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有始有终。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8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BGM:《Sign》


18

 

人声鼎沸,未过多时,整片看台都被人潮吞没。即便相隔不远,但人墙似乎已经结结实实地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隔开。人与人之间紧紧挨着,绿谷出久和轰焦冻也不例外,他能感觉到脑后有炽热的目光紧紧锁定着自己,但此时的绿谷出久似乎硬下心来,如若总要暴风雨临头,那现在或是等一会都是一样的结果。

每每绿谷出久回到体育场,无论是站在场内,或是坐在看台,都犹如梦回拼搏的学习年代,和同学们度过的三年,被欧鲁迈特和相泽老师手把手教导的那些时光,他片片拾遗,却也很明白人不能总是回望过去。

雄英一年级的学生入场了,汹涌的呼喊声震得人意识模糊,绿谷出久向下望着,果然看见那个戴着帽子的小鬼跟在1-A队伍的末尾,似乎不想引人注目的样子。

“洸汰这样刻意压低存在感,反而让大家更注意他啊。”绿谷出久评价道。

轰焦冻认同地点点头,他记得那个孩子的个性是操控水,按理说是十分强大的个性,但是从入学考试的名次来看,似乎只能排在很中游的位置。成绩不突出,还想竭力压低自己的存在感,看来又是一个不适应暴露在众人关注中的后辈,轰焦冻在心中如此评价出水洸汰。

趁着比赛还没开始,大家还在纷纷入场,轰焦冻决定先将他想和绿谷出久交流的情报提出。

轰焦冻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并说道:“这里面是我针对上次东京的酒吧爆炸案的一点额外的调查,正好与大阪那边的事务所也交流过了近来的情况,我觉得,有些预判性的资料,交给绿谷是最妥当的做法。”

“毕竟我不在东京工作,也无法越过你们直接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

绿谷出久接过那份文件,瞬时觉得手指与文件袋接触的地方有些发烫,他的潜意识觉得,这大概不是什么普通的文件,里面装着的是轰焦冻在这几个月来暗自努力的成果。

他和轰焦冻眼神交流,绿谷出久将文件袋放入书包里,他说道:“等我晚上看完这些文件,再和你用邮件交流吧?”

“资料相关的事情还是不要经过网络传达比较好,下周我会去东京出差,到时候再相约吧。”轰焦冻的发言总是让人感觉他十分有理智,无时无刻都冷静又考虑周全,从这一点来看,轰焦冻这些年只不过将优点发扬光大了,其本质还未有什么改变。

 

真好啊。绿谷出久心下如此感慨。

看着年轻的后辈,不禁回想起过去在赛场上战斗对峙的时刻,那时的迷惘和失意,或是胜利的喜悦,最终塑造出了他们每个人本身。如若缺少激烈的交合,其成长的进程和改变都将无比缓慢。

人是很难改变的,好的是这样,坏的也是这样。如若想将执拗的家伙们一个个拉回来并改变冲刺的反向,也只能在磨合最多的时期进行,他们分开后,一切又将停滞不前。

绿谷出久说道:“感觉我们从毕业之后,就没有再发生过太大的变化了呢。果然伙伴很重要啊,一群人在一起,才能彼此超越,彼此激励。”

然而轰焦冻只是这样回应。

“绿谷觉得我们都没有什么变化吗?”他的声线稍显冷淡,但实则是富有难察的感情的。

绿谷出久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觉得,大家的本质都还没有发生变化,喜欢英雄这个职业的人依旧喜欢,富有责任感的人依旧在履行自己的职责,追逐理想的人就连说梦话都是胜利和超越,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轰的话,大概有什么缺点在慢慢改变吧,优点都还在并且都还保留地很好。这是我刚才的话的意思。”绿谷出久抱歉一笑。“在这个地方叙旧好像不是很妥当,不过正因为很嘈杂,所以没人会关注我们说什么。轰也好,小胜也好,丽日还有饭田也好……大家都在自己的轨道上稳步前行。”

