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有始有终。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35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BGM:《Silver Lining》


35


 【请点开BGM】

嘈杂的十字路口,人群行色匆匆的光影仿佛让他们的面容全部归于无,模糊的残像,踩过地面上薄薄一层积水。忽然间,正在播放广告的屏幕上,轻松的广告瞬间消失,熙攘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记者传来播报。

职业英雄“爆杀卿”就近期伴侣失踪事件,以及他对媒体人发出暴行的恶性事件进行解释的新闻发布会。和他一起的还有他事务所的老板,以及警视厅的田中警视。

现场来了相当多的记者,画面内的转播镜头逐渐锁定在爆豪胜己的脸上。路上行人纷纷驻足观看,絮絮低语在所难免,那声音的浪潮愈来愈大,爆豪胜己还没有开口说话,人们却已经炸开了锅。

有人说,“爆杀卿”也只是一位可怜的英雄,现在将他推上话题的风口浪尖简直是荒谬之举,他失去伴侣这件事,不足以逼他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公开向人们解释什么。但又有人不能原谅他向平民出手的举动,甚至扔下了职英的执照,这种行为无异于是挑衅了民众又挑衅了职英的协会。

事务所无法承受这么多的压力,但事实上爆豪胜己的职英执照并没有被吊销,协会对他这件事只给予了轻微的处罚——理由是,爆豪胜己此举的诱因实在太多,现在是关键时候,还不能吊销爆豪胜己的执照。

当然,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说,协会方面的人表示,爆豪胜己受到了惩罚,他三年内的税金要比往年多交10%作为协会和社会的补偿。并警告他如果再次发生这种事情,他的执照将会被禁用一年,更严重者甚至直接吊销,三年内不允许重新考试并再次拿到执照。

事务所方面也松了一口气,他们非常理解爆豪胜己,甚至觉得,其实爆豪胜己已经比刚来的两年好太多了,现在经过社会磨练的他,能将脾气收敛到这份上,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事务所的老板当然不准备放弃他,难得手下有一位顶级英雄,能挽回一点声誉还是尽量挽回,还有许多任务等着爆豪胜己完成呢。

警视厅方面,田中警视就自己工作的失职,以及调查所陷入的苦境进行了大概的说明,记者们都在纷纷记录,不过大家都希望这位警视尽快结束他的发言。

记者们只知道一个现实,那就是“那个视频是真实的,不存在作假成分”,也就是说,那位“人偶”已经确认死亡了。他们根本不在意调查的过程有多艰难,结果都已经摊在众人面前,那唯一需要关注的只有事后的处理了。

大家都在等待爆豪胜己的开口,可他偏偏是最后一位发言的人。

那位“爆杀卿”难得地用发胶将头发牢牢地固定在脑后,平时凌厉的三白眼倒没有向观众投出毫无善意的眼刀,所有人都看得出,他陷入了沉重的思虑。

意气风发之人和迷惘之人的目光是迥然不同的,人类天生具有分辨他人情绪的能力,从眼睛,从嘴角,从他细微的叹气,还有他说话的语调。

“爆杀卿”的麦克风打开,他其实也没什么话想说,既然所有人都让他说说,那他只能一如既往地随心所欲,将他的所思所想全部表达而出了。

 

“‘人偶’的踪迹,在我找到他之前,不会轻易下任何对他生死的判断。在我还没有亲眼看见他尸体前,我不会相信他的死亡。如果有人一直想用那个视频说服我些什么,那你们尽管来试试看。”

“警察们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我知道大家都在为‘人偶’的安危担忧,但我还有要做的事,我们还有要做的事,这件事没有就此收尾。此次调查中有一些内情不宜透露,但我认为这还是信任不足的缘故所导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还是对我们身为职业英雄的职业道德和素养抱有足够的信任。如果连我们都办不到的话,还有谁能办到呢?还是那句话,如果谁能办得到,尽管来试试看!”

