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5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BGM:《Fyrsta》


15

 

漆黑喧嚷的电影院,开场前最后的两分钟,戴着墨镜的男人和手中抱着爆米花的男人姗姗来迟,坐到后排中央的位置。为什么有人会在电影院也戴墨镜?他还能看清路吗?有人不禁疑问道,但看对方好像有些眼熟的样子。

正是晚上电影高峰的时段,上映不过一周的电影还在满场阶段。

爆豪胜己不知道一部恋爱片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上赶着送钱,之前绿谷出久在家里还查了一下大家对电影的评价,说是各种要素都有,但是都不突兀的一部电影,男主角感觉有点即视感,但是猜不到编剧的意图,总之电影本身还是不错的。

绿谷出久当时还向“桃桃”道歉——很重要的首映却错过了,觉得十分歉疚。被道歉的“桃桃”感觉更惶恐,明明是去干了更重要的事情,保护民众、调查案件,这些事情哪件都比电影来得重要吧。

之后绿谷出久还表示,他和爆豪胜己会去补看的,希望“桃桃”不要担心,爆豪胜己似乎也很期待电影的样子。绿谷出久给后辈一点鼓励也是应该的,毕竟能有一样能成功实现的兴趣爱好真的十分难得。

 

“小胜要吃爆米花吗?”

“这种东西谁会吃啊!?你是小学生吗?”爆豪胜己的吐槽不小心误伤了旁边也拿着爆米花的成年人,对方深深地朝爆豪胜己这边望了一眼,绿谷出久默默将爆米花放进嘴里,啊,果然这类零食甜得发腻,但是看电影缺少了这样的要素又很可惜。

爆豪胜己对这种咀嚼爆米花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表示拒绝,还很想把周围吃爆米花的人的脑袋全部摁进爆米花桶里。

电影终于开始了,爆豪胜己摘下墨镜,戴上3D眼镜——不过是个爱情片,为什么要拍成3D形式的!?爆豪胜己内心疯狂吐槽。

他不知道这电影到底哪里好,但绿谷出久邀请他来看恋爱电影的目的应该很明确了吧?爆豪胜己姑且压下满心的不耐烦,和绿谷出久一起等待电影的开场。

 

电影名为《孤旅尽头》,英文名却是《Back Whence》——回到来处的意思。绿谷出久大概猜到这是一个和回忆有关的题材吧,但是最多也就是猜到这个份上。

电影的开场是一连串报纸刊物粗体黑字和密密麻麻的关于“英雄的存在”问题而引发的热议,随着这些触目惊心的标题和闪过的照片,整个连续的事件像是重压一样铺天盖地涌来,绿谷出久屏息,包括背景音乐里传来的爆炸、热议等声音,像是经历过反抗,最后又不知这些潮水般的声音为何又回归平静。

从一开场就暗沉的色调,忽然间被一把大火所燃尽。屏幕上忽然切换成了宁静的夜空,繁星满夜,孩童的声音传来,一群年幼的孩子在野营的样子,溪水边的大家在嬉闹,随着镜头穿越过玩耍在一团的孩子,相隔数十步的地方,有一个孩子脱了鞋子,悄悄地走入溪水中。

随着水淹没他的脚踝,又淹没他的小腿,他踩在滑腻的鹅卵石上,小心翼翼。他手里拿着手电,仔细地寻找着某样东西,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怒喊的声音。溪水中央的男孩被这声怒喊吓到一脚踩滑,跌坐在水里,手却突然摸到了那枚遗失的吊坠,他迅速地藏在了裤兜里,脸上忽然被手电筒的光照到。

“笨蛋亮太,被吓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白痴吗?”

来人的手电筒不停往被称作亮太的孩子脸上晃,亮太用手臂遮挡着令眼睛不适的亮光,他似乎忘记了站起来,忽然被吓一跳后的惊慌令他腿还发着软。

亮太朝岸上的孩子回道:“为什么龙之介会在这里?”

“因为你是白痴。”

“……?”

龙之介脱了自己的鞋,也走进冰凉的溪水中,将湿透的亮太拉起来。他一面嫌弃着亮太,一面拽着他往岸边走去。龙之介已经完全忘了今天他扔掉的吊坠这一回事,看见浑身湿透的亮太,他使用了个性。

龙之介的个性是一个赤红色的小球一样的存在,亮太接过龙之介的小球,龙之介说:“下次我就不会借给你了,赶快烘干,等会就要回去睡觉了!”

