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3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BGM:《Little Lover》


23

 

这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似乎雄英高中周边所有的地方都因盛事的结束而进入了短暂的休憩期,大家似乎还在为了回味激烈的个性比拼而逃离着平常琐事。“个性”的存在,对于人们而言,究竟是习以为常还是新鲜之物呢?似乎几代人过去,其兼有的双重性质却从未偏向过哪方,即是日常必需,也令人感觉时时惊奇。

 

出水洸汰在休息日的大早就接到了绿谷出久的讯息。短信很简单,没有冗杂的寒暄,绿谷出久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自己不会在这里久留,所以希望中午能和他见上一面,顺便谈谈事务所实习的课程的相关。

绿谷出久的意思很简单,自己所在的事务所对出水洸汰的个性很感兴趣——操控水的个性,正巧有前辈专门负责处理城市的火灾险情,对于想要一个水相关个性的助手的愿望,那位前辈也强调过了很多次。

出水洸汰回复了信息,表示自己一定会准时到。他其实不是很担心事务所的事情,即便没有橄榄枝,他也可以回到PUSSY CAT跟着“曼德勒猫”,也就是他的阿姨一起学习山地救援的技巧。

就算是继承PUSSY CAT,对于现在的出水洸汰而言,他也十分接受这样的未来。不是所有英雄都需要站在炮火的前线去阻挡敌人的恶意,拯救别人的方式有一万种,哪种他都可以接受,可以学习。

 

轰焦冻在抵达办公室后,接到了绿谷出久的电话。

虽然昨日在体育祭时跟对方说明,关于一些资料的事情,尽量不要通过电话的形式进行信息情报的交流,但是绿谷出久还是向轰焦冻打去了电话,因为在绿谷出久阅读了资料后,他觉得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和轰同学尽快见上一面,情况十分不乐观,还有些轰同学可能也感兴趣的东西想共享一下。”绿谷出久的声音里透着十分的严肃,和昨日体育祭时见面时的闲适完全不同。

绿谷出久一面说着电话,一面站在窗边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他看见有温柔的母亲推着婴儿车从窗沿下的路旁经过,碧空如洗,然而他却在早上看完轰焦冻给他的资料后背渗冷汗,即便是这样的场景,也让他感觉不到轻松。

 

轰焦冻交给绿谷出久的文件夹里,是关于“赤色满月”在大阪被起底的全部资料。似乎轰焦冻对于这个组织观察甚久,在他的资料里写明,因为熟知的事务所以及协助的英雄活动中,多次与这个组织的人进行交锋,所以不免更加上心。

在大阪将“赤色满月”近乎抄家一般的行动中,其头目“血之祖”在逃,头目手下“四大近臣”中两位被捕,在逃的两位,一位的名号是“能面”,另一位的名号是“无用博士”。轰焦冻将这两位的信息挪列了出来,比较详细也比较全面,是从多名被捕手下的审问中提取出来的。

让绿谷出久万分在意的,也是让轰焦冻把资料交给绿谷出久的原因之一的,正是那位名为“能面”的家伙。

他的个性为“噬心假面”,从名号而言,他表面看上去像是手工艺人一般的存在,以制作精美的能面而曾经被相关的艺术界所称名乐道,现在的他却蛰伏在“赤色满月”这样半吊子的地下组织中,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位的个性,恰恰就是制作模糊视觉的假面的个性,并且对方戴上了这样的假面后,会受到一定范围的控制,这取决于戴假面者的个性强度和意志力等品性。

这样一位危险的能面师,如果当初只是在艺术界大放光彩便算了,但是一旦参与恐怖事件的发生,其危险程度超乎所有人想象。绿谷出久不敢相信,如果这样的人混在了地下组织中,还作为很重要的分头目之一,就连抓捕他都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轰焦冻回应绿谷出久道:“绿谷回到东京了吗?我现在在东京。”

“明天才会回去,但是想尽快和轰同学碰面,总之明天下午在你事务所附近的咖啡厅碰面可以吗……”

“直接来事务所比较合适,还有,绿谷,我们已经毕业很久了,不必要再喊我轰同学。”轰焦冻的声音伴着忽入的风声涌入,犹如从渺远的回忆里脱身而出的灰鸟,抖了抖翅羽上的尘埃,分明焕然一新,却仍旧附有时间逝去所遗留的所有过往的气质。

绿谷出久叹气,他隐隐觉得,好像最近发生的事,在冥冥中都有一条串联起来的线,就像是有人事先预设好了所有地雷,然后诱惑着他们这些小丑一般的演员,上台去表演连环的粉身碎骨。

绿谷出久闷声道:“那就请轰把事务所的地址发给我,到访前我会通知你。唉,轰你早就知道这些事情的发生吗?”

“不是。‘他们’的资料是在事件结束后就全部归总了,只不过最近东京周边都不太乐观,以你所遭遇的为例,最近那些事情就像星点一样散乱分布。”轰焦冻的话已经模糊地不能更模糊了,却仍然觉得指向很明确。

他们不该在电话里谈太多有关案件之事的,想到这里,绿谷出久还是打住了轰焦冻的话。“那我们明天再见吧,希望一切都好。”绿谷出久叹气,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感觉到莫名的寒意,他从读完文件之后就感觉到十分清醒,甚至清醒地有些超脱自身感官范畴,全神贯注在他们的职责之上了。

轰焦冻同意,交待让他们平日里多加注意,可是绿谷出久仍有一种“晚了一步”的感觉。

 