“最后,关于那天攻击了记者们的事……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单方面的道歉我不接受也不准备做!我会对此负责,但我恨透了那些说风凉话的家伙。”

“如果谁有异议的话,给我现场提出来。”

全场寂静。现场顿时陷入僵局,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爆豪胜己即便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是一副强硬的姿态。事务所的老板也没有预料到他这一点,原本他希望爆豪胜己能借发布会平息社会舆论,但爆豪胜己的确是一点亏都吃不了的人,他绝对不甘心低声下气去道歉来换取什么。

他要是连这一点都变了,他就不是爆豪胜己了。如若那些压力要威逼他屈服,那他只能用更强硬的手段和更灵活的脑子来应对。

这才是爆豪胜己所认为顶级职英应该具有的姿态。他向往欧鲁迈特那个时代,一个人象征全部,但他也知道那个时代的艰辛和弊端,所以他权衡下来,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对抗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好像场上的记者们,在反应了一会儿后,有人开始发火,对爆豪胜己的态度十分不屑。可能是这个话题是在爆点太大,没人想要放弃,所以即便在爆豪胜己的威压下,他们还是有人举手,问了极其刁钻的问题。

“‘爆杀卿’,你是否就认为,职英就凌驾在民众之上,他们的死活安危都靠你们这群人来定夺了!?”

爆豪胜己扯了扯领带,游刃有余地回答道:“不是,职英是受雇佣的存在,正因为我们受限,所以我才没能在第一时间参与警方的调查,对于我伴侣的失踪我没有任何能帮忙的。”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了‘不是’,你的耳朵没用的话就去换一个!职英也是普通人,大家都有喜怒哀乐,‘人偶’的遭遇换成普通人难道就不可悲吗?老子就没有发泄的权利吗?民众的死活安危,如果我们不是职英,就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正因为我们是职英,我们为此负责,所以才会有职英被针对。”

爆豪胜己的目光如一枚尖锐的钉子,将提问那人钉在当场,哑口无言。“你为什么不想想,他们为什么绑架的是‘人偶’,而不是你们?”爆豪胜己用最后一个问题封死这场滑稽的质问。

这下真的是全场死寂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场发布会还能怎样进行。明明是全国直播的重要发布会,爆豪胜己的反应却嚣张得令人哑口无言。记者们纷纷心想,他们在现场闭嘴,之后出了发布会的门,爱怎么写就是他们的事了。

爆豪胜己环视一圈,大家都在等待散场,这时的爆豪胜己清了清嗓,重新开口道:“如果没有异议,接下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宣布。”

 

话音刚落,发布会的门便被拉开,场内眼疾手快的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门口,他原以为是什么新出场的角色,还有后续要补充,然而让摄影师快要扶不住摄像机的是,门外走进的不是单独一个人,不是平常无奇的人,不是他所认为的普通家伙。

以那位名为“焦冻”的英雄为首,他身后跟随进入的职英,分别是个性为无重力的“轻灵”、正式继承“英格尼姆”名号的疾速英雄、常年活跃在水灾救援一线的英雄“绿动精灵”、漆黑的英雄“月咏”、职英界能力超群的女英雄“创世子”……

大家都身着正装,神色冷峻。皮鞋与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每一位进入的职英都那么令人熟悉,几乎没有哪位是未曾听闻的新人或是普通职英,就连那位“无形”女侠都令人瞩目,她完成的机密任务可以说是所有职英里最多的也不为过,已经是政府长期聘用的职英了。

共计18位职英,他们没有进入灯光的焦点处,但是为了方便拍摄,场内忽然将灯全部打开。摄像镜头也都对准了新入场的18位职英,还好,像“轻灵”这样的职英,对镜头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算是缓解了镜头前以及观众的紧张。

有十分了解职英发展历史的记者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当年雄英高中,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同一届毕业的A班所有成员!他们明明是在全国各地活跃,甚至像那位移籍美国的顺风耳英雄“耳机孔”女职英,都出现在了现场。

什么爆豪胜己的诳语,此刻在爆炸性的场景面前,已经不算什么小新闻了。记者们仿佛把刚才的低落和尴尬都抛到了脑后,兴致勃勃地等待着真正的大新闻。

轰焦冻在爆豪胜己的示意下上台,他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桌上,接过麦克风后,他也没有过多寒暄,而是开门见山道:“经过众多事务所的协作调查,我们能推断认为,职英‘人偶’的失踪不是一件简单的失踪案件,其背后暗藏巨大的谜团,需要我们共同去解决。所以我们收到了一份联合委托,包括众多事务所与雄英高中在内,我们将对这起社会隐患进行彻底地排查。这不仅需要我们的力量,还需要在场各位,以及警察的共同努力。”

有记者反应过来,连忙指向转播的摄像机道:“这个消息被转播出去会很糟糕……”

一旁被称为“电光雷霆”的上鸣电气走出来,竖起拇指,扬起一个自信的微笑道:“在我刚才经过的时候,已经切断了实况转播的电源噢!”

