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2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BGM:《You Won't Let Me》


22

 

方才爆豪胜己暴力地翻找自己的兜时,绿谷出久还发着怔。

他余光瞥向爆豪胜己的房间——和过去没有太大差别,书架上旧课本都收了起来,转而摆上了专业的书籍,英雄处理应急事件的五本细则总集,爆破技术,经典英雄事件案例集,“个性的灵活施用”、英雄事务所管理学、一排物理和化学研究进展杂志,一本阿加莎的《无人生还》,还有一本斜架着的、用以抵住一整排书的埃勒里·奎因的《希腊棺材之谜》。

他看向爆豪胜己的床,是很普通的灰色竖条纹的寝具,大概是伯母今天才更换过的新寝具。那张单人床——他记忆里这张床换过一次,高中时爆豪胜己的个子长得很快,向爆豪光己抱怨,最终换了个相对更宽敞的床。

他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背,忽然爆豪胜己的手伸了过来,将他拉近,有力的手在他的兜里翻找着什么,绿谷出久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戒指就被举起,爆豪胜己像是有意要让他仔仔细细看清楚接下来的动作一般,猎食者般的红眸子里闪着已锁定他的狡黠。

绿谷出久的戒指被重新戴上,可是他仍旧走神,不知此时此地究竟应该做何事。他能做的一切都已经做完,等待成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爆豪胜己开口:“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谷出久疑惑:“哪方面的?”

“全部,刚才你在楼下说的,再仔仔细细说一遍。”

“小胜不都听到了吗?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也没有什么意义啊。”绿谷出久摸摸后颈,眼神侧到一旁。他觉得现在的爆豪胜己很怪,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但明明说过的事实,还要不停复述,这种事情就很奇怪。

“……”

爆豪胜己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只不过刚才话语先于理智,先说了出口。他明明已经对事实很了解——而且只有他单方面对全部的事实都了然于心了,结果还是还想听一下绿谷出久那份“喜欢宣言”。

于是爆豪胜己只能把绿谷出久抵在门上,双手撑在他的脸侧。这样的门咚倒也没给绿谷出久太多的惊讶,不如说今天的惊讶已经够多了,绿谷出久展露疲态,似乎是任他去了的破罐子破摔的心思。

爆豪胜己稍稍酝酿了一下语言,他的声音带有一种粗糙的磨砂质感,像是悬浮在空中的磁性粒子随着某种特定频率而摇摆时发出的共鸣,每每在暧昧的场合里,绿谷出久就能听见爆豪胜己这般的声音。

“虽然这么说实在过于巧合,可是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在我身上也同样发生了啊混蛋——受到强制基因配婚,选定了别人,莫名其妙结婚,本愿带上了强迫的意味,这一切现实,都该死的一模一样。”

爆豪胜己使力捶了一下门,似乎是在对事实发泄愤懑之情,他大声地埋怨着:“我就像个白痴一样,所以这到底算什么!明明就……”

不行,“明明就是互相喜欢”这句话说不出口,爆豪胜己憋住了这句话,他再捶了捶门,为了不将咆哮尽数对着绿谷出久的脸轰去,他握紧拳头退回房内来回踱步,气急败坏。

绿谷出久呆了,他彻底呆了。

刚才爆豪胜己说的是什么?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情?这是说小胜也指定了自己,结果还在忐忑这种做法是否妥当吗?绿谷出久忽然对此时此刻的爆豪胜己生出一种莫大的好奇心,他走上前去,很想问问爆豪胜己的想法。

绿谷出久凑过去,问道:“小胜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Loser才会撒谎啊,你这个蹬鼻子上脸的废久。”爆豪胜己毫不留情地赏了绿谷出久一个爆栗,绿谷出久捂住额头,竟然出乎意料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绿谷出久安心道:“太好了,没有被小胜讨厌。”

爆豪胜己莫名其妙,怎么会是这种反应。他蹙眉道:“我有说这句话吗?”

