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40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我不再贴了,自己翻lof吧……


-BGM:《white silence (album version)》


40

 

那时的绿谷出久还不知道,杰拉德对于漆岛刻意味着什么。

感情的复杂程度的演变本就比人之进化还要复杂,因为其发迹和行踪都未定,随意调配发酵的感情又会酿成什么后果,这完全受命运杠杆的调控。

绿谷出久原以为自己会在“人人皆英雄”协会籍籍无名很久,或是一直以漆岛刻秘书的形象自居,他以为他需要的证据只要在任务中就能慢慢显现,毕竟他已经发现了很多蛛丝马迹。

然而,绿谷出久没有想到,他接触到杰拉德,即“血之祖”本人的机会就这么来临了。这不是个惊喜也不是个惊吓,自从绿谷出久那夜听了漆岛刻所说的故事,杰拉德和漆岛刻所发生的听似简单自然实则复杂缠绕的那些故事,他就对杰拉德这个人持有一种好奇心。

好奇心冲淡了他的紧张与恐惧,漆岛刻一开始便以如此生活化的角度为他展现了杰拉德,导致他没有把这个人当做戏剧化的对手或是敌人。或许他们本就是敌人,可绿谷出久对那些抱有自己独特信念的敌人向来都很有耐心。

 

那日绿谷出久从公寓醒来,三个月不足的孕期正好是早孕反应最严重的时候,他在混乱中从床上爬起来,冲进了厕所里,头晕脑胀地将胃里本就少得可怜的剩余物都反呕出来。这令他很难受,他的胃里几乎装不住东西,这对一个需要大量能量消耗的职英而言,是一个很难适应的过程。

绿谷出久坐在马桶盖上放空自己,用手背探了探额头,冷汗的触感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现在的天气已经进入开始寒冷的阶段,整栋公寓楼还没开始中央供暖,所以他的房间正是处于一年中最冷的时候。绿谷出久拉紧穿着的连帽衫,他已经切实感觉到了气温的下降。

忽然,绿谷出久打了个喷嚏,这个生理反应让他感觉有些不妙,他希望不是感冒之类的事,因为如果他现在感冒,将会很难处理。他还没来得及把床头那些孕期需要注意的准则看完,哪些药能吃、哪些药不能吃他都还没有了解,他就已经到了这里,坐在了这个地方,迎来独自一人的清晨。

其实绿谷出久有时候会感觉挺丧气的,尤其是夜深人静时回到公寓里,累倒在床上,明明知道他应该趁这个时间去活动室再接触一下真实的外界——那些重播的新闻,可是他却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怀孕本来就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他感知疲惫的能力大大提高,加上一出这个门就紧绷的神经状态,他的身心都被折磨够了。他怀孕后本应该改善锻炼方式,从平日里维持职英状态的运动改换成活动幅度更小的、有利于胎儿的运动,可是不巧的是,他也没来得及学习到,就已经被绑架离开。

缺乏锻炼对于一个职英而言,会带来的是肉眼可见的状态下降。绿谷出久的枪法还能看得过去,是因为他在美国读大学期间专门进行了两年的训练,这也是为什么他对枪这个武器的运用还算熟练的原因。虽然他平日里用的银色手枪经过改良,但还是有一定后坐力,震得他手臂酸痛。

想想这些,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这个孩子的到来真的不是时候,一开始得知时就已经让爆豪胜己和自己都陷入了挣扎中,现在又遭遇了这种事,跟着自己深入敌营腹背受敌……如果能顺利出生的话,会是很坚强很厉害的孩子吧?

