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30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BGM:《Forgive Me》


30

 

有人陷入无意识漩涡,有人在现实困境挣扎。再忍个几分钟,事情会发生转机吗?夜幕降临,整个机场陷入停滞的混乱后,吵嚷的声音就像色繁缤杂的噪点,在人脑内砸落,留下了点点坑印。大家的焦虑与烦躁蔓延开来,爆发了抗议,之后又被安抚下来。

深夜11点,机场解禁。

机场内所有摄像头的资料都已加派人手进行当场的调查,但爆豪胜己知道一点,当那些警察得知,绿谷出久本人也是一名职英之后,他们的行动明显没有那么急切了。爆豪胜己不再与警视争吵,他坐在监控室外的空旷处,看见房间里的警察进进出出。

他们查到了什么吗?正因为一无所获又宽心于绿谷出久是职英的事实,所以才会用悠闲的步子进出。

爆豪胜己终于在之后遇上了一点救星——这救星还是他自己联系的。绿谷出久身为事务所下属的职英,他失踪的事,事务所有权第一时间知道,并派出事务所的英雄进行协助,这一点警方无可阻拦。

待到绿谷出久所属事务所的同事们抵达时,爆豪胜己拍了拍一位他相熟的职英的肩膀,说道:“线索方面先拜托你,这里的家伙们都不欢迎本大爷,看来本大爷只能换种方式努力了。”

“‘人偶’他的事,我们也很遗憾。希望一切都好。”那位职英想要对爆豪胜己稍作安慰,爆豪胜己却提着绿谷出久的书包,不回头地离开了刚解禁的机场。

当那些警察将绿谷出久破碎的手机还给爆豪胜己时,爆豪胜己就意识到,他其实拿到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警察们需要通过调查绿谷出久的通话记录得到的一些信息,爆豪胜己选择直接将手机带到曾经的同学那儿去复原。

 

所以零点之前,发目明打开了家门。爆豪胜己事先在电话中就跟她讲明了,如果她这里能修复手机并保存所有资料的话,他会欠发目明一个人情,发目明之前所说的想借爆豪胜己来推广自己独立出来的新工作室的一事,爆豪胜己也会答应。

“爆豪君让我来修一部手机,不会觉得未免过于大材小用了吗?”

“少说废话,我急用,越快越好。”

发目明接过了那个手机,她的客厅里就堆满了各式各样半成品的道具,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虽已过零点,可他毫无睡意。

修理一部手机,对于发目明来说当然不在话下。她一面想和爆豪胜己聊天,一面手中动作不停,用各式各样的工具撬开手机,在爆豪胜己给她打电话时,她就通过特殊的渠道调来了需要更换的零件——她无所不能,这一点是支援科所有人都知道的一点。

“绿谷君的失踪,如果是蓄意绑架的话,有接到勒索的电话吗?”发目明随意地搭话,气氛实在是凝重到让人拿不起螺丝刀,心上也沉甸甸的。

“没有。修你的手机去,专心点。”

爆豪胜己打开绿谷出久的书包,重新翻找有没有遗失的证据。在一开始背包还给爆豪胜己时,就已经检查过没有陌生指纹的存在了,看来敌人没有接触到绿谷出久的背包。他拿出绿谷出久的钱包,身份证件和银行卡都放进了卡包里,放相片的地方果不其然放了一张合照。

倒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照片,只是唤起爆豪胜己一段回忆。那是二人在高中毕业前作为临时英雄执行完任务后,极其罕见地“勾肩搭背”的抓拍。

爆豪胜己不知道的是,上鸣电气当时掏出手机来,非常机智地留下了这一幕。

绿谷出久在结婚后偶然拿到了上鸣电气送给他的这张照片,照片后还写着上鸣电气的祝福:“很早以前就觉得你们会发展出超————棒的关系,要一直这样互相搀扶着对方走下去啊!!!”