他的昨日实在太过混乱,一日里压缩了太多爆炸性事实的存在,就会让他感觉到昨日就像一个酒醉的梦一般。今晨从爆豪家醒来,他在熟悉的怀抱里享受了一夜的安全感,对此他甚至有些感激爆豪胜己,因为若不是存有安全感的余量,此刻的他面对不得不继续遵守的英雄守则时,恐怕会顿入纷杂的事件漩涡里难以抽身。

他今天能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一步一步进行,都归功于昨日的种种。

绿谷出久早上阅读文件时爆豪胜己在休息,他起得太早,就把本该昨夜看掉的资料给补完,现在他打完了电话,正准备回到房间去,忽然房间的门打开了,爆豪胜己走出门来,手里拿着那一摞资料。

爆豪胜己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他把资料拍在绿谷出久的脸上,道:“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那个混蛋阴阳脸只给你却不给我?大家都是在东京活跃的职英,那家伙到底什么居心!?”

绿谷出久心想,原来这是值得关注的点吗,但还是解释道:“轰将这份资料交给我的时候,也就等于将这份资料交给我们了,不是吗?”

“……”爆豪胜己没有反驳这份解释,可他还是补充道:“这件事十分复杂,你要是敢单干的话,我会现在就冲过去把阴阳脸混蛋痛揍一顿,他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把这些告诉你。”

“小胜想太多了,我又不是白痴。”

“你个垃圾笨久还敢顶嘴?”爆豪胜己双手扯着绿谷出久的脸颊,故意弄出一个很丑很滑稽的表情,绿谷出久哈哈地笑起来,似乎对这种欺负乐在其中,搞得爆豪胜己心生一丝丝挫败——这家伙,现在是稍微变得有恃无恐一点了吗!?真令人火大。

火大的爆豪胜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道:“所以今天治愈女郎有消息吗?”

绿谷出久摇摇头,暂时还没接到治愈女郎的“传唤”。

 

昨夜离开前,治愈女郎说,她要将血液样本送去做更精准的分析,至少要分析出个性因子衰减的原因,然后提出治疗方案。一位年至耄耋的老人摩拳擦掌,说是很多年已经没有遇见过这样奇异的病症,她说她会尽力帮助绿谷出久,因为这其中要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会是所有职英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说实话,绿谷出久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恶性的疾病。但是他又觉得似乎没有这么糟糕,因为除了个性因子产生了变动之外,其他机能还是照常。

绿谷出久为此还评论道:“就算是疾病的话,也希望不要具有传染性……”

爆豪胜己回复:“你用脑子好好想想,要是具有传染性的话谁会第一个遭殃?”

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传染性的话,他也算是心间大石头放下了。在他看来,自己的事情怎样都好,影响到周围人的话那还是会让他过意不去。

 

早上起来的二人下楼时,爆豪光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绿谷出久觉得清晨起来伯母的眼光稍微有些异样,实际上昨天晚上他睡了之后,后面发生的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所以面对伯母早上的异样,绿谷出久用手肘戳了戳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目光一撇,懒得解释。

绿谷出久略有忐忑地说道:“我开动了……”低头一看,碗中是红豆饭。

绿谷出久抬头看向爆豪光己,爆豪光己感慨道:“这种场合,就一定要吃红豆饭啊!出久君昨天还吓了我们一跳,真是的,下次至少要给我们选择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机会嘛。”

爆豪胜己夹起鲷鱼肉,说道:“老太婆还真是准备充分。”

“伯母知道了是吗。”绿谷出久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他拿着碗筷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吃早餐还是应该放下碗说些什么,不过爆豪胜己忽然说道:“麻烦死了,等会我要出门。”

绿谷出久往嘴里扒着红豆饭,不知道要不要问小胜为什么出门,眼睛望向爆豪胜己那边,忽然二人视线相对。

爆豪胜己心想,为什么废久没有问自己要去哪里。他蹙眉,似乎赌气一般,对方不问他也懒得说了,绿谷出久仔细观察着,最后还是说道。

“要去哪里?事务所吗?”绿谷出久推测道。

爆豪胜己蹙起的眉毛稍有缓和,哼声过后几秒,绿谷出久本以为“事务所”就是正确答案了,爆豪胜己却还是回应道:“等会你也跟我一起出门,去多古场海滨公园。”

“欸?为什么去海滨公园?”

“你个臭书呆子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怎么什么都要问!问一个还不够吗?”爆豪胜己很是无语,绿谷出久虽然以前就有碎碎念的习惯,但是怎么现在又像儿时那个跟屁虫一样,好像好奇心永远都填不满一般,总是发问。

绿谷出久却回答道:“因为小胜会回答,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了……”说完还抱歉地笑了笑,其实绿谷出久也知道自己是那种埋头思索答案的人,可是最近相处下来,他发现,在小胜的事情上,与其自己苦思冥想,不如简单地问对方的想法。

大概正是因为最近大家都十分坦率,绿谷出久下意识也就多问了一些。他忽然发现,爆豪胜己有时也不是真的生气,那就是他的本性,不耐烦就会直说,有必要就会回答,该说的话他一定会说到,所以有时附加的情绪宣泄,绿谷出久也要学会选择性地听。

就像现在,爆豪胜己被自己所形容的“得意忘形”给堵住了话头,绿谷出久确实是得意忘形了,因为他根本没想过他们能像这样相处。

庆祝家里新成员到来的红豆饭和鲷鱼,爆豪胜己确实也是怀着虔诚的心在食用,这份心意,语言传达不出来,也无需语言画蛇添足了。


=================

马上写二更,大家可以先别睡,大概一两点又有更新。

一天一更此文七月底之前写不完,要双更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848)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