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4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BGM:《Swan Song》


14

 

实话说,调查并不顺利。绿谷出久在得知进展后,虽然也同样感觉到了巧合的存在,但他无法推翻两位受害人的说法。接下来他们还有得忙的,痕检科和法医科那里还有许多调查线索可以参考,但那是警察要做的事了。

绿谷出久今天在到之前,大概是被警察提醒或是“警告”了一番——职英不要做分外之事,尤其说来,他们不是调查的主力,调查是警察的本职,他们大概只能算是被雇佣的事务所的员工来解决棘手的犯人。若说要和案件有关联,也只与绿谷出久一人有关。

不能将小胜继续拖入这滩泥水中,绿谷出久下定决心。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十分歉疚,所以在修养的这三天内,尤其在确认了今年可以先注射“诱导剂”后,他很快地就去接受了注射。当时医生还问他道,有没有觉得很期待呢?从电视上得知他们的喜讯,觉得十分意外,祝贺他们能尽早拥有后代。

然而绿谷出久什么也不能说,他只知道他和爆豪胜己的基因不是最适配的,不然他也不会强行使用自己仅有一次的权利选择了爆豪胜己。

在这个个性因子抑制生育率的时代,他们很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拥有后代。之前所做的预设到头来其实只是幸福的假想,绿谷出久抚了抚自己的心口,什么都不能说的感觉很糟糕,无论是对小胜也好,还是对其他一切外人也好。

好在小胜在这段不长的婚姻里还算态度温和,没有太明显的抵触情绪。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被宠爱着,还是自己自作多情。

 

他从未感受过爆豪胜己如何爱人,他难以分辨也难以探明,只想着不要拖累对方,维持这段从未拉近过的心理距离,大概就是这段距离让他们彼此都感觉舒适,所以即便不能纵情拥抱也好,不能互诉衷肠也好。

这就是他和爆豪胜己的关系,即便外人加之多少头衔,他们的关系始终如一。

 

爆豪胜己醒来时确实生气了,准确地说,他疲惫地愤怒着,警察和绿谷出久在讨论着调查的结果,最后是绿谷出久带着微笑走过来,说道:“走吧小胜,我们回家。”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叫醒我!?”爆豪胜己暴起扯住绿谷出久的衣领,绿谷出久不知道爆豪胜己会如此生气,其实若是只有二人独处的话还好,但现在大家都齐聚一室,围观着二人的闹剧。

绿谷出久只能让爆豪胜己冷静一点,他说道:“小、小胜,冷静一点,调查已经结束了,实际上我来了之后也没有说多少有用信息,好在他们的确造成了案件的发生,舆论会放过我们了……小胜也把我放开……吧?”

警察们稍稍被“爆杀卿”的态度吓到,当下便有躲在后面的人窃窃私语起来,被爆豪胜己看见,于是怒喝一声。他看向监控,自己的两位助手都已经撤出,警察接管了控制权,“锐肤”发来了短信,他去处理媒体那边,而“镜知”还在安抚天野散美的情绪。

爆豪胜己松开手,冷哼一声,凌厉眼刀剜过,警察们让出了道让他离开,而绿谷出久只能向警察们道歉,表示麻烦到他们很不好意思。

追出了监控室的绿谷出久看见爆豪胜己往楼梯间走去,他大概能体会到爆豪胜己的心情。事实上,他自己也对这次调查的结果,感觉到十分微妙。虽说表面上是揭开了事故发生的原因,但一连串巧合造成的事故,加上留给绿谷出久的那句警告,明摆着就是有鬼。

绿谷出久随着爆豪胜己到了楼梯间,后者靠着墙面沉思的样子,一瞬间有一种令人心动的成人的魅力。但对方确实十分恼怒,终于,随着爆豪胜己展现出一幅灵光一闪的表情,绿谷出久知道爆豪胜己有什么想说了。

“刚才闹哄哄的,都让老子一下子想不起来了。第一次爆炸地点周围的监控更密集,如果说真的有人精心策划这场‘偶然’事件发生的话,有一定概率他会在两个地点都同时出现,只需要筛查那段时间废弃酒吧到AfterDarK路线上的人,我没记错的话AfterDark楼下的监控应该是完好的。”

“之前我也确认过,废弃酒吧场外的监控大部分都是正常的,警察那些家伙应该在做这方面调查了吧?”

绿谷出久听完爆豪胜己的话,苦笑道:“我并没有把我的推测告诉警察噢,他们还不觉得这两场爆炸有关联……或者说,怀疑过有关联,但和我们一样,都无法证明呢。”

“那就让他们去查啊,反正调查权这种东西他们这么想要,那就让他们查个够!”爆豪胜己这几天显然是在与警察的交涉中积累了相当多的不满情绪。他和欧鲁迈特不一样,欧鲁迈特是那种能和警察配合得很好的类型,但是爆豪胜己完完全全是反面人物了。

当年欧鲁迈特与All·for·One的一战后,爆豪胜己难得地老实接受了警察的调查,但是那是他年少时期,那次还远远谈不上合作。一到要真的与警察合作时,他这才被职英与警察之间关系的复杂和麻烦深深刺激到了。

爆豪胜己大部分时候都很厌恶妥协,尤其是激起他好胜心的事物在挑衅他时,他很讨厌将直接迎战的权利拱手让人。

不过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二人都没意识到,原来爆豪胜己已经将敌人对绿谷出久的挑衅也视作了对自己的挑衅。

绿谷出久十分理解爆豪胜己这种情绪,他看到爆豪胜己终于把头绪理清之后,这才敢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我们回家吧小胜。我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不如今天回去我们就做一个大扫除吧!”