两个孩子在手电筒灯光的交织下,静静坐在岸边等待赤色小球发出的光和热来将湿掉的衣服烘干。看上去年纪还很小的两个孩子应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是龙之介看上去比较冷淡,亮太则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暖的孩子。

整部电影的引入,是夜色里孩子们的絮语。

“龙之介今天怎么又一个人走在前面,还因为赌气把很重要的吊坠扔掉了呢?”

“让我被嘲笑的东西,还不如不存在。”

“可是那是很重要的奶奶留下来的东西吧?是‘英雄勋章’的一部分哦……”

“可是还是被嘲笑了。英雄这种东西,就像小丑一样,明明很不开心很痛苦,却要用微笑面对大家,内心其实已经扭曲掉了。大家看到英雄,也会觉得很好笑吧?”

“英雄很好笑吗……?”

 

是这样的一个年代吗?绿谷出久看到这里时心想,大概是到了一个英雄与民众比较脱节的时代,这样的设定吗?感觉比较超前啊,绿谷出久感慨。

 

赤色的小球就像从天空中滚落的星一般,光芒渐渐黯淡。没有过多的旁白解释,夜色很自然地拂去,破晓过后同一片蓝色的天空下,已经回到了都市的景观。看上去像是到了一个未来的年代,空中会有飞行而过的车辆之类的。

穿过杂草纵生的院子,透过积灰的窗户,进入到杂乱不堪的房间里,一地都是散落的纸质垃圾,桌上摆着的不止是空掉的披萨盒,还有许多张积压的催缴税金的通知。床上躺着一个死尸一样的人,但最奇怪的是,明明家里如此杂乱,床头却挂着一块装裱规整的勋章板,上面挂满了勋章。

床上的人艰难地起床,给了他一个眼睛的特写,赤色的眼睛十分精致,可是对方的颓然气息已经要溢出屏幕。绿谷出久一眼看出这是刚才片头那个名为龙之介的男人,有人上门拜访龙之介,不得已他被闹醒。

随着龙之介的脚步,镜头转向了门,一位服装发型都十分得体服帖的男人胸前佩着某个机关的标牌,他表示想要进门。龙之介准备将对方赶走,却被男人警告,如果他再不缴纳税金,他将会被送进“养老院”。

电影中那位龙之介也不过才三十出头的年龄,怎么会进“养老院”呢?后来的剧情当然是,作为男主角的龙之介没有缴纳税金——他根本没钱,穷困潦倒,最后房子即将被抵押给政府,他要被送进养老院。

但是龙之介似乎是一个游走于与世无争和激愤暴怒两端性格的人,他白天睡觉,晚上则是拿着钱去最破烂的酒吧点一杯最烈的酒。有人拿酒杯砸他,骂他是“窝囊的赤星”,龙之介会返身回去揪住那个人的衣领,往那个人的脸上吐口水,但是如果那个人屈服在龙之介的手下,并表示请他喝酒,龙之介又会放过那个人,向免费的酒投降。

烂醉的他在拂晓前回到家,躺回床上。镜头越过他破烂的房子,越过清晨时机器人清扫的街道,跃入另一位的家中,他从高档的公寓醒来,早上会清洁自己的胡茬,穿上熨烫好的西装三件套,领带是前一夜就选好的,在镜子前打领带的他动作优雅。

绿谷出久心想,哇,这是刚才那个被称作“亮太”的男孩吧。明明是幼驯染一样的设定,两个主角却过上了完全不同的日子。

镜头跟随亮太,观摩了他的早晨。精致的早餐,出门之后设计好自动驾驶的车辆,然后车子动了,一切如常,他的车辆自动上升到最高的驾驶道,代表了特权。

然而,变数忽然发生,空无一车的驾驶道上,载有亮太的悬浮车忽然爆炸了。这件事后来上了新闻,龙之介却在熟睡中错过了这条新闻,他醒来时已经是夕阳时分,被狂轰滥炸的敲门声闹醒,紧接着是一群政府人员破门而入,要强制将他送进“养老院”。

