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42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我不再贴了,自己翻lof吧……


-BGM:《君を待つ》


42

 

绿谷出久失踪的第23天。爆豪胜己在今日有一个巨大的收获。

继他们找到了视频发生所在地的地址,搜寻无果后,线索暂时中断。他们找到了擅长借物寻人的老警视,得出了绿谷出久的所有物在他人手中辗转太多次,故而没有清晰的道标指引老警视通过个性去寻找到本尊。

原本说是去度假的塚内警视彻底失踪,以田中为首的警察群体在爆豪胜己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虽然态度有所缓和,但隔阂更深,除了单纯的所需资料供给之外,其余一切不再进行交流。警方与职英的双轨调查互不相交,直到后来警方也被各式各样的其余事务所牵绊住,只剩下职英们还在孜孜不倦地调查这件事。

若是从前的塚内警官看到这幅场景,大概这些人都应该回炉重造。不能看见眼前治安的大问题,将其置若罔闻,对于警察官而言是十分不称职的举动。

职英没有逮捕等权利,若是警察不能与职英好好合作,或是职英将警察当做英雄主义的附属品,都是不可取的。当初警察决定不将个性用在维护治安上,这才诞生了职英这样的职业,可没曾想在每一代更替后,想法不能被很好地维持下去。

裂痕愈来愈深,可这也不过短短几年而已,维持已久的东西要动摇,无论如何也应出现推手。

而在这样僵持的局势下,爆豪胜己找到了视频中曾“露面”的打手的其中一人。准确地说,那个人的脸是被遮住的,但他的个性很明显,是“消除液体”,他能将所有的液体包括血液全部消除不见,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那时视频中的收尾工作就是他所做,而爆豪胜己正是通过在网络上搜索“毁尸灭迹的好帮手”这类的关键词,找到了这个家伙无人问津的博客。这人显然已经做过了很多类似清除血迹这样的事,但更多的是日常的洗车工记事。他的个性能力程度,最得心应手的只有洗车,所以他一直在一个洗车店里打工。

他某一日的“惊奇冒险”的日记,夹杂在数百篇洗车工记事中,被掩盖了个完全,但最后还是被爆豪胜己所找到。

有了线索之后,爆豪胜己也不能以职英的名义去捕捉他或者调查他,好在相泽老师已经回国,通过他的关系,总算能和警视厅方面重新搭上联系。最后警察出动将嫌疑人抓捕,经过审讯之后,他们终于获得了这接近一个月来最明朗的消息。

 

他们当时在视频中痛殴的那个人,是一个个性为“沙包”的男子被施以了改变整体外貌的个性。他们在视频中当然是真实地拳打脚踢了,但其实那位男子在受到伤害之后又迅速复原。虽然很疼,但是他们支付给了“沙包”一笔不菲的佣金,摆平了这一切。

爆豪胜己问他,为什么所有人都会觉得那个人是绿谷出久本人?

“消除液体”回答,因为那个人的个性就是让所有人觉得,他们看见的人是另外一个人。

若是这个情报给予的对象是案件一无所知的人,恐怕又会在这里陷入僵局。可是爆豪胜己牢牢记得,绿谷出久在失踪之前追查的那一众人中,恰好有一人的个性与此相符。他之前不是没有猜测过这一位的可能性,而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确认,确认这条逻辑链是可以进行的。

那名为漆岛刻的男人,与这个案件确实有关吧?爆豪胜己将这个名字报给了“消除液体”,对方忽然就笑不出来了。他不知道面前的职英为什么会瞬间就报出这个名字,毕竟那一位是组织里相当高层的存在。

爆豪胜己没有与他们多说废话。一洗前些日子的迷茫和无处下手,他迅速将目标锁定在所谓的“赤色满月”等人身上,并将漆岛刻的资料递交给了警方。

“我们会顺着这条线索追踪下去,谢谢你的帮助。”警方如此回答爆豪胜己,可之前对于他们的信任已经完全消磨殆尽,爆豪胜己没有顺着警方的话继续说下去,而是冷漠地回应。

“我只是尽了职英的职责,将一切案件进展上报,然后‘协助’警方的工作。”爆豪胜己虽是这样说着,可他的眼神里透出的绝不是告一段落的预兆,他还有一句话要补充说明:“不过如果要比一下真正的工作效率,我是不会输的。虽然和警视厅的诸位比较这件事很无趣,但鉴于之前熟识的老警官们也持支持态度,希望我们接下来合作愉快。”

爆豪胜己那日去见警察们时所穿的不是职英巡逻时的战斗服,而是一套正式的西装。他并非随随便便地造访,想要随随便便地和解一番,而是想用这种挑战的方式表示自己的态度,也希望近期表现怪异的警视厅方面能正视出现的问题。

如果政府不追究他们这样的行为,是否又是另一层面的纵容呢?他们不是在某些偏僻的城市发生这样的事,而是一国首府东京市,爆豪胜己很难不往上考虑。

他隐隐觉得像是某些政治上的争斗波及到了职英的社会阶级问题,绿谷出久很可能是一个被开刀者。一个风评极好、接受欧鲁迈特“遗托”的顶级英雄,可以说是新时代“和平的象征”的领头者之一的职英“人偶”,的确是杀鸡儆猴的优秀对象。

明明在塚内警官那一代,大家与“和平的象征”也是互帮互助的好伙伴,为何欧鲁迈特的隐退的几年后就发生了这么剧烈的变动。或许现在只是一点征兆,暗流涌动,但若是影响继续扩大,这的确会带来许多严肃的后续问题。

 

不过正是这样的现状,让爆豪胜己忽然生出一种诡异的信心。如果是有人想要拿绿谷出久开刀,聪明的人都不会选择杀绿谷出久,如果是他的话,他会让所有人知道,职英已经没落,他们的个性已经对这个社会无用。

警察们要“崛起”吗?或者换一个说法,他们要重新将个性的使用权收回,从而让职英这个职业彻底消失。恐怕就是这样的想法吧?

