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9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BGM:《1440》


19

 

治愈女郎话中的信息量过于巨大,事实的冲击令人捉摸不到头绪,绿谷出久脑内一片嗡声,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呆滞,大概是想从杂乱的思绪里牵出一丝线索,以探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理智在此刻却全部潜藏了起来,他一瞬间也忽略了爆豪胜己的脸色,只沉浸在一片混乱中,还品尝不出喜悦,就已经被阴谋感所吞噬,像是有魔鬼在与他做一场看似甘美的交易,而他不知不觉已经深陷。

大概是看出来二人的态度很微妙,治愈女郎清了清嗓,忽然发觉时间已经到了。她深表遗憾,但的确现在她没有过多精力和面前这对新人伴侣耗费。

“的确是有些糟糕的兆头呢。如果绿谷同学愿意的话,体育祭结束之后,我还会在这里待着,绿谷同学可以回来,我们再想想办法。”治愈女郎十分和蔼,就像是真的奶奶一般的角色,她没有选择扩散她的不安,只是面前的两个小家伙已经将焦虑写在了脸上。

绿谷出久听见治愈女郎这么说,只能随之问道:“有很严重吗?如果那么不妙的话……”绿谷出久没有什么推测可以说,只能留下一串空白,就像他现在的大脑一样。

爆豪胜己握拳的动作被绿谷出久恍然一瞥,他看见这样的动作,内心又一阵迷惘,深呼吸之后内心稍稍平静下来,治愈女郎将检查的资料交给绿谷出久,绿谷出久木讷地又将资料塞进书包里。

之后的二人,跟着治愈女郎一道离开。二人没有立刻回到场中,而是站在空旷的外场,体育场内人声鼎沸,嘈杂得令人心烦意乱,精神难以集中。事到如今绿谷出久在迷惘之余,独自面对爆豪胜己,忐忑不减反增,忽然感觉通体发凉,不知是对未知的恐惧,还是对约定打破这件事的恐惧。

 

比起爆豪胜己的盛怒,绿谷出久发现,面对爆豪胜己的沉默更令人窒息。

 

绿谷出久抱着书包,觉得相对而站、沉默以对的场景太过尴尬,他不敢点破爆豪胜己此时的沉默,准确地说,正因为是爆豪胜己的暴风雨前的宁静,他才感觉到打破僵局十分困难。

绿谷出久根本无暇去想什么后代之类的事情,他也早就将这件事忘在脑后了,他根本没有刻意去做一些别的努力,他也不是这样的人。既然当初有所约定,那他一定会遵守,绿谷出久不是那种擅自主张的家伙。

可是他们两人之中,总有一人要先开口,先迈步,不然永远都会面临这种僵持。绿谷出久思来想去,眼神紧盯着地面,埋着头,稍微摇晃一下身子,酝酿好接下来的话。

 

“……我没有擅自主张,做多余的事。”

绿谷出久还是横下心来,点破这份无意为之的微妙。爆豪胜己会如何回应他呢?现况不仅仅与他们所要面临的未来有关,还与他们的过去,甚至与他们命运中所必须承担的那份天生不兼容的基因有关。

爆豪胜己的鼻息声传入自己的耳中,绿谷出久关注着爆豪胜己的一举一动,但由于他始终没有把头抬起来,所以他看不见爆豪胜己的脸色。

“所以啊……净给我添麻烦,开什么玩笑![1]”

爆豪胜己无可奈何地发出了这样的咆哮,他的心思也很乱,甚至说,从刚才听见检查结果时,那些复杂的情绪便如同火山喷发一样,他感觉自己呼吸的孔道都被岩浆所堵住,在绿谷出久感觉到窒息时,爆豪胜己同样也憋着气,不知如何发泄。

绿谷出久没有抬头看他,眼神侧向一边,大概是酝酿好了想暂时逃避的话,但令爆豪胜己没有想到的是,绿谷出久最后抬起脸来,给了他一个难看的微笑。

 

对于绿谷出久而言,他深知一个道理:不管内心多么恐惧,也要露出“我没事”的笑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笑着的人才是最强的[2]。他为了遏制住此刻人天性中的回避和闪躲、对现实窘境的抵抗,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加油鼓劲。

