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7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BGM:《眠れる街》


17

 

细数下来,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二人都从雄英毕业了好几年,但是某样传统还是保留了下来。像绿谷出久那样的情报派自然不会放过每一届雄英体育祭,总是会向事务所提出申请,在雄英体育祭那天请假去往雄英观看体育祭。

美其名曰是在为事务所物色有潜力和资质的后辈,实际上也是在满足自己的一点小小兴趣爱好。今年也不例外,他事先向事务所请了假,准备早上乘列车去雄英,晚上时再回来。

不过以往他都是一个人生活,所以向爆豪胜己报备是他今年需要做的新的功课。让绿谷出久没想到的是,爆豪胜己今年竟然也请了假。

所以前一夜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我明天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因为要去观看雄英体育祭,如果小胜先回来的话看见我不在家也不要奇怪,我那时候大概还在雄英……吧……”

“哈?”爆豪胜己靠在床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在看书,忽然听见绿谷出久这么说,他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所以你明天打算一个人去?”爆豪胜己突然冒出一句。

不然呢?绿谷出久心下疑惑,答道:“还有事务所的几位同事。”然后只听见爆豪胜己重重合上书的声音,他挑眉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这个白痴才懂,还记得上次见报的事情吧?总之你现在和我是绑定啊!绑定是什么意思你总该知道吧!?”

“是的……不过这种活动没什么问题啊,小胜也要去是吗?”

“……”

绿谷出久大概是一下子就抓到了问题的核心。果然吧,一定是出乎小胜某种意料了小胜才会这么说。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为什么小胜会这么说了,对方明显是做好了跟自己去的准备,这种默契有时候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爆豪胜己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尴尬。绿谷出久望向他的眼神明显就在说:“为什么一开始不早说呢?”不过对方也不会把这个话说出口就对了。他们二人好像有时候根本不适合语言交流,心电感应都比语言交流来得直白。

短暂的沉默后,爆豪胜己勉为其难道:“你和我一起行动,不然那些混蛋记者们不知道又要瞎写什么了。”

“好。”绿谷出久心想,虽然爆豪胜己平时看上去对记者爱答不理,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二人之中,喜欢和记者较劲的竟然是爆豪胜己。

可能是绿谷出久平时的新闻都比较正面,记者们也比较偏爱他,两方一直都是处于相安无事的状态,所以绿谷出久对记者报道自己的话也不会太在意,他们总不会写得太过分。但是爆豪胜己就不一样了,他的性格实在不是很适合面对媒体,也可能是根本没有能让他正面好好回应的新闻,大部分都是记者给他扣的帽子,惹得爆豪胜己总是很暴躁。

绿谷出久考虑到这一点,睡前安慰爆豪胜己道:“上次报纸的事情我都快忘了,总之小胜不要太在意他们的猜测,我们的生活也不必要去迁就外人的说法。”

感觉到被尖锐的目光锁定,绿谷出久表示自己就是说实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爆豪胜己重新摊开书来,也冷静地回了一句:“我们之间的相处,为什么要别人来指手画脚?他们这样持续关注我们,我们迟早会被影响。”

“没办法啊……因为我们是继欧鲁迈特之后新模式下的英雄,小胜又那么优秀,难免被关注过多,而且欧鲁迈特的时代大家的目光不也总跟着欧鲁迈特跑嘛,这也是职英的日常吧。”

提到欧鲁迈特,爆豪胜己就觉得无语。自从知道欧鲁迈特没死,还在美国过着隐退的生活,爆豪胜己就觉得一时间有种身上重压被卸下来的谜之解脱感。他一直以为他和绿谷出久之所以能在毕业后迅速崛起的原因正是欧鲁迈特的陨落,但现在看来,受到仇恨驱使的只有他自己,而绿谷出久的责任感还是一如既往充沛。

