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5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BGM:《Lost Child-VC&P》


25

 

“绿谷的心情,看上去比昨天好很多了啊。”

出水洸汰到达他们中午所约定的餐厅,绿谷出久坐在角落的位置,出水洸汰见到带着笑容的绿谷出久时,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环顾四周,那位爆豪胜己没有跟过来,这让他又更加自在了一些。

他坐下来,如此感慨着。出水洸汰是很敏感的少年,对于情绪的感知十分到位。事实上,他想和绿谷出久谈话的一个契机,也是因为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想要和绿谷出久确认一下。

“这都被洸汰看出来了。总而言之,先看看想吃些什么吧。”

绿谷出久自然而然地将菜单递给出水洸汰,并表示自己会请客,让洸汰随便点就好。出水洸汰摇摇头,表示不用请客,他点了一份双层汉堡肉。在二人的点菜结束后,绿谷出久拿出了他的笔记本——他那跟随一生的英雄资料记录本,如今为止已经记到了第27本。

绿谷出久翻到了记录出水洸汰的那一页,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出水洸汰伸手过来,扣上了绿谷出久的笔记本。出水洸汰说道:“今天想和绿谷聊一些……和个性无关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洸汰君要聊什么,我都可以奉陪。”毕竟很难得嘛,出水洸汰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谈的人,听到他有话想说,绿谷出久很乐意做一个倾听者。

出水洸汰说道:“绿谷和那位爆豪,是因为个性婚姻才在一起的吗?”

“个性婚姻”这个词,即是指强制基因配婚下的结合。绿谷出久喝了一口手边的柠檬水,笑道:“洸汰竟然对这种东西感兴趣,令我很意外啊!是不是又有什么问题呢……你是在担心我的幸福吗?”

听见绿谷出久十分自然的回答,出水洸汰稍有一些羞赧,他也不是刻意想问绿谷出久的私生活,可是他对于一些奇奇怪怪的新闻,也不能置之不理。他个人对个性婚姻的态度十分抵触,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这位大自己十岁的友人,能够摆脱没有爱情、只有繁衍的命运。

出水洸汰的父母不是因为个性婚结合的,所以洸汰的出生其实是一种幸运。当然,出水洸汰对于职业英雄是否要后代这件事,也是持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

他将他的想法如实告诉了绿谷出久。

二人自然而然就聊到了孩子的话题,此时绿谷出久点的意面也端了上来。绿谷出久思忖了片刻,手里的叉子有些胡乱地搅动餐盘里的意面,最后他还是坦诚说道:“如果一定要以过来人的经验建议洸汰的话,那我要鼓励洸汰去追求幸福。虽说作为职业英雄,大家还是应该担负起应该担负的社会责任,不过有时候……选择爱情总不会太糟。”

“还有,孩子的事情……你现在还在因为当初的事,怨恨英雄的所在吗?既然洸汰选择了雄英高中,那你一定是有了自己的决定。如果选择了爱情就意味着没有延续,那也是必须要做出的牺牲,但就像我刚才说的,选择爱情总不会太糟。”

绿谷出久的碎碎念又开始发作,有点近似于自言自语般对后辈进行开导。最后他思来想去,还是把自己怀孕的事实告诉了出水洸汰。

“所以说,事情也没有绝对的嘛。我和小胜之间不是个性婚姻,大家都还是选择做坦诚的人!”绿谷出久鼓劲道。他不知道出水洸汰是不是在学校谈恋爱了,或是碰见了一些疑虑。他个人还是爱情至上的婚姻理想派,出水洸汰既然想听他的态度,那他也就如实转达了。

出水洸汰倒是比绿谷出久想象中更加激动一些。“欸,所以说,是真的吗!?那个‘活化剂’……好神奇啊!恭喜绿谷!还以为真的会很困难之类的……”出水洸汰像是被这个事实鼓舞了。之后绿谷出久还是等出水洸汰冷静下来之后,继续和他聊起了个性的事。

虽说出水洸汰不太敢直视绿谷出久对他个性一针见血的分析,但好歹是硬着头皮听完了,包括优点和缺点,在比赛中可以改进的一些细节,一些需要避免的习惯性动作等。

本以为这顿久违的二人聚餐会持续到下午茶时间,但绿谷出久还是接到了治愈女郎的电话。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急急忙忙告别了出水洸汰,乘上计程车赶往治愈女郎指示的地址。

 

待到绿谷出久抵达时,爆豪胜己和治愈女郎已经在门口等候他的到来了。爆豪胜己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是非常标志性的思考形态。绿谷出久还是比较担心复诊的到来的,尤其是大家表情都不善的情况下,他更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治愈女郎在路上和他讲了一下大概的情况,绿谷出久也不得不露出沉思者的表情了。

 

绿谷出久的个性因子的衰减,和一种奇异的成分有关。昨天夜里这个研究所的人彻夜在分析这种成分,今天早上终于得出结果,这种成分一旦大量混入人体的血液中,起初会对个性因子有兴奋的作用,但是持续兴奋会导致兴奋过度,个性因子也会因此而受到破坏。

这种成分不会随着人体的新陈代谢和细胞更替而排出人体或是自然凋亡,它就像一个永不疲惫的战士,“屠戮”完这些个性因子后,再转战那些完好的存在。即便是少量的成分,也会使得个性暴走的情况出现,并且无法排出这些个性因子的事实,会让这种“暴走”成为永远的定时炸弹。

治愈女郎将这种成分命名为“个性杀手”——直白明了。其本身不是病毒一般的存在,因为它并不会繁殖,而是以既定的数量存在于人体内,按理说只要靶向治疗的话,就能定点将这种成分彻底抹除。

