并列,一个是在初中毕业前奋不顾身冲上前去救爆豪胜己的果决,另一个就是决定喜欢爆豪胜己。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其他。


================

还有三章完结……

本子明天关闭预售T T,因为装帧工艺问题不会二刷……成本太高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65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