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6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BGM:《Cedars Of Lebanon》


26

 

有些日子总令人终生难忘。谁知道命运的转折点会何时到来?绿谷出久就是记得他当初被审判为“无个性”的那个日子,那时的他才几岁呢。噩梦好像随着这些年来愈变愈好的现实而淡去,为此,绿谷出久还认为,自己是命运眷顾的人,所以有幸运之手将他身上沉甸甸的镣铐摘走,还给了他一枚金色苹果。

不过现在,绿谷出久又一次因为这个噩梦露出了哭相,几分钟后,那几滴懦弱的眼泪也就无谓地流走了,绿谷出久看见同样受伤的爆豪胜己——他的确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这份挣扎他也深陷其中,不再是那个置之度外的人。

绿谷出久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我早就想到了,或许会有这样一个最坏的结果。不过好在我从小就知道一无所有是什么感觉了,所以……是100%或0%的结局,如果只有50%,那我接下来的一生中,都会在有愧之中度过。”

放弃保守的50%,选择风险的100%或0%,绿谷出久不是个傻子,只是让他做出留一舍一的抉择,这很可能就是永远的50%了。

爆豪胜己以为抹干净眼泪的绿谷出久找回了理智,可是现在看来,他并没有。爆豪胜己说道:“你考虑过0%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考虑过的。”绿谷出久伸出手来,掰着手指一条条将可怕的未来挪列出来。

“彻底失去个性因子,还会生出无个性的小孩,我不能再做职英,可能还会因为接下来的事和小胜离婚,小孩会怨恨我……这是最可悲的0%。”

“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最可悲的0%,一旦我彻底失去个性因子,检测出胎儿也没有个性的存在的话,我会再重新考虑要不要把他生下来……”

 

爆豪胜己忽然觉得,此刻的绿谷出久,有些魔怔了。

顺着他的思路,这个未来绝望得让人摸不见光明的存在。他会忍心在那一刻处理掉一个生命吗?抑或是真的如他所说,他除了要肩负自己悲哀的命运之外,还要承担孩子命运的一半。

虽然知道绿谷出久在无个性时也从未怨恨过父母,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绿谷出久。

 

“可是,如果不赌一把,坚持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是怎样。正因为以前经历过无个性的绝望的日子,才学会等待希望。我会变得更有耐心一点,等待100%也好,接受0%也好,都是更加需要耐心和决心的决定。”

绿谷出久本想通过摩挲无名指的戒指,来缓解一下他低谷的情绪,可是那枚戒指不在他的手上。小胜说要去改制成配套的戒指,一想到这里,绿谷出久也只能摩挲他的无名指指节了,仿佛那儿永远都有一枚戒指。

这番话有些刺耳,绿谷出久的未来里,爆豪胜己像是毫无作用的人一般,这让爆豪胜己将暴躁的点从“对现今状态的无可作为”变成了“某人不信任他能一起坚持下来”。

他很久没发脾气了,但是现在的绿谷出久,让他觉得他若是再隐藏这怒火,他们的关系将会彻底变质。他重重地攥着绿谷出久的衣领,强迫他结束自说自话,让他仰起下巴来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眼睛,仿佛要打架一般的气氛蔓延开来。

爆豪胜己质问他:“你把我当做什么混蛋家伙了!?如果说你的未来不需要我参与,那我现在就行使伴侣的权利,我替发疯的你做决定,去选择保留个性的50%,孩子什么的我不需要,因为你根本没有想过,我们以后会共同承担这个可怜家伙的未来。”

被直接拽着衣领提起来的绿谷出久,感受到了窒息一般的压迫力,爆豪胜己盛怒的样子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会勾起他过往的所有经历。他害怕,可是他也知道,现在的爆豪胜己如果说出了这样的话,只代表他确实很在意什么。

 

你到底在意什么呢,不说出来的话,我也没有任何余地再去思考了啊。

绿谷出久一直都知道,在危急情况下保持理智这件事上,爆豪胜己的思路总比自己要清晰一些,除了偶尔被情绪冲昏头脑……不过现在被情绪冲昏头脑的是绿谷出久而不是爆豪胜己。

 

“小胜……”

“无个性的你,无个性的后代,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以后会挣很多很多钱,会开自己的英雄事务所,你这个臭书呆子也就脑袋好用,就算不能到现场参与救援,也能给出很多建议吧。如果你不待在我身后,你还想去哪里!?”

“孩子如果没有个性,我就教他格斗。有个性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吗?我爆豪胜己的小孩,如果被你教成了懦弱的家伙,那才是真的毁了。”

“所以说你是废久,我把要不要孩子的决定交给你,你却连信任都没有给我。你要孩子或是不要,你留下了个性或者是彻底失去它,这些都不影响我们在一起的事实,建立在这一点上,你最好想清楚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未来。”

爆豪胜己将绿谷出久又摁回椅子上,他起身离开了,留下了一句:“接下来这个白痴的任何决定,我没兴趣在场继续听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敲开他的脑子,看看他是不是智商都跟眼泪一起离家出走了。”

爆豪胜己也知道,他怕他再留在这里,会出手彻底干涉绿谷出久的决定。他本来就有一种替他做50%决定的冲动,这种冲动一直在他的脑海叫嚣。但他话已至此,他希望绿谷出久能考虑清楚。

这可能是他对绿谷出久最后的信任,决定权都在绿谷出久手上。

他没有离开很远,出了门后只是靠在门外,他可能要等候很久,但他就只会静静站在这里。绿谷出久那个家伙,永远都跟在他身后,如果他不站在原地等他跟上来,他怕一回头忽然发现,那个家伙就这样消失不见。