心态的转变使得最近的爆豪胜己在工作上好像有些重心不稳。当然,他不能否认,结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以往他的重心全部放在工作上,回到家也会感觉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也没有和朋友们固定联系的习惯,偶尔会被切岛和上鸣等人喊到对方家里去吃饭,但大家基本都处于一种社畜的状态,职英不喝酒也不抽烟,他们这群人连固定的约酒都没有。

正是这样的状态,使得以往的爆豪胜己在工作中会相对投入,但现在不一样了,每天都有人在等他回家,或者他要等人回家,要一起吃晚饭,虽然晚上同样也很无聊,但是绿谷出久给他的生活带来了相当多的新鲜感,这和他们过去住宿舍或是住隔壁都是不一样的体验。

可以说重心一部分转移到家庭了吧,爆豪胜己内心唾弃自己。但确实,即便两个人都不说话,各干各事,有所互相倚靠的感觉能让他们从工作的浮躁中抽身,绿谷出久的睡眠质量都提高了,虽然晚上睡觉听见对方的呼吸声近在咫尺,会感觉有些许吵闹,但这样的白噪音很温暖,令人放松。

 

不过最近的绿谷出久,有些事情瞒着爆豪胜己。他的身体产生了一些异变,似乎一切都是悄然无息时发生的,等他反应过来时,似乎情况已经不算太好。他还在观望,等到探明原因后,他会把情况告诉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平日里有记录战斗数据的习惯,平时的战斗记录里就包含了很多重要的战斗细节,如果有特别的情形发生,他也会记录进去。而这两个多月来,他发现自己在战斗中明显出现了个性短暂的失效的情况,有一两次还正好是在对上敌人的时候忽然失效,好在调整一下又能立刻恢复。

他就此也去找了相关的机构进行询问,对方抽取了他的血液进行检测,说最近他的个性因子波动较大,说是应该进入了个性因子二次发展的阶段,但这个年纪进入二次发展阶段显然很奇怪。

这个解释对于绿谷出久而言,他能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他过去是“无个性”,所以可能在个性因子上本身就有延迟发展的迹象,事实上他现在进入二次发展阶段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说不定就是当初“无个性”时个性因子太“冷淡”,经过这些年来个性的充分使用,才刺激了个性因子的二次发展。

绿谷出久姑且靠这个理由暂时说服了自己,但其他的他还需要观望。

如果可以的话,这次回到雄英也是希望寻求治愈女郎的帮助,进行再一次的检测。雄英内部有针对个性因子开发的科研活动,大概会有些新发现也说不一定。

此时的绿谷出久完全就是抱着“替无个性的大家的发展记录一些微不足道的现象和数据”的心态,单纯想要和雄英方面接洽一下,汇报一下自己这个情况,却没想到未来将会发生其他的事。

而这次的雄英体育祭,绿谷出久格外期待——因为出水洸汰今年作为雄英英雄科的学生入学了,这次是他的体育祭首秀。

早前就在邮件里和出水洸汰说过,自己这次一定会到场为他加油。出水洸汰虽然只是回应道:“还是不要替我加油了,‘人偶’亲自替我加油会太高调,大家都会很关注我,万一出糗就很麻烦了。”但是出水洸汰还是表示很期待绿谷出久能到场,默默坐着观看他这些年来的努力就好。

 

绿谷出久第二日很早就醒了,由个性因子的波动带来的头痛现在每天发生的间隔在缩短,睁开眼时有一秒,绿谷出久的意识像是溃散一样无法聚拢,深呼吸几次后,感觉发白的意识慢慢找回了现实感,他才推了推爆豪胜己,喊对方起床。

今天要很早就赶到雄英,真的不能再让爆豪胜己赖床了,绿谷出久昨晚确认了自己和爆豪胜己一起出发后,便发了邮件告诉前辈们,自己不和他们集合,到时候到了雄英再见面。

绿谷出久确实很雀跃,他每次回到雄英都抱着回家的期待感,他在车上时就一直在刷这一届新生的情况,有没有相关的新闻,有没有什么值得重点关注的对象……

而爆豪胜己上了车之后继续睡,与兴奋的绿谷出久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到了雄英之后,体育祭的人山人海依旧不减,今年大家也是热情高涨地来观摩日本最大的个性竞技赛事之一,绿谷出久站在门口与事务所的前辈汇合,他指向一年级方向的看台,说道:“我今年要去观摩一年级的比赛,二、三年级那边就拜托前辈们了!还有,这几位的情况,我希望‘检测仪’前辈能特别帮我关注一下!”