一切动作开始变得无声,龙之介只有十分钟收拾他的东西,他手忙脚乱地带了一些看上去并不干净的衣服,然后将一个破烂的大盒子塞进箱子里——盒子占了箱子的二分之一。最后一分钟里,龙之介对着墙上的勋章犹豫着,他思来想去,在最后一秒将裱框摘了下来,摔在地上,然后他将勋章全部拿走。

工作人员嘲笑他,明明已经不是那个“赤星”了,那么想要过去的荣耀的话,为什么不去争取呢,最后落得这个下场。

龙之介的独白开始响起。

他的本名就叫赤星龙之介,个性是“赤星”——那枚赤红色光球,它是一个小小的能量球,其间蕴含了无穷的可能,可以发热,可以从中流淌出无尽的水,可以从这枚光球中伸手拿到另一个空间之物,也可以将重要的东西都放在这个光球中……

他曾经是那个著名的“赤星”英雄,他在战场上将手伸进光球中,将敌方首领的心脏从光球中取出;他在灾难来临时将光球扩大,成为巨大的网,将海啸阻拦抵挡;他能将所有有毒的气体都吸入这枚光球,即便那气体会立即使人毙命。

正是这样强大的他,现在来到了“养老院”。而他不是第一位跌落神坛的英雄,也不是最后一位。

这一切都要怪那个人——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出目亮太。

 

赤星龙之介走进养老院,没有什么热心的工作人员上来帮忙,甚至没有人搭理他。他提着快要散架的箱子,小心地迈上走廊。整个养老院都静悄悄地,他听说这儿住了很多当年的能人志士,但是现在看来,连只会叫的老鼠都没有。

实话说,赤星龙之介的脾气并不好,只是这一切都掩藏在他那副颓然之下,并不明显罢了。绿谷出久从一些细枝末节看出了这一点,例如赤星龙之介时而粗鲁的动作,他偶然流露出的曾经身居高位的颐指气使,在待人接物时都显露了出来。

只是对方的羽翼可能折伤了吧?绿谷出久如此猜想到。

果不其然,待到龙之介探索到养老院的二层时,终于出现了奇怪的家伙。整蛊的戏份出场,大家戏弄着这个新来的倒霉蛋,有人通过时空门将他手里的箱子取走,还有人通过摆弄一个布偶,从而让龙之介做出很可笑的动作。

这是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龙之介很久没有使用他的“赤星”了,但是为了让这群整蛊的人安份下来,他还是不得不使用他的个性。在一通乱打之后,他通过时空门将那位偷他箱子的家伙揪了出来,还利用他的光球,隔空将那个控制他的布偶给强行抢走。

赤星龙之介被惹怒了,他将欺负他的人狠狠揍一顿,临走之前,被他揍的人嘲笑他道:“我不是故意输给你的哦,是‘个性’枷锁起作用了。你很威风吗?可你也戴了更重的镣铐吧,大家都是一样的。”

“哦,所以呢?”龙之介回头问道。他回答:“即便这样,我也能把整蛊我的人全部以牙还牙,这就够了吧?Loser。”

说完,赤星龙之介还比了个中指。他感慨道,在这个大家都戴有“枷锁”的地方,他竟然还是最强的那个,真是讽刺。

可是这个最强又有什么用呢?一走出这个养老院的门,他们还是象征着“越距”的一群人。他们曾经是英雄,但因为人民的诬告反被戴上镣铐加以限制,渐渐地,他们变得不如普通人,其中的一些当然可以很好地重新以低姿态融入社会,但像赤星龙之介这样的人,反而是任由自己堕落了。

但凡是站在最高点再狠狠跌落下来的英雄们,总会出一两个彻底自暴自弃的,赤星龙之介就是这样的人。

 

爆豪胜己观察着绿谷出久的表情,对方显然很投入这个故事了,并似乎在皱眉思索着什么。他不知道绿谷出久到底在考虑什么,但爆豪胜己本人已经沉浸进了这个残酷的世界观,他蹙眉屏息,继续等待接下来的故事。

 

赤星龙之介到了养老院后,自然有一些好战的家伙要挑战他。赤星龙之介原本不想理会这些无聊之人的挑衅,但是到了最后他发现,他们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到以无聊之事来找乐子都能乐在其中。