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这么大的风波,某种意味上来说真是了不起呢。绿谷出久笑了笑,可笑容过后他的悲观又不小心冒了出来。

身体状况下降,他的心情也跟着忽上忽下、剧烈波动。他从马桶上站起来,果然又是一阵晕眩,只能慢慢扶着洗手台和门框离开厕所,他躺回床上,钻回被子里,只有温暖的睡榻才能让人感觉好一些。

绿谷出久近日来消瘦了一些,他吃什么吐什么,但是漆岛刻给他的工资并不算多,所以他只能多准备一些便利店的便当,尽可能摄取更多的营养。即便这样,他还是瘦了,因为根本没能吸收到什么东西,早上因为晨吐而清空的胃开始因为饥饿而鸣叫,可是绿谷出久很讨厌那种吃了东西却等于做无用功的感觉。

他想念家里自制的猪排饭,如果能吃到一口咬下去酥脆的金黄猪排,他的胃或许就不会再抗拒了吧。和小胜坐在饭桌上一起吃饭,这明明是很简单的事,可现在也只能作为美好的回忆被拾起。他没被绑架时食欲不振的情况还很少见,除了晨吐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影响,只是一离开那些温柔的景色,换了一个环境,他就状况频出。

绿谷出久看了看双手的手环,他根本无法忘记,自己现在还是性命被别人捏在手中的提线木偶。万一在这期间出了任何的意外,他一定会被无情处理掉,反正他本来就被追杀,只不过是多活了那么一个月而已。

“爸爸会足够努力,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你的存在……所以你要好好地待在这里,不要离开啊。”绿谷出久蜷成一团,温热的手搭在小腹,虽说是轻声安慰,可他满心矛盾和悲伤,可越是害怕、恐惧、惆怅和无奈,他越要将鼓励的话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一定会有用。

绿谷出久的头埋在被子里,寒冷的环境里他不介意完全躲在被子里睡一个短短的回笼觉。

 

只不过没过多久,绿谷出久就又被电话喊醒了。他艰难地下床,从桌上取来手机,发现是漆岛刻的电话。

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接通漆岛刻的来电。

“今早你不用来我的办公室,我在公寓楼下等你,带你去杰拉德那里。”漆岛刻说话的语气毫无波动,明明是要带绿谷出久见首领一样的人物,却被他说得如同是带绿谷出久出去散个步一样轻松。

绿谷出久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间,其实现在依然还很早,不过他问道:“你还有多久到?”

“半小时以后见面吧。”漆岛刻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而绿谷出久也知道,自己没有补眠的机会了,只能伸个懒腰,然后去简单洗漱一下。最后他换上西装,离开了公寓楼,穿过两个街口到拐角处的便利店,买了热腾腾的素包子,然后坐在玻璃橱窗前的高凳上,享用他的早餐。

卡着时间点,绿谷出久回到了公寓楼下,等了约莫两分钟,漆岛刻的车缓缓驶到。绿谷出久老实上了车,漆岛刻今日亲自当司机,这还是很难见的。

漆岛刻的暖气开得很足,可他的手依旧很冷,青白的骨节绷起纤瘦的手指上的皮肤,绿谷出久透过后视镜瞥见漆岛刻的脸色,他显然没睡好,身上还萦绕着浓重的烟味。绿谷出久不知道前一夜漆岛刻去干了什么,兴许去某个地方通宵了也不一定。

在东京熟悉的街头驶向未知的地方,绿谷出久很快地便收回了自己的注意力,开始专心地用双眼记录道路的走向。漆岛刻竟然会主动带他去见杰拉德,绿谷出久越来越觉得漆岛刻是个非典型敌人,他的一举一动让人难以捉摸,就连是否有恶意都无从得知了。

半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绿谷出久眯着眼,看面前一幢摩天大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是一个很著名的写字楼,都是著名公司的所在地。这样的地方会有“人人皆英雄”协会的头目,倒是令绿谷出久意外了。

漆岛刻感知到了绿谷出久一刹那的惊讶,他眼神扫来后果然令人热情降温,绿谷出久端正脸色,绷紧赤谷海云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容。他跟随漆岛刻走进,原以为电梯会一路向上,到达某一高层,落地窗前就是云的边界。

但是,电梯一路向下,电梯上按钮明明只能达到地下三层,可电梯却继续下行,直到显示出地下八层才停下。

 

“见到他,替我问好。”漆岛刻在走出电梯后,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漆岛刻没有嘱咐他不要暴露身份,不要多问,不要擅自决定,直到他将绿谷出久带到那个办公室前,他也只留下这一句话。绿谷出久已经分不清他与漆岛刻之间的关系了,此时此刻变成了盟友吗?或是漆岛刻开始信任他,所以什么都不再警告他,只让他带一句友人间的问候。

还是说,他们设好了同一个局,而自己还自动自觉走进这荆棘陷阱?