因为往年绿谷出久也来看了体育祭,当年留意的一、二年级的学生今年没有机会再看他们的变化了,只能拜托前辈帮忙看一下他特别注意的几个明日之星一般的学员,他将纸条递给了“检测仪”,上面记录了几位学员的名字。

处理完这些事,绿谷出久便回头,看见了随意站着等他的爆豪胜己,他向爆豪胜己招招手,二人一同往一年级看台方向走去。

绿谷出久在来体育祭之前,也在群里问过了同学们,今年有没有人想要来看体育祭,丽日他们都没有时间,倒是轰焦冻表示今年他会去,但是是去三年级那边为事务所挑人,绿谷出久说了自己因为出水洸汰的缘故会留在一年级看台,轰焦冻说他在一年级初赛的时候会过来找他。

在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落座后不久,轰焦冻的身影果然出现了,绿谷出久站起来,大概是很久没和轰焦冻见面有些激动。毕竟轰焦冻在安德瓦的事务所分所里工作,他本人不在东京,平日里他们也没有太多机会见面。

当爆豪胜己看见那个阴阳脸混蛋时,他起初只是只是冷哼一声,结果看见轰焦冻还往这边走过来,直到站在绿谷出久身边,马上要坐下时,爆豪胜己才爆发道:“为什么看个体育祭还要和阴阳脸混蛋靠这么近啊!?废久你怎么回事!而且一年级小鬼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都来看这场?”

轰焦冻很淡定地打招呼道:“好久不见,爆豪。”

“嘁,根本没有见面的必要。废久你一开始就找这个家伙来陪你看了吗!?”

“小胜都不看班级的群吗?我在群里问大家,不过只有轰有时间来,这个很正常吧……”

“谁会看班级群这种东西,啊烦死了!你们慢慢看吧,我待不下去。”爆豪胜己赌气般地抬脚就走,绿谷出久十分尴尬,事实上轰焦冻连他们的婚礼都参加了,可爆豪胜己现在的态度实在是很恶劣,像是遇见了上辈子的仇人似地暴躁不堪。

爆豪胜己确实是走了,他往后挪了三排,坐在更高的看台,绿谷出久本来在考虑要不要去劝一下爆豪胜己,但轰焦冻发来了一封邮件。

“我只是看半场而已,本来也打算找绿谷聊一下近况,爆豪那边虽然很抱歉,但难得的重逢时间,我不得不占用一下你身边的座位。”

轰焦冻选择了邮件的方式,而不是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避免刺激爆豪胜己了。绿谷出久叹气,他忽然觉得要是小胜能在这方面稍微冷静一些,那些尴尬就不会发生,也不会有什么需要和记者斡旋的地方了。

这次绿谷出久确实也没有再迁就爆豪胜己,留他一个人在后排的看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轰焦冻还表示,他有一些情报想要和绿谷出久交流。绿谷出久揉了揉太阳穴,但愿之后爆豪胜己不要太生气。


=================

不是真的修罗场场合,轰表示我真的有情报要给绿谷,但是之后要是发生什么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那就是爆豪你滤镜太厚!!!全世界都对绿谷有企图的滤镜哈哈哈哈

It's so excited,绿谷已经带球了,我好兴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酝酿一下后面狗血的情节,刺激。

有人问我文章进度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个坏消息也是个好消息,进度只走了30%……而且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继续添加情节。OK FINE,写吧,我不知道会写多长了。

祝my氢弹生日快乐!!!爱你宝贝么么哒!!!!!!


PS:昨天没更新是因为我20小时内写完了1W5的实验报告,我实在脑子不行了,转不动了………T 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3)
热度(840)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