他们的养老院与世隔绝,电视机已经坏了很久,没有网络,也没有照顾他们的人。他们来了这个地方就像来到一个相对自由的监狱——当然会有巡逻的警察,但是在养老院的空间内,他们相对自由。

会有人来给他们提供食材,接下来的一切都要他们亲力亲为。他们之中有两位确实到了入住养老院的年龄,所以他们会轮流照顾这两位老人,其他时候,他们都在这个养老院中自生自灭。

赤星龙之介早就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完全腐坏掉了,他们被榨干了利用价值之后,随手丢在这样的地方圈养起来,还能防止对社会造成危害。被称为“独裁者”的人,正是拥有着强大的抑制一切个性能力的个性,爬到了政府的最高位,为了维持稳定,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

在养老院的日子里,赤星龙之介被不断地挑衅,却又不断地胜利。久而久之,他成为了养老院里的“首领”一样的人物——虽然他不屑于领导这群残兵败将。他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

每到夜里,赤星龙之介回到他的房间,他就会打开那个大盒子,从里面抱出一个形态老旧的球形机器人。那个机器人已经坏了很多年,是他的“赤星”存放的地方,陪着他走过了最辉煌的时光,当然,这个机器人现在也随着他的落魄而积灰了。

结果某个夜晚,他将“赤星”重新放进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似乎对这个动作十分抗拒,他原本似乎是不想让“赤星”回去的,但那个夜里,饭桌上有人提到了他的幼驯染——出目亮太。

大家都对那个人有所耳闻,事实上,社会上的每一个新闻都由新入养老院的人带来,时间差不多了,也到赤星龙之介讲新闻了。但赤星龙之介根本不关注任何新闻,只不过关于出目亮太的一些事情,他早就心知肚明。

他现在变成了“独裁者”的“万能爪牙”,事实上,正是出目亮太当初设下圈套,让赤星龙之介被“独裁者”戴上枷锁,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出目亮太越爬越高,高得已经让人抬头都难以望其项背。

可当初鼓励赤星龙之介去做英雄的人,不正是他吗?过去的赤星龙之介很抵触成为英雄这件事,但与一位向往英雄的同辈人在一起,他也不知不觉地被熏陶了对英雄的追求。此后他成为了最伟大的英雄之一,然后被曾经鼓舞他的人送入虎穴,他被所有人踩在脚下。

他一直很不明白出目亮太为何这么做,为何要丢下他。赤星龙之介起初恨他入骨,但最后一切都转为了疑惑。他们自那次圈套后再没见过面,几乎要当对方死了一样搁置彼此。

而进入养老院来,成为了“老大”的他,开始重新思考起关于出目亮太的事情。他将“赤星”重新放回了机器人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某样机器重新运转,孤零零的机械的声音响起。

入夜后不知多久,赤星龙之介原本都睡着了,却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人靠近了自己。他下意识翻身扼住那个人的脖子,却发现来人正是他最恨的那个人——出目亮太,对方更可恨的是,还保持着衣冠楚楚的样子,而赤星龙之介早就换上了养老院的制服。

仇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当即就要在卧室里厮杀起来,出目亮太却表示,他带来了一样东西,和准备了很久很久的一个计划。

赤星龙之介根本不相信出目亮太,出目亮太也不能说服赤星龙之介,得到他的信任。最后出目亮太任由赤星龙之介将他绑了起来,塞进衣柜。当然,后来赤星龙之介在吃饭等时刻总是想起那个在衣柜里的家伙,最后,他还是为对方准备了食物之类的东西。

出目亮太最后用他的一个“礼物”说服了赤星龙之介。他准备了五管药剂,是“独裁者”枷锁的“钥匙”。他将其中一管拿出来,给赤星龙之介注射,赤星龙之介当晚就发现,自己的个性的能力在慢慢恢复。他的火焰比任何时候都要炽烫,他闭上眼仿佛能感受到星辰的存在,他感觉他的掌控力在回归。

