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20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BGM:《Week #9》


20

 

“对不起,我想再思考一下……”绿谷出久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无视了爆豪胜己和治愈女郎的存在,微微欠身,想要暂时离开。他嘴上说着,想去一下厕所,但实际上他只想暂时离开这个令他做不出任何准确判断的地方。

爆豪胜己留在治疗室内,和治愈女郎面面相觑。治愈女郎有些话还没说完,但在绿谷出久刚才的情绪状态下,将所有话都说出来他也未必能保持冷静听完。

不过,有些话,说给爆豪胜己听也是一样的吧?治愈女郎如此想道,她试探性地问道:“爆豪同学也和绿谷同学一个想法吗……?如果不考虑之后还会不会有孩子的可能,就现在而言,你也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面对治愈女郎这样的前辈,爆豪胜己不可能太过放肆,他坐在椅子上,脸色虽有不悦,但眼神里透出一丝着急。他也不知道他在着急什么,直截了当地说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件事,他必须要有一个心理铺垫的过程。

然而现在绿谷出久一消失,他也稍微能够静下心来。对于治愈女郎的问题,他也早就有了答案。

爆豪胜己回答道:“治愈女郎你也知道的吧?去年那位‘操偶师’的女职英,结婚后被恶意报复。还有其他好几个专门盯着婚后职英下手的例子,都是因为那该死的‘结婚一年内必须注射活化剂’的规定,才让别人有了报复的时机。”

这件事在职英内部的圈子里已经全部流传开了,毕竟是一件非常恶劣的事情。由于这些事情带来的不良影响,爆豪胜己起初非常抵触这个规定。他对强制的个性婚姻本来就相当反感,再加上还有后续跟进的一些不可更改的规定,他不得不做出充分考虑,与制度周旋。

治愈女郎点点头道:“确实呢,不过即便如此,职业英雄也不得不肩负这样的社会责任啊……现在已经很难看见新生儿的影子了吧,如果没有职业英雄在做表率,那大家只会自暴自弃下去,接受现实。”

“所以笨久那个家伙,说话不清不楚的,还自作主张说想要做手术。我以前有提过想要推迟的事情,也不让他在今年注射‘活化剂’,就是先为了避过这段风头,而且在这一年里,我作为职英,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如果说今年内,我能推动职英们在行动的机制上有所优化,这样也能对暂时处于弱势的职英们起到保护作用。”

爆豪胜己双手交叠,十指交扣,放在膝盖上。面对长辈的询问,他还是不由自主将自己的考虑全盘托出,因为他也希望能从治愈女郎那里听到一些建议。

治愈女郎拿拐杖叩了叩地面,略一思索,说道:“绿谷同学知道你这些想法吗?”

爆豪胜己鸽血红的眼瞳转向一边,他回答:“不知道。”

“但以我们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加上他自己也是个情报派,这些需要我明说吗!?……笨久果然名不虚传。”爆豪胜己为自己辩解道,可一边说着,他忽然明白了之前绿谷出久为什么露出如此挣扎和难堪的表情,对方显然是没懂吧?

可换做过往的爆豪胜己,根本没有心思去猜,猜自己的言外之意到底有没有被绿谷出久捕捉到。

他们从雄英毕业后就各奔东西,直到三个多月前才结婚,重新生活在一起。他以为的那些默契,他以为的那些相互不必明说的理解,可能只是在重新找回过去相处的感觉。可是他们过去从来没有以爱人的身份在对方身边停留,甚至他们彼此都没有太多恋爱的经验。

爆豪胜己顿时明白了什么。治愈女郎也适时地提醒道:“绿谷同学怎么还没回来呢?只是说了要去厕所吧?”

沉默片刻,爆豪胜己也起身,表示他也要离开片刻,马上回来。治愈女郎叹了口气,念叨着:“明明都是那么优秀的孩子,可是面对对方的时候,却都像个傻瓜啊。”

 

穿越幽深的走廊,爆豪胜己找到厕所的位置,他走进去,没有看见绿谷出久的身影。但站在门口安静站着,能捕捉到细微的呼吸声,他断定绿谷出久应该是在厕所,而在这个时间,这里的厕所里本应空空荡荡。