绿谷出久停顿,他本想谈谈自己,但却找不到切入口。他的自察一向不算太好,以前很多执着的点,都还是被欧鲁迈特一语道破,点透他才明白。

轰焦冻已经完全成长成了英俊的青年,绿谷出久坐在他的左手边,微微侧过眼神便能看见轰焦冻脸上的伤痕,可那伤痕并不可怖,只是衬托他碧玺色的蓝眼睛中深藏了更多的秘密和思绪,复杂的念想构现成现实的一个光点,轰焦冻长久地注视那个光点,绿谷出久和他安静地坐着,一时间无话。

轰焦冻良久之后,忽然提及了几个月前,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婚礼。

他说道:“当时参加绿谷的婚礼,大概是想见证一下,绿谷所谓的幸福是什么。因为我相信绿谷会选择你自己的幸福,不会屈从个性婚姻这样的东西,所以我去参加了你和爆豪的婚礼,希望能寻找到一点,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支持和希望所在。”

“幸福吗……总是考虑这个问题的话,日子反而会过得不幸福。现在的我们谈论这个问题还太早,因为幸福一定是要经历过不幸福的日子,有所对比才能知道。”

“我知道。”

轰焦冻的声音定然,丝毫不像是存在疑惑的样子。绿谷出久反应过来,是自己打断了轰焦冻的话,他止声,示意轰焦冻继续讲下去。

“正如刚才绿谷说的,大家都没发生太大的变化,绿谷还是一如既往地选择与这样的人相处,正因为不想改变,所以最后还是会选择最初的那个人。有时候我希望拥有像绿谷一样的幼驯染,这样我就知道我的幸福应该很早就出现,我还有机会让对方接受和适应我,然后让对方离不开我。”

“希望绿谷不要理解成别的意思,就单纯当做羡慕的空谈好了。没有幸福的人总是竭力希望避免在别人身上看见幸福,我还没有如此不可救药,正因为相信绿谷,所以还有寻找下去的一点动力。”

绿谷出久没想到,轰焦冻会对他的事产生如此感慨。他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听见轰焦冻谈论心声。这样的话题本应更适合在深夜的咖啡厅谈论,而且,绿谷出久不知道怎么形容听见这番话的感觉。

对于轰焦冻的信任,他应该是违背了。他不知道自己身上会加诸友人这般的寄托,甚至轰焦冻这样的人,会透过他的生活反思自己生活的未来和道路。他忽然感觉自己压力很大,歉疚感也随之产生。

绿谷出久回答道:“轰的话,如果能不再以我作为道标,彻底摆脱我,大概就离找到幸福不远了。”

“是这样吗?”

轰焦冻似乎是陷入思索,或者是在发呆。这样的气氛很微妙,绿谷出久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恰好此时,有人的手重重地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绿谷出久抬头,发现爆豪胜己的脸色十分不妙。爆豪胜己拽上绿谷出久,草草地向轰焦冻示意一下,便带着他艰难地挤开人群,退出了看台。可此时初赛已经快要开始,绿谷出久想要劝爆豪胜己等等,但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

从看台内出来,到了空旷安静的地方,爆豪胜己脸色极差,他首先是抬手给了绿谷出久一个爆栗,绿谷出久觉得大概是刚才的报应来了,毕竟小胜在后面独自待了蛮久。能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吗,绿谷出久一面如此想着,一面看见爆豪胜己竟然还抬起手来。

是要揍人吗,绿谷出久下意识抬起双手,挡在面前。

然而想象中的攻击没有落下。绿谷出久静待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放下手来。

他看见爆豪胜己的脸色很复杂,拳头握紧,却并没有挥出来。他们相处了太多年,绿谷出久被欺负了太多年,虽然几个月来两个人的相处中没有出现殴打之类的身体摩擦,但是一旦感受到威胁,绿谷出久还是下意识伸手想要阻拦攻击,避免受伤。

他看见爆豪胜己的眼里一瞬间闪过不可名状的复杂神色。后者握着手机,问道:“你真的觉得刚才我会揍你吗?”