绿谷出久有些紧张,他推开门前回头看了漆岛刻一眼,而漆岛刻却转过身,利落地离开。似乎将绿谷出久带到也只是他的一个任务而已,任务完成了,他也不应在绿谷出久身上耗费太多时间。

怀揣着十分的忐忑,绿谷出久借手表的反射面再确定自己的外表与原来的自己天差地别,这才轻轻叩门。起初他叩了三响,毫无动静,隔了数十秒后,绿谷出久才叩了第二组三响,这次门内终于有人应声,让他进来。

 

踏上办公室所铺就的昂贵地毯,松软的触感令人更觉得一种舒适的威胁在等待他,绿谷出久惊讶地发现,办公室内里竟然是一个圆形的厅堂,正对门的桌后坐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黑发男人,而他的右手侧还设有另一处办公点,那儿有一位金发的少年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盯着电脑。

随着绿谷出久的进入,房间里两个人都投以绿谷出久莫名的目光。绿谷出久顿时有些难堪,杰拉德这个人只存在于漆岛刻嘴里,绿谷出久此前自然根本无法接触到杰拉德的任何资料,所以问题来了,他根本不知道面前的两个人中,哪个才是所谓的杰拉德。

不过既然是杰拉德这个名字,应该是那个金发的少年吧?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会坐在侧面的位置,不过有些人应该就是有这样的爱好。

绿谷出久正打算迈步走向金发少年,却被黑发男人喊住,他问道:“漆岛刻呢?”

绿谷出久,也就是现在的赤谷海云,微微低下头来回答了男人的问题:“漆岛先生有事先行离开了,他只让我来此处见杰拉德先生。”

“我就是杰拉德。”黑发的男人摘下金丝眼镜,绿谷出久这才发现男人生着一双暗血红色的眼睛。他也对红色的眼睛熟悉万分了,例如爆豪胜己的红色双眸就是火焰中的夕阳,有着一丝橙色的热烈感,可是面前男人的眼睛是纯正的血色,浓郁过一分就会变成黑色的血色。

绿谷出久有点尴尬,他猜错了人,只能站到杰拉德的桌前,以下属的姿势低头,听候上司的“命令”。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替他的直属上司转达那句话。

“杰拉德先生,漆岛先生让我向您问好。”

杰拉德没说话,一旁的金发少年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他说道:“没想到漆岛那个家伙这么不中用,还能收到你这样的手下……之前执行组的再编是你一个人完成的吧?”

“是的。”

“任务地点的再分配,执行任务的策略安排,你设计的成果很优秀哦,效率提高了很多的样子,新成员的增长率喜人呢。”

“……谢谢。”

金发少年的眼神耐人寻味,他的目光在绿谷出久身上逡巡,不知刚才的夸奖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但绿谷出久还是觉得,听见对方一一列出自己进入协会后的“贡献”,真是不知应该觉得愧疚还是自豪。

杰拉德的话就这样被打断,但杰拉德似乎并没有不满,重新戴上眼镜处理文件。绿谷出久更是陷入了尴尬中,只得将重心放在与金发少年的谈话中。

金发少年随意地和绿谷出久聊了聊他近期出色的工作表现,绿谷出久也只能谦虚地一一回应,然而,少年最后轻飘飘地扔出了一句话,让绿谷出久浑身一颤,他的冷汗忽然就满布后背。

“赤谷海云,你是不是对所谓的A班联盟很感兴趣呢?”

金发少年将他的电脑屏幕转了过来,上面密密麻麻几乎有上百个监控视频的片段挤在狭小的屏幕前,但只要绿谷出久定睛注视某个,就会发现屏幕中的监视对象正是自己。屏幕中呈现了他数次去活动室观看新闻的画面,乃至一些手机的屏幕界面也显现出来,正是他的搜索和浏览记录。


================

这几天我家发生了点事……只能深夜回来写点更新……唉

诸事不顺,可有破解妙法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66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