在收到了确实的“礼物”后,赤星龙之介才表示,他愿意和出目亮太好好谈谈。

出目亮太是一个看上去比较温和的人,如若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大家根本不会觉得这样一个时刻挂着微笑的男人会是“独裁者”最锐利的爪牙。出目亮太强调了一件事,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已经找到了“独裁者”的弱点,希望他们利用这些药剂,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件事自然不用他多言。所有戴上“枷锁”的曾经是英雄的人们,都想杀了那位“独裁者”。然而,这不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所以一切秘密的计划都将在这个养老院中进行。

后来,出目亮太还做了一件事——他将自己的手和赤星龙之介的手铐在了一起,用的手铐还是爆炸威力最强的一款,一旦破坏,他们两个都会被当场炸死。出目亮太想让赤星龙之介信任他不会逃走,同时也想参与赤星龙之介的整场密谋。

赤星龙之介很挣扎,他每天都在骂出目亮太,但是对方笑脸相迎的样子又让他连“白痴”两个字都喊不出口。

在日益紧张的节奏中,一日晚上,出目亮太忽然提议,要带赤星龙之介绕出养老院的外围监控,去看一样东西。二人那一夜逃离了养老院,出目亮太带他去了附近最高的山上,时间正好到了,城市里点起盛世的烟花,似乎在庆祝着什么好事。

赤星龙之介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在这个时刻出去看烟花,出目亮太却说道:“龙之介,这么美丽的景色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很美好,可是对我们很残酷。但即便是旁观这么美的时刻,和龙之介待在一起,我也稍微觉得有所安慰了。”

“你是白痴吗?笨蛋一样的家伙,在你身上痛苦之处上所开出来的花,你还要去欣赏它,你不觉得很恶心吗?”

“不觉得。”

说完,出目亮太轻轻地吻了一下赤星龙之介。这个吻很短暂,像是呼应璀璨的夜空和二人之间奇妙的氛围,可是这种悸动被一拳打破,赤星龙之介狠狠地揍了出目亮太的脸。

出目亮太说道:“有些话我没有机会再说了,所以我现在说出来。我爱你,赤星龙之介。”

“没有机会说的话就永远别说了,你真的是白痴,混蛋,垃圾。出目亮太,我永远不会爱你,我恨你,就像恨‘独裁者’一样。”

电影里的主角在屏幕上激烈地争吵,甚至最后还扭打到了一团。再美好的景色也被滔天的怒火所掩蔽,时间一晃而过,出目亮太第二日便像没事人一样,忘记了昨夜的告白,投入进密谋。

之后当然是赤星龙之介选出了其他最强的四人,用“钥匙”解开了“枷锁”。他们离开了养老院,然后投身进复仇。他们在现实社会遮掩自己的身份,似乎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却被他们机智地甩掉了。最后他们凭借着出目亮太的邀请卡,久违地收拾地人模狗样地出现在了“独裁者”的宴会上。

然而当赤星龙之介知道宴会的主题时,他很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身旁特意做过面部伪装的出目亮太。对方的个性他自小就很明白,出目亮太的个性是——超凡的制造力。只有他没想到的,没有他造不出来的,他能熟练于一切机械制造的工作。

赤星龙之介的“赤星”睡港——那个可以容纳“赤星”并为其保存能量的机器人,就是出目亮太第一个制造的带有智能系统的机械。

而那个“独裁者”,正在为铲除了他身边最大的卧底——出目亮太这件事,而召开了庆祝的宴会。他细说他怎么发现了出目亮太的背叛,怎么设局榨干了出目亮太最后一点利用能力后,制造意外铲除了他,然后他在前两日测试完出目亮太交上来的那些超凡的机械后,欣喜若狂,虽然表示杀了他很可惜,至少他的脑子真的很有用,但铲除了叛徒的同时还能有一批收获,就已经足以让他们召开一个宴会。

赤星龙之介静静地听完“独裁者”的发言,他忽然感觉身边的出目亮太握住了他的手。出目亮太的手很凉,没有温度。在感受到赤星龙之介的疑问后,出目亮太只是微笑,然后让他伺机而动。

最后,在“独裁者”离开宴会厅后,刺杀行动开始。赤星龙之介仍待在宴会厅,而其他四位为自己注射了暂时免疫“枷锁”施加的药物,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后,他们将“独裁者”按倒在地,赤星龙之介接收了他们的确切目标。

