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43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我不再贴了,自己翻lof吧……


-BGM:《Last Stardust》


43

 

个性为“监视终端”的北原多目,正在远处的办公室内,盯着他那小小一方电脑屏幕,进行着绿谷出久车内的监控。绿谷出久之前告诉他的任务设计是他会将爆豪胜己骗出来,以透露绿谷出久踪迹的借口。

具体如何将爆豪胜己骗出来,关于这件事,其实北原多目并不在意。他只是想试探出绿谷出久能为他所用的能力,以及确实想解决爆豪胜己这个麻烦人物而已,所以他也没有多追问绿谷出久具体的任务设计,只告诉他,他要开北原多目提供的车,车上和手机上都装有监控,他希望能看见这位赤谷海云优秀的表现。

北原多目一直心存怀疑,可以说他吸纳了“赤色满月”的残部,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得到杰拉德的个性。北原家一直想要追求某种突破,而他们手中没有“武器”,正所谓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必有一把好用的雕刀,杰拉德就是这把雕刀。

初次之外,其余人还真不是北原多目能为之侧目的,但赤谷海云不一样。他身边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么好用的下属,正因为是漆岛刻吸纳进来的成员,所以北原多目对他进行了长期的考察,并打算依照这次任务的完成情况,来看看他究竟怀着怎样的目的加入他们的组织。

 

绿谷出久又何尝不知道北原多目的想法?他并不蠢笨,反而可以说是脑力派的代表者了,所以他并不畏惧北原多目,因为他的退路就是爆豪胜己。

如果这分钟他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相信爆豪胜己能接受这一切。大不了就是任务前功尽弃,这些日子来的伪装能换到一个巧合般的任务,也不失一笔值得的买卖。

不过绿谷出久当然不想前功尽弃,所以他选择了依照北原多目的想法,与爆豪胜己周旋。为此他做了很多准备,诱导爆豪胜己上钩,包括咖啡厅里奇怪的数字编号,其实就是二人生日加上结婚之日的数字排列。如果是八位数的话,这样的数字是最容易被想到的吧。

当然,其实如果爆豪胜己没能发现这一点的话,绿谷出久的车也停得不远,那时他也有对策。只不过爆豪胜己顺利按照绿谷出久的设计走下去,大概会对面前的赤谷海云所说之言的可信度产生更高的评价,这很重要。

爆豪胜己考虑了非常短暂的几秒后,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没有什么傻蛋会挑战一个穿着战斗服的职英,爆豪胜己对自己的莫名自信不是毫无来由,如果只是一个对象的话,他解决掉也并非难事,况且……那张欧鲁迈特的纪念卡片一出现,爆豪胜己还以为会是绿谷出久自动自觉出现了。

他眯着眼看驾驶座的男人,体型相似,面上有雀斑,眼神与自己熟识的那个人不同,但仔细观察存在着细微的刻意感,虽然面上所有的轮廓,眼睛的大小、鼻梁的高度、嘴唇的形状都与绿谷出久不同,但熟悉的感觉就像安抚的芬香逸来。

爆豪胜己问道:“这张卡片是什么意思?”他举起手中的卡片,驾驶座上的男人轻巧地回答道:“你知道的,你早就有答案了。”说罢他一打方向盘,将车子开了出去。

“……”

这句话的语音语调令人万分耳熟,其实绿谷出久自己也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漆岛刻的个性只能改变一个人的外貌,对声音不会改变。而平时他在媒体上所展现的声音都经过了一定的后期处理,多少有些失真,况且他的声音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声音,自然没什么人会去注意。

但朝夕相处的人,如果这都不能捕捉到,那就白费了这么多相处的日月。绿谷出久不露声色,既不表露自己的喜悦,也不急忙袒露自己的身份,他出乎寻常地淡定,现在的问题只是要按下爆豪胜己,为此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喂……”爆豪胜己的确想扣住这位雀斑男士的方向盘,他是真的觉得十分奇怪,所以想将这辆车按下,两个人找个偏僻的地方好好谈一谈。爆豪胜己当然知道他不能凭声音识人,可那特殊的音波频率在自己耳内确实就形成了特殊的印象,要想伪造到这一步实在很难吧?

