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38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BGM:《Stay Gold》


38

 

生病是最为懦弱的事之一。在孩童的认知里,生病的孩子可能是可怜的,但同时也是脆弱的,但孩童不会体谅另一个孩童的脆弱,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意味着可怜。幼年时只能意识到夸奖和荣耀和一切好的事物存在,对坏的事物却毫无所察。

长大之后就会意识到,人固有脆弱的姿态,因为人的组成本就不是钢铁。这具柔软身体里流淌着的是液体,是会逸逃散布的没有固定形态的东西,无形之物承载无形之物,所以感情会寓居在流动的血液中,流经四肢百骸,在脑内在心脏在任何需要它的地方,强烈地影响一个人的行动。

主见至上的爆豪胜己,知晓自己被感情控制,他放任,所以他受其害。他躺在病床上,深深感觉自己或许是懒惰了,躺在病床上发呆的那个人不是爆豪胜己,其灵魂早就逃到了不知何处。他不喜欢这种迷幻的感觉,令人平白感到自己不是可控的个体,可是控制权又在谁的手上?他无从得知。

爆豪胜己在病院里待了半周不到就私下逃离了医院,回到家中,房间可以说是比以前杂乱了许多,他根本没有时间整理这个家,甚至平时都没有办法回来过夜。这个家中的生气正在慢慢消失,只剩下残渣与一个病人。

已经临近冬日,深秋的暮色夕阳中,他的影子被拉长,又在堆放高叠的杂物上扭曲。爆豪胜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打电话把切岛和上鸣二人喊了过来。

 

接到他电话的上鸣电气一时间还十分惊讶,去爆豪胜己的办公室将剩余的资料全部抱了回来,看见切岛锐儿郎提着三人份的便当站在楼下,二人打了个照面后一起去了爆豪胜己家。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造访爆豪胜己在东京的新居,上一次的时候还是没有出事时,绿谷出久喊他们来家里一起吃寿喜锅,虽然当时爆豪胜己似乎根本没有同意绿谷出久的擅自邀请,但他说的话几分是口是心非大家也不知道。

切岛锐儿郎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随即门被打开,二人走入,为与上次完全不同的景色咋舌。二人绕过堆在地上的东西,幸亏爆豪胜己还记得定期清理垃圾,家里没有滋生奇怪的东西,切岛锐儿郎将便当放在餐桌上,一旁的上鸣电气紧急借用爆豪家的厕所,一瞬间人影消失。

“那个,爆豪啊,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中午还听说你在低烧呢。”切岛锐儿郎有些无可奈何,但对于这个好友,他还是要问问,因为不问的话爆豪胜己一定不会表达而出,而那些令人烦闷苦痛的东西往往隐藏在语言背后,用带刺的枝蔓缠绕住说话的舌头,令人无法发声。

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挣脱桎梏,将情绪表达出会有解脱感。

爆豪胜己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脸色看上去却还是有些苍白。他裹了一件较厚的衣服出来,没有回应切岛锐儿郎的关切,而是说道:“之前拜托你们的事,结果怎么样了?”

切岛锐儿郎挠挠脑袋,将笔记本电脑从背包里拿出来,他和芦户三奈去调查了爆豪胜己心存疑虑的媒体,一方面是溯源查到最先爆出绿谷出久失踪后视频的几家媒体,另一方面是针对那日发布会上爆豪胜己观察微表情而产生的怀疑对象。

这个视频的发出并不是由匿名人士发出,而是直接由媒体公布,唯一的匿名存在于警察局时邮寄的那个录像带。“那几家媒体收到的都是匿名邮件,里面内附视频文件,但是当媒体下载之后,源文件会自动被服务器删除,芦户那边拜托了朋友去服务器内寻找线索,但现在还没有很明确的答复。”

爆豪胜己接过切岛锐儿郎递过来的笔记本电脑,上面的确已经有了很多的调查记录,他不死心般一条条翻阅,试图从里面再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包括当时的调查笔录,他都一一浏览而过。

身为爆豪胜己高中以来的好友,切岛锐儿郎已经很久没见到这般认真到有些偏执的爆豪胜己。在他的印象里,爆豪胜己总是轻轻松松就能办到他想办到的事,学习也好,比赛也好,似乎都是“本大爷拿第一不是废话吗”或是“这种简单的事都做不好的人没有存在的必要”的态度。

不能被形容成吊儿郎当,而是一个天才般的少年从来不知道困难意味着什么,只要他想他就能办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所以现在看见这样的爆豪胜己,切岛锐儿郎心情复杂,身为朋友,他既仰慕那样无畏的爆豪胜己,有时也不免因他的“轻松对待”而感到自卑。

只有绿谷出久,能让爆豪胜己拥有他从不曾体验过的情绪,夸张为之的愤怒也好,过于严苛的鄙视也罢,表象背后的情绪,皆是膨胀到无可掩饰的在意,这种在意发展到最后要么变成极致的敌对方,要么终于发现污泥般情绪背后的被埋葬的星光。

切岛锐儿郎叹气,拍拍爆豪胜己的肩膀,对方已经在看第二遍,这当然没有必要。如果有有用的内容,他们会把它整理出来。切岛锐儿郎说道:“还有,之前你怀疑的几位记者,那边倒是有一点有用信息。”

切岛锐儿郎掏出几张名片,交给爆豪胜己,然后继续说道:“这几位是有意愿参与深入调查的记者,并且有两位表示,他们对现在整个话题风向的来源有掌握一些消息,但不是能随便说出口的事情,一定要私下郑重地约见才可以。”

爆豪胜己看了看手中几张名片,尤其是表示要私下郑重约见的两位记者,再对照刚才切岛给他的调查资料,其中有一位记者就工作于视频最早发出的电视台之一。爆豪胜己当即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那位记者,动作雷厉风行到让切岛锐儿郎都有些惊讶。