 

在房间内的治愈女郎非常理解面前二人手足无措的举动,因为这的确是最最艰难的选择。她看见恍惚的绿谷出久,忽然也涌生出一股,想要面前的人也给予他们这些研究人员更多信任的想法。

她的开口只是想为绿谷出久注射一枚定心针:“如果不能用靶向治疗的方式,总还会有更保守的办法的,这位研究所所长的个性是‘科学灵感’,这种艰巨的任务,交给他应该也没问题。”

所长有些惶恐,可是他刚才面对了这种场景,也很难不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总还会有别的解决方式,如果不能靶向治疗,那可不可以用别的药物控制“个性杀手”的活性。做科学研究的人如果不能时常挑战自我,那他就是在完完全全地浪费自己的个性。

所以他也给出了承诺:“绿谷君充分考虑清楚,包括个性和孩子的未来,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但现实总会有转机,至少我们还能一起努力。不会是0%的结局,就算是1%,也比0%好上无限倍。”

 

不会是0%的结局,就算是1%,也比0%好上无限倍。

绿谷出久对这句话产生了非常强烈的认同。如果说刚才爆豪胜己的一番怒吼,让他忽然端正了自己的位置,那么现在大家给出的承诺,对他而言是拨开了沉重的夜幕,让曙光重现。

他原本就做好了0%的准备,他知道他坚守到最后一刻得到的1%,也比轻易放弃掉50%,彻底选择某种生活来得有意义。

 

绿谷出久回应道:“这算是破釜沉舟的决定吧……前辈们所说的保守治疗,我们一起试一试吧。不要放弃双赢的希望,既然害怕最坏的结局,那我一定没有退路了。接下来我会完全禁止自己个性的使用,直到研究出更为保守的方式前,我不会进行靶向治疗。这么说可能有些任性……但我想赌一把。”

“还是想要这个孩子吗?”所长再次确认道。

绿谷出久点点头,“早上醒来的时候,忽然一下子就能感觉到奇异的存在感了,很奇妙,又像是凭空出现,又有一种熟悉感,你会忍不住想保护他,对他抱有期待。”他如此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房间中忽然响起机器运作的声音,所长去拿了新打印出来的分析报告,看完所有数据和结果后,他对绿谷出久说道:“刚才去检测了一下,你的个性因子衰减的速率,保守推断,如果你完全不使用个性的话,你的个性因子还有半年的时间才会完全消失。”

治愈女郎道:“这是一个好消息啊。我们还有时间。”

“这也要建立在绿谷君‘完完全全’不使用个性的预期下。接下来一切都要看绿谷君的表现了。”所长将报告交给绿谷出久,上面很明确地写着“个性因子的数量将会在半年后降低为零”。

绿谷出久还是朝面前二位前辈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觉得自己在面对这种事上,果然还是不够清醒和理智。他们的帮助甚至让自己都找不到回报的方法,他只能说:“我会尽力去调查‘个性杀手’为何会出现……即便不能使用个性,也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对,这件事还是要拜托绿谷同学和爆豪同学。如果有需要的话,及时和雄英高中对接,这件事真的很严肃,如果造成社会恐慌就不好了。”

治愈女郎从椅子上下来,拄着拐杖在房间里踱步,她碎碎念着“个性杀手”如果真的在市面流通会造成什么后果,结果越说越后怕,最后她自己摇摇头,转而对绿谷出久说道:“绿谷同学过来一下,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们,昨天在学校里没有准备这样的东西,今天特意带来了。”

绿谷出久跟过去,弯下腰来,道谢之后接过了治愈女郎的纸袋。他不敢当着长辈的面直接看看到底被赠予了什么东西,反倒是治愈女郎十分坦然地说道:“是孕期必须要了解的知识手册一类的东西,因为绿谷同学不是直接到医院去做的检查,按理说医院检查出来怀孕的话,都会发这样的手册喔。”

“原来是这样……”绿谷出久感觉更加过意不去了。他还麻烦了治愈女郎专门准备了这些东西,对于前辈们的帮助,他真的感激不尽。

之后治愈女郎还是把绿谷出久赶出了房间,表示:“好了好了,接下来就回去请假吧,把实验室留给研究人员,他们要争分夺秒研究治疗方案呢。”

绿谷出久倒退着被送出了房门,忽然看见门旁爆豪胜己抱着手臂站着,二人对视间有些尴尬。绿谷出久想了想,还是朝爆豪胜己鞠躬了,并鞠着躬飞速地说完了刚才他们商议下来所做的决定。

“治愈女郎他们说会努力帮忙研究保守治疗的方法,最近我不能再使用个性了,我的个性因子即便在不使用个性的情况下也只能保持半年……不过总而言之,还是可以抱有一点点期待的。刚才让小胜觉得没有被信任,是我的错,小胜愿意接受这些,我想都没想过……”

“白痴废久,回家了。”

爆豪胜己打断了绿谷出久爆表的快语速发言,只是拽着他的手腕,强制解除了他的鞠躬状态,二人一前一后走着。

绿谷出久不知自己是做了傻事而脸红,还是因为今天爆豪胜己实在是太让人安心,他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流淌地更快了,所以感觉脸发烫,情难自己。

他把手上的袋子展示给爆豪胜己看,果不其然又被骂了,只不过回到家之后爆豪胜己就戴上眼镜,一夜就把这些东西都看完了。绿谷出久这几天心情大起大落,回到家之后却还是很兴奋地在网上挑选着该买的新东西。

家里那个紧闭的空房间,似乎可以开始布置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3)
热度(703)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