他很快就确定了绿谷出久在厕所隔间里,因为众多敞开的门中,只有一间紧闭。绿谷出久的呼吸声中还夹杂着不规律的抽气的声音,一种莫名的预感冒上爆豪胜己的心头,对方的抽噎声一如既往地有些刺耳——不知为何,此刻光是猜测他在门后的落魄样子,爆豪胜己就已经失去全部耐性。

他只想破门而入,但是他不能。

“喂,臭久,你在这里面吧?”爆豪胜己本想装作不经意,最后却只显出浓浓的刻意。

他听见门内的抽噎戛然而止,但是仍没传来回应的声音,像是假装查无此人一样。但爆豪胜己下一秒只是无情地抓住厕所门把手,使力一拽,将整个厕所门卸了下来。

果不其然,那个笨蛋正坐在马桶盖上,大概是刚用衣袖擦干了眼泪,眼角泛红留有水迹,绿谷出久的脸色很难堪,他本想着深呼吸几次后就老实地走出来,却没想到爆豪胜己一秒也没有多留给他,直接拆穿了他落魄的现实。

 

爆豪胜己在看见久违的绿谷出久哭泣的样子时,脑内冒出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嘲笑,而是想到,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个家伙的哭颜了。明明是个爱哭鬼,遇见一点感动的事情就能哭得稀里哗啦。

可是绿谷出久就算在结婚那天,他也没有流泪。过去爆豪胜己总是对他那过浅的泪点嗤之以鼻,但有些时刻,对方要是不像儿时那样,如同笨蛋一般感动落泪,他又会潜意识想到,是不是绿谷出久根本没有感觉到感动。

绿谷出久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洒下来,试图遮住丢脸的哭泣后的脸,爆豪胜己就站在他面前,不拽他走,也不继续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

绿谷出久觉得,爆豪胜己仿佛在欣赏他的难堪,这样是不是会给他带来快乐和自豪感,就像过去那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刚才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他又为什么要发火?明明用尽了浑身力气做出的决定,向治愈女郎说出那番话时自己手都在微颤,又有哪里出了问题?

明明这份勇气就是爆豪胜己给他的,现在却又要收回去吗?

 

绿谷出久本想打住独自哭泣这种行为,在欧鲁迈特假死并彻底退出英雄舞台后,他就发誓,他不会再轻易哭泣,因为英雄从不在人前报以眼泪。

然而现在,他的不知所措,他的混乱,他的迷茫,他的畏惧,冲击着他不得已而为之的勇敢。没有人支持他,所有人都混淆他,他想遵从自己的决定,可是他也知道,他不想与爆豪胜己意见相左,他不是担心自己一意孤行会带来什么后果,只是他希望,哪怕一次也好,他想和爆豪胜己共同面对一些东西,这让他有一种并肩作战的安全感,而不是又让他一个人做决定。

有时候绿谷出久的决定也不总是正确。他刚才就后悔了,他坐在隔间里,脑子里无法抑止地想着虚幻的未来的场景,明明幸福近在咫尺,可是他不能伸手。

 

他是英雄,他不惧怕自己的死亡,他不憎恨加之于他的恶意,他唯一在乎的是身边的爱人和亲人不要受到伤害。如果连他最爱的人都不能保护,他做英雄的动力将会失去大半。

他不想给未来的孩子一个残破的身体,不想因为自己还未察觉的过失,就导致他的孩子受到不可修复的伤害,加上如果爆豪胜己也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孩子的未来将会举步维艰。绿谷出久宁愿相信还未长大的孩子没有拥有自己的灵魂,让其早点远离不幸的命运或许是件好事,灵魂重新转世,去到更幸福的家庭里,拥有健康的身体,远离危险的一切,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但是刚才治愈女郎说的话,让他觉得无可后退。

他刚刚的决定不过也是逃避而已。

果然,英雄的命运就是英雄的命运,命运摁着他的脑袋让他往前走,他不得不走。

 

爆豪胜己看见绿谷出久似乎很难抑制自己的情绪,然而绿谷出久开口说的话,却还是道歉。爆豪胜己不需要绿谷出久的任何道歉,什么“对不起”,什么“擅自做决定”,什么“做了傻事”,透过这些道歉的话语背后,他只能看见那个瑟缩的灵魂颤抖着说出“我没事”。

爆豪胜己不擅长安慰人,安慰绿谷出久这件事,他以前从没做过,也从没想过要去做。只不过现在,他忽然有种做某件事情的冲动。

他走到绿谷出久面前,绿谷出久抬起脸来看他,似乎眼泪又要淌下来,爆豪胜己只是“啧”了一声,然后掀起自己T恤的下沿,擦了擦绿谷出久的眼睛。

“哭得像个小学生,说着不清不楚的话然后还擅自逃开,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绿谷出久,你真的觉得,我,爆豪胜己,会和一个厌恶的人结婚吗?”