绿谷出久坐上了爆豪胜己的床,他摆了摆手道:“对不起啊小胜,今天的脑子,实在是转不动了……感觉什么都考虑不了,刚才那番话说完之后,大脑就一片空白了,直到现在也……”

爆豪胜己这才用鼻子哼出气来,果然是这样,什么都干不好的废久,只是这种情况的思考量就大脑报废了。那为什么又要今天说这种话呢?爆豪胜己内心发文,最后却也没有问出口。

他觉得绿谷出久摇摇欲坠,对方现在坐在床上都感觉立马要倒下去的样子,这种状态不太乐观。爆豪胜己忽觉今日喜忧参半,有很多令人欣喜若狂的消息,但也有很多不妙的兆头,而且今天绿谷出久接受了治愈女郎的治疗,势必体力会受到很大影响。

能强撑到现在还没有睡意,已经算是绿谷出久的极限了。爆豪胜己看了看已经拂过零点的指针,他决定让绿谷出久先休息。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先在这里睡,脑子不清醒的话睡一觉再说。”爆豪胜己指了指自己的床。

绿谷出久却摇摇晃晃拒绝道:“妈妈和伯父伯母还等在下面……”

“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马上睡觉!”爆豪胜己如此说道,也上前去把绿谷出久裹进被子里,按在床上。他觉得绿谷出久现在就像醉了酒的人还想硬撑,但其实连自己说了什么都意识不到了,他就不要下去再添乱地胡乱解释一通,今晚大家都不要睡了。

绿谷出久被按在被子里,发出了闷声,他说道:“那睡觉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语气踊跃好似小学生抢答一般。

爆豪胜己松手,绿谷出久的脑袋钻了出来,他注视着爆豪胜己的眼睛,问道:“为什么小胜没有戴戒指……?从几天前就没有戴了,今天也依然是这样子。”

绿谷出久自动自觉地用被子将自己的脸圈起来,只露出深绿的眼睛看着爆豪胜己。他既然什么都说了,什么也都做了,那再问一句,就结束慌乱又大胆的今日吧。

 

爆豪胜己眯着眼,非常自然地说道:“戒指因为出任务受损,碎成两半了,我送去修理还没拿回来,说到这个……”爆豪胜己顿了一下,把手伸进被子里拽出绿谷出久的左手,又把他那枚戒指取下来。

“我顺便拿去做一下改造。果然这种朴素的戒指丑到爆。”爆豪胜己将绿谷出久的戒指也收走。事实上,当绿谷出久提到“戒指”这个话题时,爆豪胜己才忽然觉得他们二人的戒指造型不甚一致。

那干脆趁这个机会好好修改成同一款式的婚戒吧。这都是一开始二人草率结婚,各自准备对方的戒指造成的结果。

绿谷出久的戒指被拿走了,爆豪胜己走之前顺手关了灯,他不用回头都知道自己屁股后面一串目光跟着,于是他只能借着走廊的灯光,手指向床,命令道:“睡觉!”

“晚安小胜!”

很有元气的回答,爆豪胜己关上门,嘴角的微笑连自己都不可察。

 

返回客厅,爆豪胜己看见自己的母亲和绿谷引子略带焦虑的商量场景,爆豪胜看见儿子下来了,却没看见绿谷出久,方才还听见了捶门的声音,他撇着眉毛说道:“胜己啊,刚才没发生什么吧?”

爆豪胜己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爸爸的问题。他坐回了刚才的位置,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他也不知道这些狗屁事情怎么会都堆到今天,细想而来,不过是普通的体育祭,却发现了不得了的真相,因为治愈女郎的话还略有忐忑,回到家本以为能休息,却听见了绿谷出久的真情大告白。

爆豪胜己的脑袋也很爆炸,可他的情况要比绿谷出久好很多。他眨眼间仿佛都能看见今天绿谷出久经历的种种——从瑟缩忐忑的家伙,变成晚上大说实话的家伙,到底是什么给了他坦白的信心?爆豪胜己重重地放下了杯子,让他母亲和绿谷出久的母亲谈话中断。

“臭小子,你是不是刚才动粗了?”爆豪光己也很忐忑。要是事实如此,她可能今晚无颜面对绿谷引子。

“没有,我还是小孩子吗!?”爆豪胜己理所当然回答道,然后他看见爆豪光己松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他为什么要揍绿谷出久?就算要揍,也不会是现在啊,爆豪胜己默默清算了一下,其实当初高中毕业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打过架了,婚后也没有。虽然感觉少了点什么,但这才合乎常理吧!