当然,爆豪胜己没有将照片取出来,他合上了钱包,丢回黄书包中,继续翻找着。绿谷出久看的书是《希腊棺材之谜》,爆豪胜己记得自己看过这本书,而那本书现在还放在爆豪宅中自己的房间内。

“嘁……臭久这个家伙……”爆豪胜己猜到,大概是绿谷出久上次去他的房间,正巧看到了这本书,所以自己也买回来看看。一个亦步亦趋的傻家伙,爆豪胜己快速地翻动着每一页,查找有没有遗留下来的记号,或者紧要关头的留言。

然而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一本夹着书签的普通的书。爆豪胜己有些丧气,但又转念一想,如果绿谷出久连简单的字句都没法留下来的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也很突然,绿谷出久根本没有机会写字。

但他又将书放回了书包?而不是摆在桌上。如果他没有留只言片语,除却刚才那种最消极的情况,是否还昭示着,其实绿谷出久认为自己能顺利离开?他存在这样的信心,所以没有多作解释。

不过从结果上来看,绿谷出久若是这么想,那他就是判断失误了。爆豪胜己的重心更放在损坏的手机上,因为从手机屏幕中心碎裂的痕迹来看,应该是重物砸中或者是被某人踩碎的。对方不希望绿谷出久的手机正常运作,所以做出这种举动。

 

发目明的动作果然很快,她一面修理着手机,一面将手机内的数据信息都导入进电脑里做备份,待到她手机硬件全部处理完后,她将数据导回,还当着爆豪胜己的面销毁了那些数据。

“我对别人的私事不感兴趣啦,你也没必要对我这么警惕。”发目明将手机交还给爆豪胜己,并摊手如此感慨道。“所以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选一下我这些心爱的baby……”发目明兴高采烈地准备翻出她先前发明的道具,爆豪胜己却只是冷冷看她一眼。

他如此回应道:“这件事不想牵扯你们下水,假如废久的绑架真的不简单,那最先受到关联的就是知道得越多的人。保护你们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你们都一无所知。”

发目明的笑声响了起来,她总是看上去神神叨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在意“责任”这些东西。

“我们都躲不掉的哦,爆豪君,假如真的严重到连绿谷君都招架不住的话,这个社会就人人自危了吧,知道或不知道都没差别了。”发目明整理着自己特殊的发型,棍状的发卷十几年来从未改变过,她说出这番话的心情还算轻松。

爆豪胜己用鼻子哼气,不准备就这个话题回应发目明。电脑中的备份清空,爆豪胜己耐着性子和发目明谈完了合作的时间和地点,包括是否需要拍摄广告之类的问题,爆豪胜己深夜离开了发目明家。

 

一回到家中,爆豪胜己就感觉到深深的疲累。他之前在计程车上翻了翻绿谷出久的手机,发目明显然十分专业,她交给爆豪胜己的手机是还原了当时绿谷出久最后的使用状态的手机。

也就是说,如果绿谷出久手机坏掉之前,界面停留在“短信”的栏目,那他现在重新解锁进入手机页面后,看到的也会是“短信”栏目。

绿谷出久的手机界面,在最后一刻停留在了“最近通话”的栏目。但他在那个最危急的时间段里,没有打出哪怕是一个电话,倒是有两个来自于轰焦冻的未接电话。

爆豪胜己非常不乐意去探听别人的隐私,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没兴趣。他翻动着绿谷出久的短信,最近的一条短信竟然是轰焦冻发来的。

 

“有重要消息,绿谷看到后尽快回复。”

手机上显示,绿谷出久并没有回复他。

现在距离轰焦冻发短信的时间已经相距七个小时以上了,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晚了一步。从轰焦冻的语气和行动来看,可能真的是很紧急的事情。现在已经快要凌晨两点,爆豪胜己思忖片刻,选择回拨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

六声不长的嘟声等待后,轰焦冻接起了电话。爆豪胜己原本打算自报家门,却听见那边的轰焦冻沉静片刻后,说道:“是爆豪吧。”

那一边的轰焦冻,此时此刻也并没有在睡觉,现在来看,睡眠对他们二人而言都是奢侈品。他的手机放在书桌上,而他正将所有的资料摊在地毯上,重新整理归成一份文件。铃声划破静谧又深沉的工作之夜,轰焦冻从文件中抬头,接起电话。

爆豪胜己说道:“这是废久的手机,我还没出声,你为什么知道是我?”