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的面前,他抬起头来,看见爆豪胜己复杂的表情。正是对方眼里闪烁的难言神色,让绿谷出久忽然生出一种自陈的意愿,他不可能此时此刻逃避这种尴尬,尽快结束最好。

绿谷出久说道:“我报给治愈女郎的情况时,我以为自己进入了个性因子的二次发展阶段,所以想要来学院进行一个进一步的测量,以针对这个波动情况制定近期的计划。现在的重点不仅仅是‘那个’情况,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大概是职业的直觉。”

正在自说自话的绿谷出久本想继续分析下去,下一秒手上的书包却被人接了过去,绿谷出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爆豪胜己拽着手腕,重新往体育场的地方走去。对方的步子比较大,绿谷出久加快步频跟上。被爆豪胜己握住的手腕感觉到令人心悸的热度,绿谷出久本来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爆豪胜己回头一个让他闭嘴的眼神打断。

爆豪胜己当然知道绿谷出久所指的“职业的直觉”究竟是什么。他在面临这样的事情上,会比平日里稍显淡定一些,毕竟他平日里注重思考时也就不太关心情绪的发泄了。

他一边拽着绿谷出久走,一边说道:“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具体的事情等体育祭结束,和治愈女郎碰面时再具体考虑,现在你先好好回想一下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地步啊,你个废物。”

“我在想了啊!小胜刚才的样子很可怕,所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说蠢话也是在所难免吧,在这件事上我和小胜一样震惊。”

“闭嘴,废久,再狡辩我就炸了你……”爆豪胜己一如既往丢出恶言,他拉着人回到看台,却发现刚才坐在看台的轰焦冻已经消失无踪。绿谷出久看向自己的手机,果然,轰焦冻刚才发来了讯息,说他有事先离开了。

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让怀有那样期待的轰焦冻,看见他和爆豪胜己奇妙的相处模式。

坐回到看台的座位,绿谷出久双手揉搓着自己僵硬的面部和眼睛,头发也被弄乱,他俯下身来,手肘抵着膝盖,双手撑着自己的脸,努力不让叹息泻出。

他根本没有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做好任何心理建设,他没有为他预留出空闲的时间,他甚至对于治愈女郎说的个性因子的情形一概不知,他甚至可以说——自己此时对这个孩子,都没有抱以过多期待。

在这个情形下,他还能要求爆豪胜己什么?要求他全盘的接受,或是难得的温柔?这种梦中的强人所难还是免了,有时候抱着过多的期待,最后迎来的却总是讽刺般的失落。

 

明明接下来应该集中注意力观看比赛,但是直到最后,绿谷出久都兴致颓然。出水洸汰在骑马战中被淘汰,绿谷出久为他惋惜了一把,并且接下来的比赛,绿谷出久都没有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新的评价。

爆豪胜己倒是点评了一些比赛的细节,绿谷出久简单地附和着,最后还是引起了爆豪胜己的不耐。

爆豪胜己狠狠地敲了一下绿谷出久的脑袋。“我不清楚你在这里低落个什么劲,但刚才治愈女郎的话也没有恐怖到你连笔记都放弃记录的地步吧?而且她这么老了,也有检查错误的可能吧?”

“嗯……是呢,也有可能是虚惊一场……”

“喂,看样子你完全没有接受这个说法啊!?”

“是吗?”

绿谷出久一时间找不到目光的焦点,只能盯着爆豪胜己的手腕,对方手臂到手背的青筋如同遒劲的树根,在皮肤下盘结,爆豪胜己的手表是特质的,他的手如看上去那般温暖干燥……绿谷出久握住爆豪胜己的手,对方没有戴戒指。

绿谷出久将他的左手藏了起来,自己无名指上简单的指环大概象征着某种一厢情愿的存在,他说道:“如果不是虚惊一场的话,小胜会想要有孩子吗?”