爆豪胜己有一个狂妄的猜测,这让他瞬时就激动了起来,但若身旁的人真的是那个家伙,为何现在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爆豪胜己忽然明白自己落入了某人设计的圈套里,可他现在又不想从这个圈套中脱身。

绿谷出久说道:“‘爆杀卿’先生,早上的电话正是在下拨打的,不过在电话中谈论这么重要的事实在不妥,遂决定亲自拜访……接下来我带您去见那位先生,希望您理解我的唐突。”

实话说,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对爆豪胜己说过这么拗口的话,但偶尔一次也算是一种情趣吧。他的言外之意不知道爆豪胜己能不能理解,在北原多目看来,他那通没有说话的电话是让爆豪胜己产生疑心的诱饵,但在现在绿谷出久的口中,所谓“在电话中谈论这么重要的事实在不妥”,其实就是在提醒电话中不方便谈论绿谷出久一事。

爆豪胜己点点头,不论旁边的人究竟是谁,但是电话中存在监听一事,是职英们近期早就注意到了的问题,所以他和职英们基本都以碰面的形式进行情报交流,那人这么说也不奇怪。

于是爆豪胜己说道:“如果最后你没有带我见到那个家伙,我会连人带车把你炸得稀巴烂,说到做到。”

“放心吧,我们现在要暂时离开东京市区内,‘爆杀卿’先生什么都不必说,我能理解你急切的心情,有些话就留给需要的人听吧,我只是一个带路的人。”

绿谷出久再次给爆豪胜己递话,他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了,爆豪胜己全程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也什么都不要问,他所表现出的顺从的样子也会在北原多目那儿看来,是对赤谷海云信任的表现。

绿谷出久内心祈祷爆豪胜己确实信任了自己,或者说能准确抓住自己递话的暗语,或者已经能通过蛛丝马迹认出自己究竟是谁了。无论满足哪项也好,只要爆豪胜己配合自己,接下来就一切好办了。

他用余光瞥向爆豪胜己,后者的确看上去有很多话想说的样子,但确实没有再多问。绿谷出久很感激,他顺利地驾驶着车离开了东京市区,在绕山公路上悄然加速,爆豪胜己察觉到了车速的变化,稍稍开始担心了起来。

“我说,速度太快了吧?还有,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话还未说完,在下山弯道上驾驶的绿谷出久一打方向盘,爆豪胜己眼看着高速行驶的车辆开往了护栏的方向,他连忙靠向驾驶座的方向,要拉住身旁人的方向盘,然而那个长着雀斑的家伙却惊恐地喊道:“刹车……失灵了!”

下山的斜度使得速度不断加快,爆豪胜己大骂一声:“混蛋你是带我下地狱吧!你不要告诉我废久那个家伙就在地狱里等着我!”他几乎想把旁边座位上的人踢开,自己还试图挽救一下这辆失控的车,然而为时已晚,左侧山下不远处是密集的树林,而这辆刹车失灵的破车直直地撞向了护栏,然后完全翻出了栏外,向山旁滚落。

剧烈的撞击发生,绿谷出久是真的没有预料到忽然会发生这样的事,绿谷出久在安全气囊弹出前就护住了自己的腹部,忽然挤压的巨大冲力使得绿谷出久觉得全身都要散架了,但整辆车还没有停下翻滚。

就在这时,爆豪胜己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在几乎眨眼间的时间里越过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中间间隔的地方,将绿谷出久拉入自己的怀中,将他的脑袋保护在自己的胸膛与臂弯里,也正因为如此,随着汽车的翻滚,爆豪胜己的后背狠狠地撞上车右面的仪表盘,不知为何,副驾驶座上的安全气囊没有打开。

突如其来的车祸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且这个路段和时间上,行车并不多,几乎没人注意到有这样一辆车滚落山下,只听见一声铁皮的巨大闷响,可怜的车终于停止了无休止的翻转。