可是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治愈女郎忧心忡忡,她将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带入到研究员齐聚的室内。老实说,绿谷出久一瞬间神经高度紧绷了起来,所有研究员看他的眼光都有些一言难尽,谈不上是同情的表情,但看上去绝不轻松。

绿谷出久望向爆豪胜己,后者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只是朝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爆豪胜己知道,这分钟不能说出一些泄气话。他也是绿谷出久到来之后,才听见了治愈女郎对最新情况的解释。他担心吗?这是废话,他握紧的拳头都难以松开,听见治愈女郎说的“个性杀手”的事情之后,他忽然涌生出一种难得的无能感,这让他更觉得烦躁不堪。

他听见绿谷出久深呼吸的声音,绿谷出久朝自己走了过来,想要牵住爆豪胜己的手,忽然发现了爆豪胜己握拳的姿态。原来小胜也很紧张吗,绿谷出久的手指探进他握拳的手指缝隙,一点点舒展了他绷紧的姿态,最后二人十指相扣。

 

绿谷出久在重新被抽了血之后,他和爆豪胜己都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研究所的所长和治愈女郎。

如同接受审判一般,这种场景下的压抑感自不用明说,绿谷出久甚至觉得胶着的气氛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小腹也随之微微抽痛。

绿谷出久的手探上自己的小腹。经过昨日治愈女郎的治疗,他今早起来时,感觉到小腹中异样的存在感开始加重了,十周的胎儿明明还很小,但是他已经能隐隐感觉到那处的手感变得有所不同。

他真的能保护这个弱小的生命吗?他昨天经过的挣扎,今日还是要再来一遍。他和小胜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意外的结晶”——一想到如果会失去他,或者接下来的治疗可能会给他带来难以承负的灾难,绿谷出久就感觉到自己满心充斥着悲哀和愤慨。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手如同触电般发麻,而在场的人也知道了他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治愈女郎露出的神情十分不妙,她的叹气也传之而来,绿谷出久还听见她“很不容易啊”的轻声嘀咕。

见话题迟迟没能展开,所长还是先说明了刚才治愈女郎没有转达的其他情况。

“‘个性杀手’作为一种外来侵入的物质进入绿谷君的血液中,却并没有成为抗原,它就像刺客一样潜入体内,就连免疫反应都没有引起。它的唯一作用就是找到个性因子,然后发挥它的作用。并且我们还发现到,‘个性杀手’会对激活的个性因子更加敏感,它们会优先捕捉到激活的个性因子并发挥作用。”

“简而言之,就是越多地使用个性,‘个性杀手’就会越快地消灭个性因子……”

所长说完后从兜里掏出了手帕,擦了擦额前渗出的汗水。如果说刚才爆豪胜己还是面无表情的状态,现在的爆豪胜己,表情可谓是狰狞了,威慑力还是十分骇人的。

爆豪胜己问道:“所以说,你们的意思是,这种物质并非自体产生的,可能是外来的?那会不会是敌人的暗算,或者是接触到了一些会传播这种物质的生物?”

“都有可能。”所长点点头。而一旁的治愈女郎用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面,示意他们话题回到病情本身,他们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没说。

“刚才让绿谷君抽血,是为了检测个性因子的衰减速率。有些事情……绿谷君不得不做好心理准备,靶向治疗的药物我们会尽快研发,但是它一定会有一些副作用,绿谷君现在怀孕了,如果接受这样的治疗,很可能对胎儿有影响。”

 

绿谷出久感觉内心很难受,如同被火烤一般心口焦灼发痛,感受也尽数反映在了表情上。治愈女郎昨天说过一种可能,就是他的个性因子永远无法恢复,或是就一生维持在这种偏低水平了,那么他以后就很难甚至不会再有拥有后代的机会。

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镇定一些,回应道:“这些事,我昨天就考虑到了……如果不使用个性,是不是能稍微拖住一点个性因子衰减的趋势……?”

治愈女郎的声音传来:“理论上说,大概有一些用处,只不过不会完全阻止,很可能在孩子出生之前,你的个性因子就……”

个性因子就完全被消灭殆尽了。治愈女郎没有将话说到最后,可是绿谷出久知道她未言之意。

 

这番话无疑是残忍的,失去了个性因子,即便有One·for·All的能力在,他也永远不能再使用个性了。他会失去现在的一切,甚至比以往更糟——他过去无个性的时候,个性因子都不可能是零的状态。失去个性因子,他的身体机能会比所有人都差,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腹中胎儿未来的个性。

绿谷出久在一瞬间里,却想了很多很多。可是每个事实都在告诉他,他现在几乎被逼上了一条“死路”。他所拥有的东西又被重新夺走,梦想破灭,甚至会连累到未来的孩子……如果他也是无个性,或者因为自己的缘故,没有个性因子存在,这一切的一切,听上去都那么可悲又无助。

绿谷出久很希望面前的前辈,能提出一些解决的办法,能将他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可是所长的话无非是火上浇油,他无可奈何地说道:“如果一定要保证你的未来……那你就只能先放弃‘它’了。”

所长所言非虚,治愈女郎没有别的更好的建议,绿谷出久俯身下来,像是要护住这个可怜的、被自己所拖累的孩子,他还是无声地哭了。这无非是晴天霹雳,告诉他过去享有的一切都要变成镜花水月,可是他连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都一无所知。

 

爆豪胜己将绿谷出久揽进怀里。他从来都不擅长温柔,可是如果他连现在都不能提供怀抱的话,残忍的世界会将绿谷出久瞬间压垮。他的自责将他的怒火尽数压制了下来,甚至让他一瞬间哑然无话。

他就不应该让绿谷出久直面这些,可是如若不直面的话,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7)
热度(800)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