爆豪胜己清嗓,缓缓道:“总而言之,有些事情要说清楚。废久那个家伙现在休息去了,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所以他才会忽然在大家面前说这样的话。对于他所说的事实,确实是真的,但是接下来我要说说从我的角度发生的事情。”

爆豪光己攥紧爆豪胜的手,她真担心爆豪胜己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她自己倒还能接受,但是场上还有绿谷太太——臭小子说的没错,今天果然还是不应该请绿谷太太的,全是乱糟糟的事情发生。

“强制配婚,修改对象,发送请求,答应,准备婚礼,完成婚礼。从我的角度,也干了一样的事,对象是废久,刚才我上楼就是和他确认这件事。”

“……”

“……”

“……”

场上三位家长皆为无语,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今天才信息互通。真是好令人尴尬,虽说一开始也疑惑他们是否是真爱,可是这种展开也太出乎意料了,三位长辈都没经历过这么戏剧性的展开。

然而,爆豪胜己摇摇头,这个问题不重要。对于三位家长而言,接下来的消息才最重要吧。

 

“这些先不说,今天我和废久去了雄英体育祭,还找了当初的老师帮忙诊断。”

“废久那家伙怀孕了,十周。”

 

爆豪光己腾地站了起来,她走到爆豪胜己身边,推了推儿子,难以置信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烦死了臭老太婆,没听见就算了啊!”爆豪胜己嫌弃地挪开,结果爆豪光己转身就抱住了爆豪胜,一脸兴奋加感动地摇晃着爆豪胜的手臂,几乎是喊出来道:“孩子他爸,你听见了吗,胜己也要当爸爸了!”

绿谷引子很震惊,她忐忑道:“出久刚才说了……基因适配率不高什么的……”

“啊,废久那个白痴了,都怀孕了还说这种话。”爆豪胜己说完后拿着水杯去了厨房,继续喝水,整个客厅都沦为了三个大人抱作一团的舞台,爆豪胜己冷着眼在旁边围观就好。

绿谷引子似乎是哭了,最后还说要去给绿谷出久的爸爸打个电话,随即去了玄关处。爆豪光己来到了厨房,给了爆豪胜己的手臂一粉拳。“你个臭小子,对出久君好一点啊!当妈妈是很辛苦的事情!”

“妈妈”这个词让爆豪胜己浑身一激灵,很是不能适应,但他少见地没有反驳母亲,只是随意地回了一个“嗯”字,表示自己知道了。爆豪光己不再理会爆豪胜己,待到绿谷引子打完电话后,她们二人决定偷偷去看一下绿谷出久。

于是爆豪胜己就看见两位妈妈开了个门缝观察熟睡的绿谷出久的样子。洗漱完的爆豪胜己翻了个白眼,最后他只能把两位妈妈都轰走,绿谷引子被爆豪夫妇送回了家,而爆豪胜己趁着夜色,也上了那张不大的床,与绿谷出久相拥而眠。

 

回想今日发生种种,再看见绿谷出久安详睡颜,爆豪胜己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大的填充感,他深呼吸,“喜欢”二字在耳畔回旋,最后在他的心上找到了落足之处。明明困意顿生,此刻却仿佛被思绪拉长了时间的所感。

有喜有忧,爆豪胜己忽然瞥见到了他人生的缩影,即是今日,即是此时此地二人所在。


==================

好的,甜的地方写得差不多了…………过山车提上日程……………………唉,无非就是爱别离,世事无常,所思不在旁,反正就甜得差不多了……

失踪人口回归,接下来日更恢复,期末考试后我实在元气大伤,终于调整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3)
热度(83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