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有始有终。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37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BGM:《HIRUNO HOSHI 》


37

 

在爆豪胜己这方,可以说爆豪胜己的末日如今才全面来临。

自从绿谷出久出事之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两方的家长都被这个消息深深刺激到了,虽然在事出的当日,爆豪胜己就已经强忍心中的不确定感去安慰两边的长辈,但似乎安慰并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焦虑的情绪愈发严重。

所以现在的爆豪胜己最害怕的事情是接到双方父母的电话,绿谷出久的爸爸从海外赶了回来照顾绿谷引子,爆豪一方的家长现在每天只能和绿谷家的家长互帮互助,既然得到了爆豪胜己的承诺,他们也不敢再去回想那个视频的存在。

夜深人静时,爆豪光己给爆豪胜己打过一次电话,那已经是新闻发布会之后的事情了。爆豪光己身为母亲,也能感知到自己儿子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情绪在强撑,所以她嘱咐爆豪胜己的话也是“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去带出久君回来”。

爆豪光己还说,绿谷引子那边的情绪有自己在照料着,她相信胜己说的话,也相信出久君能挺过这个难关。

爆豪胜己难得地喊了爆豪光己“妈妈”,而不是平日里挂在嘴边的“臭老太婆”。实际上大家都很不安吧,但在这份不安中彼此支撑着,至少在找到踪迹之前不会随意断言。

 

爆豪胜己从未像此时此刻一般觉得,自己原来也是个需要他人的支持才能生存下去的人。在他失去了一根承重柱之后,缺失感令他从云端坠下,好在有人还能接他一把,不至于摔得粉身碎骨。

 

发布会后的夜晚,爆豪胜己再次打电话找向欧鲁迈特。他已经不管不顾,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防御,所以爆豪胜己已经在做一场周密的计划了。

欧鲁迈特像是早就知道了会有此事发生一样,他很快接起电话。“爆豪少年,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除了你之前说的媒体的问题,还有什么新的情报吗?或许我的经验还能发挥点作用。”

爆豪胜己直截了当说道:“有,还记得之前废久个性出了问题的事吗?在废久失踪后的这段时间内,已经陆续得知十多位东京地区的职英出现了个性的波动,治愈女郎等人专程来到东京,检测出了同一种致病源。”

这个消息是爆豪胜己私下实时跟进得到的。治愈女郎他们一开始听说了这样的事件时,就预备好了标本一同带到东京,检测下来果然发现,绿谷出久的个性因子衰减绝不是偶然事件。

不是自体产生的病变,而全部都是来自同一外来物。这些职英无一不是在使用个性时多次感受到了异常才去检测的,但他们的发病时间总体晚于绿谷出久。加上这次绿谷出久的失踪像是某个风暴的开端,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否那些家伙就将出久当成了第一枚靶子,继而付诸行动。

爆豪胜己将他的顾虑全部倒给了欧鲁迈特,以至于欧鲁迈特在很长一段的通话时间内都是以倾听者心态自居。大洋彼岸的欧鲁迈特一边听着爆豪胜己的分析,一边也迅速记下笔记。

最终,欧鲁迈特如此评价道:“这样的事,显而易见,是针对职英群体来的。如果视频是媒体人那边有心想借绿谷少年来炒作‘职英的衰落’这一个主题,那你们在发布会上的发声的确就很重要了。”

得到了肯定的爆豪胜己并没有感觉到高兴,他说道:“能把废久不知不觉带走的人,也能把其他职英不知不觉带走,所以我们将出现同样病兆的职英都送回了雄英高中内部进行休养,只能暂借雄英高中作为安全的据点……”

“除了奇怪的疾病,加上媒体人有心想炒作的社会话题,还有别的疑点吗?”

“那位塚内警官,现在还在日本吗?”爆豪胜己忽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他指的是那位与欧鲁迈特关系甚好的警察塚内直正。爆豪胜己已经将所有人都怀疑了个遍,自然没有落下警视厅方面的异常,但他对那位塚内警官保有信任,因为那毕竟是欧鲁迈特的故交。

于是欧鲁迈特给了爆豪胜己一个地址和一个联系方式,欧鲁迈特的语气中透露出几分忐忑,他说道:“在绿谷少年的事情没有进展时,我就打电话试图联系塚内,但奇怪的是,他一次都没有接过我的电话。所以我也有一个不情之请,请爆豪少年去确认一下塚内警官的情况,如若找到他本人,那么你们接下来在警局的活动将会方便许多。”

在欧鲁迈特找上塚内直正前,中间有一个时间差,是欧鲁迈特观望他们警视厅整体动作所特意空出的时间差,但没想到正到联系时就出了这样的事,欧鲁迈特自己也觉得十分懊悔,他没事就应该多去联络一下老朋友,也不至于出事的时候找不到人。

