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4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BGM:《Villanelle》


24

 

多古场海滨公园,一个秋日里的上午八点,海滨的沙砾较之夏日更冷且粗糙,两个从未单独并肩在此处行走过的人,来看晨日的海湾与稀稀落落的海鸟,风中席卷而来冷淡的咸味,明亮的海平面尽头一层薄雾,波涛卷上海滩,又退却下去,仿佛羞怯地欢迎又卑微地收敛,脚步碾压在细碎的沙面,不是从未来过的游客,却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爆豪胜己带绿谷出久来到海滨公园,他不知道绿谷出久为什么喜欢这里,但他就是知道,绿谷出久喜欢这里。

绿谷出久究竟是什么时候提及的呢,高中时期不经意的路经他的身边,听见了只言片语;或是一些无所谓的手记上,瞥见最怀念的地方是海滨公园;或是在近期的睡梦中,灵感和默契像梦里一根丝线将二人虚幻的念求都连接在一起。

或许这些都存在过,或许这些都不存在。爆豪胜己就是知道,他一旦想知道什么,他一定会尽力挖掘真相。

爆豪胜己带绿谷出久来到海滨公园,算是经过了考虑,也算是临时起意。这几日里,虽然好像该说的话都说过,该经历的波折也都一个不落,大胆的宣言下他看见了彼此都深藏着的宝藏,他们拿到了彼此的宝藏,欣喜却又小小地隐藏在所有言语动作之后,不露声色。

绿谷出久望着海平面远端,一旁有延伸到海里的亭子,可是绿谷出久驻足在沙堆旁,爆豪胜己不催促,不多言。之前二人静默地走过一截海滩之路,爆豪胜己拽着绿谷出久的手腕,熟悉的一前一后,最后他们还是停步下来。

 

同一片海面,却面对的是已经成年的彼此了。

绿谷出久忽然觉得,面对宽广的海面,他的心事,他没说过的关于自己的故事,他自己饱尝对方却一无所知的往事,一时间无所遁形。

 

“这个地方,以前有很多垃圾,没人会来。”爆豪胜己缓缓道。

绿谷出久深呼吸,的确,这片沙地里自己的汗水淌落下来,早已与海水融为一体,他点点头,回答道:“这么美丽的海平线,被垃圾所遮掩的话太过可惜了。”

这就是绿谷出久的回答,爆豪胜己只觉得,有时和自己比起来,绿谷出久是从阴影里成长起来的人,他的聪明机智和他的谦卑恭逊并不矛盾,甚至两极发展。他不夸耀过去,也不肆想未来,把握当下即是绿谷出久的策略,可正是如此,更让人觉得,他如同孤立的浮标,在永不停歇的现实之海里伫立着。

这个海滨公园的事情,是爆豪胜己通过当年的资料,一点点找到的真相。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他记得绿谷出久到底是什么时候拥有了个性,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和过去稍微有些不同,时间推算,加上新闻的验证,总会有一个答案。

有人拍到过这样的男孩子,在海滨公园里徒劳地拉着沉重的废弃家具。那个男孩子是无个性的人,脸上有着雀斑,眼睛很大,头发蓬松,这些特征组合起来独属于他,爆豪胜己也有理由相信,这里垃圾的消失和绿谷出久有关。

至于和欧鲁迈特有无关系,现在不再重要了。当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绿谷出久本人身上时,他人就没那么重要了。

 

“废久,当时清理垃圾的是你吧。那个无个性的,一点点拉着冰箱和小车的,像个搬运工一样在这儿暗自努力的,并且现在看到这个场景,只感慨海平线很美的人,都是你这个书呆子、白痴、笨蛋一样的废久。”

爆豪胜己这么说着,从脚边的沙子里拾起较大的一枚石子,他瞄准了太阳的方向掷了过去,个性的辅助下,那枚石子就像被发射到了宇宙一般不见踪影。

绿谷出久有点尴尬,这种事情被知道了。自豪吗?也许吧,毕竟这是重要的凭证,可是这样的承认,时隔多年以后,被老调重弹,还来自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见绿谷出久没有回应他,他本想将海水炸起,溅到绿谷出久身上,让他从僵立的状态中解除,可是他思索了一下,还是没有这么做。

他说道:“如果早点知道,你是这么努力的家伙……我也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欺负你,毕竟你的努力,在当时的我看来,很碍眼啊。明明无个性的只会跟在我身后的人,忽然和我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我们竞争,撕打,互相拉扯,我从一开始就不觉得我们之间只会是比那种关系更进一步的关系,我从来不那么认为,你知道吗,废久。”

“你是我讨厌的人,可是最不巧的,也是最让人痛恨的,是我喜欢的点恰好在你身上全部展现。努力、优秀、不傻、目标明确、有同情心、是好人……我的要求很多,因为我对自己也是挑剔的人。‘爆豪胜己是个要求奇高无比的混蛋’,有人看透了我的这一点性格,所以也不能再和我继续在一起。”

爆豪胜己逆着日光,他佯装无所谓地流畅地说他自己的事。或许是当初此地的某人所做的某事打动了他,或许是现在某人洒脱地不坦率激怒了他,爆豪胜己说了一大堆,他从前很少这么做。爆豪胜己的主见在这里尽数显现,甚至他还有演讲的才能吧,绿谷出久这样想着,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接受了爆豪胜己的观点,他说的都是对的,甚至某些点上,自己也深有同感。