听见爆豪胜己难得地喊了自己的全名,而不是废久、笨久、臭久这样的称呼,绿谷出久一时间脑子都转不动了。而爆豪胜己还在用T恤使劲地揩他的眼角,甚至擦到眼角发红,这才放下手来。

他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却又紧接着听爆豪胜己说道:“我可是15岁被敌联抓走时都能痛骂他们的人,我不是委屈求全的人,从来都不是。”

绿谷出久感觉喉咙发紧,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他知道,他一开口肯定又是道歉,他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会在现在说出这些话来,但他要是没听错的话,对方话里的意思……是不讨厌他吧?

“小胜说了的吧,不喜欢小孩这种生物,也禁止我今年注射‘活化剂’,可是现在发生这种事……”

“啊啊啊烦死了,这种事怎样都好,还有希望的话就不要放弃啊!?那么想要小孩的你,现在却主动说要放弃,我们的基因适配率不高,你也知道的吧!”

 

基因适配率……啊,对啊,还有这件事。绿谷出久忽然想起,他和爆豪胜己的基因适配率不高,所以本来就很难拥有后代。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先不论个性因子的情况,可能下次就真的不会再有上天再眷顾他们了。

所以这是变相地鼓励吗?绿谷出久揉了揉刚才被擦痛的眼角,开口道:“我不知道小胜的话,哪句是真心话,哪句又是反话,小胜大概觉得我太笨拙了吧,对不……”

爆豪胜己直接捂住了绿谷出久的嘴,他恨透了再听绿谷出久反反复复道歉。

他说道:“总而言之,我,爆豪胜己的小孩,就算是笨久你这种废物生出来的,也会是最厉害的小孩。这句听懂了吗?听懂了就滚出来。”

“好、好的。”绿谷出久站起来,看见拽掉下来的厕所门被丢到一旁,他缩起肩膀跟在爆豪胜己背后,离开厕所时还满心愧疚地回望了两眼。

 

回到治愈女郎那里,治愈女郎看见他们二人大概是重新商量过了,她才慢悠悠说道:“绿谷同学如果需要的话,我等会就使用个性,为你发育不良的器官施加一定的刺激,如果能长到正常水平就再好不过了,至少接下来也不会那么被动。”

“那就拜托您了……”绿谷出久鞠了一躬。治愈女郎背着手,让绿谷出久跟她走。

而爆豪胜己坐在刚才的椅子上,给他的母亲发去了邮件。他写道:“今天晚上我带废久回去,帮我们准备晚饭。”

未过多时,爆豪胜己收到短信,上面写着:“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儿子,为什么都结婚了还叫人家的外号!?晚上只有出久的晚饭,没有你的。”

“嘁,真是臭老太婆……”爆豪胜己攥着手机,怒骂道。

 

大约等了一个半小时,治愈女郎拉开了帘子,绿谷出久下床的动作似乎有些艰难,治愈女郎提醒道:“这几天大概腹部会有不适,就不要参与英雄活动了。爆豪同学带绿谷同学回去休息吧,血液样本的事情我会再通知你们。”

“好的。”绿谷出久应道。实际上,绿谷出久的腹部非常不适,疼痛感令他整个腰际连带腿部都难以运动,但是他还是选择将这种小事牢牢藏好。可是他忽然发现,他连弯腰穿鞋都很困难。

忍着疼痛,绿谷出久穿好鞋,挪步到爆豪胜己旁边,后者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在离开后没有迈着大步兀自往前走,而是难得一见地叉起手臂,让绿谷出久挽着他的手臂走。

二人离开校园,上了计程车后,爆豪胜己报了一串地址,绿谷出久这才发现,爆豪胜己要带他回一趟爆豪家。


=============================

厕所哭哭的出久,妈妈一边写一边很心痛!!!!!!!!好在爆豪虽然还是凶凶的,但是好歹也是比15岁多长了10年!!!人也成熟多了,唉妈妈好宽慰()

甜虐参半,最是酸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6)
热度(807)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