然后赤星龙之介站上刚才“独裁者”发言的台上,他结束了这场舞会,他的舞伴出目亮太就在台下看着他。紧接着,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是谁之后,便拿出了“赤星”。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透过赤星,取出了“独裁者”的心脏。血淋淋的心脏握在他的手里,而赤星龙之介十分坦然地说道。

“我宣布,从现在这一刻,‘独裁者’已死。我们想要的不多,仅仅是自由。”

刚才的这一幕,通过出目亮太事先做好的准备,已经被实时投放在了所有人的终端上。一时间,所有人都见证了“独裁者”的死亡,还听见了赤星龙之介简单的“自由宣言”。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有些套路了,那枚心脏被赤星龙之介放入了赤星中,他要永久地保留它——这是自由的标志,但他不希望再做出别的过激的事了,他已经累了。对于建立新的制度这件事而言,他想要的只有自由。

他不会再做英雄,他也不想拯救任何人。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自由,现在他拿到了。

洗净手上的血污,赤星龙之介却发现出目亮太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一时间赤星龙之介还心生怀疑,是否出目亮太是通过他又要实现什么圈套,但他从庄园里出来,在一片湖水旁,他见到了出目亮太。

他们二人早已在参加宴会前就解开了手铐——出目亮太自己解开的。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赤星龙之介说不明白他对出目亮太到底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他只想问问关于“独裁者”说的,出目亮太已经死了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而,出目亮太回答他:“我的确是死了。现在的‘我’,也马上要离开你了。”

“什么意思?我又是你计划中的一环吗!?你这个家伙——不利用我会死吗?你以前说的那些话,什么做英雄的屁话……”

“龙之介,我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是克隆人而已。而‘我’在零点的时候也会停止运作。”

出目亮太冷静地有些可怕。他看上去根本不像克隆人,他和所有活人一模一样,但是他的手是冰冷的,当时的那个吻也是冰冷的。赤星龙之介回忆起来,出目亮太躲避他的触碰,只有出目亮太想要触碰他时,他们才有可能肌肤相贴,所以他对这冰冷的触感大意了。

赤星龙之介有一万句话想要说,可是他看表时发现,他们所剩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了。

他们还有很多事情都还未待澄清和解释,可是出目亮太也不打算给他解释的时间。出目亮太说道:“不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为了迎来真正的自由,我们都在努力,我们都尽力了。”

音乐奏响,月色薄凉,湖水平静无澜,出目亮太将一样东西交给赤星龙之介,那是他们儿时,赤星龙之介丢弃的吊坠。赤星龙之介不要那些会为他带来痛苦和嘲笑的东西,所以出目亮太全部替他做了,赤星龙之介将会是最终享受到所有成为英雄的快感的人。

出目亮太说道:“龙之介只想当被人敬仰的英雄,你现在已经是最伟大的英雄,当然,你过去也是……”

就像是机器即将停止运作前发出了嘎吱的响声,出目亮太顿了一下,语声不太自然,但话语一样真诚,像是那个人已经在那个明媚的早晨前预设好了一切,就连告别的话也提前准备好。

“你只需要做象征胜利的英雄,而奉献这样愚蠢的事情都留给我……”

赤星龙之介试图用吻堵住这个人的话。他们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人,明明是成名前彼此相互依靠、还有欢声笑语的人,却经历了决裂,现在即将粘合为一体时,却得知对方的生命之火早已熄灭,现在只有一丝灵魂的余烬在和他谈话。

“龙之介,你现在正在想的是,为什么我连‘克隆人’都不愿意留下来是吗?他必须死,因为我早就预设好了,如果我在去找你的路上就已死去,那我就会在那一刻彻底死去。我不要任何取代我的东西存在……所以再见了,龙之介。”

透过赤星龙之介的赤色瞳孔,似乎一切都将变得模糊不清,语声戛然而止,屏幕也从赤红变为深红再回归到黑暗的死寂。

 

电影结束了。


=============================

电影对整个后文有预示作用,当然,不会全部按这个走的,但是有一些基本的逻辑可以捕捉到。

下一章会写胜出看完电影的感受,大概是冲击力很大了,我反正自己写完的时候感觉像是直接编了个电影出来……很刺激……

这章9K字啊我的天…………写得我晕厥………………电影还原创,我为什么还在这儿搞同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2)
热度(1046)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