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9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BGM:《i yelled back when i heard thunder》


【这章有欧相】


29

 

“希望您先冷静一下。”警察递给爆豪胜己一杯水。现场的调查取证工作就是从僵局开始的,警察也没办法,爆豪胜己坐在封线外的椅子上,面色不佳,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位先生在压抑自己的怒火。

但他只是接过那杯水,膝上放着那个与他气质极其不符的黄色书包。在场的警察以为他接过水,喝下之后,便会冷静地坐在那里,等待警察出一个结果。但这位警察似乎对“爆杀卿”这个人不甚了解,毕竟爆豪胜己没有自报家门的习惯,如果那些家伙认不出他的日常装扮,那就让他们认不出好了。

爆豪胜己将水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哈,爆豪少年……”

“我长话短说了。”爆豪胜己提起绿谷出久的书包,远离人潮,找了相对安静的一个地方。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联系欧鲁迈特,还是之前特意找绿谷出久要来的手机号。

他希望他不要有主动打扰退隐的欧鲁迈特的时候,可现在看来,他留下手机号的选择万分正确。他和绿谷出久平日都只是等欧鲁迈特给自己打电话罢了,但最近他们确实不断地在麻烦欧鲁迈特,好在欧鲁迈特没有介意,一切都打点得很好。

“臭久在机场失踪,我怀疑是近期可能来到东京的某地下组织的报复。现在情况很糟糕,警方无头无绪,还禁止相关家属以职英的身份参与调查,并认为我不是他们需要的职英,婉拒了和我的合作。”

爆豪胜己仰起头,他知道现在他的平静只是一个虚伪的假象,如油热沸腾一般煎熬心脏,欧鲁迈特远离日本,还能对这件事有任何帮助吗?不过转念一想,即便能有帮助,欧鲁迈特也还是不要过多干涉此事。

爆豪胜己在理智顿失前一刻还在拿捏说话的分寸,他累极了,换作从前,他会如何做呢?大概会直接冲进警戒线里,拎着到场警视的领子,朝他爆吼出声,无论如何,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慢吞吞地调查取证呢?有失踪人员的话,为何他没有看见警视与其他的警官对接,或者是在勘察现场后进行下一步任务的布置。

欧鲁迈特回道:“这真是一个……很糟糕的消息,听上去非常不妙。不,可以说是相当不妙了。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现在调查到了哪一步?”

“一个小时前。我送他到了安检口之后,他让我先回去。可恶……我就应该和他一起去美国,我明明已经送到了这一步,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爆豪胜己咬着牙感慨自己的愚蠢,他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疼痛感并没有让他好过一丝一毫,最后他猛捶了几下墙面,却还不得不收敛力道。

“机场监控一团乱,该删除的删除,现在警察一方正在对剩余没有收到影响的监控进行调查,但暂时还没有发现废久的身影。在场受到伤害的还有21位平民,我怀疑那些平民的命,是废久拿自己去交换来的。”

 

他太了解绿谷出久了。当初无个性时能冲上去努力解救自己的白痴家伙,刚才候机室的现场明摆着就是一副“我为了救那些平民所以做出了一些牺牲”的样子。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觉得痛心疾首。

他就不应该去听绿谷出久的建议,绿谷出久果然是个废物一样的家伙,说什么“我自己去美国也没问题的”这样的话,想来也是非常简单的任务,为什么他又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

爆豪胜己大概气到了咬碎牙根的地步,他的本我早就暴跳如雷,可现在这份愤怒像是被淤堵住一般,无处可排解和发泄。他说不上来是对绿谷出久发怒还是对该死的敌人发怒,又或者是对当时没有固执己见的自己而发怒,大概兼而有之。

 

“你对你们即将面临的敌人,有过了解吗?”欧鲁迈特问到了有关于敌人猜想的问题。

爆豪胜己却不能在这种公众场合放肆地打电话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他对周遭仍保持着警惕,因为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他。