爆豪胜己不知道话题怎么能从调查突然转向大扫除,他道:“哈!?为什么我要做那种事情!”

绿谷出久推着爆豪胜己走楼梯下去,爆豪胜己则是一路上都在骂绿谷出久白痴——看见他睡着了却不喊醒他这种做法实在是太白痴了,那些警察都看见他张大嘴巴睡着流口水的样子了吧!?妈的一群白痴。

即便接到了一连串的“白痴攻击”,绿谷出久还是笑得很开心。说实话,在来之前他还在忐忑,会不会是自己的猜想有什么错误,但凡二人之中有一位与这个事件完全无关,是个彻彻底底的受害者,这个新闻披露出去,对揽过调查权的爆豪胜己而言都不是件好事。

 

但这也未免太巧了……就像……就像是有人故意留给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面子一样,故意设计出了这样“两全其美”的事件解决方式——找到了犯人,犯人是过失犯罪所以应该会在量刑上有所考虑,英雄们不会受到舆论攻击,感觉事件被圆满解决。

这恰恰是最奇怪的地方,可他们现在还没有更多的线索,只能静待警方的通知了。

 

二人回到家中,爆豪胜己几乎是栽倒在地板上。他在地铁上已经昏睡过去,非高峰期的地铁上难得地还有空闲的座位,二人坐在回家的地铁上,爆豪胜己在列车摇晃中很快又睡着,还靠上了绿谷出久的肩膀。

绿谷出久想把爆豪胜己背起来,却被对方踹了屁股一脚,爆豪胜己摇摇晃晃地回到卧室,栽倒在床,即刻入睡。绿谷出久揉了揉屁股,心中暗道小胜真是太恶劣了!

绿谷出久自己还好,并没有太多睡意,所以他捋起袖子,准备给家里做一个大扫除。听说爆豪胜己这几天也没有回家,都在办公室休息,那一定是很辛苦了。

有时候,有些民众会认为,职英没必要拼到这一步,他们平时能将已确认的犯人缉拿归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身为职英的他们才最清楚,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远比民众所看见的更多。

当初能如此放心地将调查权全部交给警察,是因为欧鲁迈特所开创的英雄顶梁柱的年代,他的行动表率是职英只负责收拾那些坏蛋——但其实到了现在群英的年代,他们要做的是将责任细分的同时,做到一定程度的交流互通。

一切都还正在变革的途中,所以谁也不知道发展会如何。但对于职英们而言,他们要做的表率只有一点——拼尽全力。英雄是不会休息的,他们可没有余地去度假,尤其在这种大事情发生之后人心惶惶的时期。

绿谷出久穿好大扫除的服装,从客厅到厨房,收拾完之后,绿谷出久站在大的那间卧室门前,想到小胜正在里面睡觉,还是不要打扰他了,他这才转移战场,打扫完书房,最后他来到了那间偏小的卧室。

他站在卧室门前,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很空,不知道该往里面放些什么东西才好。他忘了当时为什么要买多出一个卧室的房子,大概是负责销售的员工告诉他,以后总能用得上的,他一时间觉得很有道理吧。

可是他们明明什么期待也没有,房间里没有床,没有桌子,没有柜子。这大概是最好打扫的房间了,绿谷出久打开灯走进去,用吸尘器将地板上积起的灰尘清扫干净。他的头还在隐隐作痛,一股莫名惆怅的情绪让他在清扫完小卧房后迅速关门离开。

平时他们也都不会打开这扇门,仿佛被弃置在一旁的房间最终可能会沦为杂物间吧,绿谷出久叹气,他不知道爆豪胜己的考虑是什么,他在那天从病床上醒来后,涌起的第一情绪竟然不是开心,而是担忧。

 

为何听见了爆豪胜己说明年是否要孩子的决定权在自己手上后,他又担心会让彼此失望呢?这就是人类吧,不论何时何地都在挣扎度日,尤其对绿谷出久这种思虑过多的人而言,常常会擅自做一些别的事,生怕落空别人对他的期待。

当年自己在欧鲁迈特手下,偷偷给自己增加训练量的事情,仿佛还是昨日的光景。但是对于这件事,绿谷出久还真的没有别的能做的事。

他和爆豪胜己的约定一言既出,他便不会去违背。比起这个,他更担心基因适配率的问题,毕竟强迫而来的婚姻,后果也是自己必然要承担的。

 

待到爆豪胜己起床时,已经是入夜许久了,他出了卧室便看见绿谷出久抱着靠枕在看电视,绿谷出久见爆豪胜己醒来后,他从沙发上下来,去厨房热晚饭。爆豪胜己抬头看见,原来已经十点了,可他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饥饿,他还会选择继续睡下去。

绿谷出久将热好的饭菜抬上来,爆豪胜己打着哈欠,从兜里拿出两张电影票甩在桌上。那是他们过期的电影票,绿谷出久忽然打了个寒颤,小胜要因为这个事生气了吗?

然而爆豪胜己说道:“明明是你这个家伙邀请我的,现在却一声不吭,想假装忘记吗?”

“不是的,小胜。我也觉得很可惜啊!听说是很赞的电影。”

“那就一起去啊笨久!就明晚吧?就这样说定了。”

“欸!?”

爆豪胜己似乎有点脸红,他迅速坐下来扫空他的晚饭,绿谷出久手里握着两张过期的电影票,却没想到有些东西,其实是可以重来一次的。


=====================

其实出久和小胜家挺大的吧,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看来工资还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以为这一章就可以放电影,又被我废话过去了,唉我的妈

半个月写了6W字胜出了,我都佩服我自己……过去这大概是我几个月的产出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767)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