通话内容很简单,爆豪胜己约那位记者明早十点在自己助理的办公室见面,那位记者似乎觉得不妥,感觉自己的人身自由会被职英限制住,但爆豪胜己告诉他,只有在值得信任的地方进行见面,才是对记者的人身安全负责。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那位记者过后也同意了。爆豪胜己挂电话后打了个喷嚏,最近气温骤降,一入夜后初冬的寒气就散发出来,他打开空调,然后继续坐在沙发上看前几日堆积下来的资料。

切岛锐儿郎和刚上完厕所的上鸣电气在爆豪家有充分的自由活动权,因为爆豪胜己根本懒得管他们。切岛锐儿郎去厨房倒水的时候,上鸣电气恰好在爆豪胜己家闲逛,上次绿谷出久在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绿谷出久买的欧鲁迈特的纪念游戏上,吃完饭就坐下来打游戏去了。

今日再次拜访,上鸣电气路过爆豪胜己的卧室,因为门是打开着的,所以他往内随便瞥了一眼,发现与客厅的杂乱不同,房间里倒是很干净,也很简单。卧室双人床的左右两边都有床头柜,一侧柜子上摞着书籍,另一侧柜子上则是放着一本笔记本。

另一个房间,上鸣电气有些手贱地拧开了门把手,本以为这个房间是书房,在打开后却发现空荡荡的房间里放着组装好的婴儿床,门边堆着好几箱没拆开的快递。

上鸣电气默默关上门,然后走到爆豪胜己面前,指了指那个房间,有些忐忑地问道:“喂,爆豪,那里面……”

被喊住的爆豪胜己抬起头来,顺着上鸣电气手指的方向看去。上鸣电气这个白痴,果然乱逛到那个地方了吗,爆豪胜己将手中资料往桌上一放,上鸣电气还以为爆豪胜己生气了。好在爆豪胜己只是说道:“你想说什么?吞吞吐吐的就别说了。”

“你和绿谷准备要孩子吗?还是说……”上鸣电气不太敢说,他内心隐隐有种预感,墨菲定律一定又会在他嘴中应验。“……还是说,绿谷已经怀孕了……?”上鸣电气虽然觉得绿谷出久会是个未雨绸缪的人,但一般人也不会在没动静的时候就把婴儿床装好吧。

听到这番话的切岛锐儿郎从厨房跑出来,也发表自己的惊讶道:“不是吧,爆豪!?那这样……这么说的话,岂不是太糟糕了吗!”切岛锐儿郎随后也去看了一眼那个房间,爆豪胜己没有阻拦他们,两位好友都凑到他面前要听真相。

切岛和上鸣二人腹诽,完蛋了,爆豪胜己不回复算是默认了吗?到底默认了哪种?切岛锐儿郎忽然也觉得上鸣电气假设的后者才是正确答案,因为他们能爆豪胜己的沉默中感觉到一丝无奈。

“天啊。”上鸣电气只能发出这样的感慨,他不敢再浪费一秒,也飞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电脑来,将他调查的结果报告给爆豪胜己。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报告,爆豪胜己就继续拿起了桌上的资料,回道:“那个家伙现在活着的话,他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小家伙。我要做的事只有找到他,带他们回来。”

“爆豪,你的手在发抖。”切岛锐儿郎如此指出。

“混蛋!!那是你看错了!!”爆豪胜己朝他爆吼一声,此时的上鸣电气把结果递给爆豪胜己,兀自开口说道:“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就还好,换我的话,可能早就不行了吧,慌张害怕得要死,自己还无头无绪,会真的变成白痴。”

“别拿我和你相提并论啊发电白痴!净做些多余的事……”爆豪胜己这么说着,下一秒手中却被塞了便当。

切岛锐儿郎说道:“先吃饭,今晚熬夜干活。”

切岛锐儿郎看上去也莫名其妙地有些生气,爆豪胜己无语,他说道:“这些本来就不打算让你们知道,这种压力没有必要让所有人一起扛。”

这句话点爆了切岛锐儿郎,他的手瞬间硬化,上去就狠狠地敲了一下爆豪胜己的脑袋。爆豪胜己当即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两个人几乎要打架一般,切岛锐儿郎脾气一直很好,可今日他也忍不住要爆发。

他的脸上也呈现出强化的征兆,表情瞬时有些狰狞。切岛锐儿郎说道:“比起此刻知道真相所承受的压力,大家更害怕的是后悔不是吗!?现在的大家是付出了百分百的努力,但如果说出这个真相的话,大家会付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甚至更多。”

“退一万步,如果真的到了营救的那一步,这个信息不告知大家的话合适吗?”上鸣电气也如此说道。

爆豪胜己看了看切岛,又看了看上鸣,自己满心暴躁的怒焰找不到地方发泄,有干脆想打一架的念头,最后却被上鸣电气出其不意地电倒了。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因为生病所以轻而易举被上鸣电气这样的白痴撂倒,他十分不甘,刚想发作,却看见好友二人已经开始一边吃便当一边继续调查。

爆豪胜己根本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最后自己被痛骂一顿,却鬼使神差地也投身进这份沉默中,沉默地吃晚餐,然后沉默地“加班”。

至于晚上大家怎么打电话轰炸爆豪胜己,爆豪胜己在病中不想多谈,也多亏生病让他的脾气看上去没那么糟糕,大家才能接二连三打电话数落完不被咆哮回应。


===============

今晚八点本子就要预售了…………过几天要出去旅游,前两天姨妈痛+热感冒+腰痛…………人很崩,哭着赶稿T T

爆豪派阀内斗了夭寿了!(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7)
热度(570)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