轰焦冻点点头,继续道:“希望在场的各位替我们隐瞒这个消息。之所以告诉你们,是希望得到你们的信任。‘人偶’的事件只会是一个导火索,大家都无法预知将要发生什么。唯有我们共同面对,才有胜利的希望。”

“不是胜利的希望,是必须要胜利!”爆豪胜己忽然出声道。

之后说话的权利转接给了到场的其他职英,他们都没有泄露其他的信息,但他们的决心显而易见。尤其是丽日御茶子,她发誓,一定会找到绿谷出久,如果找不到的话,她会让那些该死的人全部飞到外太空。

在发布会终于接近尾声前,有记者举手提问:“那么……你们19位职英,是要组成联盟一般的存在吗?我们该怎么称呼你们呢?”

啊,刚才的实况转播已经播出到了他们众人出场的画面,果然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吧。虽然解释的理由当然不是爆豪胜己去想,但他也知道,这些记者不会敢乱写的,这分钟如果还要披露太多,那死的只会是这些普通人。

上鸣电气忍不住插嘴道:“我们都曾经是雄英高中的A班,就这样喊我们就行了。A班英雄?随便你们!”

众人无异议,最后记者也对这敷衍了事的态度无可奈何,点点头坐下,记录下来。

 

这场惊心动魄的新闻发布会终于结束,场内的记者先行散去,包括爆豪胜己的事务所老板都被他送走,警官本想留下来继续问点什么,却被轰焦冻婉拒。最后场内只剩下重聚的A班成员们,耳郎响香确认了场内没有任何的监听设施,上鸣电气确认了场内不该带电的东西统统熄火,这才解除了严肃的样子。

旁观的切岛锐儿郎挠挠头,说道:“其实这样也算是正式把风声放出去吧……?虽然让记者们都‘闭嘴’,可大家都心知肚明,该知道的人一定马上就知道。”

“既然推断出了媒体内部有推手,希望借出久君的死亡来对职英群体造成影响,这么做就是正式宣战啊!非常正式!”丽日御茶子虽然穿着非常熨帖的职业套装,却还是伸出手臂,对正式宣战这一行为作出情绪性反应。

“他们藏得太久了。”轰焦冻说道,“如果我们继续沉默,他们最终一定会占到舆论和民心的先机。联盟的设想虽然很不成熟,但姑且算是经过这件事初具雏形了。”

而一旁的爆豪胜己什么都没说,他仔细思考着场内每一位记者的神态。就在轰焦冻说话的时候,他飞速地观察着每一个人。最后他锁定了几位神色确实怪异的家伙,他正在为这件事做着全盘规划。

大家聊到最后,还是结束了思考的爆豪胜己抬头,说道:“走吧,不会给你们休息时间的,既然发出了那样的宣言,就一定要胜利!”

“爆豪还是老样子啊……”芦户三奈有些无奈地感慨道,而一旁的蛙吹梅雨却说道:“不过我却不讨厌这样的爆豪君呢,呱。”

当初A班的“双核心”,现在其中的一位核心遭难,剩下的人必定凝聚反击。当初的相泽消太并没有说错,爆豪胜己的确有这样的能力,而当他们紧密合作时,他们会让那些人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

这章高燃,我好喜欢,A班都出场了!!太高兴啦!!!

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总是写咔酱的英雄名是爆杀卿不是爆心地,因为我意识到爆心地的时候太晚了,我懒得改前文了,最后我在文档里都统一打一个名字,替换掉就行……所以出本的时候是替换掉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3)
热度(941)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