“刚才接到了同僚的电话,职英内部的圈子里,绿谷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职英内部的圈子里?爆豪胜己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不过他今晚的确接到了好几个电话,丽日和切岛都对此事非常关注。爆豪胜己能从电话里听出丽日御茶子的焦急,但是她也注意到了不要给失踪人员的家属散播焦虑情绪,反倒最后丽日御茶子稍稍安抚了一下爆豪胜己。

对于自己的伴侣成为别人口中的家事,爆豪胜己对此十分厌恶。他说道:“他接到的最后一条短信是你的,废久有回复你吗?或者说,你有接到什么奇怪的短信吗?”

“没有。”轰焦冻坐回他的旋转椅上,继续说道:“我之后还回拨了好几个电话,但是打到第三个电话时,手机就关机了。”

前两个电话的间隔时间都比较长,说明轰焦冻很耐心地在等绿谷出久接电话,但可能那时的绿谷出久就已经陷入僵局,而第三个电话的响起,可能是手机被损坏的一个核心原因。手机当时并不是静音的状态,手机铃声响了这么久,势必会引起绑匪的反感。

据此推测,绿谷出久被绑走的具体时间已经可以确定了。不过知道这个时间又有什么用呢?整个机场的监控都瘫痪,机场内部的监控已经不指望了,如若能恢复删除的监控的话还有转机,但如若不行,就应该立即把周遭的监控一一调出,警察查完如果仍旧一无所获,那就很蹊跷。

爆豪胜己只能姑且相信一下,警察们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望着自己寂静的手机,实际上,如果有人打来一个电话向爆豪胜己直截了当地勒索一亿日元,去换绿谷出久一条命的话,这样的条件爆豪胜己未必不会答应。

只要给他一点头绪,一点蛛丝马迹,一点斡旋的机会,他绝对会突破现在的僵局,立刻将那些混账玩意拿下。

可是没人给他这样的机会,就像丢了一枚石头进沼泽地,连一点波澜都没有,只能看着那石头慢慢下沉,被泥浆吞没,无声地消失。

“我知道绿谷怀孕的事情,这种突发事件的发生确实会让人产生恐慌,但我相信绿谷,他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他什么提示都没留,看上去像是突然被带走一样,这种情况下能说他做好了保护自己的准备吗!?算了,对你发火也没意义。”

“你当时要跟废久说的重要消息是什么?”爆豪胜己直奔主题。他相信轰焦冻有什么确实很重要的东西要转达,现在他得知也不算晚。

轰焦冻的电脑屏幕一闪,又是一封新邮件,他点开来看,草草浏览后,爆豪胜己听见了轰焦冻的叹息。他只听见轰焦冻一句话讲明了现在的情形。

 

“刚才为止,东京出现了三位职英个性暂时消失的情况,消失频率不确定,时长最长长达两小时,这个问题上报之后,与雄英相关密切的研究院表示,这个问题不可小觑,明日会有专员来东京为这些职英进行检查。”

“阴阳脸,你为什么对这些情报掌握得那么清楚?”

“大概是因为,我一个人生活,除了工作之外,我没有别的事可干了吧。”

轰焦冻如此评价自己,倒是让爆豪胜己哑口无言。他不知道为什么轰焦冻会在毕业之后过上这种生活,听上去倒有几分可怜的意味。轰焦冻无心将自己的境况与爆豪胜己比较,但在这样的问题下,他也只能圆滑地避过了爆豪胜己的话锋。


=============

有点卡文。虽然不是写成推理悬疑小说,但也有这种解谜的意味在里面,剧情的安排要比之前更周密一些,比较烧我自己的脑……

50章完结,现在走了60%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58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