“不是……”绿谷出久无法解释,这只是身体的下意识动作,但是其本质的确是害怕。绿谷出久只能拼凑语言,零碎地回应道:“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毕竟平时很适应战斗了,无论是谁举起拳头我都会……”

“够了,闭嘴。”爆豪胜己打住他的话。

绿谷出久只能打住他解释的欲望。爆豪胜己递过来他的手机,上面是一条信息,来自治愈女郎。信息如此写道:“爆豪同学是和绿谷同学一起来看体育祭了是吗?让绿谷同学现在过来找我吧,毕竟等会儿比赛开始了我就没有机会抽身了,刚才给他发了消息,但他似乎没有看见的样子。”

绿谷出久捧着爆豪胜己的手机,心想自己还没跟爆豪胜己说过自己身体的事情,果然,爆豪胜己下一句砸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光是今天,绿谷出久可能就说了很多句“不是”来为自己做辩解了,但是这次他还是要说:“不是,只不过是一点个性因子的机能的不稳定,平时也没什么影响……这次就顺带过来检查一下。”

“平时没什么影响的话,废久你是怎么知道机能不稳定的?不要把我当白痴了,你个白痴家伙。”爆豪胜己心情并不好,但他也不想在这里发作,尤其是刚才对方那个下意识防护的动作,实话说,让他感觉有一股气堵在心口,上下不得。

被爆豪胜己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的谎言的确很拙劣。绿谷出久从小就不擅长撒谎,长大了也一点变化也没有。绿谷出久只能将爆豪胜己的手机还给他,并说道:“我现在去找治愈女郎,小胜的话……其实我想拜托你帮我看洸汰的比赛。”

然而爆豪胜己只是一句话拒绝了他:“为什么我非得干这种事不可?比赛的话回去也可以看录像,那个家伙比你有分寸多了,当年一年级的体育祭上你创造的‘最惨历史’至今没人打破,你如果真的这么操心他的话……”

“刚才还和阴阳脸聊得这么起劲?还能连治愈女郎的信息都没看到?”

爆豪胜己终于把话题绕回这上面了,绿谷出久只能一脸冷汗地指了指治愈女郎的方向,说道:“我去了……”

 

绿谷出久本想一个人偷偷溜去找治愈女郎,现在爆豪胜己跟在他身旁,这让他一瞬间感觉压力山大。他按照治愈女郎的指示直接来的是雄英的研究所一样的地方,治愈女郎在门口等他,看见他时还挥了挥拐杖说道:“所以说,让绿谷同学快一点过来,我马上就要去赛场了!”

“对不起……”绿谷出久真心实意觉得很抱歉,赶紧跟进了房间。爆豪胜己一言不发地也进来,接下来看见的都很常规,不过是治愈女郎给绿谷出久抽血,然后将血液放在了化验的机器上。

在等化验结果出来的时候,治愈女郎提议道:“不然顺便也给绿谷同学做一个检查好了,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绿谷同学身上有没有什么隐患之类的,毕竟是活跃在一线的英雄嘛……”

“所以说我就没必要检查了是吗!?我也是活跃的职英啊!”一旁的爆豪胜己抗议发声。

“那小胜要不要先来检查?”绿谷出久连忙道。

“不要!平时我没有受伤的机会!这种事情废物去做就行了。”爆豪胜己莫名其妙又拒绝了。绿谷出久只能苦笑一下,然后跟随治愈女郎的指示开始做全身的检查。

爆豪胜己心不在焉地打开手机,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来电人赫然是他老妈。按理说,爆豪胜己的母亲在爆豪胜己准备去东京后,就把这个儿子当死了一样散养,除了婚礼有到场之外,他们平日交流甚少。