如果是爆豪胜己想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他一定会证明职英的失职和无用,警方的能力要在众多事件中突显出来,并且强调警察方面会比职英完成得更好。

恰恰在这样的思路中,绿谷出久绝不会死。他们不会真的要杀死这样一位职英,万一这个事件被全盘起底,杀死职英会让他们的风评落入极点。退一万步,他们可以说他们在进行一场盛大的真人秀,大家都喜欢看见人们厮杀争斗的场景,但绝不希望看见真正的牺牲品。

爆豪胜己不希望这是他的自我安慰,他只能期盼敌人中确实有人拥有这样的智慧。他们若是不为对方留一丝余地,那全面吞食的那一刻会迎来暴风骤雨般的反击,毕竟你死我亡之事,没有可退让之处了。

现在的问题终于变成了,爆豪胜己等人如何要追寻漆岛刻这条轨迹,将整个阴谋之网拉出水面,顺便将大鱼一并打捞上来。

 

直到那日,爆豪胜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他抱着怀疑的心态接起了电话,却发现电话那头只剩忙音,这让爆豪胜己感觉到一丝不悦。

午休结束后的他上街巡逻,热闹繁忙的街边有穿着玩偶装的人在散发传单,平日里那些人的传单自然是不会塞到爆豪胜己手中的,可今日,那个玩偶竟然朝爆豪胜己递出了传单,传单上是一个新开业的咖啡厅的宣传。

不知为何,爆豪胜己就在冥冥中感受到了一丝被预示的征兆,他忽然上前拔下了那个玩偶先生的头套,发现那只是一位普通人,那似乎对突然而来的粗暴行径感到惊讶无比。爆豪胜己气愤地嘁了一声,将玩偶头套塞回了那家伙手中。

他看了一眼那传单,记住了新开业的咖啡厅的地址,然后将传单丢到了垃圾桶。

那一日的巡逻自然也是风平浪静,没有人会在下午的时候在闹市区惹事,况且这些日子来,大家也都记住了在这个时段里于此地巡逻的那位,正是脾气极其糟糕的“爆杀卿”本人。小混混们自然都会躲开这个时间,毕竟没人想当面吃一顿爆炎弹。

巡逻结束后,爆豪胜己有心试探,那家新开的咖啡厅恰好离他巡逻完的街区不远。兴许有人正想通过这样的巧合来诱导他什么,需要隐秘且不为人知的方式,所以才不透露只言片语。这反倒让爆豪胜己感觉到一丝兴奋,因为越是秘密的东西,越是象征着其重要性不能为人知。

那家咖啡厅打着的噱头是随意的数字组合将得到不同的产品,他们的菜单皆是由八位数来决定,没有人知道随意的八位数组合会得到怎样的东西,这才让人更加期待。而新开业的今日,每位客人都会得到一份小礼物。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噱头,新开业的店里也是门可罗雀。爆豪胜己踏入咖啡厅的一刻就意识到,大概这家店的食物根本就不好吃,所以才会无人问津吧。但他对此还抱有一丝丝兴趣,所以他落座。

当服务生问到爆豪胜己要说出怎样的八位数时,爆豪胜己带有节奏地缓缓报出。715、420、89,这三组数字组成的八位数,就是爆豪胜己想要点的菜单。服务生点点头,然后回了前台,未过多久,爆豪胜己就得到了两份小礼物。

“先生您好,您的运气真的很好,之前一位客人来到本店时,留下了这样的礼物,说只要报出420、715和89三组数字的人,就可以将这个额外的礼物送给他。”服务员解释了为何爆豪胜己会有两份礼物的原因,爆豪胜己内心却感觉风云骤起。

他遣开服务员,在确定自己是坐在咖啡厅的监控死角后,爆豪胜己迫不及待打开了两份礼物,一份礼物中是普通的咖啡厅代金礼品卡,另一份礼物就显得很与众不同了。

与其说是礼物,不如说只是一张普通的卡片。不过普通的卡片上所呈现的形象并不普通,那是新出的某款薯片中附赠的欧鲁迈特纪念卡片。

爆豪胜己为什么会知道这张卡片的来历?他已经过了收集卡片的年龄,但他知道,某个人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这样的事,所以在某个人不见踪影时,他路过便利店时便会买回这款薯片,拆开,一张张收集全套的欧鲁迈特纪念卡片,因为他只能通过这件事给他未名的希冀。

他只能透过这些卡片,去遥想某个人回来那日,看到这些卡片时的喜悦表情。

所以爆豪胜己知道这卡片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匆匆结账离开了咖啡厅,手里握着那张欧鲁迈特的纪念卡片,冲到了咖啡厅外的道路上举目四顾。

果然,他看见了两百米外的道路旁所停着的黑色车辆。这条街上不常有车停下,所以更引起爆豪胜己的注意。爆豪胜己快步走了过去,几乎让路人以为他要取代交警去贴罚单了,但爆豪胜己确实气势汹汹地走到车旁,敲了敲反光的车窗玻璃。

敲了三下后,车窗玻璃缓缓摇下,驾驶座上坐着一位爆豪胜己从未见过的人,那人的黑色头发倒是蓬乱,还遮住了右眼,露出的阴翳的左眼下有星星点点的雀斑。

“想知道那个人的事情是吗?那就请‘爆杀卿’先生上车吧。”


==========

争取二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67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