爆豪胜己即便已经分身乏术,还是接下了欧鲁迈特的请求。

对于这些零散的征兆,他们之间还没有一个十分明显的逻辑线可以串联起来。爆豪胜己他们就只能慢慢钓大鱼,试图将这千丝万缕后的真相挖掘而出。

在通话最后,欧鲁迈特梳理了一下他所得知的情报,指出了一个方向:“因为两次都是以绿谷少年作为事件开端,去查查绿谷少年是不是近期与一些组织或事件有密切关联,很可能是报复串并挑衅的行动,对方应是有备而来,你们也要当心。”

“对了,特别是查找致病源的传播方式,很可能就是通过某些事件扩散出去的,探查一下那些休养中职英的行动记录,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共通点。”

 

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英雄,欧鲁迈特指出的调查方向十分明确。虽然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但逻辑上是可以行得通的。爆豪胜己当夜便开始着手调查这些职英的行动记录,还拉上了同班同学中的八百万百和饭田天哉一起来帮忙处理这些记录。

爆豪胜己未必不能找到调查的方向,但这些日子来他要考虑的事实在太多了,当局者迷的局限性在大事件下还是有所体现的,这已经不是能通过他一个人的脑子运转就解决的事件。

所以旁观者清的欧鲁迈特当起了远程的参谋,在实时和爆豪胜己交流完情报后,他也会更新自己的笔记,从中寻找可能的方向,再转达给爆豪胜己。

在所有职英都投身工作时,他们的年龄不再是衡量指标,大家都一致地全神贯注,无论老少都不敢松懈。欧鲁迈特本来是个假死的职英,但还是无可避免地投入进调查之中。与他同住的相泽消太也在一个星期后坐上了回日本的飞机,亲自投身这场不见硝烟的战斗中。

正如相泽消太当初所说,这件事最好不要和警察扯上关联。但当他从爆豪胜己那儿得知,退休的塚内警视并不在国内,据说去度假后,经商量决定,相泽消太也决定回国一趟。

不知道他们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拥有什么类型的个性,相泽消太隐隐有种预感,大概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爆豪胜己近期的表现可以算是十足的工作狂了,大家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提醒他,他需要休息,他需要睡眠,这样每天马力全开地运转只会加速消耗他的意志和体能,可爆豪胜己根本不听劝。

而且肉眼可见地,大家发现爆豪胜己的脾气又渐渐回归高中时期的极端暴躁,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或是准备动手。他一边要顾忌事务所的日常工作,一边还要继续深入调查绿谷出久的失踪事件,分身乏术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忙碌,所以脾气也愈发暴烈起来。

有人能理解,有人不能理解。爆豪胜己作为媒体的“宠儿”,几乎没几日就要被提起一次,但大家也习惯了,那位背负骂名却还在街上认真巡逻的职英,也是一位刚失去伴侣的男人。他的确认真负责地在对待居民日常每一日的安全问题,他将气撒在了那些确实做错了事的人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指摘之处。

 

大家以为这个男人会一直坚强下去,直到让大家都看到希望的曙光。没曾想,爆豪胜己还是在持续的高负荷运转下病倒了。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那日来和他交流新情报的上鸣电气,他来到爆豪胜己的办公室,发现一向整洁的办公室如今已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墙上挂着一面东京市地图,上面用红、蓝、黑三色的笔做了许多记号。爆豪胜己的办公桌上也堆满了东西,而他就趴在办公桌上休息。

上鸣电气原以为自己一到来,爆豪胜己就能察觉到,但爆豪胜己并没有。所以上鸣电气无可奈何地打断了爆豪胜己的午休,本想将对方摇醒,却不小心触到对方的额头,发现爆豪胜己发起了高烧。

这下倒好,爆豪胜己的高烧烧到了四十度,被直接送往了医院。爆豪胜己整个人都被烧得迷迷糊糊,感觉身体都不再是自己的,头晕脑胀,四肢酸软。在他记忆里,他已经很久没生过这么严重的病了,感冒发烧这些小病从来都与他隔绝,不过此时倒都找上门来了。

这让爆豪胜己很郁闷,他躺在病床上,高烧久久不退,他也在疾病的折磨下反复睡去又反复醒来。A班的同学每日轮流过来照看他,却又被爆豪胜己赶回去,他表示自己不需要任何人陪伴,就像一个孤僻的老头般执拗不堪。


====================

每天双更,虽然很理解长篇追到现在,没什么人想留言,大家看过渡章也很紧张,也很想看他们团圆。

但是……还是想让大家给一点支持,给一点动力,这样我才能快点写到他们相遇啊!!

还有……本子8月1号晚上8点预售……T T我这几天可能会反复提一下下……刷一下存在感,毕竟宣传的时间有点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2)
热度(79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