所以爆豪胜己回答道:“有猜想过,而且在某一次的事件中,我就已经产生了不妙的直觉。那时觉得有人特别关注废久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需要帮忙的话,我会让你们的相泽老师去联络日本那边的熟人。不过说实话,我也赞成现场警察的决定,爆豪少年现在的确不适合参与失踪调查。”

 

“爆豪少年现在需要做的,是去快速地找出敌人到底是谁。只有先确定目标,才能有寻找的方向。这与之前所碰见过的敌人都有所不同,如果爆豪少年你们之前都不能清晰地意识到他们的存在,那只能说明,他们已经深藏在社会黑暗面蛰伏许久了。”

 

爆豪胜己知道欧鲁迈特说的之前所碰见过的敌人,也就是当时他们对峙了许久的敌联盟——那时与敌联盟战斗时,线索都是清晰而明了的,死柄木弔是高调的性格,那时确认敌人的来处至少不算太难。

而这次他们碰见的敌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战斗,会以直接绑架一位职业英雄,且是榜上有名的著名职业英雄作为开端。

 

他与欧鲁迈特的对话很快就结束,包括后面换上来的相泽消太的对话,都十分简短。他们远在美国,也没有办法身处实地给爆豪胜己提出切实的意见,只能先稳住他现在的情绪,作为前辈指出一条明路。

相泽消太强调,让爆豪胜己相信警察,不要意气用事,至少不要挑战警察的权威。

 

在电话挂断后,美国那端,坐在沙发上的欧鲁迈特蹙着眉,他问同居的相泽消太道:“我们以前的行动……会因为‘不是我们想要的个性’而被警方阻止调查吗?”

相泽消太垂眼思索,片刻后,他回答道:“如果职英有意愿的话,调查方面,警察都应该是来者不拒的,而且以爆豪那种头脑,一般警察也不会拒绝他的帮忙……至少如果是以前和你相熟的那位塚内警官,他就不会做出这种决定。现在他应该是升到警部级别了吧?”

“啊,嗯……我们基本不谈工作上的事情了,老实说,我们最近连联系都很少。”欧鲁迈特对这位警察友人有些愧疚,因为最近塚内直正似乎不是很方便与他交谈的样子,每次谈话都是寥寥数句就道歉再见。

“这很蹊跷。”相泽消太将药和水都递给欧鲁迈特,他靠着沙发,声音毫无起伏地说道:“这件事最好不要和警察扯上关联。如果这次的敌人能做到这一步,那事情将会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糟糕一百倍。”

 

放下电话后的爆豪胜己原以为自己面对警察时,能多一分心平气和,然而他没有。他返回现场时,稍稍缓和了自己的态度,表示自己想知道警察现在现场调查的情况,包括有没有对机场周遭的公共设施,尤其是机场外的路旁和公路的摄像头进行调查。

这样的询问,被在场的特殊犯罪搜查一系的警视直接拦下。爆豪胜己之前与这位警视从未打过交道,可对方直接拒绝了他的参与意愿。

爆豪胜己不明白,明明以前他们与警方都是和谐相处,如果决策不能共通,至少资料也会共享。现在他们那种渐渐显露出来的做派,令爆豪胜己感觉十分不适——职业英雄以事务所的形式存在,是为了以更自由灵活的方式为警察等机构进行服务,可他们现在这种明确的“雇佣”态度让人十分不爽。

 

“本大爷是得罪你这个混蛋了吗?职英和警察之间难道是水火不容的关系?我身为职业英雄,在美国接受过刑事调查的特别训练,如果你们真的想早点找到失踪的人,想要救这些昏倒的傻蛋们,那就不要把本大爷拦在这条黄线之外。”

爆豪胜己指了指最后一位被抬上担架送走的昏迷者,他目眦欲裂,事实上,谁遇见这样的场合不会急躁呢?他出示自己的执照,现在没有战斗服的他自然也不会轻举妄动。

 