他不知道他妈为什么此刻要打电话给他,为了不影响绿谷出久的检查,他退到门外去接电话。

然而治愈女郎在此时却发现了一些异常。她发出了老年人思索时常发出的唔声,操作着仪器,似乎有什么存疑的地方。绿谷出久不敢在此刻发问,打断治愈女郎的思考,只能看着她在仪器和刚才的血液化验的机器来回踱步。

等到爆豪胜己打完电话进来的时候,血液化验的结果终于出来,治愈女郎将结果拿了过来,然后对照着仪器,开始分析究竟绿谷出久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绿谷同学啊,这和你之前说的个性因子二次发展好像不太一样。”

治愈女郎兀自开口,她的语气听上去就不太妙的样子。她指着其中几项数据,朝绿谷出久道:“你看,这明显是个性因子活性降低了的指标哦,而且这个后果已经体现出来了。绿谷同学之前是不是只打了‘诱导剂’?”

绿谷出久不敢怠慢,只能连忙点头表示是这样没错。

“绿谷同学也知道的吧,为什么先打‘诱导剂’,后打‘活化剂’,因为‘活化剂’的作用就是抑制个性因子的活跃水平,而‘诱导剂’在前期是做好一切器官发育的准备……绿谷同学的体内已经在发育器官了,而且从这个指标上看……”治愈女郎又拿笔圈上两个数据。

“绿谷同学应该是怀孕了。”

绿谷同学已经惊呆了,爆豪同学也瞪大了眼睛。他刚想质问是不是绿谷出久私自注射了“活化剂”,但他低头看见的绿谷出久的表情也很不妙,对方完完全全是惊骇住了。

“可是我没有注射过‘活化剂’……我和小胜约好了的。”绿谷出久艰难地咽下这份震惊,可是治愈女郎摇摇头,显然一副事情还没那么简单的样子。

治愈女郎说道:“这个我大概也能看出来吧,因为就算注射了‘活化剂’,也不会个性因子活性降低的幅度那么大。现在的指标已经岌岌可危了哟绿谷同学,怎么会这样呢?你是受过伤或者注射了什么特别的药物吗?”

“不对。”绿谷出久觉得治愈女郎的判断和他之前在东京做检查时的结果差距有些大,他重复了上次做检查的结论:“明明我之前的检查结果是,个性因子的活性很强,所以才认为是进入了二次发展的阶段……”

“所以说,怎么会这样呢……?”治愈女郎也有些想不通,一旁的爆豪胜己更是插不上话,治愈女郎瞥见了爆豪胜己的表情,又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哎呀,老了记忆力似乎也不太好了呢。还有一个问题,绿谷同学的器官发育情况很不好,明明‘活化剂’只是将个性因子维持在一个偏低水准,但还是需要个性因子的帮助才能被‘诱导’去发育新的器官,现在看来个性因子的活性降低很快,器官发育情况很不良啊……”

治愈女郎难得地一脸愁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本应该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可在场的三个人都一脸凝重,仿佛有什么巨大的阴影渐渐覆盖上来,而他们之前还毫无所察。


=======================

写到现在,带番外的话文也有8W5了……感觉写胜出和我写别的CP体验不一样,我是在认认真真走剧情吧大概……但是今天写轰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也是写作习惯在慢慢发生变化,我的很多感情和想表达的东西,藏在人物的语言背后,我可能不倾向于抽丝剥茧全部写出来了,变成这种,只可意会的感觉。

包括轰说的话也好,接下来一系列过山车的变故也好,剧情节奏紧张的同时情感也紧张也好,可能我都会站在一个不把话说透的立场。

其实我个人作为创作者,隐晦会比直白更难写,要考量一个说话的度,还要考虑整体剧情的走向。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写这篇文会格外带劲,因为比较有难度……

总之看完我逼逼这么多!!!也是想说,大家看文的时候可以慢慢琢磨,很多伏笔我事先就暗示了,我可能是抱着写小说的心态在写,抒情方面会有,但是会贴合剧情需要,有张有弛,以剧情为主。

至于以后会不会写抒情短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4)
热度(89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