 

“这种感情,大概就是‘除了你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错的’。如果说小胜和我心态相同的话,那么也能体会我这种‘选无可选’的心情。”

“并不因为你的缺点就不爱你的优点,或许因为长大了,这一点看得更加明白。我还是很庆幸有机会能够借‘草率地结婚’这样的方式,去选我认为应该选的人……爱情吗,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啊,小胜或许还经历过一些,但我知道除了爱情之外我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那是我唯一知道的我想遵循的感情。”

绿谷出久一面说着,一面坏心地走到爆豪胜己身后,他蹲下来,忽然双手攥住爆豪胜己的脚踝,一使力后拖,就把爆豪胜己整个人摔进了海水里。

所以说在发表演讲时,要看着观众啊。望着美丽的海平线,是深陷于某份魅力之中了吗?绿谷出久稍稍把爆豪胜己当初的欺负回击了一点,至少秋日的海水并不令人感觉舒爽,甚至还会让人感到寒意。

果然,爆豪胜己恼怒了,他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被废久暗算。他刚想干同样的事,把对方也摔进海水里,却忽然间被人捧住了脸,一个吻烙上去,紧接着是非常及时的道歉。

绿谷出久凑近道:“对不起,小胜!还是忍不住恶作剧了!”

 

爆豪胜己此生头一次产生了一种失控的错觉。前二十五年里,他一直认为自己的人生受自己的绝对掌控,可是此时的他,却无可奈何地将他的控制权分出了一部分,他自我怀疑道他自己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吗?可是他就不知不觉中做了这样的事。

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被这种协同关系的美妙带离了。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啊,命运让他的自尊攀登到巅峰,又告诉他他需要从自尊的巅峰上爬下来才能窥见命运的奥秘。

 

所以爆豪胜己将自己尽数打湿的运动外套脱了下来,湿漉漉地盖在了绿谷出久的脸上,然后他冲上前去把人直直地抱了起来,绿谷出久想要扒开外套,双手却被爆豪胜己紧紧地箍在臂弯里。

爆豪胜己抱着他往前走,海水没过爆豪胜己的小腿,一路走着爆豪胜己还一路恐吓着绿谷出久。

“我要把你扔到太平洋里喂鱼,你等着瞧,白痴废久。”爆豪胜己这样说着,还做了几次假动作,仿佛要把绿谷出久丢出去一般,绿谷出久很是紧张,脑袋在外套里挣扎,想要重见光明。

也不知道自己被抱着,走了多久,去向了哪里,绿谷出久发现假动作后的爆豪胜己并没有真正打算把自己丢进海里,他也不再挣扎,任由爆豪胜己如同抱一个木头桩子一般抱着他。

大概是沿着海边在走吧,绿谷出久已经猜想到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忽然间他被放到了某个硬质的平台上,绿谷出久坐了下来。

自己双手的“束缚”终于被解开,他掀开了外套,看见二人都在亭子里,他被放在了石椅上,爆豪胜己的短袖湿透了,粘附在肌肉上勾勒出令人心动的曲线。绿谷出久的恶作剧有点过火,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恶作剧的欲望。

 

一旦有机会,变成那么亲近的关系。绿谷出久一次也不想放弃啊。

 

海滨公园真是个奇妙的地方,他在这里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新生,得到了重要且珍贵的个性;他还在这里听见了对方“非他不可”的宣言,一瞬间绿谷出久觉得他好像恍然大悟。

“无论这是不是喜欢,小胜都已经做到最好了。”绿谷出久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爆豪胜己,示意他将湿掉的短袖换下来,至少穿着干的上衣回去。

爆豪胜己拒绝了绿谷出久的外套,也拒绝绿谷出久所说的“做到最好”。爆豪胜己说道:“我就是最好的,这一点你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所以小胜在‘喜欢’这件事上也会拿第一吗?”

“这种东西,我才不屑去拿第一吧。不过你和我相比,我还是一定会赢。”爆豪胜己知道绿谷出久话中的意思,所以他才觉得尤其好笑。他已经分不清绿谷出久是迟疑表露还是故作不知,不过无论是哪种,对方只不过都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爆豪胜己说道:“‘我喜欢你’,这句话是我先说的,所以我赢了。”

爆豪胜己的狡猾令人心跳加速。他说得对,这种事情,没人想去拿第一,可是爆豪胜己就是终生追求胜利的男人啊,所以他先说出这样的话,他是永远的冠军,绿谷出久简直想为冠军鼓鼓掌。

明明是很愚蠢的第一,可还是如此坦然地摘得桂冠。绿谷出久也不能输给他啊,这种事情上,输了岂不是很不甘心。

“我喜欢你。”绿谷出久先是郑重地说完,再补充解释道:“要更加郑重和严肃才可以,所以达到要求的是我,我赢了。”

爆豪胜己当然不认为如此,他们二人之后虽然再也不提这句话,好似比完这场无聊的比赛之后就将这句话锁进了名为“一辈子不会再说第二次的难以启齿的话”的匣子,可是他还是很讨厌绿谷出久想要赢过他这件事本身……

二人的话语声逐渐模糊不清,不知是在争辩还是在嬉闹,他们究竟是在空旷的地方亲吻彼此或是说些傻话,这些都无人可见,也无人可知了。


================

上卷结束。明天下卷开始www

每天单更保底,双更随机掉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803)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