绿谷出久现在不能使用个性,还怀孕两个多月。他还记得今天早上自己是在绿谷出久的呕吐声中苏醒过来,他闭着眼伸手向一旁,被窝还温热着。绿谷出久最近的早孕反应才刚开始,就连绿谷出久自己都还没有适应,就要踏上去美国的飞机。

早晨自己看见的绿谷出久,坐在厕所的地面上,几乎是抱着马桶,呕出清液。早上他的胃里空空荡荡,没有什么能吐的,看见爆豪胜己走来,绿谷出久还摇晃着站起来,冲掉呕吐物之后捂着嘴走出厕所,模糊地说着:“小胜要用厕所的话……先去吧……”

那时的爆豪胜己才刚从睡梦中转醒,对绿谷出久的白痴话语很无语,他把绿谷出久重新推回厕所,撂下一句:“我不需要,你继续,记得不要吐在外面。”

 

他当时为什么没有一同走进去,为那个家伙顺顺气也好,抚摸他的后背,轻轻拍打,或者是在那时给他一个拥抱。别的伴侣间会说一些肉麻的“辛苦你了”之类的话吧,爆豪胜己却没有说过,他当时走之前还关上了厕所的门,绿谷出久的呕吐声又响起来。

他不是那么直白的人,即便他后来做了早餐,但绿谷出久又吃得很开心吗?并没有。绿谷出久很难受,他只是不说也不寻求安慰,爆豪胜己有自己的关心方式,如果他们能相安无事地度过这段时期,爆豪胜己相信自己会慢慢展露他特有的关心。

可是怎么突如其来地,爆豪胜己就这样和他的伴侣分开了,他的提心吊胆中裹挟着一丝对前事的后悔。他本应该当时给一个拥抱,安慰一下绿谷出久,同情并体谅他,而不是将本以为会有的温柔一再推后。有些事,一旦错过,就再没机会了。

 

爆豪胜己与那位警视对峙着,而那位警视似乎对爆豪胜己的态度也十分不善。他说道:“如果将调查权交给你们,你们还会像上次那样,引来一大堆记者,说我们警察的调查不如职英们来得铁腕——还记得的吧?酒吧爆炸案那次。”

这位警视忽然就提到了上次酒吧爆炸案的事情。爆豪胜己仔细思考自己到底是做了多可恶的事,能让面前这位警官惦记至今。“我们没有说过什么警察不如职英的话,至少那次的调查,只是直觉所致。最快参与到救援中的那位职英在回忆现场后,也提出了同样的思路,所以就争取到了调查权进行调查。”

“况且,媒体们在事件后的报道,总是夸大其词。这不用老子说你也清楚的吧!?”爆豪胜己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种事还会被抓住不放。

警视拒绝了他,并要求警察将他带离机场,让他等候警察的通知。警视说道:“所以职英在这些事件中,就一定要抢风头吗?明明大家都会调查出一样的结果,你们却一定要赶那一点时间差,却忽略了更细致的环节。”

“有时候时间不等人。”爆豪胜己被激怒了。

他鸽血红色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了那位警视的双眼。爆豪胜己承认,他确实有些急性子,但他的出发点绝对是因为——时间不等人,多拖一秒,就有可能放走一位犯人或者杀死一位民众。敌人会因为他们多留的一点时间差而感恩戴德吗?噢,这当然会,因为他们可能就借此而逃之夭夭,溜之大吉。

如果这样的事情,被贬损成“抢风头”,那么这些人未免太自视甚高了一些。


=================

社会矛盾问题,文章越写越深了,引出了一些我认为的深层次的冲突,包括后文也会继续写的一些点,可能有些朋友看文会觉得“我就是来看个感情的,怎么忽然开始社会黑暗了”……

这是我忍不住……我写不来纯恋爱戏()剧情需要吧只能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614)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