爆豪胜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直接冲上去保护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可就在那一刻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必须那么做。最后的结果就是,在车的翻滚中他受到了多处的撞击伤,爆豪胜己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断了某根肋骨,胸口和后背都传来了极度的疼痛,脑袋也在多次撞击玻璃下开始意识混沌。

在很长的几分钟内,他们都处于头晕目眩的状态中,最后还是爆豪胜己一咬舌头让自己清醒过来,抬手爆破,强行冲开车门,他抱着那个人一同摔了出来,而那个家伙还压在自己身上,爆豪胜己又是一阵窒息般的巨痛,他怒言道:“所以……你这个家伙是派来杀我的吗!?不过究竟是什么白痴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比起我来说,你的丑相更难看吧!?”

绿谷出久虽然被爆豪胜己保护在怀中,可他的情况远不如爆豪胜己乐观,他真的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原本是想要带爆豪胜己到曾经他们幼时野营的山间去,直接暗示他自己的身份,然后表面伪装一场激战,将自己准备的资料趁乱中交给爆豪胜己。

可这场车祸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不仅如此,还让二人都受了伤。爆豪胜己还有力气说话,然而绿谷出久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即便他想要保护自己肚子里三个多月的可怜的小家伙,可针刺般的疼痛还是令人感觉万分不妙。

但就算这样,绿谷出久还是捂着小腹,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确认了自己的手机在车祸中掉落在了车里,而车因为撞击也几近报废,那什么监控都不存在了。绿谷出久不知道究竟是谁如此暗算他们,但好在现在他们自由了,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是一个绝好的理由躲避掉监控。

一切都变得直接又明了。绿谷出久脸上的个性还没有解除,刚才也无法向爆豪胜己确认他究竟怎么看待自己,但他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踉跄地走回爆豪胜己身边,然后努力将他拖离车辆的区域,最后,他掏出了手枪,子弹射向正在漏油的油箱,整辆汽车爆炸,一切都不复存在。

爆豪胜己的肋骨受伤,头上也因为撞击而流出血液,他知道自己已经脑震荡了,所以连站起来都很难做到。眼前的男人将自己摇摇晃晃地拉走,最后也倒在自己的身边,看上去比自己还要更狼狈。

爆豪胜己不再出声奚落他,而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废久,这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吗?”

那声呼唤是肯定的语气,绿谷出久忽然感觉自己热泪盈眶,他还有很多东西想解释给爆豪胜己听,他这些日子里都为了活下来这件事而努力,他在今日看见爆豪胜己时一瞬间心情激越却不能表露出来的这份感受,这些种种,他统统都想告诉爆豪胜己啊。

他想在一秒内将所有事都解释完,可最后都只能化成一声痛哼。腹中的绞痛让绿谷出久蜷缩在一旁,他背对着爆豪胜己,他的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声音颤颤巍巍地传来,带着哭腔:“小胜,救护车……”

爆豪胜己挣扎着起身,这才看见了捂住小腹冷汗直流的绿谷出久。他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完全是另一幅模样,可是痛苦的面貌真实无比。爆豪胜己的手机也掉落在那辆车上,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幸亏他今日穿的是战斗服,自带卫星定位的装置,可以发送紧急的求救信号。

在做完这一切后,爆豪胜己一言不发,调整了自己的呼吸,然后走到绿谷出久身旁,将他打横抱起,温热的触感就像是一场过于真实的梦,明明只是一个轻描淡写的称呼,但就给了他全部的失而复得的重生感。

“废久,搂住我的脖子……那些账我之后再和你清算,你的解释留好,现在,我们回去了。”

血迹从爆豪胜己的额前渗下来,又经过眼睛,掺杂着其他的液体一并滴落,他什么都看不清,脑震荡带来的眩晕和呕吐感在此时都不能阻拦爆豪胜己一步步顺着山体向上爬的脚步。他现在一定狼狈得可笑吧,可做一个狼狈的归家者算什么真正的狼狈。

即便日后绿谷出久再怎么解释,爆豪胜己都不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了,因为绿谷出久要道歉的人不是爆豪胜己,而是绿谷出久自己。


==================

这一更在旅游车上写完的…………呜呜呜终于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6)
热度(70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