这样的话题在公开场合讨论显然是不合适的,有认出他们的观众不小心听见了这样的话,以至于投来关注的目光。他本来想将这个问题推延提出,但在看见爆豪胜己空荡荡的左手时,他忽然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我以前回答过很多次了吧?”爆豪胜己回握住绿谷出久的手,翻转过来,那只布满伤痕的狰狞可怖的右手就像一只蜷缩在脏污笼子中的丑陋之兽,在光辉之下袒露,更令其感到窘迫不堪。

将一个已知结果的问题重复提及,除了体现一方悲惨的执着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其自圆其说的无奈。绿谷出久点点头,握紧爆豪胜己的手,说道:“那就拜托小胜给我勇气了……”

 

那些只凭借简单的缘分和浓厚的爱意,就能获得幸福,相伴一生的人,大概是最让人羡慕的存在。只是有些复杂的羁绊有时延伸到极远的地方,最后却无疾而终。

绿谷出久所说的勇气,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在上午的体育祭结束后,绿谷出久便和出水洸汰见面了。他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给了洸汰一个拥抱,对方也僵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小小的出水洸汰,现在已经是成人身量了。

“洸汰今天辛苦了!”绿谷出久鼓励道。

“是吗……”出水洸汰在拥抱间隙中,没有看见爆豪胜己。他知道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结婚的事情,今天见到的绿谷出久却状态不太好的样子,眉眼间只有强打的精神。敏感的出水洸汰一眼便觉察出来,只是他没有说出口。

出水洸汰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明后天体育祭放假,我想再和绿谷……聊聊天什么的。”他压低了帽子,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啊,这样吗,那我只能答应了吧!”绿谷出久其实也做好了别的打算,刚才他也向事务所的前辈们提了一下,可能这几天他会短暂地再请假几天。趁着这个时候,和出水洸汰叙叙旧也未必不可。

或许在与洸汰的对话中,还能给自己找到一些宽慰吧。绿谷出久想了想等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心下未免又不安起来,只是他再看向自己的右手时,回忆起了刚才自己的承诺。

 

这个承诺,在晚上见到治愈女郎时,绿谷出久便调整好心态,一口气表达了出来。

“虽然这么做法非常草率,但是……还是请治愈女郎帮我做手术吧。如果接下来要进行个性因子方面的治疗,也会对‘它’有影响,万一发生什么事,那时候大概会更难以接受。所以现在要……”

“废久!你在说什么!?”爆豪胜己忽然打断了绿谷出久的宣言。他说的话完全出乎了爆豪胜己的意料,以至于爆豪胜己厉声道:“所以说,刚才的‘勇气’,就是这个意思吗?”

绿谷出久被这样劈头盖脸一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但他的确是综合了多方面的考量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不仅仅是因为爆豪胜己的意见。当然,如果爆豪胜己没有给出那样的回答,兴许绿谷出久还会更犹豫一些。

所以为什么每次他想要有所倚靠的时候,爆豪胜己的态度都让他猜不透呢?绿谷出久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幼驯染是白当了,他已经迷失在对方的怒火里,每猜每错。

治愈女郎打住了爆豪胜己的发言:“不要在我的治疗室吵架。绿谷同学啊,你的问题,我今天下午也有在思考,感觉不是那么简单。你的血液样本我已经送去了更厉害的地方进行检测,但我要提醒你,万一你的个性因子……永久失活呢?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这么残忍的问题,绿谷出久不愿意考虑。可是治愈女郎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治愈女郎说道:“个性因子彻底失活,加上如果今天的手术,我将没有发育完整的器官剥离,那你以后既不能做英雄,也不能做爸爸了啊。”

“绿谷同学,有时候不是选择了一个情境,另一个就可以完全不去考虑的。”

 

此刻的爆豪胜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变故来得突如其来,本以为什么都不会发生,但事实上,一日之间却天翻地覆。他不知道绿谷出久的想法,绿谷出久也不知道他的想法,两个人自认为很了解,却忽略了最必要的交流,好好说话仿佛变成了他们之间最困难的事。

 

[1]:漫画37话,爆豪胜己的台词。

[2]:漫画92话,志村菜乃形容欧鲁迈特的台词。


=========================

继续开过山车吧…………小白辉生存堪忧()

戒指的地方很难过,唉感觉接下来的章节都会很难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9)
热度(63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